撼世预言 即将到来(6)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三)抗战十四年后八年中共是怎么干的?

那么后八年当中它是怎么干的呢?它不是说全面抗战吗?中国共产党真的实行了全面抗战吗?我们在讲这些的时候,会有高兴和厌恶的情绪,可是我们说实在话,我们今天讲的是事实。这个事实不是国民党给我们的,也不是海外学者给我们的,主要是我们大陆历史学者二十年痛苦反思的结果。

1、是日蒋火拼,不是拥蒋抗日

毛泽东和他的共产党、他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在1937年到1939年的上半年,是经常高喊蒋委员长万岁的。1938年5月毛泽东亲笔写信交给周恩来,周恩来亲自交给蒋介石。这封信上说:先生领导全民族进行空前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凡我国民无不景仰,我党一定在先生的领导下奔赴抗日疆场保卫我伟大民族。1937年8月,中国共产党对全世界发表《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写的是如何要和国民党精诚团结,共赴国难,奔赴前方、坚决抗日,为挽救中华民族不怕牺牲,不怕流血。

 

可是就在发表这个纲领的时候,1937年8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召开了洛川会议。当时的总书记张闻天做了一个报告,报告的题目就是《学习列宁》,为什么要学习列宁呢?学习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怎样让俄国的军队在一战当中失败,让俄国被德国打败。那也就是说在这场抗战当中我们不要打,我们的办法是要使得日本在侵略我们中国的时候让国民党南京政府彻底被日本人打败,将来不就是我们的了吗?毛泽东继张闻天之后发言,表明支持张闻天的见解。他认为日本的军事势力远胜中国,抗战绝无侥幸之理。前此中共强调武力抵抗日本,并不是认为就可以打赢,而是为解决国内矛盾所必须。他警告不要为爱国主义所迷惑,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知道日本的飞机大炮所能给予我们的伤害,将远过于蒋介石以前所给予我们的危害。

应该承认的是,张闻天和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所提出的阴谋抗战策略,并没有得到所有中共与会人员的赞成。不仅部分有着爱国情绪的军事将领对此有看法,连周恩来也在一定程度上持保留态度。因为他需要与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周旋,需要“要枪、要钱、要编制和要地位的本钱”。我们看到,所谓拥蒋抗日高喊蒋委员长万岁那全是做戏的,日蒋火拼才是它真正的策略。

日蒋火拼这个策略真的被它实现了,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先生1999年出版了一本回忆录,回忆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的一个讲话,毛泽东说:我当时告诉你们(他就对刘少奇这些人说的),叫你们不要打日本人,你们开始还不相信我,现在还是我的主意对吧。抗战开始以后,中国有三股力量,那就是国、共、日三方,共产党应该怎么办?共产党就应该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拼嘛,拼完之后江山自然就是我们的嘛。毛泽东秘书李锐先生的《八届十中全会回忆录》上白纸黑字的写着这一段话。历史已经为他作出了证明。

在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联合出版的权威著作《毛泽东外交文选》(中文版)一书中毛泽东说:“另外一些国家被战争削弱了,在中国,由于日本和蒋介石削弱了,我们就起来了。”

 

2、是抵抗日本鬼子的侵略,还是盼望日本鬼子的侵略?

其实日蒋火拼这个策略毛泽东在1937年日本开始全面侵略中国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有一天民族战争代替国内战争,他将利用民族战争(抗日战争)使(敌人)国民党变成弱小者,使红军变成强大者。”在《毛选‧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毛泽东讲了四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国民政府很强大,也就是“第二个特点是敌人的强大”、“第三个特点是红军的弱小”,毛泽东也看到了要完成苏联侵略者交给的任务:即推翻孙中山缔造的中华民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他说“第二个特点和第三个特点,规定了中国红军的不可能很快发展和不可能很快战胜其敌人,即是规定了战争的持久,而且如果弄不好的话,还可能失败”。

接下来毛泽东说的这段话就完全暴露了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态度,那就是共产党不打、借机会发展,让日本鬼子和国民党打,消耗国民党。毛泽东说“敌人把红军看作异物,一出现就想把它捕获。敌人总是跟着红军,而且总是把它围起来。这种形式,过去十年是没有变化的,如果没有民族战争代替国内战争,那末,直到敌人变成弱小者,红军变成强大者那一天为止,这种形式也是不会变化的。”

