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郭国汀: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

人气: 10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2日讯】 1.秘密警察特务恐怖统治

1917年12月6日,根据列宁之选任一位无产阶级雅格滨的指示,布尔甚维克党中央政治局全体一致选举德泽尔津斯基(Dzerzhinsky)为首任苏联秘密警察(Cheka即契卡[2])头子。契卡的权力巨大,往往无法无天。(58)托洛斯基(Leon Trotsky)于1917年12月14日指出:“不到一个月内,这种恐怖将发展成全面恐怖形式,正如法国大革命那样。不仅监狱,而且断头台皆将成为我们的敌人的归缩。”(59)几周后,列宁在一个工人聚会上演说,再次号召实行恐怖,并将恐怖解释为革命阶级的正义。“只要我们未能让投机商接受他们应得的待遇,子弹射入他们脑袋,我们将不能获得任何东西。”59

1919年6月,由白军领袖邓尼金将军(Anton Denikin)设立的布尔甚维克罪行调查委员会,查明1918年1月在塔甘洛格(Taganrog),西维尔的军队(Siver’s)将50名(Tunkers)白军军官手脚捆绑后,投入沸腾的锅炉中;在爱夫帕托里亚(Evpatoria)数百名军官和资产阶级被捆绑后抛入大海。类似的暴行普遍发生于布尔甚维克党占领的绝大多数城市,相类的暴行在1918年4月-5月间在哥萨克大城市发生。邓尼金的调查委员会记录显示:许多尸体手脚被砍掉,骨折,头颅被砍下,阴部被摘除。(61)直至1918年8月至9月,契卡指令的大屠杀才有所闻,它不仅针对武装反抗,而且针对平民敌人。1918年3月,在雅尔塔(Yalta)240名平民被屠杀,其中70人是政治活动家,律师,记者,教师,还有160人是官员。60

消灭“人民敌人”乃是政治和社会革命扩张的逻辑结果。1917年12月28日,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号召各苏维埃建立自已的契卡,结果这种权力不受任何限制的特务机构遍地开花。1917年12月,契卡人数不到100人,但仅6个月便剧增到1万2,000人。61

1918年3月10日,苏联政府从彼得堡迁至莫斯科。3月份契卡总部仅600人,至7月便增加至2,000人,还不包括其直接管辖的特种部队。同时,人民内务部有400人。1918年4月11日-12日,契卡展开首次行动,1,000名特种兵突然袭击约2,000名无政府主义者,激战数小时后520人被捕,25人被立即枪决。64

1918年6月8日-11日,德泽尔津斯基召开全国契卡代表大会,当时全国已有1万2,000名秘密警察,到1918年底增至4万人,而到1921年又增至28万人。会后两天即恢复了二月革命已废除的死刑。1917年11月8日,在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上本来已废除死刑。列宁怒斥道:“这是一个严重软弱的错误,一个太平的幻想!”但在实践中契卡一直在法外执行死刑。第一个革命法庭判决的死刑案是1918年6月21日(A.Shahastnyi)案,他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

1919年春,德泽尔津斯基被授权组建契卡专门控制军队的特种部队;3月16日,德泽尔津斯基被任命为人民内务部委员;所有的军事机构,部队及其军分区全部受契卡控制;1921年,一支拥有20万人的特种部队专门负责镇压农民起义,工人暴动,红军哗变。该共和国党卫军成为一支控制和镇压的可怕力量。79

1921年契卡雇用了10万5,000名市民,18万各种人员,包括边界守卫,铁路警察,集中营官员;1925年缩减至2万6,000市民,6万3,000人组成的特种部队及3万名线人。

2.野蛮暴政

1918年1月17日是布尔甚维克党专制的一个重要分水岭。1917年11月12日,选举产生的宪政议会,布党仅获得707张选票中的175票;因而列宁下令武装取缔议会。而这一任意行为似乎未引起全国任何特别反应。少量示威者很快被军队镇压,造成20人丧生。此时布党的最大威胁来自工人,因经济破产,粮食涨价引发抢粮事件,导致不满情绪漫延。列宁下令所有农民必须交出多余的粮食以换取收据,凡是抗拒不交粮者,就地枪决。(63)特赛乌鲁帕(Tsyurupa)接到列宁的命令后,他认为若执行该命令将会造成大屠杀故放弃未执行。

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无疑比布尔甚维克取得了政治上的成功,故选举时大败布尔甚维克。1918年3月16日和6月11日,布尔甚维克颁布了两项引发内战的指令;前者组建一支征粮军(开始时为1万2,000人,后增至2万4,000人),主要由失业工人组成,予以高工资和分成抢来的粮食;后者由农村中的贫农组成,他们仅分享分成。66

1918年5月6日,205家反对派社会主义报纸被关闭,所有非布尔甚维克的社会主义组织被取缔;绝大多数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组织被暴力袭击,并在军队和契卡指挥下,逮捕反对派领导人。67

1918年6月14日,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在全国各地组织工人罢工示威,在科勒皮诺(Kolpino)契卡下令开枪镇压,10名工人当场被打死;同日,在贝维佐夫斯基(Bevezovsky)工厂,15名工人被红军枪杀;5-6月在苏联许多城市和工人罢工,皆被血腥镇压。(68)

1918年6月20日,伏洛达尔斯基(Volodarsky),彼得堡布尔甚维克党书记被一名社会主义革命党军人暗杀,布党立即报复逮捕了800余名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工人则举行总罢工抗议。列宁给季诺维也夫的信中称:“我们正在号召群众恐怖,鼓励和利用群众恐怖对付反革命的热情至关重要。”70

3.红色恐怖

1918年夏,苏联暴发了140起大的暴动起议。大多与抗拒抢粮和抗议限制贸易有关。1918年8月6日,列宁在给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Nizhni Novgorod)的电报中说:“你们首先必须成立一个独裁的由特洛伊卡[3],引入群众恐怖,射杀或驱逐出境几百那些引起所有士兵酗酒的妓女,所有前政府官员等;抓住时机,你们必须决绝地行动,采取大规模报复,立即枪决任何被抓住的持枪者,将孟什维克和其他可疑分子驱逐出境。”次日,列宁在给诺夫哥洛德(Nizhni Novgorod)苏维埃中央执委会的一份电报中对屠杀富农作了类似的指令。72

依契卡记录,唯有三起起义是由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组织发动的;其余绝大多数农民暴动起义,均是由于抢粮政策引发的自发行动。但均被红军或契卡暴力镇压。唯有雅洛斯拉夫勒(Yaroslavl)一地在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下坚持了数周。失守后1918年7月24日至28日5天内,德泽尔津斯基派了一个特别调查组前往处置,立即枪决了428人。73

在苏共官方正式启动1918年9月3日开始的红色恐怖之前的8月间,列宁和德泽尔津斯基向各地苏维埃发出大量电报命令。1918年8月8日,列宁给粮食部长(Tsyurupa)下令抓25个富裕居民做人质,放人以完成当地征粮任务为条件。1918年8月9日,列宁电报朋渣(Penza)中央执委会设立苏联第一个集中营,并将“富农,牧师,白军军官和其他可疑人士”关入集中营。首先被逮捕关押的是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等反对党领导人。(73)1918年8月30日发生了两起暗杀事件。一是针对彼得堡契卡之尤里特斯基(Uritsky),二是针对列宁。芳妮(Fanny Kaplian)是个军事社会主义者,倾向于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的理念。她立即被捕,3天后未经审判即被枪决。随后苏共另枪决了500名人质作为报复。1918年9月3日,人民内务部佩特罗夫斯基(Petrovsky)发布公告:开始红色恐怖。

1917年8月,孟什维克领导人阿布拉莫维奇(Rafael Abramovich)与德泽尔津斯基有一段关于宪政的对话:德氏说:“我们将通过暴力将特定的阶级全部消灭。”季诺维也夫于1918年9月宣称:“处置我们的敌人,我们必须制造社会主义恐怖,我们将训练9千万俄国人占在我们一边,对另外一千万人我们无话可说,而是消灭他们。”76

