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父绣佛双目盲 孝女驾凤乘云飞仙界

莫求 整理

图为清 金廷标《瑶池献寿》。(公有领域)

  人气: 935
【字号】    
   标签: tags:

古庙里一帧绣佛,数百年来,诉说着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温柔婉顺的孝女为父亲祈福消罪,剪下秀发作绣线,巨绫上绣出佛像与佛经,历时两年,最终瞎了双眼,既而又在丧父后遭亲人背叛……她多桀的命途最后又会如何发展呢?

东海晾网寺珍藏了一帧绣佛,长二丈四尺,横八尺。佛像面如满月,胸前的璎珞像蛛网一样垂下。佛的左手放在胸口,右手拿一柄羽毛扇,水纹袈裟下垂着,袒露着右臂,赤着双脚,高高站立在龙头上。鼍龙半身在海涛中,摆动着四只脚,昂起头张开嘴吐出白毫光,毫光升上空中化成楼阁台榭,日月山河。

绣佛的下方则是各类众生争着前来向佛朝拜,形态各异。佛像的眼睛微张,正慈悲地看着众生,流露出极为怜悯的神色。绣佛的顶部是一部佛经,蝇头小楷,清晰真切犹如人的眉毛。

经文最末注写:嘉靖某年,信女弟子叶蘋香洁身清心以发刺绣。绣帧左边空隙处是她的亲戚丁尚书写的绣佛的始末情况,文章很长,节录大略如下:

明代浙江人叶公大钟,以翰林做侍御官,秉性耿直,时常上奏章弹劾当道权贵。宰相严嵩派人送他名贵书画、古董,想取悦拉拢他,叶公斥责来人,坚拒不收,此后更加竭力弹劾奸臣。

不久之后,叶大钟便祸难临头,被抓获的海盗受人指使,诬告叶公行贿,叶公即被革职,被处以廷杖之刑后,几乎死去。后来皇帝下诏将他收押在刑部牢狱,等待斩决。

叶公的女儿蘋香,生性温柔婉顺,性情至孝,听说父亲陷入绝境,便日夜为父亲祈祷。清 任熊〈仕女图〉。(公有领域)

叶公的两个儿子都束手无策。叶公的女儿蘋香,生性温柔婉顺,性情至孝,听说父亲陷入绝境,便日夜为父亲祈祷,终于在冥冥中得到一种感应。十四岁的她,善于刺绣,就去买了一块巨绫,剪下自己的长发,用薄如稻芒的金刀把每根头发劈成四根绣线,以此在巨绫上绣出佛像与一部佛经的全文,历时两年才完成。完成的当天,他的父亲也蒙受天恩,幸遇大赦而出狱。叶公从此不再为官,退居养老,不再参与朝政。

蘋香自从绣佛后,视力衰竭,不久两眼俱盲,当地无人肯与她成婚。叶公六十岁时病逝,蘋香仅二十五岁。叶公弥留时涕泪,握着两个儿子的手,谆谆嘱咐好好照看双目失明的妹妹,别让她贫穷而流离失所。两个儿子哭着接受父亲教诲。

不料兄弟俩虽然遵行父亲遗命,然而两个嫂嫂却经常在丈夫跟前谗言,说小姑好吃懒做,渐渐的两个嫂嫂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对蘋香恶言毒语的辱骂。蘋香日夜啼哭,两个哥哥也开始对她深恶痛绝。

一天,忽然来了一位女子,头上绑着发髻,穿着绿色的裤褶,举止娴静文雅,翩翩来到门前,对蘋香说:“姑姑您眼睛生病,是由于过度耗费精神,损害了肝肺,并非真盲。妹妹我能盗来些天河水,为姑姑您洗眼重见光明。只是治愈后您用什么酬谢妹妹的恩德?”

蘋香说:“妹妹神灵,如果能使黑暗地狱里的人重见天日,我一切都听你的。”女子说:“姑姑擅长刺绣,讨求您绣双凤,一红一白。只是绣好后千万不要忙于为凤凰点睛,不然恐怕它会飞走。”蘋香答:“好。”

女子从袖中取出金篦,稍稍刮了一下眼球表面,蘋香泪水淋淋像铅水一般泻下。接着女子又从袖里取一支小玉瓶,其中盛着如人乳一样的甘露,倾滴在蘋香眼眶中,嘱她闭目静坐。一顿饭左右的时间,蘋香双目复明,且目光更加清澈。女子又给蘋香服用神膏,蘋香觉得胸怀宁静舒适,郁闷怨愤顷刻消除。

女子为双凤点睛,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图为清 戴洪画 《龄寿万年.凤凰祥云》。(公有领域)

第二天,女子果然买来了巨绫,亲眼看着蘋香在绣帧上刺绣,女子每日来指点,五彩丝线综合搭配,花样翻新。双凤绣成那天,女子就来为双凤点睛,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

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叶家人都仰头呼叫“蘋姑”,但蘋香没有回应,只见女郎拨开云层,看着下面说:“下界人不必惊讶。蘋姑至孝,感动上苍,天孙织女派人来迎接她,补天上针神的缺。从此化去,料想不再拖累嫂嫂照看了。”

全城人都亲眼目睹蘋香冉冉升上云霄的景象,就如图画中的神仙一样,大家纷纷焚香祈祷。两个哥哥见此情景,愧悔得无地自容。

事据《夜雨秋灯录》

──转自正见网(有删节)
【原标题】神仙故事:孝女虔诚绣佛像 登天为针神 #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实与黄头仙童各骑一只老虎。茂实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说:“我随着您,请不必害怕。而且这些是人间极出众的动物,只管试着骑它。”茂实依着老虎跨坐其上,感觉稳不可言。
  •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红色,二寸多长,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间的栗子。
  • 他看见一棵大薯药,就往下挖了几丈深,发现大薯药的根渐渐粗大如瓮。他不停地往下挖,挖到五、六丈深时,土下陷不止。陷至十丈深时,他掉进坑里没法脱身。他仰视洞口,仅星星大小,心想自己必死无疑。
  • 彭祖是远古时代颛顼帝的玄孙,到殷代末年时,彭祖已经七百六十七岁了,但一点也不显衰老。
  • 一个人心里没有正确的对道的认识,那道就绝不会来到他心中的。
  • 焦先一会儿显得苍老,一会儿又非常年轻,就这样直到他二百多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