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青海地震奇才:地震局是动乱之源

人气 65
标签:

【大纪元4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地震发生后的救灾固然重要,城市毁坏了还可以重建,但无数鲜活生命的瞬间消失却是任何救灾方法也无法挽回的。能够最大程度地减轻地震灾害、拯救人民生命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预测预报、预先防备。”此次准确预测青海玉树地震的预测专家孙延好如是告诉大纪元记者。

现年46岁的孙延好是一位资深经济师、深圳市龙锂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龙锂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会员。他在4月6日预测:7日至10日之内,青海玉树将发生6.1级地震,并上报当局,但却未被理睬。

多次成功预测地震、被誉为地震预测奇才的孙延好说,自己是运用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尤其是易经进行地震预测。对玉树地震深感痛心的他指出,灾难中的伤亡,地震当局难脱责任。地震局的胡乱“辟谣”、渎职失职、自汶川地震次日抛出的“地震不可预测”谬论,到这次玉树地震前的“近期无破坏性地震”说,成为社会动乱之源。

孙延好说,2010年2月27日智利8.8级强震之后,环太平洋板块已然激活,近五年时间内,国内发生3次8.0级以上强震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完善地震预测预报的监督机制和问责机制越来越迫在眉睫。谣言止于信息公开和透明,越是封闭,危机越大。


深圳市龙锂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龙锂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会员孙延好。(孙延好本人提供)

预测青海地震 当局未予理睬

对于4月14日发生的青海玉树地震,孙延好今年4月6日将预测意见(7日至10日之内,青海玉树将发生6.1级地震)上报中国地震局和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事后证明,他这次预测的时间和地点都是准确的,震级相差1.0级。

他说:“后来收到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的回执。但是给地震局发的挂号信毫无回音,事后打电话过去,对方却否认收到信件。但是邮寄查证显示,地震局已经签收。”

“每次预测到地震后,我都会上报国家地震局、地方地震局、省市级政府领导等,但从未收到任何回音。我还给中央常委们、国务院办公室,救灾办等都写了信,但都石沉大海。而且现在国内大搞网络封锁,地震预测都成了敏感词,有关地震预测的帖子一律删除。”

地震局:我们不管预测

2008年8月,孙延好曾将预测意见上报省市政府部门,其中深圳地震局一个副局长称:“我们不接受个人预报”,“地震预测害国害民,你们报上来我们也不理”,“我们地震局不管预报,地震局就是‘抬死人’的”。

他说:“这反映了中国现行体制的问题。在地震局系统里,不搞预测的、预测不出来的所谓“专家”大肆聒噪,而真正搞地震预报的被排挤,反而灰溜溜的。我知道地震局内有位工程师预测到了地震,领导对他说:你不要搞地震预报,搞地震预报不是给我找麻烦吗?他的设备20年都没维修,他打报告上去要求维修,根本没人理他。整个地震局系统都是这样的。”

“地震局就是垄断话语权,自己报不出来还不让别人报。地震局局长陈建民扬言称:我可以随时到温家宝家里串门,我们以前是校友之类的。言外之意就是自己有保护伞,犯罪也不怕。地震局系统的人都知道这个。”


孙延好在2008年12月6日的北京天灾委会议上。(孙延好本人提供)

汶川地震后开始钻研 预测成果丰硕

孙延好原本是一位资深经济师、企业家,他自2008年5月历经汶川大地震的惨痛之后开始钻研地震预测工作。因准确预测当年8月21日的云南盈江地震而开始崭露头角,之后又多次准确预测国内外的地震,受到老专家们的关注和支持,被誉为地震预测奇才,2008年成为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会员。

他说:“当时看到汶川地震的悲剧,觉得太惨了。我强烈地感到,汶川地震后,大自然留给我们的宝贵的平静时间已经不多了。”

