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人如何界定医学伦理的难题

方洪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14日讯】比利时医师医疗团队研究结论令人震惊:超过40%的植物人被误诊了。究竟怎样才算是无法挽回的“永久性植物人”已经远远超出了医学的范畴,它牵扯到了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的界定,而且在目前的对生命的认识水准上,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回答。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八日,医生拔掉了美国佛州女子泰勒的喂食管。在经历了十五年的“永久植物人”状态后,泰勒终于走向了她生命的终结。但是关于植物人生死伦理的争论却不会因为泰勒的死而终结。究竟怎样才算是无法挽回的“永久性植物人”已经远远超出了医学的范畴,它牵扯到了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观的界定,而且在目前的对生命的认识水准上,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回答。

最近的几个例子令国际医学界颇为震惊!今年初,《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报告显示,英国剑桥大学脑科学博士亚德里安.欧文(Adrian Owen)带领的脑科学研究小组发现,通过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技术,一名车祸后昏迷两年,又陷入“永久性植物人”(PVS)状态长达五年的比利时男子,竟然可通过“脑电波”与医生进行简单沟通,回答“是”和“不是”。这是世界首例植物人用脑电波与医生“对话”。

医学家发现植物人能思考和交流

在这项剑桥大学和比利时列日大学共同进行的为期三年的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技术,对二十三名植物人患者的脑部进行扫描,以观察他们对于外界刺激的大脑反应。这二十三名患者全都能够像常人那样交替进入睡眠和“清醒”状态,甚至眼睛也可以睁开,但对于外界事物毫无反应,言语、意识和思维能力几近于零。根据目前国际医学界关于植物人的定义,他们皆已处于“永久性植物人状态”。

这些植物人中,有四人被扫描出脑部对于外界刺激产生反应——可以想像运动场景,也可以想像空间场景。而当他们思考不同问题时,脑部血流会在核磁成像中呈现出不同大脑区域的“亮点”。

而在这四名植物人当中,最令研究人员震惊的是一个已经深度昏迷五年的二十九岁男子。他竟然可以对“选择性问题”作出回答。比如,当问到“你的父亲是叫托马斯吗?”他可以通过思考后作出“不是”的反应;当问到他“那你的父亲是叫亚历山大吗?”时,他立即可以作出反应“是”!研究人员总共问了六个类似问题,其中包括“你是否有姐妹”等。扫描结果显示,六道是非选择题中他居然答对了五道!

科研人员相信,这个病人只是处于“深度沉睡状态”,不仅可以听到提问,而且可以通过脑电波“说话”。由于这是世界首例科学家与“永久性植物人”进行的成功“交谈”,这一研究成果一经公布,震惊了国际医学界!

植物人可通过意识选择命运

亚德里安欧文博士说:“当看到他能回答我们的问题时,我们确实非常震惊!这不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检查或者实验,最重要的是,它第一次提供了一种方法,可以使病人向外界传达他们的想法!现在,通过这项技术,植物人终于可以通过自我意识来主动选择他们的命运。”

专家称,这一研究成果将带来很多巨大的变化,尤其是针对“植物人”意识的分级。在此之前,许多进入植物人状态的病人都被迫实施安乐死。但在欧文博士的研究报告出现以后,证明有20%的植物人通过一些治疗终究可以醒来,只是时间问题。

纽约康奈尔大学的神经病学专家尼古拉斯西弗博士坚持认为:“这一成果将改变一切!尤其是对于精确评估治疗效果将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另外一个例子是,研究人员诊断出被医生们认为脑死亡二十余年的比利时人罗姆.霍本竟然是十分清醒的。

高精度图片
被医生误判为植物人的罗姆.霍本,二十三年来一直是神志清醒的。图为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霍本与母亲合影。(AFP)

被封闭在大脑中的霍本

今年四十六岁的比利时人罗姆.霍本(Rom Houben),在众人眼里原本已经死了。起初,医生偶尔会弯腰在他眼前挥舞手指,然而,他的目光对此始终没有反应,医生最终放弃了。护理人员守候在他身边,希望能发现眼睛转动或抬手指的迹象,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也放弃了。最后的诊断结论是:已经没有意义再在他身上做努力了。

霍本曾经是一名通晓四种语言的工程系学生,而且还是武术能手,但现在只能歪著身体无望地坐在轮椅上。二十三年前遭遇车祸后,他就成了一个只能勉强呼吸、吞咽和消化食物的“怪物”,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就只是一个人形空壳。

高精度图片
霍本曾经是一名通晓四种语言的工程系学生,且是武术能手。(AFP)

然而,其实一直以来,霍本都是神志清醒的,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那么霍本是怎么熬过这二十三年的呢?坐在轮椅上的霍本喉咙发出咕咕声,看上去似乎他在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突然,他的右手食指伸向轮椅扶手上安装的键盘,显示器上出现文字——“我沉思,我梦见我在其他的地方。此外,请叫我罗姆。”

高精度图片
霍本的右手食指伸向轮椅扶手上安装的键盘,显示器上出现文字——“我沉思,我梦见我在其他的地方。此外,请叫我罗姆。”(AFP)

