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不打烊的照顾 母亲我爱您

黄瑞芬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4岁那年,我背起书包,坐上娃娃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望着车窗,小小泪眼努力捕捉那离车身越来越远的母亲之身影,那是我上幼稚园最记忆深刻的画面,现在明白,那是怕失去妈妈的恐惧。

6岁那年,母亲牵着我的小手,带着我到附近小学拜托校方,想让我提早一年上学。我握着母亲粗糙的手,看着她背着小我3岁的弟弟,和人事主任三托四请。终于我入学了,当我坐在教室中,努力搜寻窗外妈妈的身影,我知道,妈妈只是暂时离开我。那段小学的日子,母亲在自助餐厅虽得老板赏识,但是她坚持只做半天的工作,为的是小孩放学不用当钥匙儿童。

16岁的那年,正值青春叛逆的年少时光,我的忤逆常常让母亲火冒三丈。有一次,我愤而将自己锁在房内,妈妈气极败坏的一面训诫,一面掉泪。回想中学时代放学后,妈妈常催促我们三兄妹洗澡、吃饭、看书去。她则一人在楼下收拾碗盘,洗全家的衣服,然后等候加班晚归的父亲。

上了大学,妈妈常在我从外地返家后,拉着我上街去。说是要陪她逛街,其实是要帮我添新装。犹记得母亲说:“该是打扮的年纪,就要打扮。”母亲知道我爱书,只舍得花钱买书,舍不得买衣裳;而母亲只舍得为女儿添新装,自己则维持一贯简朴。

26岁的我,要嫁为人妻的前夕,按习俗和母亲同睡,我听到母亲啜泣的声音,她叮咛我要孝顺公婆、夫妻凡事要忍让。婚礼当天的照片中,我看到母亲哭过的双眼,和称不上灿烂的笑容。我也才惊觉:这次,我是真的要离开母亲温厚的羽翼了。

28岁那年,难产的我最后面临剖腹的命运,而后回娘家坐月子。期间,外公过世,母亲在丧父之痛和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之间奔波。在失去父亲与外孙女新生之间,母亲复杂的心情从未向人倾诉。

如今我已36岁,为人妻、为人母,母亲今年已63岁了,她日益增多的白发常常提醒我:母亲用青春交换孩子的成长、家庭的温暖。而母亲不打烊的爱仍体现在我每天香味四溢的便当、女儿下课后的看顾、外子衣物的缝补等大小事上。每思及母亲爱的付出,常使我热泪盈眶!

母亲照顾老人、孝顺公婆、相夫教子、服务社区、节俭惜福。她虽只有国小毕业,却用身教在我成长的路上提灯指引,她无怨无悔地为丈夫、家庭、孩子付出,将永远是我追随的典范。“妈妈!谢谢您!我爱您!”◇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