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再无降雨 南华数千人将大迁徙

人气 19
标签:

【大纪元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中国西南地区长时间、大范围的干旱灾情越来越严重。云南部分地区若再无有效降雨,将迁徙受灾严重的村民到水源地驻扎。近日,国家气象局也坦承未能对西南旱灾做出预测。另外,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八嘎乡城子山村民到洞里抽水,五人一氧化碳中毒,两人死亡。

楚雄州南华县数千人将迁徙

4月10日,云南南部和中部地区、四川凉山州以及贵州黔西南地区日最高气温达30℃以上,云南南部局部地区达35~39℃。根据中央气象局4月11日监测,云南中北部和东部、贵州西部和南部、广西西北部、川西高原南部仍存在重度以上气象乾旱。

云南楚雄州南华县曾在2005年发现人畜大迁徙,三、四个乡镇近2千人因干旱被迫离开村落,搬到水源点附近的帐篷里度日。

现在连南华县城的供水也十分吃紧。目前,抗旱指挥部已经上报了迁徙方案。未来再无有效降雨,南华县西端灾情严重的一街、红土坡、罗武庄、马街四个乡镇不通公路的村庄,估计有五、六千人将迁徙到水源点而居。

离楚雄州南华县城40公里,海拔1700的雨露白族乡铅厂村,有22个村民小组散落在9个山坳之中,现在只有4个组靠山泉勉强坚持了一个月左右,其他小组面临断水的绝境。现在村中一片荒芜,村庄被光秃秃的黄土所包围。

楚雄州南华县红土坡镇区大旭村,3月底村里水源就已枯竭,而村里的黄家村小学、簪花完小两个学校共175名师生已无饮用水。

(如果还没下雨,你们将要迁徙是吗?) 南华县红土坡镇区大旭村村支书张万义对记者说:“是的。如果这里没办法维持,政府一定会安排我们到江边去住。这个事已经有了,有的村小组已迁到河边去了,但不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仍在原地维持。有的村民早上出去到河边煮饭吃(几公里外的地方),牲畜赶到那里去放,然后再回来。”

雨露乡铅厂村村支书何从科说:“现在面临最困难的是村民的口粮,只能维持两个月,由于干旱,小春全部绝收,连种子都没有了,这季又种不上,影响整年的生产。干到六月份,正常的生产都搞不了。”

洗澡对何从科来说,已经很长时间不敢想了,他表示,现在不断想办法找水,村里从12公里外的一个小水库引水过来,但管道还没有通。现有水库水量不到3万方,仅能维持一个月。

为解决饮水危机,村民四处找水,人背马驮到河流取水,架设管道输水,此外,南华县展开了一次轰轰烈烈的打井运动。该县是一个贫困县,随着旱情继续加重,更多的乡镇沦陷,饮水困难的人将不断增加,而且水源防疫安全问题也会变得突出。
  
张万义表示,现在情况越来越恶劣了,面临要种大春,没雨无法种。村民用水都是用人背马驮来解决,现在小学师生也面临缺水情况,除了人和牲畜饮用水,别的都无法保证。五、六月份是最艰难的时候,这里很落后,没有充实的资金来保障。

他说:“村民自己想尽办法实行生产自救,口粮还能维持个把月,将来会很困难。我们这里没办法打井,没有地下水,只有一点地表水。”他说:“现在吃的还有,但吃的很艰苦,新鲜蔬菜没有,都吃干菜。”


中国西南地区长时间、大范围的干旱灾情越来越严重。图为昆明村民在运水。(Getty Images)

2村民取水中毒死亡

近日,文山州砚山县八嘎乡城子山村民到当地八嘎龙潭石洞抽水,因使用旧式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由于机器出现故障,两村民进洞处理,导致一氧化碳中毒,当场死亡,后又进去3人也中毒了,后经抢救,目前3人已脱离生命危险。

该村一位村干部说:“一氧化碳中毒,死了两个人,另外三人已脱离危险,很多事情还等待处理。”

该村属于贫困村,农民收入主要以种植业、养殖业、务工为主。由于干旱,村里的池塘和水窖已没水,由于大部分村民住在海拔较高的地方,村民缺水非常严重。

这位村干部表示,云南旱灾太严重了,饮用水问题很大,那些在一千五、六百米山上的村民最缺水。现在从别的地方运水,放进小水窖蓄水,运水的成本很高,运一方水要60块钱,一户人家一天四十斤水。“今年干旱持续这么长时间,我们都鼓励村民到外面打工,村里大部分是老人、儿童和妇女留守。”

地方政府为政绩 忽视水利基础建设

这次罕见的严重干旱,目前已导致6420多万人受灾,农作物绝收面积110多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达246亿多元,大量群众因旱饮水困难。其中云南耕地受旱面积4,920万亩,占全国受旱面积的43%。以云南省为例,在现有4,500多万人口中,发生饮水困难的有800多万人,其中,居住在高山和半山坡地区的人数占到饮水困难人数的75%。

据统计,目前,云南省已有13218所中小学校受旱灾影响,受影响学生达365.5万人。

有评论认为,近年来,地方政府受政绩观驱使,热衷于经营城市,建高楼大厦、地标式建筑,或把资金投入到经济效益高的水电站建设上,严重忽视了事关民生和粮食安全的水利基础设施。长期投入失衡,导致原有水利设施老化、欠账越来越大,最终在需要其发挥作用的大旱之年令人束手无策。

北京维权人士刘德军历时十二天,到西南旱灾地区考察灾情,遍及四个地级市。他表示,印象最深是那里的贫穷与苦难。稍有干旱,吃水就成了问题。现在最需要基础设施的建设,那里交通不便,村民要到很远的地方取水,有些地方的牲畜都渴死了。

为此,刘德军等志愿者发出“请捐一元钱:救助贫穷的云南灾区的行动”,希望各位好心人帮助他们,捐上一元两元钱,让村民吃上自来水。他们将会同当地村民共同使用这些资金修建路、桥,并及时公布账目。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2b31080100hrua.html)

(图片来源:刘德军博客)


村民们平常吃水的“井”。

村民们平常吃水的“井”,已没什么水了。


村民的房屋。

村民的房屋。



守了两三个小时积满一担水的白发老大爷。


云南南华县雨露乡三层楼村落后的房屋。

云南省丘北县新店乡贫瘠的田地,石头都竖立在田中间。

高精度图片
(网络图片)

高精度图片
村民开挖的引水沟。
高精度图片
村民开挖的引水沟。


http://www.youmaker.com/
(云南村民谈灾情)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西南大旱拖累 广东启动错峰用电方案
从西南大旱看中国水土危机(2)
刘晓:政治化了的作协何时寿终正寝?
从西南大旱看中国水土危机(3)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奥及5部门联合新闻会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