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百姓话坛】

现代祥林嫂揭中共部队腐败黑幕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6日讯】
Flv下载观看 WMV下载观看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话坛节目,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篇四川南部县军人家属罗玉瑛的控诉信,说她的儿子在服兵役期间,遭到无理关押毒打,不到两年时间,一个身体健康的儿子就被打成残废,精神方面也出了问题。去年我们曾经报导过《女兵陈啸离奇死亡》,那么陈啸的爸爸陈大山在调查女儿死因的过程中,也发现吉林长春208医院里住着百余名年轻士兵,全都患有精神病。

那么导致精神病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好的,今天我们节目的嘉宾也是一位年轻的军人的母亲,她的儿子在入伍后不久,也变成了精神病人。

梁凤芝:我是黑龙江省哈尔滨道外区荣华街 46号人,那个我是一名军人母亲,我反映沈阳空军93033部队捆打我儿子事实,我儿子当兵入伍到沈阳空军93033部队.2001年12月27日,经过体检政审,成为沈阳空军一名合格的战士。当年是十八七岁当的兵,我儿子是通过国家就是那个征兵,国家不是征兵吗,当的兵。孩子到部队的第五天,训练队长有个叫韩鹏江训练,就是93033部队训练队长韩鹏江给我来个电话,说我家孩子想家,我当时和那个韩鹏江说,我说你看我是单亲家庭啊,孩子从小就跟我在一起,我说孩子也没出过远门,这想家是必然性的,我说你帮我照顾一下,他后来说,那你这样吧,你到部队来一趟。我在2002年1月1日晚上8点钟到的部队,当时是韩鹏江和指导员,叫高指导员,叫啥名我还不太知道,他俩接见我的,当时都晚上。我们唠了老半天,完了指导员就把他那个宿舍那个床让给我了,说那个张晓明他妈,你就住这儿吧,他们就走了。这就九点多钟吧,韩鹏江就到我宿舍来了,就跟我谈,谈他爱人是一个教师,说领个孩子,八个多月,爱人想调到沈阳工作,就是韩鹏江队长一直在沈阳,领着战士训练,说两人分居,想调来得花四万多,当时我也没问啥意思,我就当时兜里带了一千多块钱,我就给了他一千块钱,他也收了。然后第二天是2002年的1月2号,新兵到部队不都体检吗,正好我儿子赶上全团体检,我儿子体检一切都正常,我当时还请了韩鹏江队长,指导员,周参谋吃的饭,大家都谈的挺好,我到下午上就是军营门外,就是无意当中,食杂店买东西,跟老板就说了,就把韩队长问我要钱的事就无意当中,我就说了这事儿了,完了这个食杂店的老板跟我说,说我和韩鹏江是铁哥们儿,说的那个你给的一千块钱,那个不算多,咋的也得给两千,我说我也没带那么多,到晚上吧也就八点多钟吧,韩鹏江就到我宿舍,就把那一千块钱给我退回来了,当时我就以为嫌钱少,完了我就第二天就回家了,回哈尔滨取钱去了。