1918年9月5日,布党政府将红色恐怖合法化,此前各地已有500名人质被处决;9月仅彼得堡一地即有800人被屠杀;实际数字远远高于此。一位目击证人说:以最保守估计至少有1,300人被处决。在科洛尼斯塔特(Kronstadt)布党对数百名被处死者未作统计,仅一夜之间至少400人被杀。真理报报导仅29名人质,包括两名前部长被处决,但目击证人证明仅在莫斯科9月3日即有数百人质被处决。76

契卡在红色恐怖期间,公开发行过6周周报,披露了恐怖暴行,后因该报导遭报布党领导人谴责而停刊,具体处决数字永远也无法弄清。契卡主要领导人之一拉特西斯(Latsis)证实:1918年下半年,共处决4,500人;1918年10月底,孟什维克领导人马尔托夫(Yuri Martov)估算受害者超过1万人。(78)红色恐怖标志着布尔甚维克从此将任何真实或潜在的反对派当做内战行为中的敌人,执行其自已的法律,即无法无天。除了德泽尔津斯基之外,契卡在布党的主要成员有雅科夫(Yakov),斯维得洛夫(Sverdlov),斯大林,托洛斯基及列宁。列宁说“一个好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契卡分子”。79

4.肮脏的战争

布尔甚维克之红色恐怖是组织周密和目标针对整个阶级,且在内战暴发之前便已实施的体制性恐怖;白军恐怖则没有此种性质。红色恐怖的受害者达15万人。布党红色恐怖目标的先后顺序为:(1)非布党之政治性军人;(2)工人;(3)农民;(4)哥萨克;(5)社会不需要的分子;(6)人民的敌人;(7)可疑分子;(8)人质。83

(1)镇压革命同盟无政府主义者

1918年4月11日,苏共恐怖的第一次行动:袭击莫斯科无政府主义者[4],几十人立即被处决。无政府主义者先是联合红军对抗白军,白军威胁消除后,反对布尔甚维克党;数十名无政府主义军官被处决。

(2)镇压共产党内异已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

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Maria Spiridonova)于1919年2月与210们其他军人被逮捕,并被关入精神病院。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5]是布尔甚维克党最大的竞争对手,议会选举其占多数,1918年6月与孟什维克一道被布尔甚维克党清洗出苏联政府。1919年3月31日契卡在各地逮捕了1,900名军人,无人知道有多少人被即时处决。工人和农民暴动一直不断。84

第二波逮捕发生于列宁公开指责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与白军,资产阶级合作。据契卡记录显示2,380名社会主义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人被捕。1920年夏,7,000多名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被捕或当人质被拘押。84

(3)镇压罢工工人

在所有的镇压信息中,暴力镇压工人反抗被掩蔽得最严实。1918年初开始连续2年镇压持续强化,到1921年达到高峰。特别是科洛斯塔德(Kronstadt)暴动。1918年初,彼得堡工人便示威抗议布尔甚维克党;在1918年7月2日总罢工失败后,1919年3月再次暴发工人抗议活动;布党逮捕了数十位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包括极受工人拥戴的马丽娅(Maria)。引发了全面罢工抗议布党政府。(85)3月10日普提洛夫(Putilov)工厂工人委员会,在一万人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谴责布党政府不过是由契卡和革命法庭支撑的中央委员会独裁专制。(86)列宁于3月12日至13日亲自赴彼得堡,当他试图向罢工工人演讲时,被工人将他与季诺维也夫一道轰下台;工人高呼:“打倒犹太佬[6]和人民委员!”(季氏是犹太人)3月16日,契卡袭击由武装工人护卫的工厂,900名工人被捕,200多人未经审判被处决;所有参与罢工的工人均被开除或在宣誓是受反动派鼓动欺骗参与的重新聘用。此后,所有的工人均在严密监控下,1919年春,契卡在各主要工业城市专门设置间谍和线人定期汇报工人思想动态。1919年春,发生了数十起罢工,均被残暴镇压。在苏联各主要工业中心,均发生了工人罢工抗议事件。要求取消布党特权,释放政治犯,自由选举苏维埃和工会,取消红军,结社自由,表过自由,出版自由。87

工人时常成功地与红军合流,军人们高呼“打倒犹太佬!打倒布尔甚维克人民委员!”在(Drel, Bryansk,Gomd, Astrokan)占领和抢劫部分城市;经数日战斗,契卡才在忠于政府的军队的配合下夺回控制。布党用饥饿手段制服工人,枪决了数百名罢工工人。87

1919年3月-4月,在图拉(Tula)和阿斯特拉卡汉(Astrakhan)的镇压最残酷。德泽尔津斯基于4月3日前往图拉苏军工基地,这里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政治活动家众多;1919年3月初逮捕数百名社会主义革命党人,引发大罢工抗议。3月27日和4月4日契卡逮捕另外800名领头者,并强行关闭工厂。所有的工人皆被开除。由于饥饿反抗最终失败。重聘工人必须签署一项保证,不得参加任何停工,否则将被枪决。4月10日复工之前,76名工人领袖被枪决。87

阿斯特拉卡汉(Astrakhan)是战略要地,西北科尔查卡(Kolchak)的军队与西南邓尼金白军交接处,当地红军拒绝向示威游行的工人开枪,不少士兵加入工人队伍,攻占布党所在地并杀了几名人员;该区军委主席基洛夫(Kirov)立即颁布命令,不惜一切手段,消灭这些白军害虫。由于逮捕者过多,监狱爆满,数百名士兵和工人被捆绑手脚挂上石头抛入伏尔加河。3月12日至14日,2,000至4,000名罢工工人被射杀或淹死。3月15日开始镇压资产者,所有的富裕人家均被抢劫,多人被捕或被杀;估计受害者达600-1,000人。在一周内估计约3,000至5,000人被枪杀或淹死。3月18日,布党政府举行隆重纪念在罢工暴动中丧生的布党人员,一共仅47人!88

理论上,苏联人按等级分成5类,布尔甚维克党享有特权,其次是重工业工人和红军,最末尾是坐着干活的人,包括所有的知识份子和贵族;彼得堡1919年-1920年分成33个等级卡,凭卡领取不同的物资;布党利用饥饿方法来控制和奖励不同等级的人。1921年2月1日,列宁致信托洛斯基称:“如果必须如此,那么让数千人死亡,但必须拯救国家。”89

1919年底到1920年初,自2,000家企业被军事化后,布尔甚维克与工人阶级之间的关系严重恶化。军事化是托洛斯基提出的歪理。军事化措施旨在恢复秩序,结果却相反;引发了无数停工,罢工,暴乱,但皆被残酷镇压。1920年上半年,77%所有的大中型企业均受罢工影响。1920年1月29日,列宁致信第五军区军委主席斯米诺夫(Smirnov)称:“我很吃惊你对此问题的轻视,而不立即枪决为数众多的破坏犯罪的罢工工人。”90

1920年6月6日,图拉军工厂工人拒绝星期日上班工作,厂方召来契卡逮捕罢工工人,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人被捕,数千名女工和家庭主妇来到契卡总部,要求将她们一道逮捕!4天内一万多工人被关押于一个契卡看守的露天场所。最后28人被判监禁,另200人被判流放。

(4)镇压农民起义

农民暴动始于1918年夏天,1919-1920年扩大,到1921年达到高峰。导致农民暴动的原因,不断地强制征粮和强制征兵。1918年夏,苏共中央计划以制度性征收农产品的政策,取代过去相对自由的交易,各地区各单位均事先预计的收获数量,强制向布党政府交纳粮食等农产品,只有在完成计划后,农民粮食换取的收据才能用于购买制成品。强制征兵。1919年契卡逮捕了50万逃役者,1920年抓了70万至80万。数千名逃役者被枪决,家属被抓做人质。1918年秋后,人质被日益广泛适用。92

列宁1919年2月15日,签署一项命令:授权地方契卡从未清扫大雪的铁路沿线地区抓捕农民人质。“如果铁路线积雪未清扫干净,人质将就地处决。”1920年5月12日,列宁向各地签署一项指令:“7天内逃役者不回各自家中,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助逃役者,均得作为人质,并按例处置。”

契卡报告称:1919年4月30日,4月初唐伯夫(Tambov)省在雷布亚契斯基(Lebyachisky)地区,富农和逃役者举行暴动,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苏维埃!”60人被捕,55人被立即处决。93

