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近 大陆各地出现讨薪潮

人气 2
标签: ,

【大纪元2月3日讯】(大纪元综合报导)中国新年是阁家团聚,其乐融融的日子,人们回家团聚时都希望带给父母、亲友多一些钱。但在中国大陆,每逢年关前,各地出现一片讨薪潮,其惨烈程度令人触目惊心:为了讨薪,有农民工堵路堵人,有遭开发商殴打,有被割断生殖器,有遭到侮辱的女工,也有被董事长驾车拖行两公里……。在Google上搜索“讨薪”,可找到262万条相关新闻。各大网站并设有专题网页。

据南方网报导,目前,全国拖欠民工工资已高达1000亿,建筑企业拖欠工资的比例高达72.2%,仅有6%的民工能按月领取工资。“民工欠薪,心酸话题几时休?”。

70位民工讨20多万工钱4个月仍未果

据长江日报3日报导,“快过年了,我们70余人20多万工钱讨了4个月一直未讨到。”2日,黄陂农民工吴恒运说。

吴恒运介绍,前年7月,他们与武汉阔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包人林珀签订合同,承包东风汽车有限公司商用车技术中心武汉试验基地3号厂房的部分装饰工程,承包总额32万元。双方约定工程整体验收合格后付清全款。去年9月,工程验收合格交付使用。但对方仅付10.5万元,暂扣5%质保金,还欠着21万余元。

去年9月至今,他们多次向承包人林珀讨要工钱,林珀均以发包方没与其结算为由推脱。2月1日,他们去询问发包方,一经理称钱已给林珀。这些农民工手上均有林珀签名认可的结算单。他们说,为讨工钱,他们专程来汉多日,住旅店一天花费50多块。

2日,承包人林珀手机一直关机。目前,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已对此立案调查。

上百农民讨薪堵路 “知道违法迫不得已”

据河南商报2日报导,1日上午10时30分许,上百农民工堵路讨薪,致郑州北环大动脉“肠梗塞”,车辆排起数百米长龙,不少司机鸣笛泄愤。在北环与花园路交叉口,这些农民工跨过护栏,拥到北环路上,扯起白色条幅,将车辆堵得水泄不通。

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女子情绪非常激动,正大声跟北林路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理论。“只要能将钱讨回来,我就算被枪毙了都没事。”这名女子自称姓何,是替由四川广元来豫的600多农民工讨工资,如果“讨薪”失败,他们就一直“堵”下去。

何姓女子说,堵路是迫不得已。她自称是河南省宏达建筑劳务公司的会计,因河南省航天建筑有限公司拖欠了公司600多名四川农民工的工资,“像孤儿一样无助”,只好到路上来堵车。何女士说,经过多次交涉,拖欠方都不理不睬。“我就像皮球一样,被一脚踢过来,一脚踢过去。”

同在该公司的吴先生,言语更激动:“我知道‘堵车’是违法行为,但不违法不中,不违法要不来钱。”

北环是交通大动脉,从1日8时直到中午,断断续续被讨薪农民工阻断。经现场测算,在行车畅顺时,北环路每分钟通行约70辆车,每小时约4200辆。如果按被堵2小时计算,被堵车辆就达8400辆。如果每车平均有3人,每人平均浪费1小时,就浪费了社会约2.52万小时,浪费的警力成本更是无法计算。

无奈堵人 守七天终于见到人

1日上午11时30分许,在郑州市经八路与任寨北街口,30多人围着一辆车,情绪很激烈。车内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看不清面部表情。讨薪这件事儿让两拨农民工“走到一起来”。一拨在郑州找,一拨在新郑找,终于“围追堵截”找到共同的包工头。

他们有相同的包工头,有相似的要账经历。为了找到包工头,两拨农民工结成了“联盟”。其中一拨农民工派人在包工头家蹲守了7天,终于见到了人。另一拨听说后,也赶了过来。

为了不让车内人出来,车主许又军摁了锁车键。许又军是一个小工头,他带着几十号人承包工程。而车内那名男子就是欠钱人。

“他现在还欠我工程款42万,另外还有10万元借款也没还。”许又军说,他手下有87名工人,分别来自驻马店、信阳、安阳等地,从施工到现在,一分钱还没有领到。

最后结果是,一方获得付款许诺,另一方还在谈。

8名农民工讨薪无果 “绑架”老板坐驾

1月25日下午,郑州市一建筑工地的数位农民工将项目负责人的宝马车围住,不让离开,而项目部负责人则另外叫车“强行离开”。
  
一穿绿色羽绒服的妇女表示:“我叫凌端萍,2009年6月15日,我和老公老宋组织了50多名工人,承接了海天集团有限公司河南分公司在郑汴路一工程的屋顶钢漂架项目。”凌端萍介绍,当时,他们和项目部经理方汝生签订的工程造价是160万元,在交过20万元押金后,他们开工了。

