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其人(六)

姜维平

人气 121

【大纪元5月17日讯】婉拒薄市长恩赐的一块地皮

《经济日报》大连站长李某斌,原为大连大化集团公司的宣传部干事,后来调入新闻界。过去在企业做久了,使他很有商业头脑,他先对薄熙来大肆吹捧,做感情投资,后是以建站为名申请地皮,薄熙来心领神会,给足了他面子,批一块在大连中山区八一路一带的地皮,给《经济日报》,这是一类地。叫“钻石地带”,这当然是好大的人情。然后,李某斌再通过工作上的便利,寻找一个财大气粗没有地皮的企业老板搞联建,而盖成大楼后,白分一半,卖光后记者站变成了“富翁”。报社有了房产,他也分了一套。这种空手套白狼,权钱交易的卑劣做法,是典型的“新闻腐败”,虽然臭名昭著,但其他媒体屡试成功。

在此之前,这个勾当,辽宁广播电台大连开发区站做过,新华社大连支社做过,一个叫田某的女人盗用人民日报辽宁记者站的招牌也干过,这使建站初始的香港文汇报亦跃跃欲试。所以有一次在大连,刘永碧曾向薄熙来提出了这个要求,他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他说一定给文汇报最好的地方,并给予最低的价格,还建议我们先给他打个报告,交给外宣办主任刘国良,再报他批准。刘做为大连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得到了薄熙来的信任,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他们同样爱好摄影,二是当年在宣传部工作时,刘国良对他是亦步亦趋,言听计从。所以会见结束后,刘永碧认为这次见面,为《文汇报》办了一件大事,我也感到高兴,但我后来仔细思索之后的结论是,假如这样做了,香港文汇报就在经济利益上与薄熙来连为一体了,很难再保持媒体的独立性,而且报社领导离开大连后,我得去具体操做此事,会惹上很多麻烦,我不懂房地产,难免聘用其他人,管理人员又太难。特别是这样做法,将违背新闻自由的理念,将后患无穷。但我的一个朋友说,你应当抓住这个发财的机会,你一旦拿到这个好地皮,转手卖掉了,光回扣款一项就很可观,一辈子都够花了。这使我更加警觉。但我深思熟虑,已下决心,不为所动。

于是,我采取消极的办法,对这件事一直久拖不办,此后不论港馆领导督促,还是地方官员询问,我都说慢慢来,不着急,正在办理呢,但一直没有动作。时间长了,大家心灰意冷,最后也不了了之。

炒地皮利益集团撕碎了大连

回想大连以前发生的故事,大连人难忘刘德才,70年代初刘以双重身份威震大连,他是大连驻军司令员,亦是大连市革委会主任,也就相当于现在的一把手加上二把手,当年他的专权也很厉害,但其下台的原因与罪名是大盖“楼堂馆所”,这一点匪夷所思。而上边领导指责他的所谓“楼堂馆所”,不过就是原大连动物园对面的小小的大连渤海饭店而已。

物转星移,20多年后,同是共产党的一市之长,提出建设“北方香港”的口号的薄熙来,大炒地皮猛造声势,盖得每一栋大楼都要胜过大连渤海饭店10倍,然而,这却变成了骄人的政绩与步步高升的资本。这就是形势的变化使然。古人云,此一时彼一时也!

薄熙来是个政坛上的演员,因为他最了解身后的布景,布景就是国家的总体形势,因为他家族的成员,曾直接参与了国家经济政策的颁定,所以这种与权力,资讯最近的便利条件,使他粉墨登埸恰逢良机,他选择的不是齐齐哈尔的舞台,也不是昆明的舞台,而是大连的舞台,因为大连看客多,易炒做,有钱赚,出名捞取资本又快。而炒地皮时,美丽的滨城则是最好的道具。何况,做了40年日本殖民地亡国奴的大连人,也习惯于顺从,甘当鼓掌的看客。

在薄熙来任市长之后,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土地由无偿划拨变为有偿使用,名义上公开招标,实际上是他一支笔定夺,而出卖大连的地皮,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会“忽悠”大连,或者好听一点讲,是“宣传大连”,“对外招商”。