主持人:为了儿子,梁凤芝原本打算多送点钱,满足队长的要求,但是事情并非想像的那么简单,正因为不经意中把事说了出去,带来了她不可想像的后果。

梁凤芝:2002年的1月4号晚上,大概九点多钟,他把我儿子张晓明叫到他的宿舍里,搁大绳子把我儿子绑起来,就打我儿子,殴打我儿子,把我儿子就薅我儿子头发往墙上撞,当时说我儿子什么学过法轮功,我儿子说我没修过法轮功,那你写个申请离开部队,我儿子不写啊,就搁那灯泡啊,可亮的大灯泡,烤我儿子,打的我儿子实在受不了,我儿子就当天晚上被逼,被逼着,韩鹏江念,我儿子写了一个申请,离开部队的申请。到第二天,就是2002年的1月5号,头天晚上把我儿子给打的,就是我儿子训练都起不来床了,第二天他把我儿子从吊铺,光的就给扔地下了,完了又整到楼上,一个四楼的仓库里,又把我儿子绑到仓库里,用那个鼓棒往我儿子身上狠狠的打。这不我回哈尔滨取钱回来,正好堵见了,我撞个正着,我把那个打鼓棍,鼓棒我抢过来了,当时我问那个韩队长,我说你为什么打我儿子,他说不出理由,后来我就,我一直在那个仓库,我把孩子那个绳子,后来指导员说的,把绳子给人撒开,绑人孩子干啥呀,指导员也急眼了,说你绑人孩子干啥呀,给人撒开,还有那个周参谋,我们一大帮都上去了,这不堵个正着都不好意思了,他们就给我安排一个就是二楼的宿舍,我跟孩子在一起,孩子就跟我说头天晚上妈你走以后,第二天晚上他说韩鹏江无缘无故把我叫到他那个宿舍里,把我绳子给我绑上,开始打我,把我头往墙撞,他说他搁台灯烤我,他说要我写那个离开部队,我儿子说我不写他就揍我,他说我受不了了我就写了,这样事儿的。完了我就一直等团里给我个说法啊。在2002 年的1月11日,韩鹏江到我宿舍这么说的,说团里决定,说养活张晓明,你领着孩子领到哈尔滨回去看病。

当时让我写个保证书,他念我写的,保证就是省军区,省空军军务处领导同意我领张晓明回家看病,在这期间出事由我负责。我把孩子领了回到哈尔滨看病,一个月吧,住院一个月,诊断出来是精神分裂症,当时孩子是什么症状呢?就是哭,害怕。就是说“妈,快!”就是喊“韩队长,韩队长别打我,我跟你和好,别打我!”总是喊这句话,孩子就是捂着脑袋,一见军装就猫门后头,他们那个团长也看见了,猫在门后头,完了后来我姐那孩子就问团长,说你看你们把孩子打的,孩子一见你们着装吓的跑到门后去,说你们也不能这么虐待一个士兵啊,9天把孩子打这样!

梁凤芝:这是什么地方?能明白吗?
张晓明:大连医院。
梁凤芝:你现在还有啥感觉?
张晓明:害怕!
梁凤芝:为啥害怕?
张晓明:韩队长打我,把我头往墙上撞
梁凤芝:他还拿啥整你啦?
张晓明:那天晚上打我
梁凤芝:打你。他要你干什么?
张晓明:他让我说我练过法轮功
梁凤芝:说你练过法轮功。

主持人:母亲自然是心疼儿子,梁凤芝带着还不满18岁的张晓明四处求医。为了支付医药费,能借的都借了,能卖的都卖了,还是不够,万般无奈,只有去找打残儿子的部队讨个说法。

梁凤芝:后来我们不就给他送到那个第一专科医院住院嘛,住了一个月,一个月稍微见点好,后来我就把他转到哈尔滨中医学院针灸吃中药,逐渐逐渐见好。后来我又给他转到一家自己开的一个诊所,专门治精神病的,我在那里治了将近不到一年,后来我一看我把房子也卖了,没有钱哪,把房子卖了,完了我又从亲戚朋友那儿抬钱,花了好几万,我带着孩子就是找部队去了,部队当时那是2002年的年末吧,快年末了就是10月份11月份之间吧,说送215医院,到了215医院我和他部队领导去的,215医院我当时问那主任,我说像他这情况能不能治愈,他说治不了,他说我治不了这样的情况,我说那治不了我们不在这里住了,接着还回到哈尔滨吃中药针灸呗,他逐渐逐渐变好,部队一听说在那嘎嗒治不好呢,就撒手没人管了,回家吧,回家完了看完再来,后来领着孩子回家看病,越治是越不行这孩子,后来这孩子就开始打人呀,一犯病提拎个斧子,再不就揍我,薅头发,往死里打我,他不认识我上一阵。