数千类似的报告表明在布尔甚维克党与农民之间极大的暴力对抗状态,由逃役引起的暴动,被布党以富农和匪徒为名镇压。苏共往往轰炸和烧毁村庄。当局往往限令逃役者归家,过期一律视为匪徒,格杀勿论。而且民事政府与军事当局皆发布命令:“任何帮助森林匪徒(即躲藏入森林中的逃役者)的村庄一律烧毁!”94

1918年10月15日-11月30日期间,在12个省共发生农民自发暴动44起,2320人被捕,620人死于战斗,982人随即被处决。480名苏共政府人员被杀;其中112名是粮食征集队员,红军士兵和契卡秘密警察。

1919年9月,10个省共有4万8,735名逃役者和7,325名匪徒被捕;1,826人被杀;2,230人被处决;政府与红军人员伤亡430人。

最富裕的萨马拉(Samara)和辛比尔斯克(simbirsk)省,1919年被要求交纳1/5全俄国谷物,导致自发的抗议并演变成一场真正的起义。3万农民军占领了12个城镇,布党失控整整一个月,布党被迫派数万大军前往镇压;1919年4月,契卡头子的报告称:“4,240名造反者战死;625人被即时处决;6,210名逃役者和匪徒被逮捕。”95

乌克兰是沙皇王朝时代的面包库,后成为莫斯科和彼得堡的粮仓。因德国和奥匈帝国占领的破坏,乌克兰业已呈现饥荒,布党仍然强征重税逼粮,而且布党还拟对乌克兰所有的大户实行国有化,旨在将糖,粮食大生产变成集体农庄,将农民变成农业工人,因而遭到农民强烈反抗。

农民在反抗德国和奥匈帝国占领时已经军事化,1919年,既存的数十万农民军在乌克兰政治家指挥下,农民军决定实行他们的农业革命:土地归农民,自由贸易,自由选举苏维埃,不要犹太佬!许多乌克兰农民数世纪以来就有反犹太传统,他们将布党和犹太人皆赶出乌克兰。95

布党与乌克兰农民军和白军争夺该地区。1919年4月暴发了首次反布党抢粮食的暴动;当月在乌克兰的四个省发生93起农民暴动;1919年7月头20天,契卡自己统计共发生210起暴动,涉及数十万军事武装战斗员和几十万农民。希赫尔伊夫(Hryhoryiv)农民军有2万人,包括部分哗变红军,有50门迫击炮,700挺重机枪,占领了数个城镇一个月。设立了一个临时政府其要求:“所有的权力归乌克兰苏维埃人民”。“乌克兰是乌克兰人的,打倒布尔甚维克党和犹太佬!”“土地分享,自由企业,自由贸易!”96

泽勒尼(Zeleny)农民军有近2万人,占领了除少数大城市以外几乎整个省,其口号是:“苏维埃万岁!”“打倒布尔甚维克党和犹太佬!”

1920年初白军被打败后,布党与农民军直接对抗,直到1922年才平息。1920年2-3月间,一场新的大规模农民暴动暴发,史称黑鹰起义(Pitchork Rebellion),其有5万农民军,但装备落后;布党红军则有加浓炮和重机枪,几日内数千名农民军被屠杀,数百个村庄被烧毁。(97)农民暴动是因为征粮队强行征走几乎全部粮食,每个农民仅给留下35磅谷物,55磅土豆,及1/5生存必需品;农民被迫为生存而战,直到2年后被饥饿击败。

第三个反抗布尔甚维克党的中心是乌克兰本身,一支1万5,000人装备精良的农民军,大多由逃役者组成,另有一支2,500人的骑兵队。1917年12月,哥萨克人被布尔甚维克党列入另类,列入富农阶级敌人,群体灭绝的对象。他们的财产被没收,土地分给沙俄国移民,被责令交出武器,历史上作为边境居民,沙皇法律许可哥萨克人拥有武器。这些措施皆是1919年1月24日布尔甚维克党中央委员会为消灭哥萨克人的一个秘密决议:“唯有政治正确,采取群体恐怖手段无情地消灭哥萨克富裕农民,只至最后一个人。”99

1919年2月-3月中旬,苏俄共处决了超过8,000名哥萨克人;在每个村庄,革命法庭在数分钟内以反革命行为罪名判处哥萨克人死刑;面对此种蛮横无理,哥萨克人别无选择,唯有起义。

1919年3月11日,哥萨克人在维森斯科亚(Veshenskaya)首举义旗,号召16-55岁的男子起义:“我们哥萨克人并不反对苏维埃,我们支持自由选举,反对共产主义,反对集体农庄和犹太佬;我们反对强制征粮,抢粮和契卡没完没了的处决”。4月初,哥萨克人起义队伍扩大到3万装备精良的哥萨克部队。99

1920年11月-12月,在收回克里门亚(Crimea)后,布尔甚维克党至少屠杀了5万平民。1920年10月契卡主要头目之一兰德尔(Karl Lander)上任第一件事即设立一个“去哥萨克人专门委员会”,在一个月内处死6,000人并立即执行。家属有时甚至邻居被当作人质关押。妇孺老人冻饿死无数,女人尽一切手段活命,看守利用此将女人视作妓女任意蹂躏。(100)哥萨克人反布党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19-1920年期间,依最可信的估计,300万人口,约30至50万人被杀。

布尔甚维克党在城市实行无产阶级专政。首先解散先前选举产生的议会。禁止所有的贸易,立即导致粮价上涨,进而短缺。对资产阶级课以重税,为确保资产阶级支付重税,大量将其关入集中营作为人质。105

在红军与白军拉剧战地区,布党契卡大量任意屠杀囚犯,嫌疑人,人质。例如在科纳尔基夫(Knarkiv)1919年2月-6月,2-3,000人被处决;12月,另外1-2,000人被处决;在洛斯托夫(Rostov-on-Don)1920年1月约1,000人被处决;在欧德萨(Odessa)1919年5月-8月2,200人被处决;另1920年2月-1921年2月,1,500-3,000人被处决;在科伊夫(Kyiv)1919年2月-8月,至少3,000人被处决;在爱卡特里诺达尔(Ekaterinodar)1920年8月-1921年2月至少3,000人被处死;在阿尔马维尔(Armavir)1920年8月-10月,2-3,000人被处决;在克里门亚(Crimea)1920年11月中旬至12月底,5万人被杀。(106)在莫斯科1921年3月22日-24日,契卡与罢工工人冲突,许多工人被射杀,更多人被捕;在彼得堡1921年2月24日,契卡向示威工人开枪,杀死12人,超过1,000名工人被捕。但罢工持续扩大,数千名士兵加入罢工工人队伍。

2月26日,季诺维也夫电报列宁称:“工人已与士兵合流,若在数小时内援军不赶到,我们将被推翻。”2天后,两艘战舰士兵哗变。3月1日,加里宁(Mikhai Kalinin)亲自出席1万5,000人的大会,但愤怒的工人令他根本无法演讲。3月7日契卡接到命令,采取决定性行动征服工人。48小时内,2,000名工人被捕;3月8日开始攻击,10天后,数千名工人丧生。数百名被捕工人次日被枪杀;4-6月,2,103人被处死;6,459人被关入监狱。8,000人越过冰河逃往芬兰,其中被骗回数千人立即被关入监狱,5,000人到1922年仅幸存1,500人。(114)科德洛夫(Kedrov)契卡负责人将哗变士兵工人哥萨克,农民手脚捆绑脖子上绑上石块沉入德维纳(Dvina)河。

列宁1921年写道:“唯一适合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的地方就是监狱。”数月后他写道:“如果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仍然如此,他们必须全部被无情枪决。”

1921年4月27日,政治局决定派军队消灭安托诺夫(Antonov)领导的农民军;10万大军在飞机,重机枪装备下,大规模扣人质,并任意处决,设立死亡集中营,用毒气杀死囚犯,驱逐整个村庄。

1921年7月10日,契卡清匪措施报告称:我们当全体村民的面公开枪决21名人质。7月3日在奥斯西诺夫基(Ossinovki)我们带走58名人质,7月4日,公开枪决第一批人质21名,次日再枪决15名。118

