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观心:农村拆迁运动的本质问题

观心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29日讯】目前,中国大陆开展的轰轰烈烈的农村拆迁运动,从表面的政府角度看,是解决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导致的农村耕地不足的问题,从大陆农村耕地普遍不足带来的现实和长远问题的表相看,农村拆迁运动似乎有一定的道理,甚至可以说是中国政府迫切要解决的一个涉及国家层面的长治久安的重大战略问题,是在为国家谋长远福利的好政策,其实质如何呢?我们可以简单地分析一下。

一.农村拆迁运动体拆迁的过程,将千百倍地惨烈于城市拆迁

大陆计划生育法实施前的最后一批出生的人,这几年正是婚嫁的高潮。从农村的表面看,关内几乎所有的农村都普遍地盖起了楼房,好像一副经济繁荣,农民生活普遍地大幅度提高的样子,但是,这是一个假象。这个假象是一部分农民为解决孩子的婚嫁必须造楼带来的。目前,农村造独门独院的三间两层楼房的费用由于建筑材料和人工的涨价,造价在12万左右,如果亲朋好友帮忙能解决小工的费用,造价在8万左右,这是目前的普遍情况,是一个保守的估计。而农村土地的产出,表面上免除了上交产生的收入,实质被农药和肥料的涨价抵消。也就是说,表面的中国政府给农民的减负政策,其实际的受益者不是农民而是农药和肥料的生产商。广大的农村的土地的产出只是解决了农民的口粮和日常必须的开支问题,像孩子上学、盖房子等大笔的费用靠外出打工来解决,而实际上每年的打工收入,除了孩子上学和人来客往的送礼等就几乎等于零了,大陆农村的随礼名目繁多,而礼金也是年年涨,加上外出打工孩子所处的环境和过去的不同,孩子们的收入上交家庭的也不多。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农村家庭的建房盖楼的资金,大部分家庭的大部分资金,都是借亲朋好友的。建房解决的是一个家庭的百年大计的问题,在投资上往往就想一劳永逸,因此,投资建房的实际支出,往往要大于计划支出,解决住房问题的是全人类所有居民最头疼的问题,不分城乡和种族,但是,中国城乡的收入的巨大差距,带给农民的实际压力,远远大于城市人和其它国家的公民。因此,农民怕建房现实情况逼着他们还非要建房的时候,由此而产生的普遍的心理就是:建一次房子要少活几年。因为资金不足造成的体力和脑力透支的极限是中共政府高官、公务员和城市人难以想像的。

基于以上问题,这就是农村拆迁运动整体拆迁的过程,必定要千百倍地惨烈于城市拆迁的原因。一个家庭费尽精力建的房子在补偿不到位的情况下,旧债未还又添新债,就等于置这个家庭精神于毁灭的状态!当老百姓生活的希望和寄托被政府毁灭的时候,他们将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二.农村拆迁运动导致的农民洗脚上楼所产生的后续负面效应,将千百倍地惨烈于城市拆迁

基于农村普遍的收入现状,一些农村家庭靠养一些猪、羊、鸡、鸭等家畜来弥补平时家用的不足,种地可以解决口粮和食用油及做饭、烧炕用的柴火,家庭的大院可以打井、饲养、放农具、种菜等,因此,农村的日常开支可以减少到最低水平。农村一旦合并,农民上楼一方面将产生诸如:水、电、煤气的必然费用,另一方面,又减少了饲养家畜、种菜的低消费的收入。这个问题看似简单,但是对于农村很多没有田地产出外的额外收入的家庭而言,就意味着生不如死!特别对一些上了年纪不能出外谋生的家庭而言,产生的就是直接毁灭的效应。

如果中共政府能像西方和亚洲其它国家那样,对农民每月有一定的补助也许可以缓解这些问题,何况,即使西方和亚洲的一些国家对农民有补助,农民都不愿意集中上楼,何况中国农民呢?谁都愿意改善自己的生活,如果中共政府的相关政策确实有利于农民,谁愿意以命对抗?

再一个就是农民集中上楼的房子的实用性问题。城市人因为工作的关系,一家四口,三房二厅就很宽敞,而农村就不够用,而且,农民也不可能得到宽敞的房子,因为资金问题,农家的机具如何存放?农村散住的特点就是依田地建村,田地分布在村落的周边,这样有利于耕种。农民住所一旦集中,将使一部分农民远离自己的田地,这样一来,将产生更多的废种的田地,既然,田地的收入那么的微薄,跑那么远去耕种有什么意义呢?这样就抵消了表面理论带来的,所谓的农村拆迁将产生更多的耕地的表面的逻辑推理和效益。

基于以上简单的分析,可以得出:在中共的无人性和中国农村的实际情况下,中共政府决定的目前中国大陆发动起的这一场新的一轮农村拆迁运动,在具体拆迁的过程和和后续效益将千百倍地惨烈于城市拆迁的结论。

以上的情况并不难分析,为什么中共非要以解决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过程中导致的农村耕地不足的问题,来强力发动农村拆迁运动呢?答案很简单,中共主要解决的不是国家层面的问题,而是土地的过度开发,造成了中共剥夺的中国人民的土地所有权占有的储备土地不够买了,在城市土地和二线城市的土地开发完以前,目前要完成下一波土地开发不足带来的如何增加土地储备不足的问题。61年以来,前无古人的中共以国家的名义占有了能占有的所有土地,无可占有的情况下,现在,中共黑手开始不记农民的死活要彻底地占领农民仅有的宅基地了!

由此可见,农村拆迁运动解决的不是中共为国家和老百姓谋长远利益,不是在为我们这个民族做好事,而是在解决中共利益集团的眼前利益,是中共共产主义理论在新的形式下的“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实践而已。而这个实践将彻底地搅乱大陆目前的强力维稳带来的和平假象,它将加快中共自我毁灭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将产生什么样的具体效应,我们将拭目以待。@

评论
2010-12-29 10: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