恰恰在这一点上,薄熙来独具特长,他不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毕业的硕士生,而且又当过宣传部长,同时这个演员又一表人才,伶牙利齿,风度潇洒,口若悬河,妙语如珠,于是他通过媒体把大连炒出了名声,造成了气氛,地皮值钱了,自然可以待价而沽。然而,真心实干的领导者却默默无闻,比如原大连水产养殖埸旧址,现在的星海湾商务开发区,就是大连经委副主任李某某带头干的,我经常去他简陋的办公室与工地,与其交谈。那时,这个地方,没人知道,对外招商十分困难,李主任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仅靠一台挖掘机拼命干,和工人们流汗在一起,每天中午只吃一个速食面……但后来地皮炒热了,他也被调走了。薄熙来的小兄弟,都把功劳记在他的身上,仿佛星海湾是他宣导建立的。这是贪天之功归己有!

他知道土地值钱,还安排亲信郑某当上了房地产开发办公室主任,这个人给他顶门户,实权掐在自已手中,从此他有意让北京的高干子弟与权贵集团成员以及金州以至大连的亲信,抓住机会,先买块地皮,再转手盗卖,赚个好价钱,掘了第一桶金。最初,高干子弟王某在大连开发区搞所谓“五彩城”,“美食城”,或者从国外引进二手设备建磁带厂等等,故意坑骗中方,赚一大笔钱,或是抢占有利地段,强迁圈地,名为开发,实为掠夺与炒卖,不客气地撕碎了大连城。而站在舞台上,大肆叫卖的人,就是薄熙来,他不仅通过卖地批专案结交了大量外商,巩固了与北京权贵的交情与互相利用的关系,同时,还通过太太谷开来开办的所谓律师事务所,亦直接参与经商,大发不义之财。这个活跃在中国政坛上的天才表演家,真是名利双收。

郑某曾是我帮助过的朋友

90年代初,大连房地产开发办公室主任,是一个令许多官员垂涎三尺的“肥缺”,薄熙来亲自选定由郑某当权,自有他的道理。我比任何人都了解郑某,是指其发迹前那段历史。他曾是我的朋友,80年代中后期我曾帮助过他。

郑某原为大连城建开发公司副总,副科级,这个公司的上级主管是诚建局,他是大连的部队干部子弟,我的一个亲友与郑某是朋友,也曾在部队任职,经他介绍我认识了郑,那时开发公司的一把手姓滕,他们搞违规开发,被毕锡桢书记下令追查,我曾去调查报导此事,郑某向我诉苦,后又通过我的亲友找我,要我介绍他认识某市委书记的公子,我便给他们引见了,后来他们都成了更为密切的朋友。更为有趣的是,郑某没有文凭,与我那个姓彭的亲友一道找我,要上辽宁大学历史系函授就读,我有求必应,不仅给他们引见了靳某前老师,还代付了报名费……然而就是这个交情,到了90年代后期,郑某先抱住副市长李振荣的大腿,后又靠上了薄熙来,立即翻脸不认识我了,连在房地产展销会上见到我,都装做不认识,对我形同路人。

就是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势利小人,却被薄熙来选中重用,他一步步地从副科级到处级再到局级干部,明里是他及其所属的房地产开发办公室,在依据国家的士地政策,办理地皮审批手续,但实际上每一块地皮都由薄熙来一个人一支笔签字,郑某只是一个具体办事的傀儡,但郑某有一个特点:有奶就是娘,过去大连城建开发大权掌控在城建局长邱某手里,后在副市长李振荣手里,他就与这些人走得很近,等前两人退休了,他巧取豪夺了邱的房子,又把笑脸转向薄熙来,甘愿死心塌地为他卖命,但郑某有一点很精明:嘴紧,保密搞得好。薄熙来让他把一类地卖给谁,价格多少,背后有何种交易,只有他一个人可以证明,但薄熙来早就用经济利益堵住了他的嘴,他们是一条线上栓的蚂蚱,正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中共高官中,最早充分知道土地出让能获暴利之人,唯薄熙来莫属,而且他刚从监狱放出来不久,又刚从大学毕业,故能高智商地暗中以权谋私,瞒天过海,而郑某一直往上爬,但苦于无才无德,又没有机会,所以薄熙来与郑某一拍即合。其实,郑某心里也很清楚,薄熙来也是在利用他,但他深知北京高干子弟的神通,并给自己留下了后路。所以,他在当薄熙来的替死鬼与挡箭牌之时,已把太太小孩都移居到了美国洛杉矶。这个故事详情后面再讲。