1921年7月,军事当局和契卡建立了七个集中营,至少5万人被关入。1921年夏,开始出现饥荒。每月死亡率高达15-20%;1922年2月,4万人到9月已减少到1,000人。118

5.共产党体制性大饥荒

(1)第一次大饥荒

1920年农业严重欠收,布党仍向农民征课1,000万吨粮食,农民连来年的种子也被强行征走,到1921年1月农民已经断粮,2月死亡率急剧上升。在2-3个月内各种反布党的暴动有效停止。每日成千上万农民聚集在布党委门前等待粮食到来的奇迹。全省至少有90万饿以等死的饥民。

苏维埃政府则利用饥饿的方法,饿死所有敢于反抗的农民。虽然有详细准确的征粮政策后果的报告,苏联政府未采取任何措施预防这些预知的恶果。1921年7月30日,列宁向各省地负责人发布命令:立即支付税收征粮的重要政治意见!121

1921年6月农业学家,经济学家和大学讲师组建了一个“抗粮荒社会委员会”,其中有不少著名人物,取得了高尔基的支持,试图说服苏共高层重视救助饥荒。1921年7月21日,布党政府不情愿地承认该委员会的合法地位。该委员会立即展开海内外求援活动。第一个举措是与东正教教宗联系,后者立即成立了一个“全俄东正教援助饥荒委员会”;教宗向全俄教会公开呼吁救助饥民。获得教会支持后,委员会立即向国际红十字会,贵格教会,美国救援协会呼救,全部获得积极响应。但仅5周后,该委员会即被苏共强行解散。

列宁指令:“我建议立即解散抗粮荒委员会,以颠覆罪名逮捕组织者判3个月,其他委员全部驱逐出莫斯科,分至其他地区的主要城市,并严厉控制切断他们的一切通讯,指示各报纸组织人员污蔑他们的名誉,指控其与白军,资产阶级联系密切,让他们成为可笑人物,在报纸上连续报导2个月。”123

撤销该民间委员会后,苏共成立了一个官方机构。1921年夏天饥荒最严重时,有3千万人挨饿。但官方机构仅提供了300万人的食品,红十字会,贵格教会,美国的援助每日供应1,100万人的食物;尽管有国际援助,1921-1922年,全俄仍然饿死了2,900万面临饿死的饥民中的500万人。(129)沙俄时代最后一次大饥荒发生于1891年,政府社会绝尽全力救助,饿死40-50万人。

(2)第二次大饥荒

1932-1933年的大饥荒是布哈林反对的“军事封建剥削农民的体制”人为造成的。与1921-1922年饥荒不一样,前者苏联当局承认,寻求国际援助。官方一直否认1932-1933年的大饥荒。GPU以假相蒙骗外国人,通过外国人之口宣称乌克兰决无饥荒。

1932年8月7日,苏联颁布一项法律:“任何偷盗或破坏社会主义财产者,皆处死刑或十年徒刑”。自1932年8月-1933年12月,超过12万5,000人被按该恶法判刑,其中5,400人被处死。

1932年10月,在相关地区征购任务仅完成15-20%,10月22日,苏共政治局派出两个特别委员会前往乌克兰和北高加索。前者由莫洛托夫(Molotov)率队,后者由卡冈诺维奇领队,包括特务头子雅哥达。他们立即禁绝一切贸易,清洗商店,支付贷款,增加附加税,立即逮捕破坏分子,反革命,皆由GPU配合。凡有破坏嫌疑者,整村农民被驱逐。11月,5,000名地方干部被清洗,1万5,000名集体农庄工人被捕,7万1,236人被驱逐;1933年,26万8,091人被驱逐。

1932年夏,第一份有关1932-1933年冬粮荒的紧急报告送达莫斯科,8月,莫洛托夫向政治局报告,即使在收成较好的地区也存在实际的饥荒危险。同月,卡扎克斯坦共和国(Kazakhstan)主席伊沙爱夫(Pyotr Isaev)通知了斯大林该共和国饥荒的实际程度。甚至铁杆斯大林分子乌克兰总书记科斯西欧尔(Kossior),和卡哈塔爱维奇(Khataevich)书记均请求斯大林降低征粮计划指标。科斯西欧尔(Kossior)于1932年11月写信给莫洛托夫:“我们必须考虑给农庄留下必要的最低需要的粮食,否则来年将无人播种。莫洛托夫回信答:“你的立场完全错误,不是布尔甚维克。”(164)数日后,政治局给地方党政指令再次强征,连留下作明年种子的粮食也全被强行征收。数百万农民无处可寻觅食,被迫大量进城。1933年1月22日,斯大林和莫洛托夫签署一项命令:“采取任何手段将农民赶出城市,由党政和GPU执行。”在所有饥荒地区GPU均设立特别关卡,禁止农民离开其所在地区。

1933年3月,一份秘密警察报告显示:一个月内阻止了21万9,460人进城,同时遣返18万6,558人。卡哈尔基夫(Kharkiv)发生吃人事件,GPU和意大利驻当地领事馆报告均有记录。1933年4月,作家沙罗科哈夫(Sholokhov)路过库岗(Kugan)后给斯大林写了两封信,详细描述了地方官员如何酷刑逼粮,要求及时采取救助措施。1933年,当数百万人继续挨饿时,苏联政府却继续强制征粮,并为工业化利益,出口1,800万英担粮食。

(3)第三次饥荒

1946-1947年秋冬季,苏联发生了第三次饥荒,主要在(Kursk,Tambov,Voronezh, Orel Rostov)5个省,至少有50万人受害,这次饥荒同样被掩盖得严严实实。

6.宗教迫害

布尔甚维克党一掌权,立即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1918年2月5日,苏联政府颁布政教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财产的命令。1922年2月26日,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之名下令没收教会一切黄金,银器,钻石等珍宝。3月15日,在契那亚(Chnya)红军向信众开枪,杀死12名信徒。

1922年2月6日,契卡依法废止,由国家政治指导局(GPU)取代,即将对政敌的恐怖迫害镇压法律化。

1922年3月19日,列宁在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写道:“要充分利用契那亚(Chnya)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125

1922年3月,4月和5月连续3个月没收教会财产的运动普遍展开,直接引起1,414起反抗事件,数千名神父,牧师,教士被捕,其中2,691名神父,1,962名和尚及3,447名修女被杀害。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得堡77名神父被捕,4人被杀;在莫斯科148名神父被捕,62人被处决;缔科宏(Tikhon)教堂被严密监控。126

1929-1930年,苏共对教会进行了第二轮迫害。1914年既存的5万4,692个教堂到1929年仍有3万9,000个继续提供服务。1925年苏共无神论协会主席承认,在一亿三千万总人口中,仅有不到1,000万人实际上放弃了宗教信仰。(172)直至1937年,仍有70%的成年人认为自己有宗教信仰。

1929年4月8日,苏共颁布一个法令,对宗教活动规定了新的限制;利用宗教……,反苏联政府的处3年直至死刑。1930年10月,苏共颁布命令没收教堂的钟。扰乱了广大有神论信仰者的宁静。任何与教会关系密切者均加税,教会领导人被剥夺公民权、供应证和公共医疗,许多人被逮捕或驱逐,1万3,000名神父被清洗强迫务农,许多教堂被迫关闭。1930年,14%的暴动是由于关闭教堂或没收教堂的钟引起。1930年1月,共6,715个教堂被关闭或毁坏。随后数年以日常骚扰教堂和神父,经济上剥夺的方式,迫使许多神父丧失收入。

1936年4月1日,全俄仅剩下1万5,835个东正教堂,4,830个清真寺(32%)和几十个天主教堂和清教继续存在;注册神父牧师仅剩下1万7,857人,而1928年仍有7万名神父和牧师,1914年则有11万2,696名神父和牧师。

1937年4月,马兰科夫(Malenkov)建议利用此机会最后清除教会组织。数千名神父牧师及几乎所有的主教皆被关入集中营。这次绝大多数被处决。1936年仍服务的2万个教堂和清真寺,到1941年时仅剩下不到1,000个;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5,665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而1936年时仍有2万4,000人。

