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补习班“钱”途光明

人气 8
标签:

港地狭人稠,升学竞争激烈,再加上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使课后补习成为家常便饭,而补习班教师也搭上流行风潮,成为媲美明星的千万富翁。只要入学考试制度存在,香港补习班必然“钱”途光明。

补习班成为大企业

《纽约时报》报导,补习班在亚洲已经成为大企业,因为学生们希望在入学考试取得好成绩,以便进入最好的大学。香港也不例外。

基于教授考试技巧的能力,香港补习班教师们受到成千上万青少年粉丝的喜爱,他们的面孔出现在看板上、巴士和计程车两侧,以及地铁站的广告里。他们不是模特儿或电影明星,却有万贯家财,即使在经济萧条的香港,也一样赚大钱。

据香港政府从二零零六年起的统计数据显示,34%的中小学生,或大约三十万人上补习班。学生们每人每月支付的补习费大约是一千港币。据保守估计,香港补习业每年的产值至少有三十六亿美元。



香港的教育部门并不赞同补习班,但也认为补习班有存在的价值,很多学校教师将补习班教师视为补充的角色。图为香港一所中学,老师在上英文课。(AFP)

补习天王、天后吸引学生

香港拥有八十万名中小学生。为了迎合学生们的需要,四所主要补习连锁机构快速成长,另外,还有八百家较小的补习班和更多的私人家教。随着越来越多竞争者进入此一低进入门槛的产业,补习班教师需要寻找吸引学生的方法,所谓的补习天王和天后于焉诞生。

伍经衡(Richard Eng)是在香港教育部立案的补习机构“遵理学校”(Beacon
College)的英语天王及创办人。他说:“补习班就像模特儿代理公司,而补习班教师就像舞台演员。欣赏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

对于伍经衡而言,这表示补习班教师应该打扮得光鲜亮丽上镜头,而所有课程都透过闭路电视直播。他认为美容绝对有需要,打扮和化妆可以展示对学生的尊重,并吸引他们来上课。

一名伍经衡的学生认为,他看起来像明星,他喜欢他的流行时髦。这名学生说:“这使他与一般学校的教师有所不同,他们看起来较呆板和寒酸。”

未受经济衰退影响

经济衰退并未冲击补习业。伍经衡说:“尽管越来越多的家庭减少开支,但是他们仍然愿意在孩子的教育上花钱。”随着公开入学考试的接近,该补习机构的密集课程注册人数增加了10%。

伍经衡婉拒透露他的月薪,但是他在高级住宅区拥有一排房子,他还有一辆黄色蓝宝坚尼(Lamborghini)跑车和一辆银色的宾士(Benz)轿车。据中国媒体报导,香港排名前二十的补习班教师,每人每月赚进一千多万美元。

补习班的前景

香港的教育部门并不赞同补习班,但是他们也说补习班有存在的价值,很多学校教师将补习班教师视为补充的角色。

香港的教育制度将于九月份有所改变,新的制度比较不强调入学考试,使补习班的前景不明。尽管如此,伍经衡对未来还是感到乐观。他最近在东京开设分支机构,并计划前进大陆。他说:“只要有公开考试,我们的前途就是光明的。”

香港学生的补习时间多于美国学生

美国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网站发表的专文〈比较香港和美国的学校制度〉(Comparing Hong Kong & U.S.
School
Systems),论及香港的补习班。该文表示,华人家长向来将补习视为孩子走向成功之路,以及赶上同学进度的重要方法。补习班的补充角色,减少正规教学中班级内的能力差距,使个别学生藉由补习班的协助,更顺利地吸收白天的课程。


据研究显示,香港学生在校外学习的时间比美国学生还多。图为香港一所中学校,学生放学。(AFP)

据研究显示,香港学生在校外学习的时间比美国学生还多。香港学生也花费较多时间在课后补习和参加数理社团上,而美国学生则花费较多时间在看电视或参加社交活动上。一个香港小学生每星期通常花费大约三十四个小时在学校上学,大约八个小时参加课后活动,以及大约三个小时在补习班上课。

研究发现,香港学生获得的较高数学分数,与其额外花费在课业相关活动的时间有关。换句话说,上课时间越多,分数越高。◇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美3舰围辽宁号 温家宝撰文碰禁区遭封?
【新闻大家谈】美舰传南海三角包围辽宁号
【微视频】刘长乐卖凤凰股份 马云的蚂蚁还远吗
【未解之谜】报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转生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上)
【小宇宙传说】宇宙中最大谜题:什么是时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