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郭国汀: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

郭国汀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9日讯】1980年5月17日总统选举日,秘鲁见证了第一起毛派游击队武装暴动。毛派游击队宣布发动人民战争,年青军人扣留并烧毁设在教堂里的投票箱。数周后,首都利马街头的街灯上吊死的狗脖子上标名“邓小平”,中国修正主义头子被控为背叛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675

1977年7月-9月,在秘鲁Quechua Aycaho赤贫地区(素有死亡之地之誉)发生了六起总罢工。该地区仅5%可耕地。人均年收入不足100美元,是秘鲁共产党毛派的发源地。

1959年,位于该赤贫地区的Ayacucho大学成为共产党活跃中心之一,一个革命学生组织在大学起着重要作用。起初正宗马列共产主义和毛主义全被禁止。1960年初,一位青年毛派哲学教师哥斯曼(Abimael Guzman)伴演了主角,他1958年加入共产党,是一位优秀的长于形而上学,才华横溢的教师。1965年,他协助建立的共产主义红旗集团(毛派),系中苏分裂后秘鲁共产党内部的产物。1966年,秘鲁政府关闭该大学,因其煽动起义暴乱造成社会危害。这时由哥斯曼领导的红旗党,于次年开始武装斗争。1969年6月,他参与绑架诺查(Rocha);1970年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捕,但数月后获释。1971年,另一共产党派别成立,其宣称马列主义将为革命开辟光辉前途。

军事英雄哥斯曼被誉为“马、列、毛、哥斯曼”之后的,第四位马克思主义高峰。小说家罗伊沙(Mario Vargas Llosa)分析哥斯曼的革命计划如下:“秘鲁的国情是半封建半殖民地,故应采取长期人民战争,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策略,社会主义的榜样是斯大林之苏联,“四人帮”之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波尔布特之红色高棉。”677

1972年-1979年,秘共马列派的桑德罗(Sendero)在学生组织中煽动组建和发展共产党,并获得圣马技术大学学生的支持,亦渗透小学教师联盟;1977年底,哥斯曼秘密组织武装斗争,1980年3月17日,获秘鲁共产党的正式批准。

桑德罗(Sendero)的军队由梅兹(Carlos Mezzich)领导的托派和Pukallacta集团的毛派异议者加强。1980年12月23日,秘共毛派实施首例“大众司法正义”,暗杀了一名叫做梅迪那(Benigno Medina)的地主,虽然此时其仅有200至300名成员,它迅速展开消灭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及国家安全部队的行动。677

1981年,秘共毛派攻击在Totas San Josede Secce和Quinca的警局。1982年8月攻击警总司,击杀6名反游击警,并从警局夺取武器,从矿区取得炸药,攻击炸毁公共建筑,电力设施桥梁。1982年,毛派进攻城市,解放了297名政治犯和普通刑事犯,有组织计划地攻击军警。1982年8月,毁坏农业研究和实验中心,屠杀动物,放火烧毁仪器设备;一年后,技术研究所亦被袭击,所长阿兰萨亚(Tino Alansaya)被杀害。随后8年,600名在农村的工程师被杀。1988年,美国公民康斯坦汀(Constemtin)被杀害;同年12月4日,两名法国援助工人被杀。哥斯曼曾预言:“革命成功要付出100万人的生命为代价”(该国人口总数为1900万人)

1982年1月,秘共桑德罗马列派在学生面前屠杀两名教师;数月后,67名叛徒被“人民法庭”随意公开处死;农民开初对他们杀死地主和政府官员漠不关心,因为地租和高利贷利率过高;后来桑德罗马列派杀中产者,侵犯到农民的部分利益,他们才加以反对。作为革命纯洁计划,马列派还杀盗窃犯,但自1983年始,桑德罗(Sendero)便与毒品走私集团合作。在民族冲突地区,桑德罗使尽一切手段煽动人们对利马政府的仇恨。桑德罗称要以波尔布特保护高棉纯种的方式,保护印地安人的利益,起初赢得印地安人的支持,但很快印地安人便极反感桑德罗的残暴杀虐与恐怖策略。