1960-1970年代,克格勃严密监控三类人:宗教团体(天主教,浸礼会教友,清教徒,Adventists)、民族主义分子和异议知识份子。

1957年,重新关闭数个战后恢复服务的教堂;1973-1975年,116名浸礼会教徒被捕;1984年,200名浸礼会教徒被捕;1981年,克格勃几乎可以肯定参与了谋杀3名天主教神父的阴谋。

7.泡制恶法

刑法草案第一稿于1922年5月15日送交列宁,他批注:“刑事范围应扩大,应包括所有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的行为,增加驱逐国外及终身驱逐条款”。不到一个月后1922年6月6日,11名社会主义革命党领导人即被判死刑。

1922年5月20日,列宁在致秘密警察头子德泽尔津斯基的信中,计划将所有曾帮助反革命的作家和教师驱逐出境。第一批60名著名知识份子,哲学家,作家,历史学家,大学教授于8月16-17日被捕,9月被驱逐出境。每人均被迫签署一项声明:“若再回苏联,将立即被处决。”1924年1月24日,列宁终于走完了其罪恶深重的一生,据称死于梅毒。尽管苏联当局特意从德国请来一个专家小组仍无力回天。

1921年契卡雇用了10万5,000名市民,18万各种人员,包括边界守卫,铁路警察,集中营官员;1925年缩减至2万6,000市民,6万3,000人组成的特种部队及3万名线人。

1926年,苏联刑法第58条定义反革命的14种情形。1925年以前犯人被关押者并不被强制劳动。1926年始,监狱与国营企业订合同,使强制劳动成为谋利手段而非改造。

1925年8月29日-9月5日,乔治亚秘警察在总部特务头子贝利亚的指挥下枪杀了1万2,578人,即决处决持续了数月。1926年底,首任特务头子德泽尔津斯基去世,由孟津斯基(Menzhinsky)继任。此时斯大林日前插手秘密警察(GPU即契卡)。

1927年11月,所有苏共左派反对派的领导人,包括托洛斯基,季诺维也夫,卡门内夫,雷德克(Radek)和雷可夫斯基(Rakovsky)均被开除出布尔甚维克党并被逮捕。

8.消灭富农

尽管1927年是个丰收年,1928年1月,农民向苏联政府交纳的粮食却从上年度的680万吨降到480万吨。斯大林趁机发起消灭富农的战争。1928年1月14日,政治局向各地当局下令逮捕投机商、富农及任何破坏市场价格的人。苏共委派大量干部下乡,由贫农协助查粮,并承诺予之1/4收缴粮食作为奖励。国家收购粮价仅为市价1/3甚至1/4。而斯大林则2倍甚至3倍增加收购量。农民则以减少播种面积和数量作为应对措施。

苏共于1928年提出强制集体化,消灭富农,加速工业化三大政策。布哈林和雷可夫(Rykov)党内右派反对派,认为集体化将对农民造成新的封建剥削,导致内战,造成恐怖骚乱和新的饥荒。1929年4月,斯大林罗织罪名逮捕最终处决了布哈林[7],清除了这一最大障碍。1929年12月27日,斯大林发出消灭富农阶级的指令。

9.强制集体化

1928年1月-1929年12月,苏联共发生1,300余起暴乱,1929年超过3,200名苏维埃政府人员成为恐怖袭击的牺牲品。原计划1934年完成500万户集体化,结果仅1930年6月便已超过800万农户被强制集体化,至9月则已达1,300万户。斯大林发表“伟大事业的转折点”一文,他基于错误的认识,认为农民自愿集体化。

强制农业集体化是一场国家与小土地所有者之间的战争,超过200万农民被驱逐,600万人饿死,几十万人直接死于始于1929-1930年冬,1932-1933年达到商峰的强制迁徙。苏共当局故意以饥荒手段,摧毁农民的反抗意志。

秘密警察GPU记录显示,1930年1月共发生402起暴动抗议集体化和清洗富农;2月增加至1,048起;3月剧增至6,528起;3月间,共有500万户农民退出集体农庄;4月发生1992起农民起义;6月,886起;7月,618起;8月,256起;1930年约250万农民参与了1万4,000起暴动示威反抗布党政府。

镇压非常残忍。1930年3月底,乌克兰西部逮捕了1万5,000人。2月1日-3月15日,乌克兰GPU逮捕2万6,000人,650人被处决;按GPU记录:该年仅通过法院判决处死者即达2万200人。(150)随后,逮捕第一类富农6万4,589人,地方GPU趁机清洗各自不喜欢的人,其中被杀人数永远成迷。事实上被以富农名义流放者至1930年底超过70万人;1931年底超过180万人;1932年1月1日,官方数计仅131万7,022人。

1930年2月开始清洗第二类富农,政治局批准的计划是将6万富农流放。严寒,缺食品,传染病夺走了无数人生命。依官方数据1930-1931年期间,共计180万3,392人作为清洗富农政策被流放至西伯利亚。

1933年5月,在一份送斯大林的报告中称:从莫斯科和彼得堡流放的6,100人,1933年4月29-30日经火车,1933年5月18-26日,用船送至纳兹诺(Nazino)岛,由于寒冷缺粮食疾病,每日死亡35-40人,第4日送来一船面粉,每人仅能分到几磅,不久即发生吃人事件。该6,100人到8月20日仅剩下2,200人幸存。

10.迫害社会异己

(1)迫害经理专家技术人员

1928年底数千名工厂经理,工程师被开除,取消医疗保障,剥夺供应证;1929年,数千名政府工作人员在各部委内,被以破坏分子右派等名义清洗。1930年GPU逮捕了在各部委的著名专家。1930年9月22日,波拉夫达(Pravda)公开承认:人民财政部和商业部48名成员于9月20日全部被枪决。随后数月内,举行了数十起既定的作秀审判,自1928-1931年4年期间,清洗了13万8,000人,其中2万3,000人被认定为苏联政权的敌人,并剥夺其公民权。

1930年1月-1931年6月,东巴斯(Donbass)地区48%的工程师被开除或逮捕;1931年上半年仅在运输部门,4,500名专家被清洗。这些对专家的迫害,严重损害了俄国的工业,因此政治局被迫采取了一系列补救举措。

(2)迫害手工业者,手艺匠人

1930年初,开始清洗所有小手工业者,手艺匠人。1930年10月,苏共政府剥夺一切前政府工作人员的公民权。1928-1932年期间,苏联城市大量涌入农民,政府大工程项目吸收了大部分,城市生活质量随之恶化,于是苏共通过法律加强镇压。

(3)迫害前政府工作人员

1932年12月27日,苏共以颁布国内护照的方式控制人口流动,清除不受苏共欢迎的人。1933年1月5日,苏共将前政府工作人员38万5,000人全部强制赶出城市,禁止他们在任何城市民住。莫斯科6万人,列宁格勒5万4,000人,其他开放城市42万人被强制驱逐出城。

(4)迫害少数民族及儿童犯

1933年6月28日-7月3日,54%吉普赛人被从莫斯科强制迁往西伯利亚的“工作村”。1935年4月7日,苏共政治局给各地法院一项秘密指令:“任何12岁以上犯抢劫,暴力行为,严重身体伤害,断肢,谋杀罪者处死刑。”177

1934年7月10日,GPU变成人民委员内务部的一个部,失去了其先前具有的司法权。未经征询苏共中央政治局,不再有权处死犯人,但在实践中效果非常有限。

(5)践踏法律正义

1934年12月1日,列宁格勒总书记基洛夫(Kirov)被一位青年共产党员枪杀,数小时后斯大林即颁布一项命令:该12月1日法令,苏共政治局在2天内批准。将审讯恐怖份子的程序减为10天,允许辩护律师不在场时审讯嫌疑人,允许立即执行死刑。该法令成为随后的大恐怖的工具。数周内,党内反对派被指控为恐怖活动分子,13人被12月28-29日审判死刑后立即执行。

1935年1月9日,季诺维也夫反革命集团77人包括许多反斯大林的苏军将领被审判。随后莫斯科中心19人,包括季诺维也夫和卡门内夫(Kamenev)于1月16日被审判。季氏和卡氏皆在审判中承认反党的路线。自1934年12月-1935年2月,6,500人被按此特别程序审判。