弱小的红军随时有被国民政府剿灭的可能,而且这种形式也是不会变化的。怎么办?毛泽东很清楚:只有指望民族战争代替国内战争、就是指望日本鬼子早日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这样他就可以实现他的日蒋火拼、鱼翁得利的计划了。那就是:国民党放下红军去打日本鬼子了,在和装备先进的日军的血战中,国民党军队会大批牺牲、因此而变成弱小者。而红军没有国民政府军的围剿就摆脱了被消灭的危险,不但摆脱了危险而且终于找到了壮大自己的机会,那就是以抗日为名大规模发动群众壮大自己的队伍,但不能象国民党那样打日寇,否则实力同样会拼掉(毛泽东说战胜日寇要打正规战,正规战让国民党打,我们只能到敌后打游击战。),只有不真正打日本鬼子而把精力放到宣传打鬼子发动群众加入、壮大我们的军队,我们才能变成强大者。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民族战争代替国内战争。

日本的全面侵略中国真的让毛泽东盼到了,他写这篇文章是1936年12月,第二年日本就开始了全面侵略中国,他的日蒋火拼计划得以实施了。正如毛泽东在《毛选‧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中说的:“军阀间的分裂和战争,削弱了白色政权的统治势力。因此,小地方红色政权得以乘时产生出来。”日本的全面侵略不是更能削弱了白色政权(国民党)的统治势力吗?红色政权不就可以进一步扩大了吗?他就希望国家乱,国家越乱,他越可以趁国难扩展自己,管它是军阀还是日本鬼子,管它对国家和人民有没有好处,只要能牵制和削弱国民政府,他就高兴。所以毛泽东后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要感谢日本军阀。

3、是游而不击,不是抗日游击

当抗战在山西打得已经热火朝天的时候,当我国的军民已经牺牲累累的时候,最高统帅部一再命令延安的毛泽东赶快把八路军的三个主力师派向山西,去进行战斗。毛泽东迟迟不发布命令。最后,当林彪在平型关,感觉到自己非常丢脸,当国民党的主力已经消灭了阪垣师团两万多敌人的时候,林彪这个时候才‘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地参加了平型关战役,袭击了阪垣师团的一个补给部队,缴获敌人的一万五千件日本军大衣。然后平型关就是它打的了,是共产党领导打的了,那是后话了。毛泽东给林彪、给八路军的五封电报,电报反复强调了“我军必须坚持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不能采取运动战的方针,应该把工作重心放在放手发动群众,通过山地游击战,深入敌后,建立根据地,独立自主地发展和壮大革命势力。”

 

日本人打来了,我们反击日寇,这场战争国民党在和日本鬼子打的火烧火燎、鲜血遍地,他告诉他的军队:八路军的中心任务是做群众工作,壮大自己的队伍。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毛泽东的心在哪里。要知道共产党当时的红军已改编为吃国民政府军饷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之后南方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之统辖。共产党曾口口声声地表示:待命出动,担任抗日前线之职责。服从国民党中央政府的命令,无条件地听从这个总指挥部的指挥……

大家知道,延安有个抗大,叫抗日军政大学。大家知道这个大学的校歌是什么吗?叫到敌人后方去。有许多人从小就会唱。前几年有一个留学生问辛灏年先生,他说:辛老师,两军打仗总得有前方的,为什么共产党抗战没有前方只有后方呢?他很聪明,我们大陆的孩子。是啊!它只有后方没有前方。

 

4、把正面的正规战踢给了国民党,自己躲到敌后大发展,为鱼翁得利作好准备

在《毛选‧战争和战略问题》中毛泽东说:“在抗日战争的全体上说来,正规战争是主要的,游击战争是辅助的,因为抗日战争的最后命运,只有正规战争才能解决。……在战争问题上,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的分工,就目前和一般的条件说来,国民党担任正面的正规战,共产党担任敌后的游击战,是必须的,恰当的,是互相需要、互相配合、互相协助的。”我们看到毛泽东明知道抗日战争的最后命运,只有正规战争才能解决。却一脚把正面的正规战踢给了国民党,达到他在民族战争中直到使敌人(国民党)变成弱小者。

在《毛选‧论持久战》中毛泽东说:“日本虽强,但兵力不足,……敌以少兵临大国,就只能占领一部分大城市、大道和某些平地。由是,在其占领区域,则空出了广大地面无法占领,这就给了中国游击战争以广大活动的地盘。”对,在鬼子空出了无法占领的广大的地盘。共产党躲到敌后担任游击战。游击战有什么好处呢?

