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为何中国和这些声名狼籍的国家保持着良好关系?

周晓辉

图为南北韩边界的北韩军正观察南韩方面。(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6月16日讯】5月24日出版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了其副主编乔舒娅.基廷撰写的文章,文章题目是《最让中国尴尬的五个盟友》。文中的这五个让中国尴尬的盟友是:朝鲜、伊朗、苏丹、缅甸和津巴布韦,它们都是在国际上声名狼籍的国家,但让人奇怪的是,中国却与这些国家打得火热。

基廷分析认为,北京与朝鲜建立盟友的关系是基于政治稳定、双边贸易需求以及朝鲜可以作为中韩间的缓冲区的地位。中共政府对朝鲜的支持可以回溯到上个世纪50年代的朝鲜战争,此后,中国成为朝鲜的主要捐助者和贸易伙伴,直至今日。如今,朝鲜90%的进口能源、80%的日常用品和45%的食品来自中国。与此同时,朝鲜低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劳力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双边贸易在2008年达到了2.7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了40%。

而作为朝鲜的盟友,中国常常利用自己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阻止针对朝鲜的制裁。但是,朝鲜核试验也加剧了北京的忧虑,特别是在2006年平壤撕毁六方协议、进行核试验后。然而,中国始终是朝鲜最为重要的盟国,一个明显证据就是最近金正日访华,受到了包括胡锦涛、温家宝等的高规格接待。

对于被视为恐怖主义温床的伊朗,基廷认为,中国与其交好是因为对其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过去十年中,中国一直在寻求稳定的石油供应,而在国际上日益孤立的伊朗则迫切需要政治支持。今天,伊朗已成为中国第三大石油供应国,伊朗一些油气田开发大单也交给了中国石油企业。在伊朗不顾欧美的反对、执意发展自己的核计划的问题上,中国则在安理会中表明反对制裁,主张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但伊朗的态度时常让中国觉得十分尴尬。

与中国关系密切的非洲政权中,基廷认为,苏丹是最具争议的一个。因为血腥的内战和达富尔种族大屠杀问题,苏丹遭到了国际社会的严厉制裁,美国石油公司退出,中国借机在苏丹能源领域占领了主导地位。中国石油总公司是苏丹最大的石油投资公司,而中国购买其40%的出口量。人权团体称中国向苏丹出售了高达5千5百万美元的小型武器,这些武器被用在枪杀达富尔地区30万人身上。尽管2008年苏丹总统巴希尔已被国际刑事法庭指控犯有反人道罪和战争罪,但中国仍继续保持与苏丹的合作,并在安理会中阻挠对苏丹的制裁。

基廷指出,北京对于缅甸的兴趣在于天然气和矿产。2008年,中缅签订了一份长达30年的天然气合同,而过境缅甸的输油管线也正在兴建中。为此,中国在1995年至2005年间给了缅甸约2亿美元包括歼击机、舰艇在内的军事援助。在安理会中,中国支持缅甸军政府,尽管其大规模镇压国内的民主运动;但缅甸近年在边境地区的军事行动,使上千万难民涌入中国,同时带来了毒品和爱滋病,这使得中缅关系出现不确定因素。

而最后一个让中国尴尬的盟友则是非洲的津巴布韦。基廷表示,中国感兴趣的是其矿产资源。对于总统穆加贝具有争议的土地改革政策,中国不但公开支持,而且还提供了数十亿的农业援助。此外,中国还向其出售了最近的军事装备,包括FC-1歼击机、100辆军车和最好的雷达系统。作为回报,穆加贝向中国矿业投资敞开了大门,包括世界第二大铂矿。就在西方国家因津巴布韦大选舞弊、执政党威胁反对党并导致反对党成员死亡而对其实行制裁之际,中国借机扩大与其的合作。

对于基廷的分析,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其文中所说的中国确切地说应该是指中共政府,是中共政府选择与这五个声名狼藉的国家为伍,而非中国人民的自由选择。

自由国度的人都知道,党和国家并不是等同的,也就是说,中共政府并不能代表中国。由于中共的官样文章中常有“党和国家”之类的话语,且将共产党凌驾于国家之上,所以许多中国人“条件反射”地把“党”和“国”混为一谈,“自觉”地认同中共的所为代表着中国和中国老百姓。而许多浸染在自由氛围中长大的西方人,因为早已视党和国家的区别为自然,所以当批评或谈论中共的所为时,也极少有意将二者区分看,而完全使用了“中国”指代中共。这恰恰使中共借机混淆了“爱党”和“爱国”的概念,煽动民族主义,蛊惑民众,达到其维护中共权贵、红顶商人和伪知识精英所构成的红色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维护当今中国权贵资本主义的红色政权。

正是通过基廷的文章,我们不难发现,中共政府完全忽视这些国家政府在本国的倒行逆施,而是出于自身经济、政治上的考虑与这五个被国际社会制裁或孤立的国家交往,并成为他们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的保护伞,甚至中共政府还出售武器,助纣为虐。近期中共政府反对联合国借“天安舰”事件制裁朝鲜是又一典型例证。考虑到中共政府对于本国人民的态度,以及利益当先的现实主义外交政策,就不难理解中共政府的选择了。

有人也许会说,中国能源紧张,为了获取能源可以不择手段,所以这样的选择没有什么不好,对中国老百姓也是有好处的。也就是说,为了自身利益,可以不顾道义,不顾万夫所指。此种行为又与禽兽何异呢?当一个社会、一个世界公理、道义都不复存在时,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该是怎样的一派乱象?而恰恰因为中共政府做了这样的选择,才使国际社会充满了对其的不信任。一个在国际社会根本无法赢得尊重的政府,又如何能让中国真正地立足于世界?

而中共的所为真的可以使中国老百姓获得好处吗?非也。且不说中共在朝鲜战争中为了帮助朝鲜,牺牲了几十万无辜的中国人的性命和无以计数的财物,单就近些年来的中共所为来看,中国老百姓依然是中共的牺牲品。原因在于:其一,中共这种不顾道义的所为恰恰伤害了中国人自身的形象,让很多外国人不耻;其二,中共在国内外的罔顾道义之举也导致整个社会道德急剧下滑,中国社会乱象横生,中国人的生存环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恶劣中;其三,中共以此种方式获得的各种资源并没有回馈给老百姓,绝大多数进了中共统治集团成员的腰包。而最终为中共买单的却是中国和中国老百姓。

也有人说,西方国家不也是利益当先?这个我也不否认。不过,对于西方民主国家而言,执政党要想坐得稳,多少都要考虑民众的想法和利益倾向。因此,其在利益上的考虑,还存在着一定的底线,即在一些涉及到西方民主价值、人权等民众关注的问题上还会放弃利益或部分放弃对利益的追逐。当然这其中的博弈非本文所能讲清。

还有人说,中共官方的说法是,中国没有盟友,只有朋友。问题是朋友也有好、坏之分。古语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从中共结交的上述朋友来看,中共政府也不过是一丘之貉。既然是一丘之貉,中共政府又有什么尴尬的呢?而且,令人好笑的是,中共和这些朋友不少也是面和心不和的啊。

试想,如果让中国老百姓自由地选择,有多少人会选择与这五个名声不佳的国家为友呢?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选择朋友不是更重视对方的道德品质吗?

不妨再换另一个角度看。一个只考虑现实利益而忽视道义、民众权利的政府,又有谁愿意真心与其交朋友呢?又怎能赢得他人的相信?或许中共政府最后只落得:放眼望去都是朋友,但却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那又能怨谁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16 3: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