1980年底,桑德罗完全控制了Ayacucho地区,妓女被强行剃头,不忠实和酗酒的丈夫被鞭挞,任何人表示任何反抗均被在头发中强制剃出镰刀斧头型,任何传统的庆祝活动均被认定为不健康而强制禁止;社区按等级制全部被人民委员会控制,拒绝合作者被立即处死。为封闭与世隔绝,秘共还炸毁桥梁。

秘鲁政府对付秘共的恐怖主义,初时采用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围歼,但收效甚微。1983年至1984年,秘共煽动的人民战争到处漫延;1983年4月,55名秘共游击队员控制Luconamanca地区后,用斧头屠杀了32名叛徒和其他被抓获的逃跑者,共67人(包括儿童)被屠杀。这次屠杀旨在显示桑德罗的权威与冷酷无情。

1984年至1985年,桑德罗马列派侵犯对像扩大致政府官员,1983年11月,暗杀了矿区佩斯科(Cerro de Pesco)市长,因政府没有及时作出反应,该地区的好些市长副市长因而辞职逃亡。1982年,桑德罗马列派屠杀了200人,1983年杀了2,000人,1984年共发动240次行动,超过400名军警丧生;1984年,政府宣布146个省有10个处于紧急状态。若发现游击队员,每60人处死3人,许多农民因此被杀,导致农民倒向桑德罗;1985年,马列派秘共残杀了7名地主,他们的耳朵,眼睛,舌头被割除;他们还用塑胶炸药爆炸在Cuzco Arequipa的发电中心。秘鲁军方也曾因军警被杀而实行报复,1986年6月,在利马三座监狱镇压了200名犯人;但1990年初,秘鲁政府改变原先的政策,宣布视农民为合作者,而非敌人。桑德罗亦改变策略,分解成小组活动,自治组负责游击战,破坏,恐怖和精神心理战。679

桑德罗在Amazonia建立起集中营,惩罚任何背叛者。自1983年起,被奴役的农民便试图逃离桑德罗占领区,任何被抓住的逃亡者被立即处死,被关入集中营者被强制学习,蒙受饥饿与奴役与剥夺之苦。1987年12月,300幸存的男女儿童逃出古拉格,抵达贝兰(Belem)丛林边沿。

秘共哥斯曼和桑德罗的残暴革命事实证明并不能为穷人带来幸福,大多数农民逐渐抛弃了革命。桑德罗亦与共产党内各派展开斗争,长期试图清除正宗马列主义派未果。1990年,1,584名平民和1,542名暴动者因桑德罗与MRTA恐怖集团的内斗而丧生。在政府军和MRTA集团的双重打击下,桑德罗马列派开始衰亡,1980年代末,秘鲁共产党因内斗处决了数名关键人物,加速了共产党的灭亡。1992年9月12日和13日,哥斯曼和他的同伴爱伦那(Elena Iparraguire)被捕;数周后,该组织的第三号人物拉密雷兹(Oscar Albert Ramirez)落入警方手中;1993年3月2日,桑德罗的军事领导人多米哥(Margot Dominguez)亦被捕。最后1995年3月,30名游击队员被安全部队发现并捕获。尽管消灭了其领导人,至1995年桑德罗马列派仍有2万5,000人,包括3,000至5,000名常备军人。秘鲁共产党制造的冲突造成20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秘鲁共产党对2万5,000至3万人的生命负有罪责。1980-1991年,1,000名儿童死于秘共的恐怖行动,另外致伤残3,000余人,由于无数家庭毁灭,还造成5万名儿童成为孤儿或被遗弃。681@

[1] [1]本系列编译主要参考资料:(1)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秘鲁血腥的共产主义征战》作者Pascal Fontaine是一名精通拉丁美洲知识的法国记者;(2)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4;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教授;(3)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作者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4)Robert Harvey, A Short History of Communism,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4.作者是英国下议院议员,专拦作家,〈经济学人〉杂志副主编;(5)R.J.Crampton, Eastern Europe Twentieth Century and After,2ed,(London 1997); 作者是牛津大学东欧历史系教授。(6)Geoffrey Hosking, The Awakening of the Soviet Udition, enlarged e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1) 作者是伦敦大学东欧研究所教授;(7)Michael Harrington, Socialism Past and Future,(New York 1989)作者美国当代主要思想家之一。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19 8: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