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毋忘六四犹在耳 民主女神再遭殃

香港六四21周年大游行 抗议政治打压

司徒华震怒:21年来最严重打压

香港纪念六四21周年民主大游行(摄影:李明/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道)距六四21周年不足一周,港府在前昨两天接连采取粗暴的武力行动,先后夺走支联会在时代广场摆放的大、小民主女神像及天安门屠杀浮雕,并拘捕十多人。连日来民主女神像一再遭遇暴力,勾起了港人对21年前天安门广场清场的惨痛回忆,纷纷强烈谴责港府的暴行。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怒斥这是支联会21年来所受到的“最严重打压”,香港人权监察也发表罕有地措辞严厉的声明,指责警方与食环署沦为当局打压人权自由的政治工具,而且滥用规管娱乐活动的条例,把悼念六四活动说成娱乐,“比莫须有更为可恶”。

身患肺癌正在接受治疗的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昨日下午冒着大雨,坐轮椅参加游行。他在出发前发言,再次斥责港府前日强行清场,没收新民主女神像和天安门屠杀浮雕,并拘捕13人的举动:“这是21年来我们支联会受到的最严重的打压,我们要求还给我们民主女神像,还给我们天安门浮雕,同时解释为何今次有这样的行动。他们还拘留了我们13位工作人员,我相信他们也会进行政治检控的。我早前提出纪念六四21周年的口号就是反对政治检控,抗议政治打压,我们已经准备他们会陆续对支联会采取一些无理的行动。”

曾荫权对支联会“起茅”

对于行政长官曾荫权落区宣传政改方案时使用了“起锚”这个名词,司徒华嘲讽说:“我觉得它不是起锚而是‘起茅’,是打茅波的茅,你看到他昨日已经开始向支联会打茅波了。我觉得这次虽然说是食环署提出说我们没有牌照,所以警署采取行动,但是我觉得决定一定是曾荫权做的,要不是曾荫权,没有一个部门敢采取这样的行动。同时今次牵涉好几个部门,责任完全在曾荫权。”

他并直指曾荫权受到中共的操控,“日常的决定都离不开有北京政府的指示,他个人决不敢采取这样的行动,但是他完全屈服于北京的指示。”


香港支联会要求平反六四的巨型横幅(摄影:李明/大纪元)


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呼吁要人道的善待天安门母亲,给她们可以自由悼念自己孩子的自由。(摄影:李明/大纪元)


游行人士希望大陆可以公开六四真相,建立民主中国。(摄影:李明/大纪元)


游行队伍最前面是民主女神塑像(摄影:李明/大纪元)

象征自由的民主女神塑像(摄影:李明/大纪元)


要求平反六四的横幅(摄影:李明/大纪元)


有人抬着棺材上面写着:屠夫政府遗臭万年(摄影:李明/大纪元)


要求平反六四的群众签名(摄影:李明/大纪元)

声明抗议中共加剧打压

纪念六四21周年的爱国民主大游行于下午3时过后在雨中出发,5时后抵达终点政府总部。支联会宣布游行有2千5百人参加。副主席蔡耀昌宣读声明,谴责中共对人民的打压。他说:“看到中共不仅没有正视过往的历史错误,中共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维护它们少数的特权,现在越来越变本加厉对维权和异见人士,以及其他来自民间的不满声音加以打压,这种持续不变的暴行,实在令人发指,是非常可耻。”
游行结束后,约80名年青人傍晚游行到中联办,要求追究六四事件责任。由于警方限制到中联办前门抗议的人数而一度发生冲突,警方警告要采取清场行动。其中一名女示威者站在铁马上,焚烧一块自制的中共党旗,警员用灭火筒将火扑熄。

此外,一批社民连和四五行动的成员,抬着一副棺材由政府总部游行到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大批警员沿途戒备。示威者将棺材放在公署门外架设的铁马上,之后为六四死难者默哀3分钟。

警方再次没收民主女神像

与此同时,支联会成员在傍晚到达前一天被清场的时代广场,将游行时使用的一座8呎高玻璃纤维制民主女神像摆放出来。食环署人员与大批警员先后到场,再次以违反《公众娱乐场所条例》为由要求移走民主女神像,支联会予以拒绝,副主席李卓人质疑当局以什么理由移走女神像。8时过后,原来在中联办抗议的年青人闻讯赶到时代广场,阻止当局的清场行动,与警方发生推撞,部分抗议者倒卧在马路上,阻止载着女神像的警车开走。警方增援压制抗议人士,于晚上9时宣布清场行动结束,并带走支联会副主席李卓人及常委梁国华,指两人涉嫌阻差办公。

