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39)

沈畔东
font prin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冯影勤离开小东山,来到滁县火车站,第二天到达离别二十多年的老家八家滨。五十多岁儿子抱住七十多岁的父亲失声痛哭:“我对不起您呀!儿子不孝,让你在外受这些年苦,求你再也不要离开了。”

冯影勤含着泪笑道:“哭什么呢,你父亲能活到近八十岁,应该高兴才是,四世同堂的生活不过,我还能到哪去呢?”此时八岁的重孙女,拉住冯照阳衣袖问:“爷爷,我喊他什么?”

“啊!喊他太爷爷,给太爷爷磕头。”

重孙女忙跪下,小鸡吃食一般:“太爷爷好,太爷爷万寿无疆!”引起大家笑了起来。

从此冯影勤在家安享晚年。可是他的心总是不能平静下来,有善心有良知的人,哪能不关心劳苦大众的安危。由于交通不便,资讯不通,连共产党的广播都听不到。他一下感到如与世隔绝。于是他叫大孙子,去合肥市买来一个多波段的小型收音机。想了解国内大事,就听中央电台,从它的内容反面去思考。想了解世界大事,他就把收音机放进衣袋里,走出家门,来到茶壶山下的巢湖边上,戴上耳塞,听起民主国家电台来,这样中共就发现不到他在收“敌台”了。据说要是长期在固定地点收“敌台”,容易被共产党的特务机构电波追踪,一旦被发现,少则判二十年徒刑,也就死路一条了。他机智地辨析着国内的欺骗宣传,国外的时事评论。

刘少奇被打倒了,红卫兵对毛泽东来说,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于是毛泽东又来个“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运动。把城市没有上过一天课的中学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强行放到闭塞的农村去。八家滨的冯大郢,也被发配了十几个“知青。”这些十几岁的孩子,在城市“茶来张口,衣来伸手”惯了,一下叫他们独立生活,哪能适应。连饭都不会做,还要和土生土长,劳苦惯了的农民在一起干着牛马般的农活。冬天在刺骨的寒风中受冻,手背冻成疮;夏天在烈日下暴晒,还要受虫类叮咬,全身生了痱子。他们的痛苦,与他们当红卫兵时,四类分子被斗的苦难不相上下,他们大呼上了毛泽东老贼的当。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从天堂打到十八层地狱。(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检查团来了,为体现共产主义的优越性,他们命令各生产的食堂不得停火。没有粮食能不停火吗?战争年代为共产党积累了的经验,在检查团的带领下,干部们挨家挨户搜粮食。
  • 既然能偷到,何不拿家里来煮熟吃呢,而要吃生的呢?这都是因为有血的教训,人们才不得不这样做。你如果拿家里来煮,必然要冒烟,烟尘是盖不住的,一旦被检查团发现,不但食物全部没收,还要捆绑起来游乡示众
  • 冯影勤补了票,看了看对面那位,已不睡在原来的座位上,竟睡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查票人没有看到他,没有查他票。隔着走廊右边的一位,衣着整齐,他面对台桌上的书,一本正经地看着
  • 只见一个在此时可算是胖乎乎,约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子,手握拖把,在擦地板。他年龄虽小,衣服破烂,擦地板却很利索,显得很有力气。他明显不是服务员,为何擦地板这样卖力?”
  • 小宝不但帮炊事员干活,车上所有服务员,他只要能帮上忙的,就抢着去干,车上人都喜欢他了。尤其是那卖饭的两个阿姨,车厢里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都拾到饭车里带给他吃。
  • 现在死了人,就如死一只小鸡一样没有人过问,可死了牛非追究不可,队长不向上汇报,自己也不得了。公安局来人了,大老好也不逃跑,连忙从藏在稻草里,拿出剩下的一块生牛肝,用嘴咬住,双手伸出,让公安人员铐上。
  • 石建峰仔细分析这四句话:当代没有皇帝,哪来皇仓?皇仓是否指的就是粮站,粮站是共产党管的,共产党就是皇帝。粮食一进入粮站,社员不到三个月就要饿死。饿死的尸骨为何要放在屋里,不抬出去?
  • 他了解到这些游民大多是步行来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动就饿死了,到达这里的人都只连一口气,都涌入饭店。开始饭店还给一点稀饭喝,后来人来的多了,使饭店不能营业,饭店人员告到镇上,镇上派来民警,把他们赶到一起
  • 他们踩下一个彭德怀是小事,却要牵连亿万农民,他们还是按五八年放卫星的数字,强迫农民上缴粮食,这可是无底洞呀!农民没有粮食,还能活多久?
  • 她要他们坐到炕上,慢声对他们说:“哪里能找到人,都饿死了,就是有活着,恐怕也逃出去了。”“死掉这许多人,怎么见不到一座坟,家里又没有尸骨?”“先死的人都被后死的人吃掉了,哪里有“尸骨,吃不下去的人骨头,都被倒在东边的坑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