后来在2003年2月,就吃元宵吧2月份,吃元宵那天,我带着孩子就找到沈阳空军93033部队,找到团长去了,完了找到政委我们在一起协商,我说你看孩子打得这样式的,你们也得出头啊,把药票子先给我报一部分,我好接着再领着孩子看病呀,他们这功夫就把我单独叫到一个办公室,跟我谈的话,叫办公室这功夫他们就把孩子给我送到215医院,也没跟我商量。就偷着给孩子送215医院治病去了,我说你要是把孩子给我整厉害怎么办?政委说那个215医院,说那院长都是我同学,你放心,我让打啥药就打啥药,我让下啥药就下啥药,我还挺相信他了,隔不两天我说我得看看孩子,见我儿子张晓明在215医院正躺着呢,人世不懂,连个亲妈都不认识,当时我站着就哭了,后来那个领兵的领导站那也掉眼泪了,出来下楼说咋把孩子打成这样式的呢?我说我真不明白,韩鹏江为啥就说你报复我不能报复我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我说怎么办呢?把孩子打这样,越治越厉害跟傻子一样,后来正好非典期间嘛,这孩子就不让我看,非典期间过以后去看去了,张晓明在哪215医院在躺着呢,那衬裤都两个多月了连衬裤都没人给换哪,都成干巴了,我给孩子洗洗衬裤,孩子人世都不懂呀,后来找到215医院我说孩子越治越傻,我说你们赶紧给他放了吧,放了我回到哈尔滨我搁中药接着给他针灸吃药吧,说这是部队给我们送来的我跟你不能交涉。后来我又找到93033部队的那个团长,不认账了,说我家孩子在家就有(病)。哈尔滨第一专科医院做假病历跟他们,完了后来我又开始告医院,我说我孩子参军是被部队打以后回哈尔滨看的病,我有体检表,后来哈尔滨第一专科也害怕了。在2003年5月12号,把这个病例推翻了。 就把原先的假病历推翻了。

主持人:军区 215医院三天就把儿子治成了傻子,部队领导还不认账,梁凤芝觉得很愤怒,表示要上告。为了阻止把事情闹大,该部队政委竟然派人把梁凤芝关押了起来。

梁凤芝:在2003年8月29日,我在沈阳空军部队的旁边的一个旅店住着呢,突然间他们就是政委下令派很多战士还有连长,把我抓到团部里去了,非法关押我两个多月,就我们在期间跟他们协商,不是给锁到团部里头,那个团部让战士看着我,都有十多个战士拽着我胳膊,上厕所就是他们战士的厕所,看着一步都不让你离开,上完厕所接着给我关到那个屋里,那个战士的屋里是个大仓库,破桌子破椅子就把那个屋里搁门,让战士搁破桌子破椅子一摞起来,给我顶上了,就那样式的。到中午呢,给我送点水送点饭吃,将近两个多月才给我放出来,政委就告诉,下令,就是孩子务必送回家,必须得收,不收也得收,政委还给我说,说打你这孩子打的轻,我还没给你这孩子戴手铐呢,这个录音我都有,我都给他们录上了,就因为这个录音给了孩子一点钱看病,至今这药票还没有给我报销到现在。

主持人:梁凤芝心里清楚,在强权面前时无理可讲的,她留了个心眼,把和政委交涉时的谈话录了下来。政委见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只好支付了她二十二万五千元,草草了事。

梁凤芝:后来他们强迫一个协议,就是公正了一个协议,违法的一个协议,在协议上就是说,给孩子一笔钱看病,药票子至今和我卖房子至今花的这些钱一直也没给我报销,胁迫我公证协议书,必须让我签字,我当时要是不签字呢,就是不给孩子看病,我没有办法不得不签字。

后来好几个领导就说,你把孩子领家去吧,给你一笔钱,我说我不要。我如果要是当时不签这个公证,就不给孩子这笔钱看病,把孩子强制性送回家里,还把我非法关押,我真没有办法,为了抢救孩子,先抢救孩子,别的没有办法,接了这笔钱,先给孩子看病。回家四个月,你说这个孩子人事不懂,送来就是连亲妈都不认识。我把孩子带到义庄,就是义村,我弟在义村还有我哥在义村作买卖,我寻思疯疯癫癫这孩子,搁斧子,犯病搁斧子砍人呢,你说像这样谁能护理这样个病人呢。后来我就到义村,就是吃中药调理,喝西药就慢慢调理。有一天就是说,他跑到山上了,就是找不着,犯病跑到山上了,我后来15天我连登报纸,还有电视广播,就是寻找这个孩子,一直没找着。等在2004年5月14号,找到尸体了,是别人看到尸体,人上山采蘑菇的一个人给我打的电话,按那个寻人启事给我打电话,说我碰到这么一个孩子,你到那儿去看看是不是。打远远的我就看着一条腿,就看到我家孩子还蜷着一条腿呢。看着孩子当时还,孩子死时候都干巴了。