“另外,当时地震局说地震不能预测,我觉得很愤慨,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借口。你不会算,不能说别人也不会算,不等于大家都不会算。任何事物都是有规律的,只不过你没有找到规律而已。自己没找到规律,就说没有规律,这是不符合科学精神的。当时我就想投入这个领域。另外,智慧的中国人早就以海城地震成功预报的事实宣告了‘地震不可预报’论的破产,而后唐山地震时的青龙县奇迹再次验证了只要分析和决策得当,大地震是完全可以预先防备的,还有多位专家都预测到了汶川地震等,这都是铁的事实。万事万物都有其内在的规律性,只要肯钻研,就一定会发现其中的规律。”

“自然界的一切现象,从物体的运动,到天体的演变,都有其自身的规律可循。对于很多的自然现象,不是没有规律,而是人们还没有发现规律、掌握规律。对于大自然,人类应该抱以敬畏的态度,对于大自然未知的事物,人类应该抱以虚心的态度,加以研究,而不是动辄就冠以‘伪科学’加以诬蔑。”

从2008年6月~2010年4月,孙延好向中国地球物理学会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和中国地震局累计上报地震预测共91次,准确或比较准确地预测地震共86次,所有6级以上地震都预测出来了。其中包括国外七级以上地震8次,包括2008年7月5日鄂霍次克海7.6级,2008年11月24日鄂霍茨克海南端7.5级,2009年1月4日巴布亚新几内亚7.7级,2009年7月14日新西兰南岛远海7.8级,2009年9月30日太平洋中部海域萨摩亚岛8.0级,2009年8月9日日本本州东南7.2级,2009年8月3日加利福尼亚湾7.1级,2009年11月24日汤加7.0级,2010年3月6日苏门答腊西南7.1级,2010年4月7日苏门答腊北部7.8级。预测国内六级以上的地震,包括2008年7月27日新疆乌恰和西藏当雄的6.8级,2009年7月9日云南姚安的6.0级,2009年8月28日青海省海西蒙藏自治州的6.4级。

一般地震预测是时间、地点、震级三要素,而孙延好现在可以预测时间、地点、震级、震深四要素。一般专家认为地震预测精确到50公里已属罕见,而孙延好可以定位到18公里以内,时间也准确到以分钟计算。其中2008-8-21云南盈江地震的时间误差是21分钟,2009-5-30西藏昂仁地震的距离误差是8.6公里。


玉树灾民。(网友拍摄)

预测地震的主要理论基础是易经

孙延好表示,自己在地震预测上有所收获,源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长期钻研。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没有系统继承下来。中国真正的高人在民间。

他说,自己是运用中国传统的文化和哲学的原理,用独创的“大易术数地震预测法”预测地震发生的时间、地点、震级和震深这“四要素”及近百个预测样本。自己预测的主要理论基础是《易经》,同时借鉴西方的人文思想之精华;现代系统论、突变论、工程控制论之要点;离散数学、模糊数学之方法;地球、地质、地震之原理等。

孙延好认为,中国古人早就有预测天灾之法。《易经》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通万物;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探宇宙之必变、所变、不变之理,阐人生知变、应变、适变之法。不同的卦首,不同的排列组合方法,产生不同的大易预测系统。西汉《易家侯阴阳灾变书》,《焦氏易林》,《京房纳甲》就是专门预测天灾异变之书。《汉书》载有《灾异孟氏京房》六十六篇,集灾异卦气卦侯之大成。京房之《火珠林》里就有地震预测之法。《周易古五子书》、《周易逆刺占灾异》都是专门讲水灾、旱灾等天灾预测之专著。北宋《梅花易数》说明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的规律。《邵子神数》属高层次多学科综合性术数预测专著。其中尤以《铁板神数》最为高深和神秘,千年来在民间密传。

他说,预测的基本方法是:首先将地震信息的天文模型转换为物理模型,再将物理模型转换为数学模型,再将数学模型转换为术数模型。采用离散数学、模糊数学和协同学的方法求得精确定位,以《梅花易数》、《邵子神数》和《铁板神数》为运算原则,这就是首先“以时间为轴线,以震级为分类线,以地点为计算依据”,对某一地点,或某一时间,或某一震级,对将要发生的其他要素进行推理,这样就是对未来事物的一种主动预期,而不是传统的被动监测和被动跟踪。

