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狂鸟的国度──第六幕第一景 秘密警察

人气 1
标签:

不知不觉中,鸟变得十分机灵。飞在空中,睡在巢里,它们随时提高警觉把一切仔细观察……

穹和大地并没有改变。风,这古老的乐师依旧吹拂起来,一阵阵弹奏树的乐器。只是哪一根隐形的弦断了,琴键走了音,吹奏出来的音乐依稀恍惚,越来越细微不可闻。同时,鸟国更繁荣了。

城里的商店一家家盖起来,什么都卖:海底的珊瑚、绣金字、图腾的旗帜、五爪鞋、翅膀刷子、假翅膀、太阳眼镜,只要鸟想得到,店里都有。鸩正流行的时候,店里卖一种锁毒囊,囊里搁只染色的假鸩羽,年轻的鸟儿买了戴在脖子上充当内毒。挂上锁毒囊,它们内在饱满了,说起话底气也硬实起来。

后来又流行一种假头;老鹰头、大雕头、凤凰头,对自己的族类不满的鸟买了去戴在头上,改头换面。戴着这不属于自己的头,它们无论在空中飞翔、说话,感觉大不一样。有些鸟戴久了索性不拿下来,上床也戴着。这样在梦里它还是头谁都敬畏三分的大雕。

以精心伪装术打入鸟的内部

随着鸟儿生活钜大的变化,监察的工作艰难起来。鸨枭俩年纪大了,力不从心,钻不入鸟日渐复杂的心思。这鸨枭是那两头亲自听见凤凰圣旨的鸨枭的嫡亲后裔,不是那两头我们已经熟悉的鸨和枭。也就是说,这鸨不是雪儿的第一任丈夫,却是她不知第几代的,血缘关系绝不纯粹的后裔。

“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怎么,倒是离咱们越来越远了?再不想点法子拴住,眼看要飞上九重天。”

和它们的祖宗一样,这两头鸨和枭不是省油的灯,它们和皇室保持良好的关系。据说它们从凤凰那儿寻来一笔钜大的经费,雇了一批秘密警察为自己效力。这些秘密警察出没在酒店、市场,黄昏换上便服深入各鸟族的巢,和大伙打成一片,什么事逃得过它们的法眼?不但如此,它们发明了“口含天宪,法随言出”这一法宝,遇见刁民祭出来堵住鸟嘴,叫它们束手就范。不多久,这些警探悟到法律是吓唬鸟百姓的顶好使的工具,又时髦,又轻省,搁秤上称不出重量。若是遇上实在不驯,孔武有力的鸟,这些秘探还有一个法宝:枪。

这些鸨枭旗下的秘密警察青出于蓝,在鸟百姓的生活中扮演了吃重的角色。它们渗透入每一座森林,每一个巢穴,以精心的伪装术打入鸟的内部,成为无法切割的一部分。幸而鸟没有丧失灵敏的直觉,凭着这直觉,它们把密探从自己当中区分出来。然而日久天长,这些秘密警察和鸟的生活结合为一,就如鸟巢和树根、树叶合而为一,根本无法驱逐出去。更严重的是,鸟儿自己一个个悄悄成了为鸨枭效力的密探,以致于干净的分割是不可能的。

鸟儿个个学会了监视的门道

在漫长的时间之河中,鸟发展出独步宇宙的,特殊而高妙的鸟文化、鸟文明。这高妙的文明证实了鸟的智慧果然是如孔雀所说的超凡入圣。有了丰富文明的鸟不免水来土淹,兵来将挡,凡事自有它们的应付之道。

那古已有之的鸟海战术再度披挂登场:鸟儿个个学会了监视的门道,扮起秘密警察来。既然连自己人都已失陷,那么别无选择,只好大家都做
起密探来。举凡街坊邻居、远近亲人、路上碰到的老婆子、小儿、行迹可疑的陌生人都是它们监视的对象。不知不觉中,鸟变得十分机灵。飞

在空中,睡在巢里,它们随时提高警觉把一切仔细观察。一切都是它们监视的对象:光、空气、水、虫子、蜗牛,还有那嘴里生一对獠牙,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什么不可以监视,什么不可以研究?

鸟进化了的脑子想得妙:“这国家的鸟民个个都是监视者,也都是被监视者,秘密警探不就无用武之地?日销月磨,还怕不把那些五牲鬼投胎的家伙给废了?”◇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预言里的2020年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珍言真语】金钟谈红二代罗宇 中共体制造悲剧
【重播】最后冲刺 川普及夫人访宾州五地演讲
【横河观点】史无前例 美宣布统促会为外交使团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