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上)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贾岛〈寻隐者不遇〉

之一. 清风客栈

三月的晨雾从五里坡山坳里悄悄泊进七然爷的“清风客栈”时,客栈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飘扬在晨曦里。

大清早小箭子扛了个大南瓜吆喝着从云雾中跑进客栈来,一眼瞧见昨天夜里才住进店里的老和尚正缓步下楼,心计就涌了上来,逮着窗口又飘过来一片白雾,左臂格开店里忙乱的人员,卖了劲喊着“让开!让开!”埋着头加快脚步望楼梯上奔去,暗地里瞄着了老和尚肩上挂着褡裢气定神闲的踩着楼板,就连人带瓜往老和尚撞了过去。

这一撞倒撞出了笑话,小箭子飞到老和尚胸前时,只感到一团棉花似的使不上力,霎时间,自己却已经飘向空中,可他也没忘了探进老和尚的褡裢里,抓了件东西塞进了兜里,耳里隐约听到老和尚喊着他:“小兄弟可别摔痛了,我碰着了您了。”这话听在小箭子耳里感觉真是恶心,正担心着那个十来斤的大南瓜准摔烂了时,却看到老和尚一手端着大南瓜送进他怀里,一手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过程只在一瞬间,楼下餐桌上的客人可都看傻了眼,小箭子飞向空中时,那个大南瓜也被抛向餐桌上空,满堂客人正惊呼大南瓜就要砸到头上时,随着一股云雾赶了过来,紧接着大南瓜却在头顶上被一只手掌给轻快的接走了,老和尚单手端着大南瓜,一只脚轻点桌面,又随着云雾涌上来,一个弹升就落到了小箭子身旁。

小箭子在客人惊呼声中接过老和尚手中的大南瓜,站起来时才感觉摔疼了屁股,也只能闷声歪着嘴巴向老和尚说:“感谢大师。”就扛起大南瓜一溜烟蹿上二楼,引起了楼下一阵笑声。小箭子偷偷瞧了一眼兜里的东西,原来只是一小册经书,心里不觉咒了两声。穿过楼梯转角时,看见七然爷正靠着榉木扶手吸着烟杆,就喊了声“七然爷早。”脑袋瓜反遭了七然爷狠狠的一记烟杆头:“老毛病又犯了。”

七然爷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远远的瞧着老和尚出了客栈,走进晨雾里。

之二. 奔向五里坡

五里坡一年一度长达一个月的市集就要开市了,方圆几十里九村十八镇的各色人士,这几天陆续来到了这个山谷里的小村庄,作小本生意的或行理简单的;有的就在河边或在街道村落间打起了地铺也有几十户行头笨重的商贾旅贩住进了清风客栈。

这天薄暮时分,大红太阳还挂在河边山腰上,清风客栈后院外,一只驴子拖着一车子萝卜、青菜,正在爬上一段土坡路,一群村人跟在后面七手八脚卖力推搡着,车子还是上不去,七然爷正走在月弯桥上瞧见了,摘下嘴里的旱烟杆追上两步,抬脚往木轮子一蹬,车子就攀上了斜坡,一路滚进客栈后院去了。

太阳在客栈后院铺上了一层橘黄,天井里几位汉子忙着从驴车上卸下菜物,小箭子忽然从车上菜堆里跃了下来,吓着了几位抱着锅铲的老妈子,狠狠的朝小箭子骂了一串,小箭子就逃往客栈前厅去了。

才蹿进柜台前,被掌柜老三给逮着了,“小箭子别跑开,快带这位大侠到房间里去。”小箭子瞧着眼前这位背着大刀的大侠满脸的胡子,臂里还挟着一个大包袱,过去行了礼,顺手就抓起大侠的包袱说:“让我来。”这位大胡子侠客也不看小箭子一眼,冷着脸说:“不要动我的东西。”小箭子缩回手欠了欠身说:“抱歉抱歉,大侠请往这边走。”就带头往楼上走去。

上了楼,大胡子侠客紧跟在小箭子后头,穿过西侧回廊后就一路走到了尽头,小箭子站在一间房前向大胡子侠客说:“大侠,就这间。”