“待工程即将完成时,方汝生10月20日早上把我们的施工人员撵出施工现场。从赶我方出场时到现在已两个多月……工人在工地等待长达两个多月要不到一分钱。”

25日15时,市建委清欠办主任张顺海说,他们已和三方沟通了一个上午,但由于各方面都不肯让步,协调没有结果。但市建委从即日起,暂停当事建筑公司及劳务公司在郑承接工程的资格,由工程总承包单位和劳务公司通过协商或正常法律途径解决工程款结算纠纷,而后根据结算结果,支付工程款,支付农民工工资。

而方汝生说,老宋他们那个钢漂架工程干得“一塌糊涂”,“我准备起诉他们,不想再说了。”
  
包工头讨薪十年未果 变身破烂王

据亚心网报导,在乌市南梁坡26号一个废弃工地的工棚里,陈德军看见工人李志林走进工棚,然后“哗啦”一下把一编织袋的塑料瓶子倒在地上,蹲下给瓶子归类,问道:“其他人呢,什么时候回来?”李志林抬眼看了下他又低下头,几秒后生硬地蹦出3个字:“不知道。”

10年来,陈德军早已习惯了工人们对他的这种态度,因为作为包工头,他没能替工人们把工钱要回来。

今年46岁的陈德军老家在四川南部县大堰乡,1999年,他带着工人在这个工地打工,原以为劳务费可轻松拿到手,哪想被一拖再拖,而且这一拖就是10年。

10年间,陈德军从没回过老家,他留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拿到属于自己的工钱”;10年间,陈德军的工人已走了不少,但目前仍有26名工人被迫和他在一起坚守,他们也从没回过老家;10年间,为了维持生计,陈德军和他的劳务大军大部分转变了身份——从建筑工人变成走街串巷的拾荒者。

7名打工多年的洗脚工讨薪 老板坚称不认识

据重庆晚报报导,眼看新年快到,都想回家团聚时钱包鼓一些。渝北区的7名女子想起曾工作过的洗脚城还有一个月工资未领到,便找到老板想补发。万万没想到的是,曾经常见面的老板如今却成“陌生人”,一口咬定不认识她们。为老板辛苦工作五、六年,老板怎么就不认识自己的员工呢?前日,洗脚妹经廷英问,怎样才能唤醒老板的“记忆”?

洗脚城周边的几家店面,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店主说,以前常见这些妹儿出入洗脚城,还时常照顾他的生意。曾在这家洗脚城干了10年的前主管、50来岁的蒋世芳说,7位洗脚妹以前是这家洗脚城的员工,她们的暂住证、健康证、工作牌等,当时都是由她一手经办,然后报请张老板批准。蒋世芳告诉记者,那个唐姓主管是张老板的姐夫、唐姓员工是他的侄儿,不明白张老板为何说不认识二人。

卢佐琼还出示了前年办理的、编号为G-10569的健康证,工作单位就是该洗脚城;经廷英手里还有一份洗脚城2006年为她办理的保险单和一枚工作牌。

针对这些情况,张老板还是坚持说不认识这7个人。至于她们手中的证照,张老板说,那些都是可以伪造的。

这些故事还有很多:

西安80余农民工讨薪遭开发商殴打

民工上门讨薪被割断生殖器

杭州殴打侮辱讨薪女工4名涉案人员被拘

讨薪职工被董事长驾车拖行两公里

20名工人贴身跟踪领导讨要社保福利(组图)

农民工为讨薪围堵小区 与特警对峙2小时(图)

农民工讨薪遭报复 为了70元失去一个肾(图)

男子讨薪不成街头裸奔 手舞足蹈疯狂拦车(视频)

民工跳楼讨薪 围观者冷漠起哄:换个姿势(图)

村民讨薪路上水库溺水身亡 官方称正常蓄水

婚庆主持人向老板讨薪遭骂请假跳江

………..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实行养老保险新政 广东退保潮引发冲突
湖北农民工患甲流 付不起昂贵的医药费
中国农民工接种甲流疫苗杯水车薪
边打工边“蹭课” 农民工修成硕士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远见快评】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新闻看点】五中大戏登场 专家预测川普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