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如其人

智真
font print 人气: 315
【字号】    
   标签: tags: ,

文字是文化传承的载体,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赋予了汉字极为丰富的内涵,古人历来就有:“字如其人,人如其字,文如其人,文以载道”之说,提倡“作字先做人,心正则笔正”。

我国书法历来注重字的气质、神韵,因为文字不仅与民族文化紧密相关,也反映出书写者的性格特征、志向、思想境界等。西汉扬雄说:“书,心画也。”明人项穆说:“心之所发,蕴之为道德,显之为经纶,树之为勋,立之为节操,宣之为文章,运之为字迹……”。

清刘熙载还将各种身份不同的人的书法特点作了概括:“贤哲之书温醇,骏雄之书沉毅,畸士之书历落,才子之书秀颖”,事实正是如此。历史上流传千古的书法家几乎都是忠正廉洁、品质高尚的人,他们的道德、人格、气节和他们的书法作品并传后世,使人赞颂不已。

比如,王羲之品德清纯,他的字清秀超逸,举止安和;虞世南、褚遂良、柳公权文章妙古今,忠义贯日月,其书法朴质敦厚,充满严正之气;欧阳询、欧阳通父子不同流俗,其书法险劲秀拔;苏东坡书法旷达豪放;颜真卿刚正不阿,临危不惧,他的字也刚劲雄健,结体严谨,法度完备,“望之知为盛德君子也”,让人感受到一种浩然正气。凡此皆字如其人,自然流露者,都可以从他们书法作品中体会到他们这些高尚品德。

如果书家的人品高尚,他的作品也为世人所珍爱。如爱国名将岳飞、文天祥、林则徐,他们忠义正直,坚守气节,他们的字也特别受到保护和爱戴。如果书家的道德败坏,其作品也不会为人所重。想用书法的成就来掩盖或弥补其人品的缺陷,那是不行的。如宋代秦桧也曾研习书法,因其卖国求荣,陷害忠良,其字亦被排斥。据传宋代四家“苏、黄、米、蔡”的“蔡”原指蔡京,后因他人品不好,改为蔡襄。因此那些大节有亏的人,纵使书技娴熟,因受到人品影响,其书亦随人而逝,泯灭不传。

传统文化中对于美的事物是用道德标准衡量的。其实无论是做诗、作文、写字或绘画,都表现出人们对“善”与“恶”、“正”与“邪”这些原则性问题的态度,人们在看好的、正的作品时,得到美的感受,也会受到作品内容和作者高尚道德的鼓舞和感化,心驰神往。“自来书品,视其人品。故无学不足以言书,无品尤不足以言书。此书道之理也。”(《书道》)

所以学书要先学做人——立品为先,宋陆游说过:“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讲的也是这个道理,即必须修养人品。书法艺术的品评,不是比点画、章法的精巧,而是看作者的胸襟、气质和道德修养。其实各种艺术和技能,都是为了让人正用和善用的,人们只有修心重德,不断净化自己的心灵,不断升华思想境界,才会展现出神采和神韵,也才能更好的利人济人。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羲之热衷书法,总是废寝忘食苦练习字。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不辞辛劳寻找与拓印历代碑刻,因而累积大量的书法资料。他还在家中的书房、院子、大门边等各处,摆好桌椅,上面放着笔、纸、砚、墨,一有好的字体构想,随即下笔书写。由于不断的勤学苦练,他的书法造诣才能达炉火纯青的地步,而作品也被千古传颂,流传至今。
  • 王羲之任性率真而不做作,喜欢即兴书写。据《晋书‧王羲之传》记载,《兰亭集序》就是他酒后的即兴书写佳作。还有有一次,他到学生家里,看见人家有一张棐木制的桌子,桌面光滑洁净。王羲之就在上面写字,一半楷书,一半草书。
  • 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欧阳询一生经历陈随及唐初,在隋朝就已名震寰宇,高丽(韩国)都曾派大使前来求书。欧阳询未曾因盛名而骄,书艺亦未被盛名所绊,反而老来笔健,其传世的名作如“化度寺碑”、“九成宫醴泉铭”、“温彦博碑”都是晚年之作,其中“九成宫醴泉铭”更有“楷书极则”之誉。
  • 褚遂良是虞世南的学生,自幼敏而好学,博涉经史,潜心翰墨,年轻时书艺就有很高的水平,接下侍书工作颇为称职,于书于政,皆深得唐太宗赏识,屡屡升官。官运亨通使褚遂良刚正忠直的人格、渊博的学识在政治上有所发挥,成为国之栋梁。另一方面,入朝为官后,有机会亲近宫里大量前人法书真迹,时而临摹,时而鉴赏,造就了他更加完美成熟的书艺创作。
  • 苏轼(1036~1101),字子瞻,号东坡,四川眉山人。他是中国史上少有的文艺全才,诗文书画无一不精,他的书法入古出新,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合称为“宋四家”,并被尊为四家之首;他的文章与其父苏洵、弟苏辙合称“三苏”,均被列入“唐宋八大家”.......
  • “书初无意于佳乃佳尔”是苏东坡耐人寻味的书法语录之一,意思是书写前没有刻意求好的作品,往往是自然天成的佳作.......
  • 宋四家苏、黄、米、蔡,各有自己的风貌,而四家当中最具艺术创新意识的当推黄庭坚。黄庭坚写字非常用功,年轻时虽然书法就已经相当出色,但他仍对自己的字不满意,原因是.......
  • 米芾(公元1051~1107年),初名黻,后改名为芾,字元章,号襄阳漫士,鹿门居士,原籍襄阳(今属湖北)人,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他的母亲曾入宫服侍英宗皇后,米芾也得此恩荫而当了个县官,但他“全无富贵愿,独好古人笔札”,为了艺术,丢官也不在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