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血泪的控诉-上海访民周雪珍的遭遇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0年12月06日讯】我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靠着自己的双手来创造幸福家园,在遭遇了种种事件后才看清楚这个社会黑暗腐败的一面!

一、飞来横祸
1993年5月29日我不幸发生车祸,事发地在宝山区淞南镇地段,肇事车辆是淞南一家单位的,事发后淞南镇政府内的个别官员走了后门路,以致宝山区公安交警大队的个别官员倚仗权力将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搞得颠三倒四,前后矛盾,并伪造证词,认定我负全责,我不服,后改为主责,卡车司机为次责。经有关部门鉴定,车祸给我造成7级伤残。对此判决我不能接受。

二、非法强拆
上海边防检站非法强拆我住房,毁我家财,侵犯了我全家的人身权和生命权,为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为此上访。他们怕真相败露,千方百计阻止我上访,并利用手中权力制造莫须有的罪名,对我进行打压迫害,制造绑架事件及恐怖事件,手段极其卑劣。他们为了向上邀功,不惜公开践踏宪法,侵害人权。

我于1999年租借上海市宝山区通南路91弄6号,面积166.5平方米用来经营不銹钢加工制作,艰苦创业,依法纳税。该地块属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站,2000年我在边防检查站的领导宋福清口头许可下,合法盖建一栋二层小楼约370平方左右。作为一家三代五口生存的唯一商住房并且有合法的执照和烟草许可证。

2004年,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站将该地块全部租给上海龙冶建筑材料公司(盖玉公司前身)。2004年9月我与上海龙冶建筑材料公司重新签定租赁协议,租赁期限截止至2009年9月30日。
2005年,该地块被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作为民警住宅用地进行商业开发。公安部批复,要求按国家有关政策办理开发手续。在边防检查站获准此地块开发房产后,经事后查实在2005年11月边防检查站与龙冶公司签定了退租搬迁安置及补尝协议。在我们没有接到龙冶公司任何通知的情况下。

于2006年8月8日,和我没有任何合同等关系的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竟动用国家军队,由边检站领导张宝明带领武警防爆二百七十余警力,将该地区封锁“戒严”, 对我进行暴力强拆。连110警车及城管车都不准进入。他们用最残酷的法西斯手段实施暴力,致使我们一家三代都被打的偏体鳞伤,老公大小便失禁,我的下体都被他们踢坏了,落下了终身的后遗症,不仅如此他们还绑架年仅4个月的婴儿导致其数年魂不附体。

非法暴力的洗劫,使我原本安定的生活顷刻间遭到毁灭,身心遭到摧残,我以为法律会为受害者主持公道,但结果是大失所望-权大于法。

我现在居无定所,无家可归,成为彻底的“无产者”。边检站张宝明的行为是违法犯罪行为,是违反党纪国法的。我到宝山人民法院去告状,法官说这件事法院无法受理。区政府、区公安局出面于边检站交涉,都被拒之门外。这就是权与法的关系,至今边检站张宝明还在当他的官。如此暴戾、滥用职权的人居然身居要职,怎么可能实现依法行政、依法治国呢?由于司法未独立,行政不受监督,一小部分腐败分子在利益的驱动下,为所欲为,边检站领导张宝明公开讲,“你周雪珍不管你告到那里去,我们上面有人,其权大于法不言自明,而依法维权的我却屡遭迫害,被逼无奈依法才走上了维权上访的道路,得到的却是屡屡不断的打击报复。

2006年9月 27日,我去市信访办正常上访却被反诬一口,以扰乱公共秩序被非法拘留五天。为了一家三代的生活,经过我坚持不懈的维权,终于在2007年9月,市公安局颜宝珍以52万救济救助款解决我一家三代生活之用,当时我为了感激救助人问颜宝珍,但她回答说你收下就是了,不要管是谁的,并教我写了一张收条:内容是今收到人民币52万整,收款人:周雪珍,我还一再追问这笔是什么钱? 是我全家的精神损失费还是人身伤害赔偿款还是我财产损失费和我家里买房款的38万!颜宝珍说:这就是解决你一家三代生活困难的救助款。

然而今年2010年10月在上海市二中院调出的材料竟然是我在市局曾写过的收条:今收到人民币52万整,收款人:周雪珍,的收条。却神奇的变成承诺书,这是谁作的秀谁有这么大的权利,又一次权大于法的再现。

从1993年车祸开始对我软禁达十多年,2009年2月28日开始,我屡遭不明身份的人绑架。2010年世博会期间也不例外更是对我加倍的迫害,实施软禁达七个月之久,期间我分文没收到!生活的惨景可想而知。

三、祸不单行他们越演越烈特别是高温期间更是断电频频,甚至上门打砸。他们目无法纪,用法西斯惨无人道的手段剥夺了我丈夫的生命权。层层的打击他们的目的就是要置我们全家于死地而后快。

2010月11月19日宝山区政法委书记应有良、李晓平诈称有方案来解决,以要我将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为前提,否者终结!如果不服继续上访将属于非访,并威胁说:你要为你的女儿外孙女考虑考虑!否则后果自负。

2010年12月3日上午政府机关某些人频频来电称他们要将我冤屈而亡的丈夫送火葬场火化,一切由他们来处理(到目前为止我丈夫所有的住院病史医疗等原始记录都落在了政府手中)包括死亡证、注销户口、我们家属都无权办理,剥夺我们一切权利!

上海访民周雪珍

评论
2010-12-06 12: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