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百姓话坛】丹东劫(四)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8日讯】
Flv下载观看 WMV下载观看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话坛节目。在上一集的节目中,辽宁丹东元宝区居民姜家文叙述了自己因为上访申冤被当局判了三次劳教的经过。姜家文揭露说,所谓的劳教所,实际上是一个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

姜家文:教养部门就是太黑暗了。劳教人员伙食供食牌,早晨是黄豆花生米咸菜馒头稀粥,中午是芹菜炒肉,晚上是豆角炒肉,礼拜二是青椒炒肉黄瓜炒鸡蛋,写的顿顿有肉,其实劳教吃什么呢,一个礼拜能吃两天发霉的大米,这个大米是黄色的,有钱的劳教不吃,这顿饭打上了这个饭就不吃了,我宁可去买方便面买蛋糕,一股的药味呀敌敌畏味,可能给药水泡了也不知是药水洗了,那就是国库呀国家粮库变质的粮,他们花低价买来给我们吃,吃那个土豆长那个芽都一尺多长,什么中毒不中毒的?这样有两块里头,我们也高兴呀,经常连一块土豆皮都看不着,就清汤清水的。一年都是米,要想吃点面吧你花钱,就逼你劳教花钱,你花钱他就赚钱,早晨玉米面发糕咸菜是臭的,再说这个玉米面发糕,这个伙房里早晨都不给你蒸透了,外皮一层是热的里面是蹬硬蹬硬的凉的生的,就给你吃上了,菜汤里头树叶子能喝出来,蚯蚓呀都能喝出来,你想想我们过得是什么日子?社会上的最脏最累的活教养院捡过来干,大三伏天顶着顶着太阳干,我出去一天整个后身都晒起泡了。有病不给看,等死了好抢救了才给你看一看,劳教挣得钱哪里去了,逼你买一个被单,劳教所里刷墙的粉都得我们劳教拿钱,买行李我们得拿,买衣服买手套什么都得我们自己拿钱,我们劳教哪来的钱呀,你不逼他出去偷吗?

早晨五点半起床六点吃完饭了,干活一站站到下半夜的一两点钟,就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我心脏不好腰脊椎骨质增生,甚至多处骨折。没钱人要干到下半夜一两点钟,而有钱人呢七八点钟就可以收工了,没钱的人你干的质量再好检查不合格就是让你加班加点替那些有钱的人干活,小班组长都知道克扣劳教,谁给买一盒烟吧,我的质量就合格了,不买这盒烟吧怎么干也不合格。

主持人:姜家文在劳教所里劳动的时侯,好几次遇上了生命危险,受了工伤也得不到及时的医治,他表示自己能够活着离开劳教所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姜家文:劳教有病不发烧到39度趴下了,它是不会叫你休息,不会给你药的!爬起来还得干,就是说你不死就得干,这就是奴隶老工,我脚背砸断了,它不告诉你砸断了,只告诉你休息两个月零六天,调到省戒毒中心去了。因为脚面骨砸断了已经丧失劳动能力了,并且你还应该得到一定的赔偿,结果它们就给我调走了,人家找五个人作证说你自伤致残,你还不能讲话要求得到应得的赔偿。教养院里他们是想尽办法不叫你死在教养院里,临死前几天赶紧给你放了,他们的手段相当卑鄙,要死的时候给你抢救一看你这个人不行了,做你家属的工作放回去提前释放,不少意志不坚强的在里头等放出来已经就崩溃了,神经已经崩溃了。

主持人:遭遇了这一切非人待遇之后,姜家文对于目前的社会体制已经失去了信心,他认为那些把冤民定位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统治者,才是国无宁日的真正根源所在。

姜家文:所以这个社会体制害了大多数人,也要害了这个国家,谁想挖国家墙角,正是他们!老百姓有什么能力,给口吃的他们就满足了,他颠覆不了国家呀,正是这些贪官污吏呀,有钱有势的,他们想把这个国家搞垮。

主持人:2010年首届访民新春演唱会在京举行,姜家文是参与者之一。虎年大年初一当局将他从北京绑架回辽宁丹东,关在丹东的黑监狱惠翔招待所。好的,观众朋友们,下面与大家见面的是唐秀云,唐秀云为辽宁丹东凤城原一家汽水厂的厂长,她的家被当地恶霸炸毁,目前寄居在辽宁丹东市元宝区的儿子家中。

