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卫江:富豪族与太子党

施卫江

人气 13
标签: ,

【大纪元3月19日讯】当今中国的大部分财富正快速的集中到少数人手中,突显社会正义的严重性。这些少数人是谁呢?无外乎中共的高干子弟,八旗子弟太子党是也。统计资料表明:中国大陆财产过亿的富豪91%是高干子弟。截至2008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万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其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万450余亿元。考证这些高干子女的资产来源,无疑的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非法所得和合法外衣下灰色收入所得的综合。

而普通的老百姓收入是多少?根据全国总工会第六次职工调查所获资料分析,2008年7.75亿普通劳动者的劳动收入只占GDP的29%,平均年收入仅为1万1,277元。另据资料显示,如今出现了中产塌陷的M型社会倾向,其他阶层的发展空间不断遭到侵占。1994到2004年10年间,中小企业和个体户生存环境恶化,全国有770万家个体户消失;相反,垄断行业侵占有了全民的有限资源,它们只是权力的衍生品。

多年从事财富榜的胡润说:“中国财富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向富人集中。2004年以来,个人财富达到10亿以上的人数大幅增加,当年资产达到10亿元的巨富我们只找到了100个,而今年我们找到在榜的就有1,000人。”

福布斯富豪榜也显示,近年来中国富豪上榜门槛不断抬高。2009年,中国大陆400名富豪的上榜门槛,从2008年的12.2亿元跃升到历史高点20.5亿元(约相当于3亿美元),前40位富豪的身家全部达到70亿元(约10亿美元),而2008年只有24人达到这个标准。

根据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的数据,截至2006年3月底,中国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含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有2万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占据了亿元户的91%,拥有资产2万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当然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资本。

中国富豪财富积累时间超短,暴露出其财富来源的路径问题。胡润说,在国外,挣一个亿的财富,平均需要15年时间。把1个亿变成10亿,国外需要10年时间,而在中国只需要3年,比在国外短得多。中国千万资产以上的富裕人士平均年龄39岁,亿元资产以上富豪的平均年龄为43岁,整体上比国外年轻很多。波士顿咨询公司在其财富报告中说:“中国一些原本名不见经传者,会在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皆知的富人。”

快富,一方面是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产生财富涌流效应,民营企业家的成长往往是自身打拼的结果;但在另一方面,也暴露出其财源的公平性、合法性问题。经常泡在富人的圈子里打滚的北京一家不愿具名的融资公司的副总经理说,据他观察,在北京,除了正常创富获取巨大财富外,主要途径是由“三种人”构成:一是靠权力和资本寻租的人;二是灰色收入者;三是从事采矿等资源性或垄断性行业。富人的年龄集中在35~55岁之间。他甚至认为,富人的圈子里依靠勤劳致富的不过30%。

有不少重要资源掌控在官员及其家属和代理人手中,变权钱交易为掌控资源,比如土地、道路、电信、能源、矿产、金融等稀缺资源。权贵们所专享的致富特权正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显着特征。随之,中共元老的宝贝公子习近平,在中共十七大上被提升到法定接班人的位置,中国全面进入了太子党时代。在中共新政治局中,中共元老的后代占据的位置不下7个,尽管党魁胡锦涛没有将自己看中的接班人李克强安排到关键的位置上,也没有像他前任那样树立起新一代的领导核心。

尽管招牌上赫然写着“人民共和国”的字样,可是这里绝对是“党天下”,官场上的权力较量只谈党性至上;尽管党徽上标志有醒目的“工农联盟”图案,但是这里永远是“家天下”:打江山者坐江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党得政,党徒享通;一人得官,子孙升迁。

党票即是谋私的通兑券,官位更是独享厚禄,当然须及时使用,过期则作废,于是争先恐后地在各自的任期内倾力享尽富贵荣华、奢侈豪华。可是党徒人数毕竟众多,利益的摊子分得太大,为此还需要分权,欲谋取大利益者,光有党票尚嫌不足,还须有太子、公子、八旗子弟的显赫身份。盖因中国的人权,绝非天赋的,而是人为的,严格划分等级,森严井然恐怖。

“文革”初期,卑微的青年工人遇罗克以生命为代价,写出了震撼人心的《出身论》,挑战中共当局的统治邪念。他指出了,按血统出身来定性阶级成分的荒谬、定出高贵低贱的悖理、定论革命与否的反动。今天在我们看来,什么“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等谬论,无非都是为共产党专制独裁炮制出来的谎言。可是到了今天,已经40多年过去了,血统论的余热依旧虎虎生威。不是吗?只需考量一番,国民财富的分配现状就足以得知。

这样的现状,使得全体国民的人生尚处在起跑线上,贫富贵贱就顿见分晓,完全排除了公平的竞争和正当的二次分配补偿。于是中国社会就呈现出“马太效应”:富豪者越盛,而赤贫者越穷;太子党飞黄腾达,农民工含辛茹苦;有多少的青年才俊只是出身卑微而被埋没,而高居官堂之上尽多的是庸碌无能之辈。

如今官场上的裙带之风越演越烈,不仅是中央高层领导上演太子党的戏法,而且蔓延到了地方上的各级官场,买官卖官的、抄袭论文的,作业和考试由秘书代笔的有之,甚至干脆买卖学位的。更绝的是,有些年轻的刚刚从学校中毕业出来,稚气未脱,就纷纷乘上了“直升飞机”,踏上了领导工作岗位,好不炫耀,成为了一道“官二代”的风景线,他们算是“祖上有荫”,借助于父辈的政治资源和人脉关系快速便捷地踏上仕途。

相对于富二代的“飙车”而言,“飙官”之景色更为丑陋而显眼。温家宝在应付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上的记者招待会时候,口口声声喧嚷:“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但是具体措施呢?如何面对社会现实呢?温大人的答复无非就是在做戏:避实就虚,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中国“概念”富豪 吹出泡沫资产
墨印富豪 穷人眼中钉
中共“开铡” 李泽楷被禁北京购地
分析中共太子党大亨收购香港亚视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