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飞瀑:中共的“炼功”和“废功”酷刑

飞瀑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6日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具体迫害的唯一理由就是因为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功。这样的借口当然不能成为迫害理由,可是这丝毫不影响中共鹰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程度。他们甚至发明出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特用酷刑来实施凶恶的迫害,“炼功”和“废功”就是中共恶警发明的两种酷刑。

法轮功学员有一套完整的修炼功法,其中有一套静功。静功的基本要要求是“双盘”,也就是把一只脚放到另一条大腿上,再把另一只脚搬到这条腿上。这种双腿盘坐的姿势在佛教中叫作趺跏坐,很多人在寺院和道观都能见到雕刻或绘制的神像大都是这种坐姿。这种坐姿刚开始习练时,一般都坐不到半个小时。时间越长两腿越疼,越往后腿痛的越厉害。

本来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个人根据个人的情况能盘多长时间就盘多长时间。而且法轮功还对那些刚炼功的人只提出单盘的要求,对法轮功学员没有丝毫的强制。可是,中共恶警们偏偏利用学员的盘坐折磨他们,我们举个例子。

在石家庄劳教所,大法弟子于杰因拒绝“转化”,被带到一个小屋。封闭上门窗后,强行给其盘上双腿,双膝被两个凳子顶着,以防双腿下滑。双臂被左右两个恶警拽住,同时用脚不断的踩其双膝;前面坐一个恶警,用双脚踩其双盘着的小腿胫骨,口中还说这是帮于杰“炼功”。从上午九点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多,使于杰痛苦得全身抽搐,大汗淋漓。这之前于杰在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恶警看着痛苦难忍的于杰说:现在的痛苦是“最佳状态”。

这种帮法轮功学员“炼功”的方式,显然是一个邪恶的借口。他们表面上这样说,实质上他们称这种酷刑为“踩盘”。法轮功弟子冯小梅也遭受过这种酷刑,那是警察指使的四个劳教犯人对她实施的,也是那样的强制盘上腿后被踩六个小时。当她撕心裂肺的惨叫时,值班的恶警谷红叶反嫌其吵得慌,让把门关严了踩。冯小梅被放下来后,又被连夜罚站。

不同的地方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略有差异。石家庄劳教所能搞出帮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踩盘”,其它地方就针对法轮功学员搞出了所谓的“破功”和“废功”,不过这种酷刑是借助药物来实施的。

湖北武汉市大法弟子高顺琴被绑架进洗脑班。洗脑班几个恶人胡善萍、高金荣、徐德喜、周志英、车建华等,强行将她按在桌子上,一姓王的女医生立即给高顺琴打了一针。高顺琴责问道:“给我打的什么针?”高金荣说是“营养针”,陈崎屹则说是“破功的针”。高顺琴又问医生,该女医生说“不知道”。

那当然不是营养针,恶徒们更不会告诉她打的什么针的。她被打完针之后感到胸闷头晕,难受异常。作为一个人炼法轮功也就是图个好身体,再有就是知道明明白白的怎么样去做人了。恶徒们打针的目的明显就是毒害人的身心的,中共安心给人打营养针的话,还至于把人绑架走再不经允许给强制打针吗?

武汉六一O把这种毒害法轮功学员的针称为“破功的针”,马三家劳教所来的理隐蔽,干脆把这一类毒害法轮功学员的药物给编上号,称为废功一号、废功二号。中共的阴毒由此可见一斑。

法轮功学员林均燕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身体虚弱,心电图异常,血压高。被迫害得躺下翻不了身,几个劳教犯人将她拖着扔在办公室的地上,一男恶警从背后狠踢了三脚,她一下就昏过去了。等醒的时候,一女恶警叫嚣:“刚才怎么不一下得脑血栓死了?这多省事。给她灌药,废功一号,废功二号,从她血液里到骨头里,将她的功全废了。”

二OO七年十一月初,为加重对大法弟子徐慧的迫害,马三家教养院策划了一场利用开口器迫害徐慧的阴谋。她们把徐慧带到值班室,一进屋就被警察绊倒摁住。他们把徐慧双手铐在死人床上,嘴用开口器撑到极限。恶警马吉山把开口器死死的绑牢,开始灌这种废功一号、二号。徐慧嘴被撑破,心脏开始持续疼痛。他们怕徐慧被迫害死担责任,就再灌降压药和救心丹。

这只是针对中共借口对修炼法轮功学员的“功”进行摧残的酷刑揭露,其它的酷刑当然还有很多。就单单这一个使用药物进行的迫害就不是文中所提的“破功”和“废功”所包括得了的。其实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所使用和发明的所有酷刑都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肉体来的,而无论它们打出什么样的幌子。“炼功、踩盘、破功、废功”等酷刑的发明与使用,从一个侧面曝光了中共的阴损和歹毒。但愿世人能借此认清中共的本质!@*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2-26 6: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