唐秀云:我是1944年出生,我是满族人,90年被调到青城子铅矿,养活待业青年,我是技术人员,我会做酒做罐头然后饮料等等,一些小孩食品什么的,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年代,就叫我领着待业青年办企业。90年就是领着待业青年办厂,一开始办的是丹东市凤城,在青城子铅矿劳动服务公司,我是那里的职工。我领着待业青年办这个厂子,生产香槟和饮料还有酒,省公司就拨款呢让矿长给贪了,就不给我,完了最后怎样,我的企业已经办成型了,我就发动群众大伙往里投钱,我带装修自己就投了二十多万,待业青年有的投一千,有的投两千还有投四千的也是五六十万的投里去了,省冶金局马局长都去看,我们中国有一个叫霸王寺汽水厂,那个厂长都亲自见过我,对我的技术对我的产品,他都给我一个很好的评价,然后我这个产品质量还比较好,供不应求,每天他们都是两三点钟来站排买。这样生产正是兴旺的时候,没有钱,没有周转资金我就发动群众,积极的参加我这厂,因为我这个厂效益比较好,产品是供不应求,那个群众都很积极的参加我这个厂子,我还养活一些无父母的一些孤儿,就是来里,不用他们拿钱。

主持人:唐秀云不是凤城本地人,她对当地的社会关系也了解甚少,技术人员出身的她只顾着埋头苦干,把厂子办好。没想到她这个所谓“外来人口”办的厂子日益兴旺,竟会招致当地恶霸的嫉妒和眼红。

唐秀云:你看一个矿区有这么个小饮料厂,还能建了好几个车间,都想参加。对我也信任,然后他们都挺相信我。人们往里投资。正在这个时候,当地有个黑社会头子叫于洪涛,他挺霸道,他也开矿,也开金矿。他家就是八几年,七几年,他的墙壁装的都是钱。钱都搞汽车拉。丹东人民日报都登了,就是叫于洪涛,外面人叫于大下巴,他两个老婆,他的大老婆,在我这里,叫他休了,就给投了一万块钱。他把我告到法庭,这个于洪涛,弄到法庭威胁我,厂子给他,她大老婆投了一万块钱,他说了算。当场就叫我交出一万块钱,不交出一万块钱,就把我们家给炸了。你要不签字欠我的钱,我家给你炸了,我把你大卸八块。他为了急忙要我这一万块钱,就给我加个名词。当场你不交出这一万块钱你就是诈骗犯,这个青城镇法庭庭长叫林显坤,就把我拘在他那个小屋里,给我控制了一天哪,从早晨9点钟,我是在县城开会,回到厂子,一下车他们就给我弄走了,弄到法庭就威胁我,逼我要这个厂子。林显坤他说中国人多打死几个就出头了,你不打欠条我就叫法院抓你。

主持人:唐秀云心中明白,于洪涛让她打欠条是一个圈套,日后可以诬陷她诈骗,伺机夺厂。所以她表示可以退钱但是决不打这个不明不白的欠条。

唐秀云:然后叫我打欠条,我说这个欠条我不能打。我可以给你退钱,因为我这厂子特别兴旺,有的是人要来干,我说你不干,(钱)我可以给你,厂子我不能给你,再说你不懂得技术活,你这厂子你也干不了,你也干不成。我说把账算清了,给你钱,我赔了算我自己。那也不行,就不行。这个于大下巴就拿凳子要砸我,就要把我砸死。最后待业青年看我找的时间太长了,这帮孩子都挺信任我,到那里把我抢出来。一看我当时给我气的,脸色都苍白苍白,最后给我送到医院给我治病去了,就在那天晚上,派出所就到处抓我。到我们家还放了两枪,我都七八十岁的老婆婆,当时都给吓昏了,他们跳大门,跳墙,进屋抓我,没抓着。

主持人:那么这个于大下巴于洪涛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可以让法庭的庭长为他出面,指使公安为他办事呢?