“伴随着大的地震,其地磁及场能,往往会发生成百上千倍的剧烈变化,如此强大的能量,在震前必然存在显着的一系列异常如地磁、地电、地光、地声、重力、地形变、地应力、地下水动态、水化学、地热、地气、及气象异常、红外异常、动物异常……这一系列显着异常的变化,实际上就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的信号。只要我们承认这些信号、研究这些信号,就必然能从中找到相关规律性,从而做到提前预测地震,并及时发布地震预警。这才符合系统论的理论和原理,这也是地震能够预测的理论依据。”

“预测的目标是:不用到目的地去测试,随时随地就能进行预测,监测的范围相对较广。预测的时间是给出发震的时间‘点’,而不是常规的时间段;预测的地点国内争取精确到20~50公里之内、国外争取精确到200公里之内;震级争取精确到0.3级之内。震源深度精确到2公里之内。”


玉树灾民。(网友拍摄)

越“辟谣”人心越不稳 地震局是动乱之源

汶川地震前三天,四川省地震局在四川省政府网上公开“辟谣”,“成功平息了阿坝州的大地震谣言”,三天后强震发生;今年1月24日山西省运城市河津5.0级地震,也是前三天,山西地震局在官网上公开“辟谣”。

今年3月,中国地震局专家称:“我国大陆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随之不久就发生青海玉树地震,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

孙延好质问地震局:“地震既然不可预测,又何能‘辟谣’?自相矛盾。既然中国地震局说‘地震不可预测’,为什么又说‘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依据何在?这不是自扇耳光吗?”“暂时不会?这个暂时是指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亦或10年、20年、50年?”

“这个破坏性是指几级地震?五级、六级还是九级、十级?查中国地震局之官方网站,破坏性地震的定义是里氏4.8级以上的地震称之为‘破坏性地震’,如果发生了‘破坏性地震’怎么办?甚至是“伤亡惨重的破坏性地震”,谁为此承担责任?如何处置?”


新浪网转载京华时报2010年3月9日报道,中国地震局专家说:中国境内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截图)

孙延好指出,地震局的胡乱辟谣、玩忽职守、渎职失职,是社会动乱之源。自汶川大地震次日,中国地震局抛出的“地震不可预测”谬论是真正的社会动乱之源。今年正月山西“等地震”事件就是典型的例证。2月21日,山西晋中、吕梁、太原等地几十个县市、上千个村落、近千万人家灯火通明,寒风中人们半夜不睡觉挤上街道,焦虑地“等着七级左右大地震的发生”。政府和地震局的公信力一落千丈,几乎整个山西在一种恐慌气氛之中,一有导火索,极容易引发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并有迅速蔓延到全国的可能性。

“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地震不可预测’论只会使政府公信力下降、话语权丧失。”“越辟谣,人们越害怕,越对政府没信心。地震局虽然垄断话语权,但是人们不相信了。地震局本应是维护社会安定,现在成了造成不稳定的因素。”

孙延好表示,现在老百姓有个说法:大地震前兆包括井水异常、大牲畜异常、“专家”“辟谣”。有网友指出,第二条和第三条重复了,把专家和大牲畜合并,极具讽刺性。

当局对灾难伤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延好表示,对于地震灾难中的伤亡,地震局及相关机构都应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说,由于职能机构的失职,造成了汶川大地震在没有任何预警和注意的情况下的突然发生,并导致随后的中国地震局的隐瞒震级、推卸责任,并做出荒唐的“地震不可预测”的谬论以做挡门砖。科学岂能如此儿戏?生命岂能如此漠视?汶川地震后,地震局局长陈建民等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迫害地震局系统内从事地震预测的科学工作者,变本加厉地压制、打击、迫害从事地震预测的民间人士,还顽固坚持“地震不可预测”之谬论。

