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学生教我的事

林怡辰(台湾国小教师)

Getty Images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着一群孩子、批改作业、看订正,一天复一天、一届复一届。有人说,这样的工作单调,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琐且扰人;也有人说,比起外面一秒钟数十万上下的工作,这样的工作没有挑战性。但我却知足且感恩,因为这样的工作让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泪光,心中有温暖,和最诚挚、干净的心灵一同相处,是我的幸福!

◆诚实是本能反应

每当段考后,成绩公布之后,我总会问一句:“有没有改错的?”有时候几位小天使就会毫不考虑、不经思索的往台前走来,就是这么自然。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小女生,成绩经常是名列前茅、数一数二,但在竞争激烈的班上,往往因为一分两分,就可以跌出五名外,但这样的孩子,却几乎是本能思考的,就将分数还给老师,改正了分数,说了声“谢谢老师”,就昂首踏步的回到座位,对她来说,“正直”、“诚实”就像呼吸一样。

我将这件事放在心里,特地找了一天,我在班上告诉孩子我心里的感动,这样坦荡荡的孩子,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别人。看着到台前接受掌声的她,脸上的笑容腼腆又多了分直率诚实的气质。

我特别颁了个巧克力奖牌给她,有时候,成人反而不见这样的勇气,我们长大后会懦弱、会退缩、会算计诚实的后果,盘算得太多,却让我们失去最真实的美德,但是,那天我在小小的眼神中看见了这样弥足珍贵的勇气!这就是天使的心灵,不是吗?

◆义不容辞的帮助别人

有天,开完会一回到班上,孩子七嘴八舌的告诉我有位孩子吐了。孩子们争先恐后的告诉我味道有多难闻、多可怕,我问在哪里?“清掉了!”一位孩子清理干净的。

这个孩子,有些过动,常常因为注意力不集中,上课无法很专注,常常是我处罚、提醒的对象。但当你看着他,你会被他的热情所吸引,他的眼神很直率,老是告诉你他多么信任你、多么喜欢你、多么想告诉你他脑中突然想到的一切。

为了赶课,我只好对他说:“下次再告诉我!”为了进度,我说:“这个跟我们讨论的没有关系喔!”为了请他注意,我时常叫他的名字。

这样的孩子,当大家都不愿意去照料不舒服的孩子,他却用手将呕吐物清得干干净净。淡淡的说了一句:“我清好了!”转身,他的早餐还在桌上,还没动到一口。

我们早就学会了“太聪明”,懂得去算计顺序、得失,计较谁做得多谁做得少,这样的孩子告诉我:“不要怕丢脸、不要怕受伤,随着本心,就自然快乐了!”这样的纯洁心灵,真让我撼动!

◆不要记仇,清光自己的垃圾桶

一个总是不写功课的孩子,常常被我留下来,说、骂、责备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往往我看见他时,习惯问一句:“功课补到哪里了?”而天真的他,咧嘴一笑,又蹦蹦跳跳像只小兔子的跳走了。有天,刚被我骂完要跳走的时候,看见我正在拿书籍,他小小被骂完皱着的眉头松开,绽放出一个大大温暖的微笑,问我:“老师,你需要帮忙吗?我来帮你!”马上挽起袖子,我愣住了,刚刚对他剑拔弩张的我,孩子就像什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瞬间,一股暖流就流过我胸口。

就像这样,每天孩子的天真、纯洁、快乐、易染,总是洗涤我的心灵,当然,每种职业也总有它的困难,但是对我而言,这样可以单纯和一群小天使在一起,真是世界上最棒的职业了,希望全世界的小天使都可以快乐的、找到欣赏他的目光,顺利成长成快乐的大天使,这就是世界的福气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春天,为本班种波斯菊的家长──阿美,离婚了,彻底远离了家暴的伤痛。阿美的孩子是我班上的小雄,我了解他们母子的境遇后,便着手帮小雄申请急难救助、奖学金、学产基金等等。本就觉得当人好苦,不忍看到别人比我更苦,祈愿担任教职的自己:能常保莲心,心生怜悯,慈悲他人。

  • 人不会因互相指责而变好,谁都希望被认同、理解与信任。当看到别人做的不够好时,没有责备抱怨,先找自己的问题。良善的出发点,就会让事情的发展越变越好。
  • 欣纯是我三年前认识的学生,不是我任课的学生,但却比其他学生还熟识,因为种种原因,让我时常想起她。
  • 我教的一年级班级上有一个令人头大的小孩,在家中妈妈对他几乎是无可奈何,讲不听、叫不听、一副不在乎无所谓的态度,常常会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口狂叫,表情动作就像发了狂似的,表现出来的都是暴力,还会说出很不好听的话,而这些不好的举动还深深的影响着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妈妈不但气愤,还万般的无奈。
  • 从那以后遇到表现失常的孩子,我总是抱着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诚心的信任,一切都会有转机。
  • 记得两年前荣恩出现在办公室前,要不是后来对他的家庭环境有较深入的了解,荣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让人误以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过去及不断迁移的生活型态后,对这么一个时时得面对父亲的压迫,随时都做了准备和妈妈一起逃难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怜惜。
  • 任教新学校半个学期后,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电话。虽然他大半时间仍然是沉默的听我讲话,但当我提到“老师有空回去看你们”时,他却快速欣然的应答着。我想,该是回去看看可爱的学生们的时候了。毕竟师生的缘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 小祥是个活泼、好动、体格健壮的三年级生,在乡下的这所迷你小学里,由于他身手矫健,总能轻易的抓住树蜥蜴、蝴蝶、锹形虫、独角仙以及各种步行虫,又能和同学们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尽管小祥从来不写功课,是个有问题的学生,但同学们依旧和他相处愉快.....后续,还有一段长长的故事,就这样,小祥也开始慢慢的步入学习的正轨了。
  • 因为扫地区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几盆,放在教室里,都是利用早自习来浇水,就那么一天,刚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对着她说:“宥宥你来照顾它们好吗?其他同学也会一起帮忙,你得每天跟它说好话哦!”
  • 因为在学校担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师教学,及提供家长和学生各项服务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长对老师班级经营的抱怨电话,倒是很少接到家长肯定老师教学的电话。这样的现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亲师之间的冲突往往造成“三输”的局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