一个不留意,太阳已从山腰落了下去,这清风客栈前后三进院落都点上了灯。暮霭中,卸了货物的驴车影子摇晃在村落屋舍间,夜空中闪烁着点点灯火。小箭子望了一眼客栈远处的房舍后,又在二楼逡巡了一圈,就蹬足从回廊跃下,落在了天井后,一路奔向后院西侧的大厨房,穿过第二院落天井旁的大槐树时,一个伙计端着茶盆从客房里跑了出来,冲着小箭子说:“大伙都在厨房里了。”

小箭子知道今晚七然爷有事情要说话,就踮了脚飞上右厢屋顶,落脚时感觉身后有个东西跟着他,转身却看不见踪影,也就不放在心上,继续踩着屋脊在夜风里奔向后院。

待小箭子打开窗户蹿进厨房,屋里已经挤满了一堆人,炉灶上大锅子里正腾腾的冒着烟,熟透的黄豆芳香随着冒起的白烟溢满整个厨房,一个老婆子正弯着腰挑动着灶口里的柴火。小箭子一看,这边几个壮丁靠着一排鼓涨的麻袋,已经睡着了。

七然爷握着烟杆站在一堆干柴上面,吐了一口烟,说:“最近江川一带九村十八镇,传闻几十年前江东画杰赵富客的《追泉寻仙图》再现江湖,说是画里藏着密笈神功,引起各路英雄抢夺这幅画,听说这幅画已经到了五里坡来了。大家都瞧清楚了,最近五里坡涌进了许多江湖人士,看来是来势汹汹。各位,我们不涉武林中事,但是我们几十年来在五里坡建立起来的基业得来不易,这里的一砖一瓦不容许被破坏,大家就多提点心吧。”七然爷拨了拨烟卷,望向小箭子:“这幅画完成时我倒见过,还真看不出里面有什么密笈神功的,当时被画坛炒作了一阵,收藏家争相抢夺,后来又回到赵富客手里。小箭子,你就特别注意着,那赵富客的后代子孙,由一老仆带着已经住进了我们客栈里。”

话声刚落,小箭子发觉窗外一个黑影掠过,机警的跃出窗外时,黑影已经跳上了屋顶,小箭子跟着跃了上去,只看到黑影迅速消失在远处,心想,看来对方武功高强,追也追不上了,就又落至地上,这时,七然爷已经站在门外,咬着烟杆向小箭子说:“五里坡要发生事情了。”(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 大师茶艺工夫一流,这武夷大红袍进了大师壶里,才显其意境高远,端起茶杯即似闻风声,茶一入喉又像看见高山清泉,及入腹顿觉熨人心脾,中国茶道文化深厚悠远,大师的茶艺想必与修行相辅相成。
  • 这江川一带五镇十八庄,任谁都称赞咱们的胡琴好听,真要这胡琴拿去了无妨,我早就想换把琴试试,这几年来总觉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这节骨眼上,过不去这座山倒是满痛苦的,只是这琴跟了我一辈,这样一夕之间丢了,心里也是怪难受的。
  • 小憨子抱紧衣襟,一时脚下踢到了石头,怀里的柑橘汹涌散落地上,四处翻滚,阿柱仔也懒得理会,一颗跳得快的柑橘却滚进了他的脚底,正要跳开,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身子瞬间滑了十几步。
  • 萧寒天看着赵富客写好了,把毛笔往桌上一丢,从侍女手里接过茶碗,喝了一口茶,看着画说:“就叫《追泉寻仙图》,这画算是完成了,等墨干了明天再来题字吧。”
  • 城顶街,台湾五十年代前后中南部小城镇一条默默无闻的街道,是老台湾社会朴实无邪、唇齿相依的缩影,现在虽然街道仍在,但已不见昔日的烟雨风华。
  • (shown)绵密的枝叶在阳光里迎风招展,红透了的枫叶纷纷飘落地上。记得那老头告诉清云寺在东南方向,正犹豫间,老头已经出现松树林旁…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梁正颖轻淡的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打鼓者慈悲的心境。”
  • 0091年,庚子之春。阳升阴平,天下和风,史前所记之庚子多难庚子亡帝之术已破,至今已60余载矣。论天下定数,7仍然是幻劫之数,9仍是重生,死门生门看穿死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