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何武判断家财

雅客
(fotolia)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西汉末年沛郡有一个富翁,临终时因为儿子太小,除了女儿和女婿再没有亲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觉得女儿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们照顾弟弟,难免他们不贪财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后请来全族人,当着众人的面立下遗嘱说:全部财产交给女儿和女婿,只有一把剑托付女儿和女婿保管,等到儿子十五岁时交给他。

富翁死后,女儿和女婿占有了富翁的财产,很快就将弟弟赶出了家门。过了十年,何武到沛郡出任太守。这时弟弟已经长到十五岁了,按照遗嘱向姐姐和姐夫要剑,姐姐和姐夫贪心不给,弟弟不甘心,于是写了状词,告到了郡衙。

何武接了状词,又将富翁女儿和女婿传来,询问了一番后,拿着富翁的遗嘱反复细读,忽然省悟,对众人说:“这个人深思远虑,不是常人能及的,你们知道他的意思吗:大概因为女儿和女婿贪婪强梁,富翁害怕自己死后他们会害死自己的儿子霸占家产,又想儿年太小,就是将财产给他,他也不能保管,于是交给女儿和女婿,其实是寄存在他们那儿的;又将剑留给儿子,等到儿子十五岁了,已经成年,料定那时女儿和女婿一定不肯还剑,最终告到官府,希望官府神明,用这剑来代他裁决。”于是说:“根据你们父亲的苦心,本官将所有财产都判给他的儿子。”富翁女儿和女婿请求重判,何武说:“你们贪心不足,能享受十年的好处,已经很走运了。”

这件案子轰动当时,大家都说何武判得在情在理。

(《西汉野史》)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朝人仇豫出任明州太守时,想推荐一个幕僚,问幕僚:“你家日常吃饭要花多少钱?”说:“我家十口人,每天要用二千钱。”问:“为什么这么多?”说:“早上买点肉,晚上吃些肉羹,就要这么多钱。”
  • 司农(官职名)曹竹虚说:他的族兄从歙县去扬州,途径朋友家。正值盛夏,此兄停下行程坐到友人的书屋中,觉得很是舒爽惬意。晚上就想住在那儿,朋友说:“这里有鬼,晚上不可以住。”曹兄不管,非要住下。
  • 有一位傻和尚,不知是哪里人,也没有姓氏。有人说他姓沈,也有人说他姓孙。无论冬夏,他只穿一件衲衣。他与人讲的话,很不经意,然而事后却能出人意料的应验。傻和尚不饮酒,只喜欢吃肉,无论多少,全都吃光。张大木先生喜欢谈禅,经过多方面的努力,傻和尚终于接受了他,愿意与他交往。
  • 遇到秦军,弦高大吃一惊,知道是要去打郑国,回国报信已经来不及了。
  • 秦缪公是春秋时秦国国君,他心胸宽广,推恩爱人,秦国在他治理下秦国渐渐成为霸主。有一次,秦缪公在岐山下打猎,他的一匹马走脱了,被山下的乡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后,传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时,国势已经衰弱,诸侯国渐渐的不来朝拜了。
  • 五代时有个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没有,要谈起嗜钱如命来,简直是天下一绝。他到处搜刮,苦心经营,临终时积攒了财富几千万、房子四千间,并且用几十万钱打点朝廷上下,以求宫内宫外人人讲他好话,名利双收。这些财产他在油枯灯尽时还舍不的分给各个儿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给儿子之一袁正辞,才放心的撒手尘寰。
  • 吴明彻是南北朝时秦郡人,年轻时遇到侯景作乱,天下粮价大涨,秦郡人饥饿不堪。
  • 孙谦,字长逊,东莞郡莒县人。小时候被亲人赵伯符赏识。孙谦十七岁时,赵伯符当上豫州刺史,就引荐他当左军行参军,在职位上孙谦以能干着称。孙谦父亲去世后,孙谦辞职,搬家到历阳务农来养活弟妹,乡里人都称赞他们的亲善和睦。
  • 张煌言和郑成功、李定国并称清初三大抗清领袖。张煌言是儒生,却性情慷慨激昂,喜欢谈论军事。他在崇祯十五年考上举人,当时军情紧急,考试要加试射箭,张煌言射箭三发三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