任何人在任何问题上曾反对斯大林意见者,皆被列为嫌疑犯。1935年1月,988名前支持季诺维也夫者被驱逐出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即彼得堡)强迁至西伯利亚。9%的苏共党员共计25万人被开除,其中1万5,218人被逮捕。

11.大恐怖(1936-1938)

斯大林理解纯马克思主义不具有实践性及普遍革命的秘密。作为一个好的社会主义者和真正的爱国者,他主张开明专制和家长式统治。

1956年在苏共20大,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仅指责了斯大林对党内及军内无法无天的迫害,批评他犯了严重错误。1961年,赫氏才公开谴责斯大林在大恐怖时期对平民的恐怖迫害,并指控其犯罪。但仍对斯大林迫害的严重程度及具体罪行,赫氏及其同代人一直保持沉默。直至1960年代末,逃至西方的目击证人及历史学家才描述出斯大林暴政所犯下的滔天大罪的梗概。

1936-1938年11月大恐怖期间担任NKVD首脑的特务头子是爱佐夫(Ezhov),他主持了大恐怖。有学者论证至少600万人被逮捕,300万人被处决,200万人死于监狱和集中营。不过修正主义历史学家认为此数据过于夸张。

苏共政治局文件表明,启动大恐怖始于苏共最高当局,苏共中央政治局,特别是斯大林本人。1937年7月2日,苏共政治局电报各地方当局,命令所有富农和罪犯,必须立即逮捕,经秘警特务头子,检察长和公安局长组成的“公检特特别法庭”(troiki)审判,最严重者枪决,其次者驱逐出境;随后数周苏共中央便收到了各地当局的汇报。1937年7月30日,爱佐夫准备的第00447号报告称,在这次特别行动中,25万9,450人被捕,7万2,950人被处决。1937年8月25日,另外22万5,000人被处决;1万6,800人被关入监狱;1938年1月3日,又有5万7,200人被捕,4万8,000人被处决;1938年2月1日-8月29日,苏共政治局又批准消灭了9万人。187

苏共政治局司法委员会拟定的黑名单,由斯大林签署者共计338份,其中涉及4万4,000名党政军领导人,至少3万9,000人被处死。斯大林在第362页上亲自签名。(189)所有的苏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人均亲自参与各地的清洗活动,其中赫鲁晓夫负责乌克兰的大清洗。

斯大林是大多数迫害措施的作者和启动者。1937年8月27日下午5点,斯大林接到西伯利亚第一书记请示有关如何处理一批被指控为破坏者的电报10分钟后,立即回电指令:“我建议将这批人全部处死,并在当地报纸上报导”。(189)证据证实,斯大林详细控制爱佐夫的每一举动。在审判图卡切夫斯基元帅及其他红军将领期间,斯大林每天接见爱佐夫。是斯大林提名任命爱佐夫任特务头子,也是斯大林指令停止NKVD。1938年11月17日,苏共中央委员会命令停止大规模逮捕;一周后爱佐夫即被解职,由贝利亚取代。

12.滥用司法草菅人命

1937年-1938年,157万5,000人被NKVD逮捕,134万5,000人被判各种刑(占845%),68万1,691人被处死(占51%)。(191)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由检察长,公安局长和秘密警察头子组成)自1937年8月在各地成立。其旨在完成苏共中央政治局决议和指令。其往往一日内看数百个案件,审理越简单越好。从逮捕至处死的周期往往只有数周。判决不得上诉,执行仅在数日内。

为了完成上级指标,地方当局往往将敌人的家属及任何无辜者充数,以致被枪决者中有相当一批人属此种无辜。1936-1939年,关入古拉格的人犯有高等学历者占人犯总数高达70%,证明苏共当局旨在迫害知识份子。191

由于斯大林迫害党干是第一个被公开的罪行,赫鲁晓夫有意掩盖了苏共及斯大林迫害知识份子的罪恶。5名忠于斯大林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39名苏共中央委员中的98人,1,996名苏共17大代表(1934年)中的1,108人,93名苏联共青团中央委员中的72人,385名苏共省委书记中的319人,2,750名苏共区委书记中的2,210人被逮捕。(192)

列宁格勒的秘密警察头子下令逮捕了90%的苏共党干。乌克兰在赫鲁晓夫被提名为总书记后,仅1938年超过10万6,000人被逮捕,且绝大多数被处决;200名乌克兰苏共中央委员仅3人幸存。相同的情形在其他各地大同小异。(192)

直接针对富农的迫害仅是苏共迫害人民之冰山一角。1937年4月1日-9月18日,在奥伦伯格(Orenburg)由NKVD主导的清洗托派,随着党的书记被清洗后进行。420托派分子,全部是行政或经济专家,120右派,全部是地方领导人,在泽达诺夫(Zhdanov)到访后,另外598名干部被捕并立即枪决。普通党员和前共产党员则是最大的受害群体共有7,500人被捕。

1937年秋天之前,几乎所有的党干及著名经济专家皆被清除,各领导岗位皆被新一代迅速取代。勃列日涅夫(Brezhnev)科西金(Kosygin)格罗米科(Gromyko)皆成为1970年代苏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人。

1940年2月,在签署苏德友好条约后,570名在押的德国共产党员被苏联移交给德国盖世太宝!1937-1938年,波兰共产党被彻底清洗,12名任苏共中央委员的波兰共产党员及所有在共产国际中任职的波共党员全部被枪决。(195)

1938年第24260号档案载明:“西德诺夫(Sidorov)因仇视苏联体制和布尔甚维克党,进行反苏宣传,说斯大林不会放弃权力,斯大林杀了大量群众,布尔甚维克党专权,任意逮捕诚实的人民,你不能说他们,否则会被判25年刑。”经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审判:死刑立即执行。(196)

13.清洗红军

1937年5月,苏联红军现代化的主要设计者和国防部副部长苏军元帅图卡切夫斯基[8](Tukhachevsky),另外7名将军包括雅基夫(Jonas Yakiv)军区司令;乌波雷维奇(Uborevich)司令;10天后980名高级军官被捕,包括21名军团司令,37名军区司令,由爱佐夫亲自进行残酷的审讯,所有的人皆在审判前受酷刑下被迫认罪;5位苏军元帅中的3人(图卡切夫斯基Tukhachevsky, 爱哥洛夫Aleksandr Egorov, 布拉切尔Vasili Blucher);15名军团司令中的13人;9名海军上将中的8人;57名特种部队司令中的50人;186名军分区司令中的154人;全部16名军政委;28名特种部队政委中的25人;全部被处死刑。自1937年5月-1938年8月,3万5,020名军官被捕或驱出军队,多少人被枪决迄今不明;其中1万1,000名军官在1939-1941年期间被重新录用。但在1938年9月后展开了新一轮的清洗,因此,17万8,000名军官中有3万名以上被清洗。(198)

经过1922年,1928-1931年两次迫害,知识份子又受到1937年3月-4月的迫害。教师和教授首当其冲,各领域的专家学者教授被大逮捕。作家,记者,出版者紧随其后成为迫害对象。2,000名作家被捕关入集中营或枪决;伊萨克巴宝尔(Isacc Babel)于1940年1月27日被处决;然而是音乐家,作曲家,指挥家。最后清洗剩余的神职人员。1937年4月,马兰科夫(Malenkov)建议利用此机会最后清除教会组织。数千名神父牧师及几乎所有的主教皆被关入集中营。这次绝大多数被处决。1936年仍服务的2万个教堂和清真寺,到1941年时仅剩下不到1,000个;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5,665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而1936年时仍有2万4,000人。

综合各种信息可见,大恐怖是由苏共最高层在斯大林直接主导下展开的政治运动。大恐怖设立了由年青的斯大林主义者当权的民事和军事官僚体制;新一代领导人将接受的执行斯大林命令而无任何疑问,1930年代末期以前,苏联各行政机构皆是由前沙俄资产阶级专家和布尔甚维克党控制。大恐怖彻底清除了社会危险分子。任何带有“前”字者(前政府党政军各行各业人员)皆被一扫而空。

