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气功 “带功报告”调整身体

长春大法徒

人气 35

十八年前的五月,我有幸参加法轮功第一期学习班,亲耳聆听法轮大法师父讲法,至今记忆犹新…

一期班结束之后,我身上最明显的有两件奇异的事:一是平地摔跟头,也不青,也不肿,也不破,也不疼,没磕没绊的就是摔跟头。早上到公园去炼功,走到桥头,“啪”的就摔倒了。有对夫妻在跟前,把我搀起来。第二天炼完功回家,在桥那头,“啪”的又摔倒了。有俩人把我扶起来,一看,惊奇的说:“又是你啊!”还是那对夫妻。就这样几十个跟头摔下来,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原来肋软骨炎,肋骨都鼓出来了,胳膊架架着,身子都是偏的。这些跟头摔的我身体正道了,骨头都平乎了。后来明白了,是师父在给我消病业,只是让我承受这么点痛苦。

另一件事就是回家炼静功,单盘上腿,坐在地上打坐,一闭眼睛,就绕着圈的满屋地转,臀部和腿还没离地,可就像长了腿似的,睁开眼一看,转到那边去了,再一会又转回来了,就这样持续了二十多天。炼到两侧抱轮时,头就转,抑制不住的转,转的像拨浪鼓似的,这么摇那么摇,耳朵里边在打鼓。手一撂下来,头也不转了,耳朵也不响了。我原来第三节颈椎压迫神经脑袋都疼,这一下就把我的颈椎病摇好了。

二期班结束之后,在长空俱乐部(胜利公园西北角),师父举办了一次带功报告,专场为两期班学员和亲朋好友义务调病。当时到场的至少有三百多人,我把孩子、邻居都领去了。只见师父在台上,双手向左转了一下,再向右转了一下,像转大法轮似的,整个会场就热闹了:哭的哭、笑的笑,蹦的蹦、跳的跳,有来回走的、前后晃的,扯开嗓子唱的,不住声咳嗽的,各种状态都有,将近半个小时才平静下来。

我有严重的风湿病,抗欧八百多,腿都硬疼弯了,到兴城疗养过,风湿药都是大把大把的吃,我用的药医院都给我特殊留出来,其它大大小小的病有十五六种,是医院里的老病号。那天师父双手转完,我就接到了师父的功,全身发冷,冷的直打牙门骨;十五六分钟后,又像紫外线烤的一样,热呼呼的。就这样师父把病一下就拿下去了,我那个感动啊!大家平静下来之后,师父问我们有什么感受,哪些收获。工作人员给了我们一个小纸单,让我们写下来。我没带笔,特意到大会组借了支笔,当时就写“出门一身轻,走路生风”。真的走路生风,年轻人都撵不上我。原来我后背总像背个小鼓似的压着,师父清完了,真是一身轻啊!我太激动了。

师父义务为大家调病,一分钱不收。大家病好了,非常感激,出门时,想捐助的可以把钱投到箱里,我捐了五元钱。就是这笔钱师父也没要,捐给慈善基金会了。师父开始就对大家说:“只要能救人,我可以无条件付出。”

我炼法轮功不到半年时间,十几种病都好了,原来瘦的90斤,后来体重也见长。眼睛原来戴花镜,天目开了,用天目看也不花,纫绣花针一点都不费劲。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我女儿得过垂体瘤,手术后医生说生育能力特别低,结婚后八年了没有孩子。那时这也成了我的负担,怕没孩子影响夫妻感情。师父调整后,我女儿生了个小姑娘,全家人别提多高兴了,都赞佩大法神奇。孩子非常聪明,三岁半就会念《转法轮》,会背《论语》,对师父特别恭敬,常给师父磕头。现在都上初中了,功课特别好。

看到师父给我们做的这一切,我开始明白什么是“不讲条件、不讲代价、不计报酬、也不计名的”,“完全是出于慈悲心。”(《转法轮》〈第二讲〉)这是佛在世度人啊!@

--摘编自明慧网

相关新闻
风水先生问:她炼的什么功?
诚心的愿力 治好了怪病
老翁看了《 九评共产党 》避过凶灾历奇迹
重返修炼路的奇遇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习纪念抗美援朝放狠话 六大动机
【一线采访视频版】无锡37访民盖手印 揭零上访黑幕
【重播】川普俄亥俄州演讲:拜登利用公职捞钱
【拍案惊奇】五中会场突增军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语】王岸然:川普借“硬盘门”助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