唐秀云:这个于大下巴他是当地恶霸,他特别有钱,他整天在派出所,领着小老婆在那吃,在那住,供这派出所干什么,到时候他们就勾结,舞厅和哪儿那么混。他就是有钱,他就开矿捞了些钱,就是开矿,金矿,铅矿又是什么,他就是特别有钱。青城镇镇长姓田,一个儿子,也就这一个儿子,胳膊(被于的儿子)卸下来以后,判了13年,(于的)两个儿子都判刑了,一搞钱就买出来了,你说连镇长都干不过他,你说他势力多大。

主持人:唐秀云感到于洪涛在当地势力庞大,公检法又全被买通,自己想讨个公道是没有希望的,于是跑去市里告状。就在这个时候,家里出事了。

唐秀云:最后怎么办呢。我正到市里信访部门找这个事,往回要厂子。这于大下巴就领着派出所他那个弟弟,他那个弟弟派出所保安的,领着十来个就上厂子去,砸仓库,抢汽水,打待业青年,于大下巴已经恐怖话已经告诉了,要炸我们家,头天晚上还去了威胁,说如果厂子不给他,就把我们全家给炸死。

就是在九几年十月二十五号,2点半钟,凌晨2点半,我家终于给炸了。那时我没在家,我还在丹东市,我们那个地区讲炕都是火炕,砖砌那个火炕,就是炕的中间炸的能有1米,1米方圆那么大一个坑。给炸塌了,我丈夫在炕头,我小女孩在炕梢,当时我丈夫给炸得就是满头是玻璃碴子和那个砖头和石块,都是像手腕那么大。那头顶到现在还有一趟沟,7寸那么长吧,一趟沟,能有手指头这么深。现在这沟还在这。我小女孩那天也赶上就像天救了我似的。我小女孩就提前就是炸一个来小时,就是突然天变了,又打雷又下雨,给我小女孩打醒了,我小女孩盖了两床被,把自己捂上了,孩子害怕,就在炕梢上了,炸得那个墙,床倒屋塌,就是那个石块都推她身上了。是凡我的近邻都跟着遭殃了,铁大门都给炸拧了,我家那个钢筋铁窗子护栏都给炸飞了,前后窗都炸飞了。用雷管绑着一捆炸药,放在那窗台上放在后窗户炸得。那天我要在家呢,我和儿子在家,那尸首都找不着,都炸飞了,炕都炸飞了。我这个小儿子从来不出门,那天晚上就出门了,他们学校叫帮买煤,买煤就跑那儿去跟他们打扑克,那一宿没回家,炸了以后呢,孩子回家一看,当时孩子都吓昏了,第二天早上8点钟吧,我们县刑警队才去,也给照照相,也给弄了,我老头当时炸昏了,一个半小时吧,叫邻居给喊出来,喊出来以后,我小女孩炸昏了,就是眼睛没出血,鼻子出血,嘴出血,耳朵出血,就是那个石子,废石子扒出来了,扒出来之后,我老头子就捧着孩子就哭啊,我家那所有血,那大血流,都淌的可那什么,就这么个经过。我小女孩学习可好了,然后在她班里又是小班长,体育也好,在学校也挺能跑比赛,能歌善舞的,然后耳朵炸聋了,也不能升学不能考试,我老头子就炸成个精神病。这一场噩梦,哎呀想起来,确实挺那什么的,当时感到,我知道炸了以后,我就到市人大去了。

主持人:唐秀云被告知回去等消息,政府会给她处理,可是等来等去,最终等到的结果,却是自己由一起刑事案件受害人变成了一场诈骗案的被告人,并被告上了法庭。

唐秀云:我这一等,我寻思我已经报案了,我就相信它,这共产党能给我破这个案子,我就等啊,一等等,可不错等到4月1号,然后凤城法院院长叫于春良,坐的警车是谁呢,于大下巴他老婆雇的,以抓我诈骗的名义到县里去抓我去了,就以大伙往里投钱的名义,说我是诈骗犯,那个于院长,于春良院长就说了,他说他们现在告你,你答辩就可以胜诉,你这个企业很不容易,你一个女同志,确实对你来是压力太大了,我是给你卸包袱来了。你看他这样说,那我就很相信他,我就跟他回去了,就这么然后一开庭,开一个败诉,我遭败了。一分钱不给我,我还成了背着一身的外债,这么长时间给我停产了,你说我这亲属的钱都借尽了,我的儿女的钱全部都投在这里了。你说都弄的倾家荡产,然后这个经理啊,就不让我干了,分文不给了,厂子还强制给我卖了。

没办法,不给我开工资啊,我那可真成要饭的了。上访路也走不起,你要上访就得有钱,你坐车也得钱,没有钱你是动弹不了,最后儿女为我卖血给我治病。抢救我,我两个大女孩都给我卖血,我有病啊,那时候气得心脏病老犯,晚间一宿也睡不着觉,反正我就是没疯。我借的外债都和我要啊,我不管走到哪都有人打扰,都有人给我要钱,我满身是嘴我也说不清了。

