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故事:仙官斥暴吏

太平 整理
唐朝有这么一名官吏,性格残暴,贪污财物,施严刑于民。示意图。(大纪元)
  人气: 817
【字号】    
   标签: tags:

唐朝有这么一名官吏,性格残暴,贪污财物,施严刑于民。不料,一回不慎欺凌微服游历世间的仙人。经仙人斥责,官吏再三认罪恳请释罪,仙人虽恕其家族罪罚,但其不改其性,最终仍难逃责罚。

温璋是唐朝懿宗咸通十三年时的正天府府尹。他贪污财物,敢于杀人。人们因畏惧他的严酷、残暴而不敢犯罪,于是他获得了治理有方的名声。

京兆尹外出,其出巡之处要保持肃静,要关闭乡里之门。图为清 谢遂《仿宋院本金陵图》局部。(公有领域)

旧的制度规定,京兆尹外出,其出巡之处要保持肃静,要关闭乡里之门。若在他前进的道路上喧哗大笑,此人即刻就遭到杖打而死。

这年秋天,温公从天街出来,将抵达南五门。一路上衙役大声呵斥,犹如行雨生风。此时有一戴黄帽的伛偻老者,穿着破旧衣裳,拖着一根枴杖,正横穿过街,骑马的侍从大声喝斥,也阻止不了他。

温公见状,命令手下人把老者抓来,在他背上打二十竹板。打完后,黄冠老人挥挥衣袖子就走了,好像没有一点苦楚。

温公感到很奇怪,就唤来经验老练的街吏,命他暗中观察,看黄冠老人说了些什么。又命街吏头上戴上黄帽子。

街吏跟着老者的踪迹,日落时,老人经过兰陵里,向南走入小胡同。其中有一横木为门的简陋住所,是黄冠老者居住之处。小吏紧跟老者进了门。这时有几个戴黄帽子的人出来,很恭谨地拜见黄冠老人,并且说:“真君为何迟来?”真君回答说:“被恶人所侮辱。请备些汤水。”

戴黄帽之人在前引路,双鬟青衣童子也跟随在黄冠老人后面,街吏也跟了进去。过了几道门,里面屋宇华丽,修长的青竹夹路,仿佛王公大臣的宅第。还没走到庭院,真君回过头来说:“怎么会有俗物的气味?”

戴黄帽者出来搜索,街吏无处可藏,就被逮住了。见到真君,街吏伏身跪拜,以头叩地,一五一十地述说了温璋的用意。

真君大怒说:“这个残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祸患将要使他的家族覆灭。”《群仙䜩集图册.尊者持经卷》。(公有领域)

真君大怒说:“这个残酷的官吏,不知道他惹下的祸患将要使他的家族覆灭,他的死期马上就到了,还敢放肆地毒害人,罪无赦!”真君呵斥街吏,命他离开。

街吏拜谢后,快步走出了门,跑到正天府去求见温公。当时已是深夜了,温公听说街吏到来了,急忙起了床,在便室召见了他。街吏详尽地叙述他所见,温公大声嗟叹惋惜……

第二天傍晚,温公招来街吏为他引路。当街上的更鼓声不再响起时,温公穿上平民衣着,和街吏一起到黄冠老人居住的地方。

天亮时,小吏叩门求见。应门的人问是谁。小吏答:“京兆温尚书来拜见真君。”不久,层层小门一一打开,街吏先入内拜见,重复地向真君说:“京兆君温璋求见。”温公也步快进入拜见。

真君踞坐于大堂之上,戴着诸侯王常戴的远游冠,身穿九霞衣,脸色容貌甚为严厉。温公趴在地上陈述道:“我的责任是统领众多百姓,唯有使用权力才能震慑整治地方百姓;如果稍有恐惧懦弱,就会损害声威。昨天不料凌辱迫害了大仙,自己招致罪过,所以前来自首服罪,希望受到赏赐怜悯,给予同情。”

真君斥责说:“你凭残忍杀戮树立名声,独占利益而不满足。不久大祸将要到来,你还逞凶威。”

温公再三多次地叩头哀求,然而真君始终满含怒气不答应。

不久,一位戴黄帽子的人从东屋来,拱手站在真君旁边,跪下启奏说:“正天府府尹虽然冒犯获罪,他亦是天子的职官,何况真君洞府还是在他的职务所管辖之内,应当稍微降低身份,给予礼遇。”说完,真君让戴黄帽子的人揖请温公上大堂,另外设一小榻,让他坐下。真君命令人斟酒几巡后,仍怒气难解。

戴黄帽子之人又对真君说:“正天府府尹所犯忤逆冒犯之罪,实在难以宽恕,然而,真君微服,隐藏身份在尘世中游历,凡俗世人怎能识得?从前天帝的贵畜白龙,因化身为鱼尚且被渔父豫且射中,遭受困苦。请您慎重思考。”

真君思索了许久后,对温璋说:“饶恕你的家族。这里不是你长久停留的地方。”

温公于是起身,在庭中拜谢真君后就离开了,和街吏急速走到府衙,这时天亮的钟声响起。事后,温公虽然将此事告诉亲近之人,但也命其保守秘密。

第二年,同昌公主身亡,懿宗感伤不已,抱怨御医诊断不当,开出的药石无效,于是,诏令正天府追究御医韩宗绍等四家之责,将其斩首。然而温璋收受贿赂判其缓刑,接受韩宗绍等人的金带和其它贿赂,共计数千万。

受贿之举被发觉,温璋饮毒酒而亡。

事据《太平广记》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实与黄头仙童各骑一只老虎。茂实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说:“我随着您,请不必害怕。而且这些是人间极出众的动物,只管试着骑它。”茂实依着老虎跨坐其上,感觉稳不可言。
  •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红色,二寸多长,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间的栗子。
  • 夜里他则把头发下垂在盆中,那些酒就顺着头发滴进盆里,酒香丝毫不减。
  • 杨甚伍奏报说:“我去了九重天界,在虚空浩瀚的天空和日月星辰之间寻访,仍然没找到贵妃娘娘。”
  • 见有一国城,城中的宫殿城楼都是用金银或美玉建造的,城门上用玉石镶嵌着三个大字“梯仙国”。
  • 孟岐谈起周朝的事时,了如指掌,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 李玨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二童子说:“这是华阳洞天。这里的‘李玨’不是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