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插柳 走进别样世界

一位代理老师的告白
台湾/ 罗世鑫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每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当老师?”,我的答案千篇一律就是“不小心”。想起刚开始回母校实习,过去的老师看到我是多么惊讶的表情。10年前踏出国中校园的小伙子,如今换了个身份竟又回到这里。

半年前还在抱怨怎么那么倒楣,跑到一个预期外的学校代理,而且要当导师!报到的当天,在什么都还没搞懂的情况下参加了新生抽签分班,也成就了要和这班叫人喜爱又伤脑筋的孩子们相处的机缘。

学期初不知该做些什么,却偏偏什么都得做。孩子们去干部训练,回来将开会的整叠资料往桌上一摆,剩下就丢给我处理。孩子们兴高采烈的询问是否要粉刷教室,最后落得假日自己粉刷。回想过去一年,真的发生了太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了,但学习、成长、教育不就是这样吗?如果他们今天什么都会,是不是也不需要我们了?

我和孩子的关系一直是令很多人好奇的部分吧!近来有同事这样跟我说:“你们班小朋友好听你话,很喜欢你。”也许因为年轻所以好亲近,也许因为没经验所以花更多时间……和孩子维持良好的关系,能用同理的角度来看待,往往更能贴近孩子的心,能给的协助与支持也越多。

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充满了活力与精神,开始对异性产生好奇,充满了满腔热血与渴望。有段时间为了处理班上的感情纠纷,花了两个星期和班上半数同学聊了天,厘清了问题、给了些建议,也许这些处理只能暂时解决当下的问题,但孩子们是需要时间去学习的,学习尊重、学习包容、学习爱人与被爱。整个事件中令我欣慰的莫若是,孩子们愿意和我分享,因为分享所以了解。

曾有天放假在家收到班上一个孩子传来的简讯,上面写着:“明天中午可以跟你聊天吗?”很感动也很紧张,感谢他的信任,紧张发生了什么。原来是孩子家里发生了些不愉快,想找人聊聊。聊天,对彼此来说都是种收获,和孩子聊天过程中,连自己都很讶异怎么会谈到一些似乎不是这年纪孩子会了解的事,比如教育政策、社会经济、人生态度……

别低估孩子的能力,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只是有展现才能的机会与否。有个孩子很爱画图,可以在每天的联络簿上画上个心情小娃娃,甚至可以画上整面的人物,还不忘贴心的留位置给我签名和评语。另外一个孩子平时反应也许慢了些,但对生活充满了好奇。有天当班上吃着学校午餐“烧仙草”,脱口而出的是:“这吃多了不好喔!因为它有加碱粉。”让我再次见识不同孩子的特质与潜力。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可以发明机器人,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科学家,一个电视看太多的小男生的梦。现实中的我,目前是个不一样的老师,年轻、代理、非考科的身份,往往给自己带来一些束缚;但也因此,不必被外在条件给局限住,让眼睛看到了如此不一样的世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三时功课是最繁重的,记得当时一天10堂课,小考居然可以考到12次,因为某几堂课上课见面就考,下课前再来个“回马枪”加考一回,真正是“烤”得人仰马翻、精疲力竭。
  •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着一群孩子、批改作业、看订正,一天复一天、一届复一届。有人说,这样的工作单调,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琐且扰人;但我却知足且感恩,因为这样的工作让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泪光,心中有温暖,和最诚挚、干净的心灵一同相处,是我的幸福!
  • 小祥是个活泼、好动、体格健壮的三年级生,在乡下的这所迷你小学里,由于他身手矫健,总能轻易的抓住树蜥蜴、蝴蝶、锹形虫、独角仙以及各种步行虫,又能和同学们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尽管小祥从来不写功课,是个有问题的学生,但同学们依旧和他相处愉快.....后续,还有一段长长的故事,就这样,小祥也开始慢慢的步入学习的正轨了。
  • 因为扫地区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几盆,放在教室里,都是利用早自习来浇水,就那么一天,刚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对着她说:“宥宥你来照顾它们好吗?其他同学也会一起帮忙,你得每天跟它说好话哦!”
  • 因为在学校担任行政工作,主要在支援老师教学,及提供家长和学生各项服务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常常接到家长对老师班级经营的抱怨电话,倒是很少接到家长肯定老师教学的电话。这样的现象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亲师之间的冲突往往造成“三输”的局面。
  • 一名教授到学校上课,提早到教室,看到没有学生来,就把帽子放在讲桌上,到研究室和同学聊天,因此没听到上课钟响,过了十五、六分钟才发觉误了时间,立即赶到教室一看,没有一名学生,原来学生以为教授不会来上课纷纷自行离去,令教授非常不高兴。
  • 家庭是教养孩子成长的摇篮,父母的婚变会祸延后代。孩子常不自觉的成了父母的翻版:有家暴阴影的孩子,容易在学校对同学拳脚相向;家中常看限制级影带的孩子,容易过于早熟而对异性有不当言行;单亲且隔代教养的家庭,带给孩子的负面因素就更多。
  • 教书十三年,第一次带普通班级,要面对三十几位学生,六七十位家长,心理确实有一股压力,却因为这样的压力,促使我卖力去经营我的第一班。
  • 看过很多中辍生的案例,再仔细研究这些孩子们的家庭背景,不难令人理解为何孩子会逃家,逃学,甚至中辍。但身为教育最前线的老师们都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无法选择自己所想要的家人或家庭,对于想要改变孩子们的家更是无助。因此,让孩子爱上学,甚至让孩子愿意到学校就是老师们的一项重责大任。
  • 她,爸妈不管,懒惰、功课差,又经常逃学。我的相信与温柔对待,换来了她的无限信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