斯大林亲自命令秘密警察头子苏得波拉特夫(Pavel Sudoplatov),除掉托洛斯基。1940年8月20日在墨西哥,梅尔卡德尔(Ramo Mercader)特工部特务用一冰斧袭击托洛斯基,他于次日不治身亡。

东德柏林工人抗议降薪,于1953年6月16日举行罢工,1953年6月17日,苏军出动坦克镇压,16人被杀,数百人受伤,数千人被判重刑。1956年,匈牙利布达佩斯举行了第一次反极权的武装起义。苏军出动大军用坦克机枪镇压,3000人被杀,2万5,000人被判刑,数万人逃亡海外。

14.镇压布拉格之春[9]

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起义,也被苏共组织四国军队强行镇压。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在安东尼诺瓦缔总书记(Antonin Novoty)统治下,既没有匈牙利和波兰的解冻,自由,经济又一踏糊涂。最初的改革要求不是来自民间,甚至不是异议人士,而是体制内共产党知识份子,1967年11月大学生罢课,要求改善生活条件,结果漫延全国抗议警察特务恐怖统治。一批共产党干部公开批评捷共的政策,诺瓦缔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将受到冲击,故向苏联救援。随后,亚历山大杜布赛克(Alexander Dubcek)取代诺瓦缔任总书记,他是一个温和派改革者,此时,异议知识份子开始要求更多的改革。但仍是共产党自己决定改革的方向与路径。1968年4月,捷共颁布了一项行动计划,引进一个政治多元化及更多宗教自由,但仍强调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有些激进的党员于6月则要求更深入的改革。8月他们草拟了一份新党章:放弃共产党一党专政。8月21日苏联,保加利亚,匈牙利和波兰军队进入布拉格。按照勃列日涅夫的理论,共产党认为为维护共产国际利益有权干预。结果8月20至21夜行动,第一波共出动坦克4,600辆,16万5,000军队;5天后,加上捷克27个军,6,300辆坦克,800架飞机,2,000门重炮,共40万军队。1940年,德国希特勒侵占法国仅出动2,500辆坦克,1941年入侵苏联才动用了3,580辆坦克,而捷克人口仅1,430万人,仅是法国人口及苏联人口的一小部分。由此可见苏联惧怕人民和平起义,其制造恐怖氛围的目的至为明显。但抵抗入侵整个过程相当和平,占领军杀了90人,大多在布拉格。约300名捷克和斯洛伐克人受重伤,另500人轻伤;苏联当局逮捕了数名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但仅数日后不得不释放他们并与之谈判。1969年4月,古斯塔夫胡萨克(Gustav Husak)取代杜布赛克担任捷共总书记,胡萨克是正宗保守的共产党人,掌权后他日益强硬和不宽容,并对党内进行了不流血的清洗,捷克再次沦为共产党专制政权。

15.死亡集中营

1930年中旬,约14万名犯人已在GPU控制下的监狱服劳役。1929年GPU处死5万6,000政治犯;1930年处决20万8,000人;由其他法律部门判决者1929年为117万8,000人;1930年为123万8,000人。1932年超过30万人在GPU的集中营服劳役,其死亡率高达10%;1934年7月,GPU由NKVD取代;1935年重组古拉格系统。此时秘密警察特务直接控制的人犯已有96万5,000人。其中72万5,000人在集中营中强制劳动,24万人在监狱外面强劳。1941年,秘密警察控制的人犯增加至193万人。

每年政治犯占犯人总数约1/4到1/3。1940年3月5日,贝利亚向斯大林报告:处决了2万5,700名波兰军官;1943年4月,德国人在森林中发现多处集体屠杀现场,苏联人一直嫁祸于德军,直到1992年叶利钦访问华沙时,苏联政府才首次承认苏共政治局应对1940年处决波兰军官事件负责。(209-211)

苏军入侵波兰共俘获23万名波兰军人,到1941年夏天,仅剩下8万2,000人幸存。1939年8月,苏联吞并波兰后,苏共当局立即召见爱莎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政府首脑至莫斯科,强迫他们签署友好协助条约,邀请苏军在其领土上建立军事基地,随即苏军2万5,000人进驻爱沙尼亚,3万人入驻拉脱维亚,2万人入驻立陶宛。

16.最后的阴谋

1952年7月11日-15日,苏共对犹太反法西斯委员会13名负责人进行审判并全部处决,与工程师和破坏者一道共25人被枪决;其余100人被判10-25年刑。

17.解冻与摆脱斯大林恐怖主义

1953年3月25日,苏联政府宣布大赦,但政治犯除外。120万犯人被释放。甚至连贝利亚也主张大改革,他于该年3月24日的一份报告中称:252万6,402名犯人中,仅有22万1,435人是对国家极危险的。

1953年5月14日,1万4,000名犯人在诺里勒斯克(Norilsk)罢工,要求释放政治犯。1953年7月14日,1万2,000名犯人在维尔基雅塔(Virjyta)举行罢工,苏共当局这次没有立即镇压,而是与犯人代表谈判,并反复推迟攻击。1954年5月,监狱暴发大规模越狱。经40天,特种部队派出坦克包围该地区,逮捕了400人判重刑,并枪决了6名组织者才平息。犯人罢工要求部分得到满足,工作时间降至9小时,生活条件有所改善。

1954-1955年,公检特特别法庭被废除。秘密警察改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克格勃(KGB),清洗了4/5工作人员,由塞洛夫(Serov)取代贝利亚负责。

18.赫鲁晓夫的历史功绩[10]

1956年2月24日,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特别谴责斯大林主义,但仅指责斯大林犯严重错误,未提及自1917年以来苏共的任何主要决议。对于强制集体化和大饥荒等罪行只字未提,仅是党员受迫害的才被言及。1961年,赫鲁晓夫才公开指责斯大林犯罪,并允许著名异议作家索尔仁尼琴在国内出版著作。

1954-1955年,9万名反革命分子从古拉格中解放;1956-1957年苏共二十大后,31万政治犯获释;至1959年1月1日仅剩下1万1,000名政治犯仍在狱中。超过200个特别复查委员会派到各监狱进行复查。但官方仅是悄然进行。

1964年10月赫氏被赶下台,1965年4月勃列日涅夫上台,随即采取了两项改革措施:即农业改革和工业改革,短期内取得了一定成效,经济有所发展。但勃氏同时强化了社会高压举措,不再容忍异议及过分自由的批评作品公开发行,索尔仁尼琴等异议作家的著作全面被禁。克格勃特务开始对异议人士进行骚扰和监控,苏共加强军费开支,强化军事实力。

1960年,苏联新刑法第70条规定:任何人以恶意造谣方式诽谤国家进行反苏宣传,将被处3个月至7年徒刑;第190条规定:任何未谴责反苏行为者,得处3年刑或在社区劳动。

1960-1970年代,克格勃严密监控三类人:宗教团体(天主教,浸礼会教友,清教徒,Adventists)、民族主义分子和异议知识份子。

1957年,重新关闭数个战后恢复服务的教堂;1973-1975年,116名浸礼会教徒被捕;1984年,200名浸礼会教徒被捕;1981年,克格勃几乎可以肯定参与了谋杀3名天主教神父的阴谋。

佩特罗将军(Petro Grigorenko)于1967年5月被捕并关入精神病院迫害;1970年代,均有几十人被关入精神病院服刑。

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苏联的异议运动,始于斯大林死后第一次公开大规模审判政治犯。1966年,作家安德烈和尤里(Andrei Sinyavsky and Yuri Daniel)以诽谤苏维埃制度罪名分别被判7年和5年刑。1965年12月5日,他们被捕后,在莫斯科普希金广场55人举行示威。1960年代有数百名知识份子异议人士,10年后达到高峰时有1,000-2,000人。他们质疑苏共政权的合法性,要求严格遵守苏联法律,宪法和苏联签署的国际公约。他们拒绝私下活动,而是公开主张利用国际媒体,尽可能广告他们的主张。

1973年,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之《古拉格群岛》在西方公开发表,苏联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社会及欧盟安全与合作委员会关注的重点。1975年苏联设立了一个监督实施《赫尔辛基条约》的民间组织,克格勃的任意逮捕不再能随心所欲,异议人士的命运能迅速传遍海外。1960-1985年被捕的政治犯人数迄今不明;1970年有106起,包括21例被关入精神病院。1971年85起,1972年24起。1979-1981年共500起。

19.哥尔巴乔夫与苏联政治民主革命[11]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死于任上;由前克格勃特务头子安得罗波夫(Yuri Andropov)接任苏共总书记。15个月后,安得罗波夫也死于任上,由契尔年科(Konstantin Chernenko)续任苏共总书记;但契尔年科于13个月后也死在任上;1985年3月,哥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当选总书记,他立即着手实施了一系列改革计划。他与各前任显然不同,任职前他曾周游欧美等国访问,了解到实际的西方自由宪政民主体制;他的经历更为复杂,更愿意讨论问题也有更宽阔的心胸及更少的意识形态。坚决反共的英国首相铁娘子萨切尔(Margaret Thatcher)夫人于1984年12月曾评价说:她“可以与此人做生意”!