薄家父子的精心策划

薄熙来登上大连政坛,原本就是一个阴谋,它折射了中共两代政治野心家,篡党夺权并想代代世袭的一枕黄粱美梦。六四大屠杀之前,赵紫阳曾在一次会议上直言批评薄一波与左王邓力群等人,但六四之后他因为主张武力镇压学生运动而重新得势,虽然,党内对其恩将仇报胡耀邦的恶行多有议论,但邓家与江泽民还认为他有用,可以利用他的老资格为他们打击反对派服务,所以薄一波很吃香。与其说,薄一波为了共产党的政权不变色,而主张血冼天安门,不如说他是为了儿子能继承父业,千秋万代坐在人民的头上做威做福而站队表态。

大连市接近薄熙来的人说,薄熙来对金州的哥们说,六四学生运动不用武力镇压,我们这些人怎么办?如基层人人参加选举,能选咱哥们吗?没有权力,谁理我们,大家吃什么?……一语道破了天机。在六四之后,薄熙来多次对他信任的人讲,幸亏有老一辈革命家做后盾,能够调动军队,该抓的抓,该杀的杀,才压住了反革命的势力,不然我们就完蛋了。

如果说,六四前对官倒的规模与形势,对民间的不满与憎恶,他们还有所顾忌的话,那么六四之后中共太子党,就胆大妄为,放手大干了!从最初的盗卖批文,贩卖军火,走私贩私,发展到公开圈地炒卖,侵吞国企,空壳上市,买空卖空,以至大发国难财,无所不用其极。薄熙来是继邓家的后尘,又一个既得利益者,标志着共产党在丧失政权合法性之后,进入了黑社会化的权贵资本主义的新阶段。

薄熙来首先在邓小平南巡之后,为邓资方所开办的首钢四方集团提供方便,让其在大连大肆贩卖土地使用权开路,接着又为陈云的孙子在大连港医院旁边提供地皮兴建别墅盗卖,而后王震的后人,深圳中海直老板王兵,在大连开发区兴建美食城,李铁映的儿子力荐在原大连歌舞团旧址盖帝王大厦,(后改为远大大厦)……林林总总,不胜枚举。薄熙来家人父子两代老谋深算,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稳操胜券。他们深知,利用国家的地皮送人情,不用个人花一分钱,就能拴住他们。每拴住一个高干子弟,就能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内多一张嘴巴,就一定会有人为自己讲话,而且自己捞钱也不怕他人告发,反正贪腐人人有份,纪委都怕这些太子党。再说包括纪委的官员在内,能有几个人干净?了解薄熙来的人说,每一笔生意出去,薄市长都记了一本账,证据确凿,藏而不露,谁敢整他,他就拿出来保命。

因此薄熙来对铁哥们说,他本人不想离开大连,想在这里多干几年。大连新闻界一位元记者说,因为在大连有实权,他可以用土地交人情发大财,不仅老婆孩子跟着沾光,而且老岳父常年住在金石滩宾馆颐养天年,不用花自家一分钱。年年都有大连地方官员赴京给薄老送礼,每次都是市政府秘书长孙世菊带队,假如老爷子高兴写个字,润笔费一次没有10万8万的,根本拿不出手。听说光给黑龙江齐齐哈尔大北集团李小二题字,就收了不少银子。

扒小房动用黑社会,王某林当上“备用替死鬼”

自从薄熙来当了市长,大搞城建,大兴土木,处处扒小房,盖大楼,铺草坪,建广埸,报上都叫好,但隐藏在城市背后的掠夺坐地户财富的贪婪与残暴,却长期以来鲜为人知。因为薄熙来不但对操控媒体是绝对的内行,而且对打压与消灭维权人士,也是轻车熟路。

以前,在大连的大街小巷,有许多民宅连带一些耳房,大连人叫“偏厦子”,别看它很小,但养活一大批人呢。有些下岗工人通过“偏厦子”办食杂店,小饺子馆,书报铺等,养家糊口,其乐融融,也就是说,对弱势群体来讲,这个小天地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希望与寄托,何况,当年或租或建“偏厦子”,家家又出了不少钱,还有打发城建管理人员的人情费,也不是个小数目。所以,有很多人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地赞成扒小房,当然为了城市建设可以扒地,但要十分慎重,一定要给予合理的补偿。