主持人:唐秀云告诉记者,法院与黑社会的头子相互勾结,公然当庭撕毁了她出示的投资办厂及合股人合伙经营协议等证据,致使她有口难辨,走投无路。

唐秀云:第一个不让我进厂子干,抓着我了就要给我判刑,说我是诈骗犯,说抓住我用电棍杵死我,那这就给我弄的根本就活不得了,当时都气炸肺了,那判决书下来以后,我就在那法院坐了一天,没有人管,最后法院院长说什么呢,无能为力了,直到现在他们任何人,是市里的领导也好,是哪也好都说无能为力了,判决书弄的很明显是枉法,枉法无赖,他们就是故意枉法,搞钱权交易,到现在我才明白,就这腐败问题,并不是在于底下,就是在于党中央领导,你看几次周永康到我们辽宁,说的那话,辽宁解决的很好,辽宁解决的根本不好什么好呢,解决就是叫你死,再一个就叫你住法院,再就拘留关押,镇压你,其实地方的领导你别看他截访也好,他们也是逼迫无奈,为了挣钱,为了糊家养口,就是在中央领导,其实我这个上访这么多年接触的上访,经常和上访人在一起,牢友都知道,很多很多疑难的案子,严重的问题,周永康签字,国务院签字,很多上访人,打瘫,打残的,打哑巴,眼睛给你弄瞎了,还有的用棒子给你打死,解决的部分是什么和他们有关系的,颠倒黑白,就是根本没有什么案情的,假装制造点形象,给你补钱,我们真正的冤假错案的,根本没有人搭理你,就是镇压,所以访民现在我们信谁啊,上哪去找啊,找谁啊。

主持人:唐秀云自己也没有想到,她上访已经整整上访了十八年,如今自己已经是近70岁的老人了。回顾自己一生为人老实本分做人,却被共产党的贪官们,和黑社会勾结,害得她是一无所有四处流浪。

唐秀云:琢磨我这一生啊,没有做过任何错过,像我这个年代的就是相信共产党,特别对共产党忠,就是共产党说什么话我都信,忠忠实实的,过去学雷锋啊,我也是积极分子。我十八岁就参加工作,赶文化大革命,然后我又救了一些老干部,因为我的表哥就是县长,我的姑姑是劳动局局长,在我那个县城里,我还比较是个红人,我的丈夫呢是个复原军人,然后他呢在公安局工作,所以在那文化大革命期侯,他们都挺信任我,培养我入党啊,就叫我写假的证据坑害哪个干部,陷害哪个干部,我不写,我说我宁可不入这个党,我也不写这些伤天利己的事情,我绝对不能搞,最后我还给下公职。所以我那个时候对共产党就有点看法,现在可以说是腐败的党,在我们中国啊,他们说和做两码事,说的好听,做的,他们利用这公安局,公检法,就是镇压我们无辜的平民百姓,看你谁有我就抢你谁,黑恶势力掌权,喝老百姓的血,欺压老百姓,始终压在老百姓的头上,你看,我这天大的事压的我,我现在全家我的儿女都受我的牵连,都受我的瓜连,都没有工作了,然后总觉得我这一生啊,生在中国这个土地上,就相信这个中国共产党,一心一意的为共产党想给人民做好事,但是他们不认我不要紧,把我坑害的,给我弄的倾家荡产的,家破人散的,现在都无家可归,那几年跟我折磨的,死来活去他们还到处追捕我,抓我,把我的企业抢去了,把我的家给诈了,反而还说我是诈骗犯。死活都说不了,现在是活一天算一天,我现在死了,我是背了一身罪名,我成诈骗犯,人们以为我是诈骗,你说这国家就这么对待我这么个公民,就拿我这么简单的一个例子来说吧,像我这种事,还能叫我受这么大的遭罪吗,你上访就抓,威胁,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威胁你,你说谁能抗的了,其实像我这种情况,我不访不告我活不了,我回不去,连个家都没有,连个床都没有,我们夫妻俩,老头都六七十多了,我连个住处都没有,中国这么大个地盘,难道我们公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还讲人权吗?就像死人一样,我现在生不如死啊,上哪里去讲这个道理,和谁说?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们,今天的节目到这就结束了,谢谢您的收看,咱们下次再见。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3-08 3: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