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迹传入日本的四大高峰期

容加
font print 人气: 66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书法透过由中国传至日本的书法名迹,对日本书道产生不可磨灭的烙印效果。实际上现今在日本国内能见的中国书法书迹在数量与质量上都能着录成人类的文化遗产;日本的书道可谓是中国书法的旁支,而日本的书迹收藏,也是中国书法在海外遗下的一个宝库。

日本已故前京都博物馆馆长神田喜一郎 在著作中就说到:“传到日本的中国书迹不仅在数量上取胜,还包含着许多名迹,甚至在中国已经不存的珍稀贵重名品也有不少”。

书道史的发展和书迹文物的丰瘠有着互为因果的必然关系,中国为数不少的珍贵书迹传到日本,必然激发日本书道史的发展。了解中国历代的书迹传入日本的高峰之盛况,更能清楚地掌握中国书法左右日本书道史发展的背景。从西元七世纪“遣唐使” 开始直至二十世纪初,日本从中国输入精粹的书法书迹持续不绝。

神田喜一郎,在所着〈传来日本的中国书迹〉一文中,指出日本输入中国书法名迹的四个主要时代,从古至今分别为奈良朝时代 (公元708-780)、镰仓时代 (公元1192-1334)、明治(公元1868-1912)维新 前后,和大正 至昭和时代(公元1912-1926-1989)。而奈良时代和大正、昭和时期输入的中国书迹在历史的价值上更是重要。以神田喜一郎所指出的中国书法书迹输入日本之历史,对应到中国的历史时代,时间长达千年以上,时间带跨越中国唐朝到民初。

中国书迹流入日本的数量到底有多庞大?日本学者木下政雄指出,日本珍藏着丰富的中国风书法书迹,细数历史各朝代的特色分别是:“从传入晋唐书风的正仓院 宝物开始,…珍藏作品之多到了令人惊异的程度,宋元的禅僧的笔迹以及镰仓、室町的缁流(僧侣)的书法数量,禅林茶家(研究茶道的僧侣)的周到鉴赏法也传藏了难以计数的珍藏,真是稀有。还有辛亥革命前后受波及以致中国古书画大量流入日本,书画爱好家竞相搜集。” 他又说:“从大正到昭和期间,传来的书迹成为和汉名品之复制、写真版的源头,人人伸手就能得到鉴赏优秀笔迹的机会、临摹也非常方便” 。
从以上两位学者所言,可以发现中国书迹以及影响日本书道历史的时间从古代直到现代,在内容上更是琳琅满目。
后续将分别叙述中国书迹传入日本的各个高峰及重要的中国书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十七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Nicolas Poussin),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着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
  • 《圣母怜子图》
    “圣母怜子”(pietà,又作“圣殇”或“哀悼基督”)是西方艺术史中相当常见的一个主题,这个主题描述的是圣母玛利亚在耶稣基督去世时,从十字架上被放下来的场景。意大利原文“pietà”大致是怜悯或慈悲的意思,用以表现忍受着巨大痛苦下所展现出的母爱精神。
  • 名画《女史箴图》是中国绘画史上留下的开卷画,也是“展示世界历史的100件文物”之一。这画如何表现人物画的传统精神?画史鼻祖顾恺之的绘画技艺如何精彩诠释宰相张华《女史箴》的鉴戒精神与内涵呢?
  • 顾恺之以画为千古鼻祖,他的“传神写照”审美画论是中国绘画的千古一主流。人称他“三绝”,这位三绝天才如何打响高名的第一炮?他的“痴绝”又是如何成就他的“画绝”?
  • 大理石在他手里充满肉感!他的《大卫》可以和米开朗基罗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检点得罪对手,正当红却突遭重击,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佩鲁吉诺屹立不摇的数十年艺术生涯中,见识过同侪达芬奇的渊博智慧与米开朗基罗的雄伟壮阔,可能也教导过聪灵好学的拉斐尔。或许后起之秀的光芒过于耀眼,掩盖了这位坚守本分的十五世纪大师。事实上佩鲁吉诺扮演了一个承先启后的角色,连接文艺复兴青涩的初期和巨星荟萃的盛期,成为介于乔托和拉斐尔之间的中央要角和桥梁,也是将文艺复兴艺术推向高峰的功臣之一。
  • 康熙雍正年间的书画家高其佩是史上指画第一人,而且扬名数十年。指画古代未尝有,据说他的习得从梦中来,他的指画还有通灵的神技,是如何展现的呢?
  • 在这段佩鲁吉诺职业生涯创作最紧密的同时,意大利文艺复兴画家们的肖像画技巧也达到成熟,成为那个时代最突出的艺术成就之一。画展展出了佩鲁吉诺为佛罗伦斯丝绸商人Francesco delle Opere作的肖像,被画家传记作者瓦萨里赞誉“生动至极”。
  • 说到文艺复兴的艺术,一般人立刻想起达文西、米开朗基罗、拉斐尔等等最有名的大师。其实在人称Quatrocento的十五世纪意大利,正处于西方艺术迈向顶峰的前夕,人文荟萃,百家争鸣。前述三位大师也是在前人奠定的基础上完善艺术的,他们各自的养成中也都遇到过“名师”的调教或影响。如达文西是委罗基奥的学徒;米开朗基罗在基兰达优工作室“实习”;拉斐尔则深受佩鲁吉诺的熏陶。这些前辈都是当时最负盛名的艺匠,对整个文艺复兴的艺术发展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