“中国地震局不把工作重心放在预测预报地震上,却践踏真理,推卸责任,儿戏科学,漠视生命,排挤打压老一辈的、真正的地震预测科学家,排挤打压系统科学工作者、民间地震预测爱好者,在中国地震局内部实行独裁专制。如何对得起罹难的同胞?如此下去,唐山、汶川、玉树的悲剧只会一再重演。强烈呼吁:追究地震局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和法律责任,以抚冤魂。”

“地震发生后的救灾固然重要,城市毁坏了还可以重建,但无数鲜活生命的瞬间消失却是任何救灾方法也无法挽回的。能够最大程度地减轻地震灾害、拯救人民生命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预测预报、预先防备。”

孙延好表示,虽然地震前,老百姓也可以观察到一些现象,但都是零星的、不全面的、局部的、不可靠的,也是不能起到系统防震避灾作用的。要想大规模降低灾难造成的伤亡程度,就要有人张罗、组织,整体规划才有实效。政府机构的职责就是应该组织专人汇总信息、完全仪器设备,把异常信号过滤,分辨哪些是地震的异常信号,哪些是大旱的异常信号,等等。

“虽然每位预测专家不一定几个要素都能绝对预测得100%的精确,但是把大家的信息汇总起来,总能定点定时观察,得到相对精确的信息。”


孩童悼念青海玉树死难者、为灾民祈祷。(Getty Image)

需要建立专门机构完善地震预测预报机制

孙延好表示,根据中国大陆7.5级以上强震90年/180年的周期性时间序列和地震穴位理论,近五年时间内,国内发生3次8.0级以上强震的可能性越来越大。2010年2月27日智利8.8级强震之后,环太平洋板块已然激活,中国大陆面临八级强震的危险性更是越来越大。

他说,建议国务院建立一个专门机构,协调中国地震局,减灾委,地球物理学会等各个部门和单位之间的平衡,以废除地震局的垄断地位,并负责整个地震预测的备案、汇总、协商、上报、反馈、公布等事项。完善地震预测预报的监督机制和问责机制。

“建立专家和民间地震预测爱好者的交流和互动平台,鼓励和加强民间人士加入到群策群防的机制中来,并允许他们通过一定的通畅渠道,及时上报预测信息,应该允许民间地震预测爱好者在网上,通过论坛、博客和QQ群等方式,发表每个人的预测观点,这样做,一则可以据此判断每个人的预测水平,便于大家交流和学习,提高大家的整体预测水平,破除垄断,信息共享;二则可以在一定成度上起到预警的作用,三是它不会引起社会混乱,因为如果允许公开发布,每天有很多人都在网上发布,要相信人民群众的判断能力,如果是严格封闭,反而是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孙延好还表示,“关于地震信息的发布,要将异常信息和震级发布区别开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谓异常信息,就是各地发现的地质地震异常现象,应该及时的公开,让民众有应得的知情权,实践证明,对此类信息,越是封闭,危机越大,谣言止于信息公开和透明。日本是个地震频发的国家,但他们经常将地震信息公开,民众反而有安全感,对政府有信任感,反而没有造成社会的不安定。”

“地震预测,它不是一个部门、一个单位、一个学科、或一个人的事,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多学科、多部门、多渠道、多方面的、及时的交流、沟通和合作。如果不同的单位、个人、渠道、学科,在互相不通气的前提下,各自独立的将地震指向了同一时间段、同一地点、同一级别的震级,那么这个地方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就大大的增强了,在这个前提下,可以考虑发布地震预警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喇嘛救灾人比解放军多 自派灾款550万元
廖祖笙:“深切哀悼”党国亡党亡国
幽默:玉树地震宣传,《新闻联播》闹笑话
玉树藏獒闻名 救援队员顺手牵“獒”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2021凶险?蓬佩奥打中共七寸
【秦鹏直播】习近平一句话让富人不寒而栗
【新闻大家谈】两暗桩 美国会警长曝悲剧内幕
【有冇搞错】中共军人现身缅甸?不可能
【时事纵横】拜登无实权?习赞打土豪
【财商天下】东北人口危机 全国爆发前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