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人气 1
标签:

【大纪元6月17日讯】正当上海世博会有力地证明中国繁荣富强之际,一批投诉无门的访民则走上了绝路,据海外媒体报导,自6月7日凌晨两点,他们爬上了位于北京南二环路附近的一座无线电发射塔,其目地是使人们关注的目光,从类似世博会的灿烂场面转到冤民身上,几位来自外地的访民,已经在这座距离地面一百多米高的空中度过了48个小时,到9日凌晨,还没有一点点下来的迹象。政府花公款派出的考察团还在继续向上海进发,胡温高唱的“和谐社会” 的歌声依然响亮,音犹在耳。只有几辆曾经抓捕过访民的警车在8日晚间赶到了塔下,但9日便悄然离去,可能官方打了电话,黑龙江、贵州等地的警车都已陆续到达现场,尽管如此,如同当地的政府不能解决访民的冤情一样,警方用于解救塔上人员的高架云梯也无计可施,故其渐次撤离了现场,只余下多辆救护车依然在附近待命。假如他们梦想破灭,飞身跳下,这些车辆只能用于收尸,中共“和谐社会”的假面具将再次溅满鲜血!

早在去年初,笔者就通过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不同的声音”节目,以《中国处于撕裂状态》为题发声,提醒胡温关注社会群体性事件的暴力化倾向,并预言中国在走向动乱,但中共官方并不予以理睬,今年以来,不仅公权力日益暴力化,而且民间的抗争也以暴易暴,变成燎原烈火。像上述类似成都唐福珍的自杀行为,已不能感化或唤醒中共各级官员的良知,她们在高塔上挂起的布条和标语则告诫天下:中国的社会动荡如同箭在弦上,已在所难免,如果不果断地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民主,改革开放30年来的伟大成果,连同上海世博会光彩夺目的楼群在内的一切,都将一夜间化为灰烬,动荡过后是分裂,必定不是民主,因为道理非常简单:建立在铁塔上的“和谐社会”没有民意作为根基,它尽管是用铁器制成,但终日摇摇欲坠,总有一天将坍塌!而塔的底座是建立在古老的中华民族的土地上,500年的海风吹皱了思想,封建意识早已背离了人类文明社会的普世价值!

在我看来,这些访民爬上铁塔已足以证明,他们至少有两个特点:一是他们是在共产党教育下的良民,从小他们就不知不觉地丧失了民主人权的意识,长大成人之后,又小康知足,只是到了本身生存权,生命权受到了践踏才起来反抗,但为时已晚,而且更可悲的是,她们至今依然相信,小贪官的问题可以通过其越级投诉,被大贪官所合理解决,他们年复一年,无休无止地上访,虽然耗费了全部家当和身体健康,也没有打消她们对“共青天”的梦想与奢望;二是,不论他们叙述怎样的故事情节,不论他她们控告的官员身在何处,有什么样的显赫地位和肆意枉为的恶行,都不必怀疑他们提供文字内容的真伪。因为很显然,假如他们的冤情不是真凭实据,痛彻骨髓,他们怎能爬上危险的高塔,以死抗争?冷漠无情的各级官员,无视访民的疾苦,不是把这些弱者逼成杨佳或朱军,就是变成登塔的温和可怜的呐喊者和自杀者,这充分说明了“和谐社会”并非歌舞升平的戏台,而是贫富不均两极对立的屠宰场!中国走上了一条可怕的随时溃败的道路!