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在内的十多名支持者到北角警署声援被拘捕的两人,警方在门外架起铁马戒备。到10时许,两人获准以1百元保释。李卓人在门外与支持者高呼口号,抗议港府政治打压。他同时发出最后通牒,限令警方在6月3日即周四下午6时之前归还前后没收的两座民主女神像,如果警方到时仍不归还,他会号召全港市民包围北角警署。

司徒华也呼吁港人踊跃参加周五的六四烛光悼念活动:“希望香港市民看到香港特区政府对我们的打压,更加踊跃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表示对我们的支持,使得它的打压得到反击。”

对于没收民主女神像事件,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昨午表示,食环署认为支联会摆放的物品并未取得批准,所以“依法”没收。


游行队伍在缓缓行进(摄影:李明/大纪元)

对香港政府打压纪念六四的行动,市民表示极度的失望。(摄影:李明/大纪元)


游行队伍在行进中(摄影:李明/大纪元)


队伍中有不少是年轻人(摄影:李明/大纪元)


游行队伍的队头已到达终点政府总部(摄影:李明/大纪元)


虽然队头已到达终点,但后续的人潮还在向终点缓缓行进。(摄影:李明/大纪元)

人们冒雨参加今次的纪念活动(摄影:李明/大纪元)


游行队伍在终点政府总部门前抗议(摄影:李明/大纪元)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抱病参加今次的六四纪念活动(摄影:李明/大纪元)


递交请愿信(摄影:李明/大纪元)

人权监察强烈谴责港府政治打压

香港人权监察昨晚发表措辞严厉的批评,强烈谴责港府打压支联会在香港的和平表达活动,并指责警队和食环署充当政治工具,滥用《公众娱乐场所条例》,借词滥权强行拘捕支联会的人员,并搬走女神像和浮雕。

人权监察总干事罗沃启说:“如果天安门广场上的示威者竖立女神像,大陆公安和文化部干部前来阻挠,指他们没有为示威表达活动申请娱乐牌,把活动所在的部分的天安门广场申请成为临时娱乐场地,并要拉人搬像和清场,大家可能不会奇怪,但为何这种事可以发生在香港?请曾荫权出来解释给市民、联合国人权机构和国际社会听。”

把悼念说成娱乐 比莫须有还可恶

罗沃启强调:“说悼念活动是娱乐,要申请娱乐牌照,真是荒天下之大谬。这个借口,比‘莫须有’更为可恶,因为这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洒盐。”

他指出,《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用于规管某些娱乐,而非示威表达活动。祭出《公众娱乐场所条例》,完全是借词打压。

罗沃启嘲讽警方和食环署说:“为何要申请娱乐牌照?‘执法者’的说法是:有展览、有音乐、有唱歌。按照这种标准,香港任何公开进行的殡仪活动、教会的礼拜活动、道教佛教、升旗礼不少的仪式都要申请娱乐牌,因为他们都有音乐,有时要唱歌或礼赞,都展示花牌、祭帐、纸扎丫环等祭品、佛像、十字架、大头相,甚至告别遗体时展示的棺木和尸体,连同国旗区旗一并都要移走充公!家属信众仪仗队全部用最低武力驱散或押走!”

他并指出,食环署沦为政治工具,与警方配合打压表达活动,并非第一次。根据香港人权监察的记录,这两个部门就曾合作,用《公众卫生及市政条例》第104A条禁止未经准许而展示招贴或海报的条文,指在中联办外示威中的法轮功学员的“抗议江泽民国家恐怖主义”横额未有事前申请,从而使用武力夺取和没收该横额。

罗沃启并表示,管理公共空间的商场人员宣称场地守则规定该处不能进行带政治性的活动,这完全是“不准谈政治的政治”。他质问在宪制上保障表达和参与公共生活自由的体制下,在属于公共地方施限不能涉及政治,法理基础何在。他说:“说这种话的人也许可以在自己家中设下这种规则,但肯定不能用于受其托管的公共空间。若场地管理人再作这些无理的阻挠,人权监察不排除发起运动,杯葛商场及在商场内经营的店铺,直至取消苛例为止。”◇


用民主女神像遮住国徽(摄影:李明/大纪元)

牌子上写到:你可以拘禁我的躯体,但锁不住我的灵魂。(摄影:李明/大纪元)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5-30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