他的手指再次触及键盘,写道:“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发现我的那天,那是我的第二个生日。”

植物人,如何鉴定

当年车祸发生后,霍本接受了普通治疗后,然后被分到了“治疗无效”的行列,被打上了“植物人”的标签。这类病人眼睛睁着,但是不会对环境做出反应。

专家更认为这类病人甚至是感觉不到疼痛的。他们的复苏希望非常渺茫。

但是,有时候这种诊断结果是不正确的。事实上,比利时医生,史蒂芬.劳瑞斯(Steven Laureys)教授和他的团队在研究过程中已经发现了几十个类似的案例。有的甚至不用采用昂贵的X线断层脑扫描技术,只用对患者进行彻底的检查就能发现诊断有错。

然而,病人一旦被贴上“植物人”标签,就很难摆脱它了。这就是为什么霍本被当成一具“人形空壳”长达二十三年才能“平反”。

劳瑞斯和他的团队对比利时诊所和疗养院的一百零三名昏迷病人进行了检查,其中四十四人被其护理人员坚定地确认为是植物人。但研究检查后得到了不同的结论:这四十四名病人中有十八人实际上是有反应的,他们的大脑中还存在残余的意识。

研究得到的结论令人震惊:超过40%的植物人被误诊了。这可不是草率得出的医学研究结论。研究小组对病人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护审查,并找来了医生、护士、语言治疗师等专业人员作见证。研究人员使用一系列的测试,系统地寻找意识的迹象。该过程可能需要数小时,而且需要在一天的不同时间反复测试,因为很多植物人通常在清醒和梦幻之间游离。

高精度图片
比利时医生史蒂芬.劳瑞斯(右)的研究结论令人震惊:超过40%的植物人被误诊。(AFP)

然而对于普通的医生来说,没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作如此精细的测试,他们往往在几次传统的反应测试无果后,就迅速作出“成了植物人”的结论。

植物人vs.最小意识状态

但这事关重大。真正的植物人患者,作为高层精神功能中心的大脑皮层其实是完全受损的,这类病人在治疗上确实已经无药可医。但是对于像罗姆.霍本这样的患者来说,大脑的大部分功能是正常有效的。面对外界刺激时,他的大脑其实是有反应的,只不过不能以有效的方式表达出来。问题出在他们的每部分大脑不能充分关联,所以在他们的意识会闪烁游离,不够稳定可靠。神经学家劳瑞斯将这种状态称为“最小意识状态”。

当一个人处于最小意识状态下时,似乎是能够明白一些事情的。比如,如果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病人讲述过去发生过的熟悉的事情,病人负责语言处理的神经网络会明显变得活跃。更重要的是,处于最小意识状态下的病人与植物人不同——他们是会感觉到痛楚的,只不过他们没有办法表现出来,让我们误以为他感觉不到疼。劳瑞斯表示:“这是个很关键的区别。当他们需要止痛药时,应该给他们提供这方面需要。但现实往往不是这样。”

回到故事的男主角罗姆.霍本身上,一九八三年遭遇车祸,在急救人员赶到之前,他的心脏停止跳动造成大脑缺氧。当他再次苏醒时,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霍本在电子萤幕上写道:“当时我想大声尖叫,可是嘴却不听使唤,嗓子里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当时他更没有想到,之后自己就这样被当成活死人二十余载。

这二十多年的生活对于霍本来说是很痛苦的,他逐渐学会怎样利用很少量的信息来维持自己的意识。比如,他将病房里护理人员的一举一动当做电影来看,隔壁病友的异常举止,医生护士的每次出现,探访者的谈话和表情……每一个瞬间细节他都不放过。霍本写道:“这让我几乎成为了人类关系专家。”

最糟糕的一天是父亲去世,他的母亲和妹妹来探望他并告诉他这个噩耗。他难受地想哭,可是身体却没有做出丝毫反应,他的伤心被“困”在受损的大脑和无法动弹的身体牢笼中。

而今,霍本不太愿意和医生相处,他们的白色制服让他很不舒服。不过,他并不想责怪任何人,他写道:“我不怪他们,但是我只感谢我的家人,因为其他人早就放弃了我。”在霍本恢复意识之前,他的妈妈一直都坚信:“当我让他放松时,他会放松,当我给他穿衣服时,他会轻轻转头看我,医生说这只是无意识的反射动作。但我知道我儿子一直都在那里,他的意识没有死。”

劳瑞斯表示,霍本之前没有遇到好医生,导致他经受了二十多年的折磨。但同时,好医生往往也会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每个人的大脑受损情况不一,大部分人可以通过眼前挥动的手指的测试来做诊断,但一些例外也并不罕见。所以,劳瑞斯建议应该打破单一的传统方式,比如用镜子取代手指,因为患者对于来自于自己面孔的刺激可能更能做出反应。又比如,一些患者有可能听力也受损,导致对声音刺激毫无反应,那就应该再多尝试几种其他的方式看看。“测试程式越多样越详细,诊断结果就越准确。每一病人应该至少接受十次测试无效后,才能被诊断为植物人。”◇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1期【科技与文明】栏目 (2010/02/25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3/7613.ht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