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0)

沈畔东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冯士民四人,来到八家滨冯大郢,不料迎接他们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见面的弟弟冯士青。冯士青见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惊讶的是吕翠云,吕翠云明明死在河里,怎么又活了。冯士民说:“我们几十年未见到面,故事多着呢,到大伯家,我们慢慢讲。”

“是,是,爷爷刚才还在念叨你们。”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爷爷还在想你们。”

“小东山上的,是怎么回事?”

士青笑道:“那是爷爷的杰作。爷爷说会见到你们的。”

冯士民夫妇大喜,连忙加快脚步,到了照阳大伯家,只见爷爷坐在躺椅上。他们忙跪到爷爷身边,又是哭又是笑,不住喊爷爷。

冯影勤看到跪在身边的四人,除了孙儿孙媳,还有一个青年,显然是重孙了,看到吕翠云不由惊道:“她是谁?”

吕翠云进前道:“爷爷您不认得我了吗?我是吕翠云。”

冯影勤惊喜道:“我错怪士民,未想到他是足智多谋,竟然瞒过爷爷。翠云儿你逃出去受苦了,爷爷对不住你。”

“爷爷说哪里话,要不是你们一家人,我哪有今日。”吕翠云简述了家况。

冯影勤听了十分高兴,一直处于兴奋之中。又看孙儿他们都如此风光,哈哈大笑道:“我说能见到士民他们吧……”话未说完,往后一仰,一下闭住了气。

冯士民夫妇一见不好,忙起身喊道:“爷爷你怎么啦!”这一声喊,惊动了全家十几个人,都围了上来,不断地喊:“爸爸!爷爷!太爷!你醒醒。”哪知他这口气就是回不过来。冯士民说:“快送医院!”

冯照阳说:“不可,年纪大了,切不可乱动。”忙对儿子说:“快去请医生到家里来抢救!”

冯照阳这一声喊,喊醒了冯影勤,只见他吐出口气来,微睁双眼,轻声说道:“什么也不用了”停了一会他又说:“这是天意,我已经说过,见到士民他们我就瞑目了,能够活到九十二岁,我也很满足了……”

全家十八个人,几乎都屏住呼吸,听他说话。说到这里他又闭上眼,等了多时,只听他说:“士民的儿子呢?我的重孙。”

士民的儿子欧美忙去握住他的手说:“太爷,我在这里。”

“士民,春岚呢?”

士民春岚忙应道:“爷爷我们在你身边。”

冯影勤断断续续地说:“这个国家不能留啊!……全靠你们了……”

冯士民说:“爷爷,我们听着,你慢慢吩咐。”

冯影勤又轻声说:“我有东西在小东山,适当的时候去找石家叔侄……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完,他的面色红润了起来,面带喜色。

冯士民对大伯说:“爷爷面色好多了,看来没有危险了。”

“这可能是回光返照。”冯照阳说着,只见冯影勤头向旁边一偏,停止了呼吸,再也喊不醒他了。

冯影勤的子孙们,异常悲痛,尤其是冯士民和欧阳春岚痛哭不止。悲伤中,冯士民夫妇为爷爷写下悼词:“爷爷冯影勤,在共产党执政前,是八家滨八大富户中最富有之人。共产党执政后,他用自己的智慧变成一贫如洗之人,避免了共产党的迫害,也保住了他的子孙不受凌辱。他一生仁义为本,帮助一切能帮助到的苦难人们,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他用物质帮助人,用珍贵无价的精神帮助人,给人以智慧,避免了‘魔鬼’的伤害。作为他的子孙,我们发誓:继承他的仁义精神,与人为善,信守爷爷临终遗言,助人为本、以善处世。爷爷安息吧!”

冯士民 欧阳春岚 一九八二年四月六日

冯照阳按冯影勤生前吩咐,把他安葬在茶壶山旁。

冯影勤安葬后,吕翠云因女儿余凤鸣要去上学,家里无人,只得向大家告别,回卧虎山。(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去年还在大批判右倾机会主义,今年又准许倒退,这是怎么回事?冯影勤思考起来。他想起来了,自打倒彭德怀,毛泽东就退到二线,把这个烂摊子丢给刘少奇。你刘少奇将要尝到和魔鬼打交道的恶果了。
  • 冯影勤在外漂流了一年多,没有回过家。小东山现在怎样呢?西村人怎样呢?他回到小东山,走过小木桥,西村就在面前,村里没有一点声响,他的一颗心提到嗓门眼。
  • 石建峰有一肚子感谢话要说,又咽了下去了,他明知是冯影勤是叫自己不要说出来,也许这就叫天机不可泄露吧。他忙改口说:“冯老哥,虎子他们把生产队搞得这样好,你看下一步该怎么办?”
  • 欧阳化成一家和冯士青,五九年秋后逃离家乡,来到江西南昌,却没有料到南昌是省会,为不影响市容,不让游民在市内。他们只得无目的地四处行乞,虽然难以讨到饭,却可以拿钱买到。
  • 欧阳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欧阳村,但一想到那一阵,大队干部要改划他成富农成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千万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虑冯士青不担心成分问题,便对他说:“你回去吧,爷爷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
  • 不知是老天爷故意考验一下单干农民的能耐,还是农民的灾难还没有完,一连几个月,不下雨,旱得没有水下秧,只得改种旱粮。整地平土,种下黄豆、绿豆、芝麻、花生之类,更多是山芋。
  • 大抓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之风,席卷全国。上至国家主席,省、县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队,都成了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农村贫下中农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约离冯影勤二十来米时,突然一声巨响,冯影勤被炸得粉碎,飞向天空,四散飘落下来。造反派们吓得爬在地上,不敢抬头。泥土落定,如乌龟般的人头,纷纷翘起了起来
  •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
  • 冯影勤在茶壶山上又打开收音机:“这里是英国BBC广播电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号人物,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坠机身亡,死在温都尔汗。”冯影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