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4)

沈畔东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冯士民在上官船长的帮助下,顺利地到达台湾基隆市,在基隆市安全处,他们向安全处人员诉说了来台原因,并要求继续念书。安全人员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送往台北大学读研究生。在台北大学完成学业。
其间,欧阳春岚生了个儿子。为了报考美国哈佛大学,他们把儿子托人收养。

在哈佛大学读了几年,冯士民取得了海洋学博士学位,欧阳春岚取得硕士学位。他们夫妇进入美国一家海洋研究所工作。

冯士民夫妇有了安定工作,有了丰厚薪水,把在台湾六岁的儿子接到身边,夫妻俩相亲相爱,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但是他们没有忘记远在中国的爷爷,为他们所付出的心血,以及亲友们的苦难生活。他们亲眼见到镇压反革命、反右、大跃进……,现在又在搞什么文化大革命。共产党接连不断给中国人民制造灾难。可是人民为什么没有反抗,反而疯狂地拥护他们的所作所为。而美国历届政府从来没有给人民制造过灾难,政府高层人物,稍有差错,就被赶下台,严重者坐牢。人民很少有赞扬政府的声音,批评的声音几乎天天有。中国人民穷困潦倒,却又互相欺诈。美国人民丰衣足食,却互相帮助,中国和美国同在一个地球上,又同在一条经纬度上,为什么会有天壤之别,这究竟为什么?

这天是星期日,他们夫妇带着儿子到街上游玩,只见成群结队的人走进教堂。这里的教堂很多,他们感到好奇,随着人流走进教堂。只见满教堂的信徒们,向神祷告,一片挚诚之心,布满每个不同肤色的脸上,他们不断忏悔。冯士民叫妻儿都坐下来,听牧师讲什么。冯士民心想,看来这就是美国人所敬仰的神。

中国共产党不仅不准中国人敬仰心目中的神,要把人敬仰成神,谁在高位,谁就是神。他说的话一句顶一万句,他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于是全国掀起大批斗,子与父斗,妻与夫斗,如公鸡斗架一般,斗得个个焦头烂额。人们之间,毫无同情心可言,毫无负罪之感。久而久之,人们心目中只有无神论,还把魔鬼当成神来崇拜。这个国家的人民能不遭难吗?

由于美国人大部分相信神是存在的,他们就不会用“阶级斗争”的残酷手段去杀害他人,来夺取政权,而是用民主选举的方法,选举他们的公仆,广大人民才是主人,既然身为仆人,哪有不受监督呢,所以美国历届总统都能够以公仆之身心来处理国家大事。总统由于受广大民众和媒体的监督,并且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相互独立、互相制衡,总统不敢,也不能做出损害人民的事来。中国共产党正好相反。
毛泽东死了以后,华国锋接任,接谁的任,接魔鬼的任,他当然执行的还是魔鬼政策。冯士民回家看望爷爷的心愿不能实现,只得等待。一九七八年,时局发生了变化,华国锋下台,邓小平上台。四类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关系的人,不再是受监视对象,而成了受欢迎的人。一九八二年,冯士民认为时机已成熟,这才放心回家来看望爷爷。

听了冯士民的叙述,伯父母以及兄弟们,无不感叹不已,无不向往美国,尤其是兄弟侄儿们,都深切希望盼到赴美这一天。冯士民对大家说:“你们不要着急,等有了机会,我一定完成爷爷的遗愿,让爷爷安息于九泉之下。”说着拿出五万元,给伯父照阳,以备使用。(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欧阳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欧阳村,但一想到那一阵,大队干部要改划他成富农成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千万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虑冯士青不担心成分问题,便对他说:“你回去吧,爷爷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
  • 不知是老天爷故意考验一下单干农民的能耐,还是农民的灾难还没有完,一连几个月,不下雨,旱得没有水下秧,只得改种旱粮。整地平土,种下黄豆、绿豆、芝麻、花生之类,更多是山芋。
  • 大抓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之风,席卷全国。上至国家主席,省、县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队,都成了修正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农村贫下中农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约离冯影勤二十来米时,突然一声巨响,冯影勤被炸得粉碎,飞向天空,四散飘落下来。造反派们吓得爬在地上,不敢抬头。泥土落定,如乌龟般的人头,纷纷翘起了起来
  •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
  • 冯影勤在茶壶山上又打开收音机:“这里是英国BBC广播电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号人物,毛泽东的接班人,林彪,坠机身亡,死在温都尔汗。”冯影勤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
  • 被魔鬼缠昏了头的人民,哪能一时醒悟过来。毛泽东死后,一时间全国各地,哭声恸天,如同没有毛泽东天就要塌下来,大祸就要临头一般,可见毛泽东“造神”的力量。
  • 他一时功劳显着,共产党正准备培养他先入党后提干时,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里饿死了五个人,全村饿死七十四个人,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等等共产党的累累罪刑。
  • 妇人看了看田思元惊道“哎呀!恩人,你们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啊!快请到我家坐。”
    田思元随妇人进了她家。还是那个房子,却整齐、干净,有生气多了。
  • 树碑的机会终于来了,毛泽东死后,不久他的接班人华国锋下台,共产党开始清算文化大革命,为四类分子摘掉帽子,一时间中国没有了反革命。树碑不会定为“反革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