然而,薄熙来的家远在京城,从小娇生惯养,衣食无忧,他不了解民间疾苦,也根本不会为老百姓着想,为了个人政绩,搞“形象工程”,为了与老板勾结,公开掠夺百姓财产,他一意孤行,果断决定在大连扒掉全部小房。

有的幕僚提醒他,这件事做不得,它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薄熙来说怕什么,把警察准备好,闹就抓捕,不老实往死里打,看他们敢和我作对?他还密令黑社会份子分片包干,包人到户,利益均沾,从中提成,让他们直接参与动迁。薄熙来说,对“钉子户”要狠狠地整,绝对不要让步,要利用社会上的人,拔掉所有的钉子户,因为他们最怕“黑道老大”。

为预防万一,他想出一个绝招,叫新上任的房管局长当备用的“替死鬼”,王某林个头高大,言语不多,当过市政府查办处长,对薄熙来提拔他由处级干部升到局长,感恩戴德,便愿意随时牺牲自已,薄熙来告诉他,扒小房时,表面上以你的命令为准,你直接与一些动迁户见面,一旦出了难办的事,闹成大乱,先撤职调离,但是不要紧,你会另有安排。薄熙来把这个丑行亲口告诉我,有一次在接受我采访时,他大言不惭地把这种强奸民意肆意妄为的欺骗行为,叫做“政治智慧”。

果然,此后持续半年多,陆续在整个城市进行的“扒小房”举动,造成大大小小100多起群体性维权事件,自杀致残致死多人,拘捕关押数十人,以至其中后来有数十人常年进京上访,但当地媒体被薄熙来勒住了脖子,不能发声,造成大连民怨积累,社会矛盾趋于尖锐。1998年后我在香港《前哨》发表文章批评他,就是这种民意的首次舆论井喷。

薄熙来在大张旗鼓扒小房时,不仅利用王局长,而且还利用了大大小小黑道上的地痞,无赖,“小混混”三百多人,这些人分属不同的黑帮派别,占据不同的地盘,原本己渗透千家万户,这回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后来多次杀人伤人,最终被枪毙的绰号叫“虎豹”的邹显为等人,亦参与其中,并大获经济利益。特别荒唐的是,前往中山区八一路一带搞动迁,协助警察驱赶“坐地户”的,不仅有城建局的公务员,派出所的民警,而且还有狱警带队的大连灰绿岩监狱的服刑犯人,他们被命令穿上便装,对“坐地户”,“钉子户”进行威胁,恐吓,殴打,绑架,中午得到的酬谢是美味佳肴与减刑奖励。2005年我在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时,有一个当年参与此次动迁,后来从灰绿岩监狱,调到此处服刑的姓薜的犯人说,那次他还借机与一个“三陪小姐”打了一炮,因为那女子正好租房在那里……但我不能证实。不过,薄熙来及其手下的马屁精,动用黑道人物对付拆迁户,在大连已不是秘密。我在大连两个监狱三个看守所关过,与数十个黑社会成员或头子交谈过,他们都确已证明此事。

令薄熙来高兴的是,王某林局长虚惊一埸,这个“替死鬼”没用上。大连老百姓整体上,比他估计得要温顺得多,大部分人对他动用警力与黑社会搞动迁,都十分不满。但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大都敢怒而不感言,即便有的人心怀愤恨,也只能郁郁而终,尤其是那些被扒了小房的人,只能指桑骂槐,在背后诅咒他,不得好死。但是薄熙来是共产党员,不相信人有来生,恶有恶报。我想,他换个城市这样做,也许不能成功,这与大连人历史上曾被日本人统治了40年,沙俄统治了30年,传统上民众具有太多的耐性,不无关系吧!

重用打手彭某某,火车站前横行霸道

大连火车站是市政府的脸面,外地人到大连,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它,所以薄熙来很重视面子,他命令政府各部门,重抓火车站前的整洁与治安,这都无可厚非。问题是他所信任的彭某某,自从担任了站前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以来,好事干得少,坏事干得多,特别是在当了市人大代表与公安局巡警支队政委之后,利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所有其他政府职能部门之上,对遍布大连大街小巷的小商小贩,或非正规计程车,三轮车驾驶员等大肆抓捕,野蛮殴打,非法拘禁,对其个人财产公开掠夺,毁弃与私分,还滥收费乱罚款,硬扣车,以至多次使百姓伤残甚至死亡。