在《毛选‧战争和战略问题》中毛泽东总结了十八项,其中“(二)扩大我军的根据地(地盘);(六)最迅速最有效地扩大军队;(七)最普遍地发展共产党,每个农村都可组织支部(迅速壮大自己);(八)最普遍地发展民众运动,全体敌后人民,除了敌人的据点以外,都可组织起来(迅速壮大自己);(九)最普遍地建立抗日的民主政权(建立共产政权);(十)最普遍地发展抗日的文化教育(革命教育);(十五)适合敌强我弱条件,使自己少受损失,多打胜仗;(十七)最迅速最有效地创造出大批的领导干部(迅速壮大自己);(十八)最便利于解决给养问题(仗多为解决给养而打)”。他的游击战的实质是扩大(地盘)、最迅速最有效地扩大军队、建立政权、使自己少受损失、(迅速壮大自己)。在民族战争中使红军变成强大者。

必须指出的是,在八年抗战中,除中共以外,可以说不论中央军、地方军或系原军阀部属的旧军队,甚至是曾经屡屡制造过军阀叛乱的“叛军”,他们在抗日救国的伟大精神感召下,绝大多数都成了抗日的英雄和抗日的英雄军队。曾有一个留学生问辛灏年先生:如果共产党在八年抗战中它也去抗日,开始的时候它才几万人它不就打光了吗?辛灏年先生回答说:如果蒋介石也这么想、阎锡山也这么想、李宗仁也这么想、四川、云南的军阀都这么想,大家都不想因为抗日把自己打光了而不愿付出牺牲,中国的抗战不就完了吗?还要这个国家和民族干什么?更何况抗战后期共产党正规军加民兵超过三百万的时候仍然是在“坐山观虎斗”。

5、毛泽东游击战争的重大战略作用给共产党带来了大发展

在《毛选‧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共产党内和党外都有许多人轻视游击战争的重大战略作用,而只把自己的希望寄托于正规战争,特别是国民党军队的作战。毛泽东批驳了这种观点,同时写了这篇文章,……其结果,在抗日时期内,在一九三七年只有四万余人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到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时就发展成为一百多万人的大军,……而到一九四六年发动全国规模的内战时,由八路军新四军编成的人民解放军就有力量对付蒋介石的进攻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毛泽东压制党内的部分抗日呼声,为了自己夺取中国政权的目的,明知道“抗日战争中,正规战争是主要的,”在国家民族人民遭受日本鬼子疯狂的侵略中,不愿象国民党军队一样用正规战争大量杀伤日寇,反而以游击战为名一味的保存实力、扩展兵力。最终用他的大军、用正规战争来消灭国民党军队(这支在保卫中华民族、和日寇打了十四年,牺牲了三百多万军队,阵亡了二百多个将军的抗日军队)。

6、抗日是幌子,所谓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本质上就是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领导权的问题

在抗日战争中无产阶级领导权的问题才是共产党最关心的实质问题。在《毛选‧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中,“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是当时毛泽东同陈绍禹(王明)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上意见分歧的突出问题之一。这在本质上就是统一战线中无产阶级领导权的问题。……坚决地扩大了解放区和人民解放军。……这样,就不但保证了我党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时期能够战胜日本帝国主义,而且保证了我党在日本投降以后蒋介石举行反革命战争时期,能够顺利地不受损失地转变到用人民革命战争反对蒋介石反革命战争的轨道上,并在短时期内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7、国难当头,毛泽东说:“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

在《毛选‧战争和战略问题》中毛泽东说:“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大家看到了毛泽东在这里讲的清清楚楚“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

这篇文章写于1938年,在日本鬼子疯狂的侵略中毛泽东告诉他的党和军队: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夺取正在抗战的国民政府的政权),他能真心抗战消耗自己的兵力吗?国难当头,国民党浴血抗战,共产党的中心任务竟是革浴血抗战的国民党的命,武装夺取国民党的政权,这不是在和日本鬼子两面夹击我抗日国军吗?这是何等的罪恶啊!毛泽东为什么要在抗战中坚决地扩大解放区(地盘)和人民解放军(军队)?抗战结束后不发动内战他又怎能夺取政权?同在这一篇文章中毛泽东还说:“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决不能争,再也不要学张国涛),但要争党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谁想夺取国家政权,并想保持它,谁就应有强大的军队。有人笑我们是“战争万能论”,对,我们是革命战争万能论者,这不是坏的,是好的,是马克思主义的。”

