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发现一成青少年常受电子欺凌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澳洲编译报道)近日公布的新调查发现,澳洲每10名青少年就一人每几个星期遭受一次电子欺凌,欺凌包括通过网络或手机传送的恶劣留言、图片。

据澳新社消息,西澳埃迪斯科文(Edith Cowan)大学的儿童健康促进研究中心调查发现,多数遭受电子骚扰的青少年,也容易遭到儅面的欺负。

研究中心主任克罗斯(Donna Cross)教授周六于在墨尔本举行的“全国反对欺凌研讨会”上表示,对付电子欺凌的策略不能只针对电子欺凌,还必须针对其它形式的骚扰。她说:“目前在澳洲,约10%的年轻人表示自己遭受到了每几个星期一次,或更平凡的电子欺凌。”他认为电子欺凌与儅面骚扰有不可忽视的关联,并说:“我们不能将这个问题当作只是这个月热一下的话题,而要一直关注这个问题。”

克罗斯还说,遭受电子欺凌的频率在学生进入中学时明显的上升。多数的电子欺凌是从手机开始,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渐渐转移到互联网骚扰。她说:“但是我们发现孩子开始上网的年龄,每次研究时都比之前早。通过社交网络欺负他人的行为,随着学生的年龄成长而增加。电子骚扰跟年龄有着紧密的关系。”

这项调查同时发现,年轻女孩比男孩倾向于寻求帮助,而成年人的介入并不一定能解决问题。

遭受电子欺凌者的校园生活也会受到影响。受害者感到与学校脱离的概率比他人高出6倍,而认为在学校没有安全感的概率也比他人高出7倍。

克罗斯表示,她的研究小组已经开始了一个为期3年的试验,研究防止与对付电子骚扰的方法。

目前在澳洲学校进行的“网络友好学校项目”,在西澳有40所中学加入,有3500名学生、家长和学校工作人员参与,还涉及到一个网站及其培训。参与者希望项目研究成果能够提供学校有效对付电子骚扰的方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的统计数字显示,为青少年教育问题拨打热线寻求帮助的家长人数大幅增加。
  • 澳大利亚著名研究员、南澳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 里格比(Ken Rigby)4日表示,希望学校把处理校园欺凌行为的政策信息发布到“我的学校”网站上,公布学校如何应对课堂、操场和网络的欺凌行为。他的提议得到了联邦政府的赞成。他认为这方面的信息如同‘我的学校’网站公布的学业成绩信息一样重要。
  • 澳洲前铅球冠军阿福(Taniela Afu)并非学习上的精英。在新南威尔士大学ASPIRE辅导计划下,他将可以进入大学接受教育。
  • 在澳洲墨尔本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问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不是问大学,而是问中学。后来有人告诉我,在澳洲人心目中,中学教育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育阶段,除了学习知识以外,人的品行、修养和素质都是在这段时间里得到培养和熏陶。来到澳洲后,经常看到身着漂亮制服、举止文雅的私校学生,我一直很好奇,不知澳洲的私校教育到底是怎样的。3月21日,墨尔本一所很不错的私校——Korowa圣公会女子学校举行120周年校庆,我便驱车来到Glen Iris,与该校学生和当地居民共同庆祝这项活动。
  • 继澳洲纽省北岸一学校100万澳元建设项目被取消后,澳洲纽省政府正在检查260个隶属于陆克文政府学校建设项目的在建遮阳建设结构。
  • 澳洲绿党28日一项新的3.5亿澳元的教育计划,旨在增加教师人数和对学生们的支持,并希望政府能够采纳并迅速实行。
  • 许多家长们认为澳洲的My School网站能够向他们提供不少有用的资讯,如每个学校的考试成绩、出勤率和成就等。但由澳洲教育工会组织(AEU)的对上千名公立学校校长的民意调查显示,这些校长们对该网站很不满意。
  • 从事于餐饮业及酒店管理业教育培训的澳洲悉尼Austech进修教育学院(The Austech Institute for Further Education )已于上周五宣布破产,约750名自费学生处于困境。纽省教育与培训认证机构在去年曾试图取消该学院的教育资格,但该学院经向法庭上诉,推翻了该机构的决定。
  • 3月19日,澳洲统计局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超过半数没有完成12年级学业的青少年面临或者找不到全职工作,或者丧失接受进一步教育机会的困境。
  • 全澳的小学校长们一致要求一个统一的小学资金分配模式,它将根据学生的需要,而不是根据“公校”或“私校”来分配资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