笔者因工作需要,与其多次交谈,他对所有媒体,不论大小,十分热情,有个媒体的记者喜欢吹捧他,他一高兴,就白送一台车给他,反正这车也是他没收的。除了车之外,他设在大连西岗区宝莲酒店旁的办公室里什么东西都有,从瓜果梨桃到服装鞋帽,再到自行车摩托车,只要大连街面能看到的,应有尽有。原本这些罚没物品,都是小商贩的血汗财产,也是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一家老小生命存活之所系,生活目标之所望的东西,即便不应当在政府明令禁止的地方设摊摆点,也应当好言相劝,批评教育,更应当把这些物品严格立帐清点,一一缴还。然而,彭某某依仗薄熙来的权势,如狼似虎,恃强凌辱,欺压百姓,用暴力手段,驱赶商贩,全面抢劫私有财产,其野蛮行为,已成为大连火车站前令人厌恶之一景,让人见证当年的人权状况糟糕至极。

薄熙来之所以重用彭某某等人,还有另外目的:搜刮钱财,行贿受贿。他向北京权势人物请客送礼,有些钱在财政上不便列支,便急需灰色收入,而彭某某的综合办罚款名目繁多,地域广大,物件松散,被处罚物件根本不敢索取发票,等等,所以易于贪污舞弊,每年约高达2000万元人民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开发票,全凭良心帐。后来即便规定改用了发票,也单恁彭某某一个人说了算,没有任何制约,这实际上成了薄熙来的完全由个人支配的“小金库”。所以,尽管大连老百姓无不痛恨彭某某,曾经多次暗杀他,并上告省纪委中纪委,但无奈薄熙来青睐他,只要一出乱子,或造成群众围攻,或有上级领导批示,薄熙来就坚定地站在彭某某一边,为其开脱。连站前派出所的民警都看不惯他,说他办一切事,只听薄熙来一个人的,不把他人放在眼里,群众骂他是薄熙来喂养的一条咬人的疯狗!他自己引以为自豪。

1999年,由于他肆无忌惮,恶性膨胀,对下级放任自流,选成他的部下胡作非为,终于闯了大祸。有一个湖南人,跑到大连打工,在电柱上张贴“小广告”,内容是办假证等,这既影响了市容,又易于诱人上当受骗,大连综合治理办的几个人抓个正着,原本这点小事,最多不过拘留几天,但彭某某手下的这些人,如果一天不打人玩,心里就烦,刚好把这个人抓到手,竟无视国家法律规定,把人关押在大连天主教堂里,他们一边喝酒,狂呼乱叫,一边询讯逼供,大打出手,一个外号叫“九子”的人员,打人最凶,在大连坏名声仅次于彭某某,他把那个中年人整整打了一夜,终于使他在凌晨时分断了气。

第二天,事情实在捂不住了。死者家人带上湖南电视台记者,匆匆从外地赶到大连又哭又闹,要求为先生申冤,惩处凶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大连记者李某奋也气愤地赶到现埸,扬言要公开曝光,为死者讨回公道。面对舆论的压力,彭某某又与以前一样,去求助于薄熙来,但事不凑巧,他在国外访问,公安局便把“九子”等人抓起来,彭某某声称不怕,因为手中有薄熙来的把柄,不怕他回来后不给弟兄们做主。

果然,薄熙来一回到大连,这几个杀人犯,不仅在姚家看守所享受特殊待遇,而且刑案交由西岗区法院审理,薄熙来下令重罪轻判,1999年西岗区法院院长周某某对我尽显难言之隐,他说这个情节极其严重的故意杀人案,按照法律规定,应当一审由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接手,但却推给了区级法院,可见薄熙来徇私枉法达到如何严重的程度。后来这几个杀人犯,在监狱关个一年半载,全部陆续回家了。为了堵住死者家人的嘴,赔了100万元了事。反正薄熙来,彭某某等人有的是钱,羊毛出在羊身上,大不了再多抓点人,再狠罚点款,如此而已。(待续)

--原载《多维月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姜维平:面对孩子遭遇 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姜维平: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姜维平: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姜维平:下跪求见不如举手罢免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37万港人反恶法 日本网友热议
那一场雪天围炉
【罗厨寻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习为何压香港 港国安法冲击五层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踪:推特再审查川普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死者家属吁立碑追责 遭打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