毛泽东讲的很清楚,他的‘革命战争万能论’是针对‘谁想夺取国家政权’讲的。好一个革命战争,不革日本鬼子的命,革浴血抗战的国民党的命!大家再看看毛泽东在《毛选‧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时期的任务》(1937年5月3日)中是怎么说的:“(一一)为了和平、民主和抗战,为了建立抗日的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曾在致国民党三中全会电中向他们保证下列四项:(1)共产党领导的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政府改名为中华民国特区政府,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受南京中央政府及军事委员会的指导;(2)在特区政府区域内,实行彻底的民主制度;(3)停止武力推翻国民党的方针;(4)停止没收地主的土地。”事实已经证明这四项保证是骗人的谎话。

8、不打鬼子爱国官兵有情绪,毛泽东说:“不要以为少打大战,一时显得不像民族英雄,降低了资格”

 

共产党中也有真心想抗日的爱国官兵,林彪参加配合国民党打的平型关战斗和彭德怀的百团大战都是违背了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战略方针而打的。但共产党的军队整体被毛泽东用游击战压制着,而游击战的实质主要是发动群众、扩大军队,所以有许多爱国官兵有情绪。在《毛选‧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共产党内和党外都有许多人轻视游击战争的重大战略作用,而只把自己的希望寄托于正规战争,特别是国民党军队的作战。”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内和党外都有许多人他们羡慕正规战争,特别是国民党军队的作战,毛泽东自己也说:“因为抗日战争的最后命运,只有正规战争才能解决。……国民党担任正面的正规战,”所以八路军和新四军中的爱国官兵能不羡慕吗?

毛泽东还说:“共产党担任敌后的游击战,”在前面毛泽东曾说:“敌以少兵临大国,就只能占领一部分大城市、大道和某些平地。由是,在其占领区域,则空出了广大地面无法占领,这就给了中国游击战争以广大活动的地盘。”毛泽东不允许八路军、新四军到前线到正面打正规战,而把他们分散到敌后,在敌人空出了广大地面无法占领的土地上发动群众、招兵买马,他们能不闹情绪吗?为此,毛泽东为了那些因不能抗日打鬼子而有情绪的爱国官兵写下了这样的话,在《毛选‧论持久战》中毛泽东说:“被指定的军队(发动群众、招兵买马),要自觉地负担这种神圣任务,不要以为少打大战,一时显得不像民族英雄,降低了资格,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大家想想,战不在大小,有机会打鬼子的人那会觉得不像民族英雄,只有拿着枪没机会打鬼子的人才会有这种耻辱的感觉。

9、抗战中,念念不忘的是夺取政权

在《毛选‧论持久战》中毛泽东说:“把旧中国化为新中国,……我们把抗战和建国联系起来看,是正当的。”大家知道抗战胜利是一九四五年,共产党的所谓“建国”是一九四九年(其实中国早就存在,它那是建立政权),它的所谓“新中国”也是指的一九四九年它建立政权之后,也就是说毛泽东在国难当头的抗战中念念不忘的是推翻国民政府夺取政权和建立政权即所谓“建国”,所以他说:“把旧中国化为新中国,……我们把抗战和建国联系起来看,是正当的。”在《毛选‧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中毛泽东说:“同志们,还有一个问题,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处于何种地位的问题,这就是共产党员应该怎样认识自己、加强自己、团结自己,才能领导这次战争达到胜利而不致失败的问题”,“我们的任务,是领导一个几万万人口的大民族,进行空前的伟大的斗争。”“这样,我们就能在全国人民中形成一个坚强的核心,争取抗日的胜利和建立一个新中国。”

大家知道,在抗日战争中“夺取抗战胜利”是必须喊的口号,但要达到领导一个几万万人口的大民族的目的,就必须推翻国民政府,要建立一个所谓新中国同样要推翻国民政府。夺取中国的领导权始终是在国难当头之时毛泽东所一心要达到的目的。中共的党史研究家们,早已对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一针见血地作了这样的歌颂和吹捧:“毛泽东……于一九三八年五月发表的‘抗日战争的战略问题’和‘论持久战’的著名演讲,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战争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在民族战争条件下的具体体现这一本质。”(何世芬:“毛泽东同志在抗战初期军事战略转变中的杰出贡献”。中共《党史研究》1984年第一期)。1938年7月,当中共中央要求在武汉的王明等人于《新华日报》上发表毛泽东的“论持久战”时,身为中共中央长江局负责人的王明、博古、项英、凯丰等,曾一致反对发表这篇文章,认为“该文的主要倾向是消极抵抗日本侵略,等待日本进攻苏联。这个方针既同中国人民的民族利益又同中共的国际主义相矛盾”。当然,王明他们并没有说透他们为何不登载该文的原因。因为他们了解,毛泽东要借日本侵略的“良机”,以达到他发展农民战争打天下的目的。所以王明后来在延安给毛泽东整得七死八活呀!