部队在退伍之间,办了个假退伍手续,根本就没有退伍。士兵档案都在我手里呢,怎么骗的我呢?说把孩子张晓明的病历给我,实际上病历里边夹着张晓明的士兵档案。我不知道,等孩子死以后,我把那个病历打开以后,发现还有孩子士兵档案。整个都在里头,当时部队可能忙忙乎乎的,也是蒙头转向,知道吧,赶紧就是把孩子推家就不管了。

主持人:离婚多年的梁凤芝与儿子相依为命,只因自己不小心吐露了军队干部索要钱财的事,儿子就被虐待成了精神病,最后悲惨的死去,梁凤芝四处上访,但是结果却是苦上加苦。

梁凤芝:孩子就这样死了,我一直,死那天我到了空军,检察院,沈阳空军司令部检察院立案,当时院长接见我的,接见我把他们给我个东西,就叫我在里头签字,我就在底下写以上不符,我写了,我说”不符我上北京告去”。我签了那么一个字。完了我就走了。一直到北京,到总政。2004年6月份我到了总政上访,后来上访多次我找了沈阳空军和北京空军检察院。不予立案,就是说我这个案子牵扯人太多。后来我没有办法,我一直在总政上访。我来了六年,连个书面一张纸答复都没有。哪怕对错你给我书面答复,对不对。在2005年,我们哈尔滨政府李双滨下令,让道外分局非法关押我,刑拘我10天,给我送哈尔滨监狱里头去了,给我戴了手铐子。我到监狱里头3天,检察院去了,当时我就哭了,我问我为祖国献役,把孩子给我打残了,孩子死了。你们还给我戴手铐子,我说那我献役,我献错了吗,我说我犯什么法,你们给我戴手铐子。后来他们就问我,说梁凤芝,如果我们打比方说把你放了,你还上北京吗,我说你放了我,我说我非得上北京,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为什么刑拘我,我在总政那个表上我这么写的,如果在10天内不给我解决此案,我见了胡锦涛的车号我拦车去,你们逼得我没有办法。他们就以这个把我刑拘我10天。后来他们给我放了,没有啥证据,我不犯罪啊,就给我放了。放了以后,我越发生气,我又到北京总政又开始上访。他们多次那个,军委,就是那个总政信访局下令,告诉羊坊店(派出所)把我抓起来了,我们当时抓了5,6个军人家属。把我送到海淀分局拘了我5天。

主持人:当局为了掩盖罪状,多次关押梁凤芝,即使患了重病也依然继续关押,毫无人性可言。

梁凤芝:在2009年,哈尔滨政府道外分局非法关押我,教养我,当时我肚子里长瘤,很大很大,都7点几了,后来强制我在拘留所待了3个月,他们都已经押我3个月都已经超期了,不允许押3个月的,因为我那个病的那厉害,应该保外,他们给我送到劳教所,劳教所当时那个医院的院长就问,说她病的这样成度,肚子里那瘤压迫的压的我腿都不会走道,说这样式的出了事谁负责呀,就这样的病人我们不能收,就把我打发回来了,回来到拘留所又开始给我看起来了。哈尔滨公安厅有个公安医院做鉴定,医院开始还没给我看呢,就说你那瘤是纤肌瘤,怎么怎么的,又不能死,又把我送拘留所,押回去了,押我有半个月,他们又给我做个法(医)鉴(定),我这瘤最后诊断就说纤肌瘤,要求住院手术治疗,实际这个诊断就应该是保外,谁也不敢签这个字,谁也不敢给我保,后来强制给我送到那个劳教所。

孩子一直在太平间,都6年了,冷冻6年了,没人管。我现在欠了十多万了,我多次反映空军这事,没有管没有问的,不是非法关押我,就是教养我,我现在一直在总政信访,走上访的程序也没人管,现在,我现在走投无路了……

主持人:梁凤芝说“人说‘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可我是全家遭殃。这就是我送儿当兵的下场。” 好的观众朋友们,今天节目到此结束,谢谢您的收看,咱们下次再见。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4-27 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