哥氏上台前早已知晓苏联问题成堆。经济停滞,社会弥漫着对共产党国体制的不满情绪。1957年,苏共曾订计划要在15年内超过美国,1970年代经济有所增长,到1980年代已呈全面衰退,不但不可能超美,连跟上都难上难。因此哥氏决定促进经济发展。为此他引入了一个重建计划(Perestroika)旨在复苏苏联经济;很快他便意识到最大的障碍来自中央国家行政,他相信群众是反官僚体制的最大动力,因此采取了两项新举措:开放和民主化。鼓励普通公民公开说出是什么阻碍了苏联的发展;哥氏期望他们的主要目标将是反官僚体制。

但是,鼓励群众批评共产党官僚体制很快便失控;哥氏与毛泽东不同,未重新采取镇压控制,[12]苏联人感受到这次哥尔巴乔夫是真心鼓励公开讨论争辩,因此抱怨来得猛烈异常;但批评远超出官僚主义,几乎所有苏联政治、经济、社会、历史、文化皆成为公众争辩的主题;一个最危险的领域乃是民族主义者利用这个良机力争自治和独立,哥氏意识到正在发生的变化,但期望通过发展经济来平息大多数人的愤怒,他清晰地表明他相信苏联人不仅因官僚体制受害,而且苏联因过度援助其他国家而受损;因此,1980年代后期,他决定从阿富汗撤军,并敦促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哥氏对匈牙利和波兰共产党正在引入政治多元化不加反对;整个东欧共产党国家的人民相信,他们反对本国共产党将不再受苏联和华约国的威胁和侵略;自1989年匈牙利和波兰开始,一个接一个东欧共产党体制接连跨台;最后垮的是由当地共产党掌权的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及苏联本身。至1991年底,这些国家均推翻了共产党政权。苏联于1991年12月正式解体成为15个国家,南斯拉夫则以更血腥的方式解体成6个国家;同时,阿富汗、柬埔寨、蒙古及非洲埃塞俄比亚和安哥拉共产党政权也相续垮台。

中共则在1989年6月4日以30万正规军的坦克机枪血腥镇压了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与反腐败官倒的要求,中共官方称死亡300余人,但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至少3000名至3万名大学生及市民被杀,上万人受伤,另有数以万计的学生工人被判重刑。共产党暴政再次暴露了其丑陋邪恶的一面。

西方学者认为共产党政权垮台的第一项原因就是哥尔巴乔夫的性格和他实施的政策。他是个有较多妥协精神而较少对抗人性的人。他深知苏联之病,故上台伊始,先进行经济改革,续之民主化(有限政治体制民主化)特别是开放;哥氏的对外政策亦导致共产党政权的跨台,新政治思维,改善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他相信苏联因过分干涉或支持他国,造成苏联经济困难,亦导致共产党政权跨台。而他决定从阿富汗撤军及敦促越南从柬埔寨撤军,使得东欧人民相信可以不再受苏共威胁,而撑握自己的命运。但是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国体制本身业已腐烂,经济衰退,无论如何哥尔巴乔夫对和平解体共产党暴政功劳巨大,故他必将成为给共产党暴政送终的标志性历史人物,他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当之无愧。@

[1]本系列编译主要参考资料:(1)Nicolas Werth, A State against its people, Violence Repression, and Terror in the Soviet Union. 《一个以人民为敌的国家:苏联的暴力、镇压与恐怖》,作者是法国Temps Present历史研究所专攻苏联历史的研究员;Stephane Courtois, Nicolas Werth, Jean Louis Panne, Andrzej Pacxkowski, karel Bartosek Jean Louis Margolin,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Translated by Jonathan Murphy and Mark Kram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2)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2001; 作者是哈佛大学历史教授;(3)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作者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4)Robert Harvey, A Short History of Communism, St.Martin`s Press New York, 2004.作者是英国下议院议员,专拦作家,〈经济学人〉杂志副主编;(5)R.J.Crampton, Eastern Europe Twentieth Century and After,2ed,(London 1997); 作者是牛津大学东欧历史系教授。(6)Geoffrey Hosking, The Awakening of the Soviet Udition, enlarged e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1) 作者是伦敦大学东欧研究所教授;(7)Michael Harrington, Socialism Past and Future,(New York 1989)作者是美国当代主要思想家之一。

[2]首任秘密警察(叫做契卡)头子是德泽尔津斯基(Dzershinsky),二任孟津斯基(Menzhinsky)改称(GPU),三任雅哥达(Yagoda),四任爱佐夫(Ezhov)变称(NKVD),五任贝利亚(Beria),六任塞洛夫(Serov)改称克格勃(KGB),苏共总书记安德罗波夫是第七任和普京是第八任特务头子.除了首任系自然死亡外,第二至第四任特务头子皆死于非命。

[3]南郭注:troika即由秘密警察头目、检察长和公安局长组成的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大陆中国之公检法联合办案也源于此

[4] 南郭注:无政府主义者是与共产党一道主张革命推翻专制政权的政治派别,其著名领导人巴古宁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挚友,也是少年列宁最崇拜的人,与马克思一样,主张暴力革命,但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且认为革命的力量不是产业工人而是失地农民和失业工人,事实证明他的几乎所有主张都比马克思正确。

[5] 南郭注:社会主义革命党与孟什维克党其实皆属于马克思主义政党,只不过他们是修正主义的政党,而修正主义其实是远比列宁主义正确得多的理论,因为马克思设想的诸多要件几乎没有一样属实,故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伯恩斯坦提出修正主义。主张放弃暴力革命而走议会民主选举方式朝社会主义方向迈进。

[6] 南郭注:现已证实共产主义运动主要是由犹太左派知识份子组织发动的。马克思本人是犹太人,早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与中央委员,犹太人的比率高达70%以上,波兰共产党则高达90%;1917年十月革命前,托洛斯基从美国狱太富翁获得3000万美元的资助。列宁则获得德国当局500万美元的资助,条件是结束德俄之间的战争。以便德国能从东线战场脱身专注对付西线战争。

[7] 南郭注:布哈林与托洛斯基一样曾是继承列宁的热门侯选人之一,他是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曾任共产国际总书记。

[8] 南郭注:因为图卡切夫斯基元帅在1921年苏联红军入侵波兰战败被迫签署对波兰有利的割让领土事件中,批评了斯大林指挥不当的错误,斯氏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终于在16年后借机报仇,除之而后快。

[9] Leslie Nolmes, Communism :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Pp.35-38.

[10]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P.33-34

[11] Leslie Holmes, Communism: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PP.48-51,118-119。

[12]郭道晖先生根据最新档案统计的数据右派总数461万人。3178470右派加上1437562中右《炎黄春秋》2009年第二期。毛泽东初时发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运动,原想体现共产党的民主作风,不料一发而不可收拾;故毛翻脸不认人,公开耍流氓,以反右运动终结之。将461万人打成右派和中右分子判刑劳改劳教只到20年后才平反;或饥饿或因过渡劳累,数十万右派命丧荒漠和劳教集中营,无数家庭破裂,妻离子散,中共迄今仍欺骗公众称仅56万人被打成右派,而且拒绝分文损害赔偿。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6-22 3: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