10、承认蒙古独立,并大加赞赏。卖国嘴脸暴露无遗

 

大家知道蒙古人在元朝统治过中国,这个民族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可外蒙古丢失了,丢失在俄国鬼子手上。外蒙古加上被俄国鬼子直接霸占的我国领土有300多万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中国有四分之一的领土损失在俄国鬼子手上。蒙古作为苏联的附庸国,独立后一直受俄国鬼子控制,实行俄语教育。就连窃国贼袁世凯也不承认外蒙古独立,可是共产党、毛泽东承认了,在《毛选‧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中毛泽东说:“现在中国的国境:……正北面,和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也就是说毛泽东在他1939年写的这篇文章中就公开承认我国被俄国鬼子霸占的外蒙古是独立的蒙古人民共和国。

他不但承认,还对外蒙古在俄国鬼子支持下分裂中国、背叛祖国的罪行大加赞赏!称外蒙古脱离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的叛国行为是外蒙古发生的人民革命。在《毛选‧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中毛泽东说:“蒙古土地那么广大,人口那么稀少,照艾奇逊的道理是不能设想会发生革命的,但是却早已发生了”[3]。注释[3]指一九二一年至一九二四年外蒙古发生的人民革命。在这次革命中,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蒙古人民,在苏俄的支持和帮助下,驱逐日本帝国主义所支持的白俄军队,推翻外蒙古地方的封建统治,脱离当时中国的北洋政府,建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由于共产党夺取了政权,中国也就失去了收回外蒙古的机会。

11、专打国军,不打日军,命令新四军扩张,引发皖南事变

中国大陆出版了一本书,这本书在1983、1984年曾经出版过五千册,邓小平在它出版后很快又把它收回去了,不再让它公开出版。可是二十来年之后这本书又出版了,这本书的作者彼得‧弗拉基米若夫。这个人是什么人?是苏联塔斯社驻延安的记者,他的第二个身份是第三共产国际驻延安代表,他有权力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在他的《延安日记》里详细的论证了共产党在所谓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阶段,怎么样打国民党的军队而不打日军的一些令人羞耻的事实。

大家都知道皖南事变,说心里话,八路军还能够说几句话,还参加过平型关战斗、还打过百团大战。尽管毛泽东和党中央不让打,批评他们违背了党中央的战略方针。但在国难当头、日寇蹂躏我山河的时候,参战的八路军官兵只要是打了日寇了,就是了不起。新四军从建军到最后(除了遭遇了日军不得不打、为了给养等情况打一下)从没有象八路军那样有一定规模的主动打一打鬼子。江苏溧阳的塘马战役是遭遇了扫荡的鬼子来不及跑了才遭受了损失,当然尽管是被动的,和日寇血战而死的都是我民族烈士。塘马战役中的新四军十六旅在江苏宜兴闸口成立,成立后打国民党打了三战。至于新四军解放了江南的长兴、溧水、句容、高淳等县,大家从现在中共出的书籍中也看到了,那是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毛泽东、党中央命令部队要在第一时间和国民政府抢受降权才打下了这些地方。

那日本投降前新四军主要打谁呀?不是新四军没能力打大战,它打韩德勤的大战黄桥战役就消灭了国民党一万多人,韩德勤是谁啊?韩德勤是台儿庄大战血战日寇的主力部队呀,韩德勤的抗日战绩让消灭他的新四军汗颜。新四军打死国军两个师长,淹死国军的一个军长,它成团成营成连的袭击国民党的抗日军队。1968年,老三届的高中毕业生下放到安徽皖南泾县茂林村的时候,当地的老辈们在谈到当年的皖南事变时,竟在私下里对他们说:“哪里是国民党打共产党,是共产党把国民党打火了,国民党才挨它的。”今天我们发掘出的历史完全和这些乡民的话是一致的。中共的借抗日以扩张,是不择手段的。而所谓借抗日以扩张,并不是说,中共乃是一边抗日一边扩张,倘若真是如此,倒也罢了。问题的关键是,中共为了扩张,非但不打敌军,而且专打友军,非但不向敌人占领地区进攻,甚至向一切敌后地区和战争区域的己方进攻。

