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落实人权教育 别当直升机父母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唐筱恬台北4日电)家长、老师常对孩子说“我是为了你好”,台北市敦化国小教师李章玮分析台湾现况认为,过度保护孩童的“直升机父母”、无视学生的“机车老师”,都阻碍人权教育的进步。

“人权风‧疯人权:人权理念的传播与落实”国际研讨会”,今天进入第2天议程;其中一项探讨“台湾校园的人权议题”,多名台湾本地的学校老师认为,从生活细节做起,注重学生受教权、隐私权、自主权等,也是人权教育重要的一环。

李章玮分析现代校园现象举例,过度保护孩童的“直升机父母”、无视学生的“机车老师”等,过度介入孩童生活,剥夺了孩童拥有自主思考的能力。他提醒社会,给予学生自主决定的权利,也是人权教育之一。

李章玮分析家长普遍的日用语,“囝仔郎有耳没嘴”、“你给我进房间去背单字”、“我是为了你好”等;建议家长应换个角度与孩子沟通,改说“你要不要考虑多背一点单字,说不定对你有帮助。”“我给你个建议,你看好不好?”等。

台北市立教育大学教育系博士班研究生郭瑞芬提醒,都会学区也存在弱势学生问题,她曾遇过1名住在都会学区、但家境清寒的学生,认为用细字笔写作业,易获老师打优等;但他的家庭买不起昂贵的原子笔,所以常向其他学生借笔写作业。

郭瑞芬说,都会区富有的学生超前学习,让弱势学生追着教材跑,永远达不到老师要求,孩子们“联络簿上的红字,是擦不掉的心头烙印。”成为社会关注弱势的边缘学生。她建议学校研发弱势学生教材、弱势学生护照等,帮助他们成长。

台北市万福国小教师林江台分享,学校中常见的隐私问题,例如学生会说“老师,不要念成绩好不好?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考几分。”都是人权教育中被忽视的小细节。

台北市立大安国小训导主任王秀津说,学校大量雇用代课老师,家长反映“代课老师教什么,孩子听不懂。”她认为,代课老师备课时间不足、对教材不熟等,忽略学生受教权,建议教育单位强化代课老师的专业养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