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东:中国大旱与言论自由

袁伟东

人气 5

【大纪元4月7日讯】2004年,美国国防部委托GBN公司完成一份报告预测,2010年前后中国西南地区将出现大旱,为此《中国青年报》还作了报道,但报纸同时转述国内气象专家的表述:“GBN预测的情景发生的可能几乎为零。”专家的评价给这篇报道的作用真的归于零,使这篇本应警示人们的资料变成了美国的某种企图。专家不认可,政府嘲笑,老百姓便当成一缕清风。但六年后事情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六千多万人面临缺水,农作物大面积绝产,荷塘干枯,井底无水,所有的水利工程全部作废,据预报大旱还将继续,而这一切我们却没有丝毫准备。

政府的职责是为民服务,为民服务就要防患未然,不然百姓为什么拿出辛苦钱来养活政府,百姓不就是图个安心吗。《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是正确的,但我不知当时报道的记者采访了多少专家、采访了哪些专家?有没有支持美国报告的专家?这些疑问《中国青年报》没有透漏。我想当时肯定会有支持美国报告的专家,但这样专家的声音肯定是发不出来的,因为一旦专家的领导做了结论,那报纸只能发表官方的言论,而这种言论是压倒一切的。这是中国的悲哀。

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我们是一个言论自由开放的国家,我们的媒体不是被一方把持,而是可以代表各个方面的利益,可以以自己的事实开展报道评论,可以不以长官、政府的意志为转移,那六年前美国的这份报告可能就会被炒作起来,炒作的结果就是让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事,都知道了就可以辩论,就可以研究,就可以防范。这难道不是教训吗?2004年,正是温总理新任总理第二年。记得温总理在答记者问时谈到了“忧患”,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忧患意识,那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但怎么才能“忧患”呢?让谁去“忧患”呢?这却是个问题。“忧患”在一个专制政体里并不容易,“忧患”要有制度的设计和环境的特许,因为“忧患”就是挑毛病、就是揭问题、就是指缺点、就是“不保持一致”,而这些都是被我们当前的政治体制所不容的。关键在那里呢?关键就在我们的制度,政治体制改革要解决的就是制度问题,就是要改专制制度为民主制度,就是要让这个社会有言论自由的机制和保障言论自由的法制。

言论自由有什么不好?统治者为何如此惧怕?其它国家不怕,为什么就我们怕?“说话天是塌不下来的”,如果一个国家,一个统治者连言论都不敢放开,连让老百姓说点不同意见都不敢,那我们这个国家还能有希望吗?大旱总会过去的,但我们可能还会面临其他灾难,面临其他困难,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的思想和言论环境,如果不让这个社会充满争论并阐发出思想的火花,如果宪法所赋予公民的权利不能得以行使,那我们必将遭受更大的灾难,而且这灾难还将蔓延到全世界和全人类。

2010-3-25

来源:共识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宁可饿死在外! 云南农民争相逃离无水村
西南大旱蔓延北方 全国六成水电告急
西南大旱百万人逃难 中国官员回应外逃论
从西南大旱看中国水土危机(1)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港警改例 扼杀网媒阻真相
【新闻看点】遭美重击北京狂扰台海 美军重返台?
【时事纵横】中共“脑残及惩罚”外交 美欧抵制
【拍案惊奇】华为境遇成中共心病 破译习讲话
【珍言真语】程翔:习演讲反证 灭共是全球责任
【薇羽看世间】中共无“芯”之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