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80天 我还能为你们做什么?

写给将毕业的学生们
曹小芬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亲爱的同学们,如果你们此刻就要挥别国中生涯,我是否还有遗憾呢?我仔细的想着,有的,如果此刻我们就要挥别,我确实还有未完成的梦想。

去年7月刚接班,心里感到非常荣幸,虽然你们是训导处的常客,虽然班上同学也是辅导室的坐上宾,但我18年来第一次当导师,我是多么兴奋,期待着我们的相遇,希望能够一起磨练成长。当时想着我一定要用“真、善、忍”的精神,陪你们走完这三百六十天。

刚开始的“蜜月期”,确实让我们好快乐,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在“至真楼”三楼度过了暑期辅导,彼此相处得就像是姐妹一样。我每天都好期待去学校,每次都是带着愉快的心情,一清早就赶到教室,大声和你们说声“早”。

接着“H1N1”疫情,在停课期间,家访让我与各位亲爱的爸妈相遇,从此我们心的距离越拉越近,班级也很快的成了大家庭,我们约定2010年6月要考好基测,要一起前进香港玩三天。

开学后,因为教务处的调动,我们搬到大仁楼,虽然教室小一倍,但离行政大楼近了,风景更美了,可是我们的心似乎越来越远。宿舍同学不知为何对我有了误解,从那时起,接二连三彼此之间有了间隔,菜鸟导师的我,忘了“真、善、忍”,忘了你们还要人引导走完这国中最后的路,以为你们长大了,不需要一个导妈在旁边啰嗦了。

今年三月免试入学放榜,虽然成果不错,但看到榜单,我觉得我应该向大家道歉。以为不要干预太多,认为你们一定跟父母商量好了,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你们是自已作主,用自己的想像去报名的,我该花时间跟你们个访的,忽略了你们还需要人牵着、带着路。

如果明天你们要离开学校了,我会带着遗憾的,因为每天清晨、傍晚陪你们自习,发觉大家还是无法自动自发读书,或是无法对自己的琐事作有效安排。我最在乎的是“培养良好的习惯”,此时如果你们就要毕业了,我会非常愧疚的。

还好还有80天能弥补我的不足,重新归零,想着我接班时的豪情,我得好好做好身教,前面的280天我没修好善心、善念,只是在意你们有没有违规,有没有秩序整洁得奖,却忘了站在你们的立场,引领你们成熟,这是我的不对。不过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我还是很感激你们的努力,青年节越野跑比赛,居然有同学抱病跑进A组,而不是趁机偷闲,真的让我很感动。

今天放学时,看到大家那么大声互道再见,一家和乐的感觉,真的好感人。不足的部分,我们一起把他做好,希望6月19日毕业那天,你们都能养成好习惯,而且成为心目中理想学校的学生,还好我还有80天。@*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任教新学校半个学期后,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电话。虽然他大半时间仍然是沉默的听我讲话,但当我提到“老师有空回去看你们”时,他却快速欣然的应答着。我想,该是回去看看可爱的学生们的时候了。毕竟师生的缘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 记得两年前荣恩出现在办公室前,要不是后来对他的家庭环境有较深入的了解,荣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让人误以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过去及不断迁移的生活型态后,对这么一个时时得面对父亲的压迫,随时都做了准备和妈妈一起逃难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怜惜。
  • 从那以后遇到表现失常的孩子,我总是抱着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诚心的信任,一切都会有转机。
  • 我教的一年级班级上有一个令人头大的小孩,在家中妈妈对他几乎是无可奈何,讲不听、叫不听、一副不在乎无所谓的态度,常常会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开口狂叫,表情动作就像发了狂似的,表现出来的都是暴力,还会说出很不好听的话,而这些不好的举动还深深的影响着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妈妈不但气愤,还万般的无奈。
  • 欣纯是我三年前认识的学生,不是我任课的学生,但却比其他学生还熟识,因为种种原因,让我时常想起她。

  • 人不会因互相指责而变好,谁都希望被认同、理解与信任。当看到别人做的不够好时,没有责备抱怨,先找自己的问题。良善的出发点,就会让事情的发展越变越好。
  • 去年春天,为本班种波斯菊的家长──阿美,离婚了,彻底远离了家暴的伤痛。阿美的孩子是我班上的小雄,我了解他们母子的境遇后,便着手帮小雄申请急难救助、奖学金、学产基金等等。本就觉得当人好苦,不忍看到别人比我更苦,祈愿担任教职的自己:能常保莲心,心生怜悯,慈悲他人。
  •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着一群孩子、批改作业、看订正,一天复一天、一届复一届。有人说,这样的工作单调,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琐且扰人;但我却知足且感恩,因为这样的工作让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泪光,心中有温暖,和最诚挚、干净的心灵一同相处,是我的幸福!
  • 国三时功课是最繁重的,记得当时一天10堂课,小考居然可以考到12次,因为某几堂课上课见面就考,下课前再来个“回马枪”加考一回,真正是“烤”得人仰马翻、精疲力竭。
  •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可以发明机器人,维护世界和平的伟大科学家,一个电视看太多的小男生的梦。现实中的我,目前是个不一样的老师,年轻、代理、非考科的身份,往往给自己带来一些束缚;但也因此,不必被外在条件给局限住,让眼睛看到了如此不一样的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