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中国特色的安徒生童话

高不可及的公安部信访的门槛

文/家伦 整理

人气 6
标签:

【大纪元3月26日讯】我(单亚娟)于2010年3月9日来到公安部信访上访,反映北京市公安局行政不作为(状告吉林四平市信访办主任龙海鸿在京设立房山区法制学校残害上访人,公安机关不立案调查),包括市局法医王鸿勋作假鉴定问题,两年不给我出答复意见,以及我反映黑龙江省鸡西市公安局不受理鸡西黑监狱问题。

中午11点,迎着刺骨的冷风来到公安部信访门前,在长长的队伍后面站住了。由于天气的寒冷,时间显得特别难熬,1点30分,大门终于开了,但是,只挤进去了20个人,后面的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冻得直跺脚,但这些苦难的冤民们仍然坚持着,抱着一线希望来公安部投诉。

时至3点钟,出来一个警察发登记表,一阵兴奋,僵冷的身体涌起血流,终于看到了希望,然而,发到我前面人的号是180号,到我这嘎然而止。我愤怒了,我被电棍击伤的肢体在这么冷的寒风中,僵持了一个下午,却要让我无功而返,连登记都不让登,这公安部怎能如此残忍!终于前面有一好心人,了解了我的伤情后,甚是同情,把自己的号让出来,让我先进去了。


2007年9月28日单亚娟被诱骗至房山区法制学校(黑监狱),因不服管教,刚进去就被截访人员用高功率电棍捅伤屁股,北京友谊医院诊断“椎体粉碎性骨折”。


http://space.aboluowang.com/attachments/2010/03/10968_201003252253283GcXS.jpg


2010年3月9日179号接谈登记单,主要问题: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区公安分局、宣武公安分局包庇黑监狱等问题。

费了这么大劲终于获得了进门的机会,登记窗口接了表后,有一警察向里面示意:“随便找个人糊弄糊弄她就行”。我忍耐着,进去之后果然见到一个没见过的人,简单的谈了几句鸡西黑监狱的案子,就把我打发出去。我回到大厅要求对北京市公安局的行政不作为进行接待,望着窗口上“人人受到接待,件件得到处理”的蒙骗人的口号,我强烈的抗议公安部的骗子行径,任凭我怎么呼喊,却无人理会,公安部的干警们真是铁石心肠啊。

事后得知,我那历尽艰辛交上去的登记表是废纸一张,根本就没给我登记,我真的很郁闷,我要抗议!我要呐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卖假军官盛行 指标疑被占 现役军官成黑户
人大代表又暴雷语 究竟打了谁的耳光?
一丁:温家宝,请公布一下国家信访办接待访民的录像!
退伍军官祝洪章总政上访遭殴打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预大选?
【珍言真语】厨房佬:青关会人就是政棍和间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