在《毛选‧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中,在这份“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中共中央东南局的指示。”中,毛泽东这样命令新四军,他说:“所谓发展,就是不受国民党的限制,超越国民党所能允许的范围,不要别人委任,不靠上级发饷,独立自主地放手地扩大军队,坚决地建立根据地,在这种根据地上独立自主地发动群众,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抗日统一战线的政权,向一切敌人占领区域发展。例如在江苏境内,应不顾顾祝同、冷欣、韩德勤等反共分子的批评、限制和压迫,西起南京,东至海边,南至杭州,北至徐州,尽可能迅速地并有步骤有计划地将一切可能控制的区域控制在我们手中,独立自主地扩大军队,建立政权,设立财政机关,征收抗日捐税,设立经济机关,发展农工商业,开办各种学校,大批培养干部。中央前要你们在今年一年内,在江浙两省敌后地区扩大抗日武装至十万人枪和迅速建立政权等项,不知你们具体布置如何?过去已经失去了时机,若再失去今年的时机,将来就会更困难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毛泽东是怎样命令共产党的新四军在国难当头的抗战中夺取正在领导抗战的国民政府的地盘和领导权的。这才是皖南事变的真正起因。陈毅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命令,渡过长江去发动黄桥战役打韩德勤,引来国民党报复发动皖南事变。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2005年的《炎黄春秋》第九期刊登了原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阎明复的文章,披露了张学良中共党员的身份。
  • 1944年初,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在滇缅边境、即缅北进行反攻,全歼日军两个师团,重创日军两个师。同年春月,我为打通中印公路,始以驻印军指挥官郑洞国率新一军、新六军反攻缅北,越崇山峻岭,进击新平洋,与日军战于太白家。
  • 这个中华民国在我们的心里叫什么?叫大中华民国,是包括外蒙古在内的1912年元月1号由我们的国父孙中山先生创立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所以我们才敢说,中国人民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在性质上、在本质上,就是我们大中华民国的卫国战争。谁在那个时候将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奉献给了这一场战争,谁就是在捍卫我们的大中华民国,就是在捍卫我们国父所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 最近几年以来,每到了台风季节,最常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就是各地所发生的土石流,滚滚的泥沙吞没了许多人的家园。而随着事件发生,就会有许多专家学者们讨论土石流发生的原因,多半与滥垦滥伐、水土保持脱不了关系。
  • 我们都有一个国家,我们都是一个国家的一份之。我们每个人在讨论我们的历史问题、现实问题和前途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国家、民族、人民放在自己的立场之上,我们的心,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感情都是以自己的国家、民族、人民放在第一位来讨论历史追求未来的话,我们就不会犯太大的错误,我们就不会相信谎言,我们也不会自我夸张,因为国家、民族、人民对一个国家的人来说她永远是我们心中最重要的。
  • 2002年6月,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推荐该景区为摄影采风点。原任村干部王国富在清扫景区时,无意中发现巨石上有“产”、“党”两个大字。他把长期堆放在石头旁的秸杆搬开后,发现巨石断面上隐约出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横排大字,字体匀称工整,每字约一尺见方,笔划凸出于石面,如浮雕状。
  • 读罢“九评”,知国民党有两百个将军阵亡,便知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主体表现是由国
    民党军队表现的,其中中国军队在缅甸的战斗﹐是中国近代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事﹐
    缅甸第一阶段战斗中的“仁安羌大捷”﹐更是一个闻名于世的战役﹐是近代史上中
    国军队第一次和盟军并肩作战所得的荣誉﹐是盟军在第一次缅战中唯一的大胜仗﹐
    同时更是一个奇迹。因为孙立人将军的新三十八师在劣势情况下﹐竟以不满一千的
    兵力﹐击败十倍于我的敌人﹐救出十倍于我的英军﹐这十足表现出中国军人作战精
    神的英勇 与顽强。另外中华传统文化“仁﹑义﹑礼﹑智﹑信”的优越性在中国军队
    的对日作战中﹐以缅甸之战体现的相当淋漓尽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