我不否认有一些官员致力于解决民间疾苦,并略有成效,他们的个人品质尤为可贵,但面对庞大而僵化的官僚体系,他们身单力薄,已是无力回天。或许温家宝的所谓“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已成体制内官员最后的良心发现和绝响!现在,从地方村镇到中南海高层,贪腐如同瘟疫吞掉了社会前进的仅有的一点点动力,各级政府已形同虚设,法律法规和公平正义荡然无存,亿万国民已裂变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两极阵营:一方面有大多数的赤贫群体生不如死,类似“富士康13跳”那样地苟活与挣扎;另一方面,官员,企业老板,知识精英等一小部分人,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正贪婪地吃喝玩乐,醉生梦死,或将 “富二代”和巨额财产转移海外,其穷奢极欲与前者的民不聊生形成天壤之别,似乎根本不理会他们的人多势众,但社会一旦动荡,他们必将被愤怒的穷人送上断头台,其财富便成了可怜祭品。上述访民的登塔行动,正是这种社会情绪焦虑不堪,濒临崩溃的反应,它释放的是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信号!

但中国很是不幸,历史上每个朝代垮台之前,知识份子由于敏感和善意,发出的奉劝与谏言,即便是再中肯深刻,也很少会得到统治者的善意回应,正好相反,他们大都因言获罪,身陷囹圄,以致有的死无葬身之地,刘晓波,谭作人,高智晟,是也!故古人言:“先知者不祥”,“察见渊鱼者不祥”。但当一个朝代被另一个朝廷取代之时,更惨烈的还有最高统治者的身首异处,这是因为,中国的古老的文化传统阻挡了西方民主与自由理念的登陆,我们的国民大都如同登塔的访民一样,不知道怎样才能建立一种制度,用它把官员关在牢笼里,加以制衡和监督,逼迫他们如履薄冰地为人民服务,相反,重压之下的国民,一代又一代地把民族和国家走出困境背运之希望,寄托在不断换装的“包青天”身上,过去是黄袍马褂,现在是西装革履,如果没有,他们也会精心塑造一个,这样的闹剧正在重庆,广东等地重演,殊不知,正是这种愚昧的封建皇权思想,孕育了历代贪官污吏,延缓了民主进程,断送了美好生活,而那些不能通过科举制度或其它途径当官的百姓,只能任它人践踏蹂躏。上述访民登塔抗议的声音之所以显得微弱,不能激起古老长城的回响,也不能推动一党执政社会制度的崩溃,其深刻的原因即在这里。但尽管如此,它毕竟吸引了媒体和部分民众的注意,至少它有力地粉碎了胡温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的梦呓!它使我们发热的头脑变得清醒。

据报导,6月8日,北京警方把围塔的警戒线向外扩张了许多,在立交桥下也布置了不少的警察。据说,塔下有许多警车和消防车及设备,这5个访民牵扯了大约50多名警力。与此同时,陆续有许多全国各地闻讯赶来的访民,前去现场声援,其中还有上海的访民陈国治等人,他们是由于世博会拆迁而多年上访无门的民众。这进一步说明了,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社会不稳定情况是多么严重!“和谐社会”已变成“喝血社会”。连现场的警察们也一筹莫展,都带上瞭望远镜,成了观赏塔上人间浓缩悲剧的看客。说不定明天他们也是其中的某几个角色。

另据媒体披露,一个叫张洁的访民通过手机告诉记者,他们5人凌晨2点就赶到了现场,4点多钟爬上了塔顶。年纪最大的刘淑兰已76岁,他们是抱着不解决问题就跳下去的念头做这一切的。张洁说,如果不解决她们的问题,反倒来硬的,他们就坚决地跳下去。她说,上来后就像做噩梦一样,下面有警察和消防队员,围观的人群不断地被驱散散去,但又有很多新人聚拢观看。我认为,实际上,这里变成了依据宪法,公开示威抗议的场所。政府的违宪不作为由来已久,登峰造极!我坚信,塔上的“和谐社会”支撑不会太久。不论他们最终的结果如何,不论是围观群众,还是待命的警察,他们都会有一天,亲眼看到目前的僵化的专制政体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飞烟灭!

2010年6月9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观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姜维平:薄熙来其人(六)
姜维平:薄熙来其人(七)
姜维平:薄熙来其人(八)
姜维平: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纪元播报】方方日记终篇:极左是病毒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罗厨寻味】蘑菇烤比目鱼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