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此乃真君子也!”

吉光羽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乘人走后而议其非,吾所不为

李文靖,宋代人。朱熹曾经拜他为师。

李文靖新任参知政事,胡秘监前去道贺,伺机历数前任四位参政的过错,来吹捧李文靖。

李文靖参政,对秘监的这种行为,很不高兴,把他交来的那些状纸,锁入不用的箱中,说道:“我哪有那么好呢?只不过适逢其时罢了。乘人走后而议其非,吾所不为。何况这是为褒扬一人、而诋毁四人呢?”

二、保全忠烈遗孤

金朝大将郭斌,力守会州城(今甘肃会宁县),元朝命按竺迩(人名)攻下此城。郭斌战至粮尽城破,让妻儿全家,聚在一室,点火自焚。

郭斌家中,有一位女仆,从火中抱出郭斌的儿子,转交到别人手里,哭着说:“将军尽忠报国,能忍心让他绝后吗?这是将军的儿子,希望你们将他抚养成人。”女仆说完,她又自己转身,跳入火中。

元朝的竺迩,听说了这件事,深受感动,便让人将郭斌的孩子,妥善的安排收养起来。

三、乐善好施的沈尚书

沈诜,宋代的德清(今属浙江)人。官至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沈诜,对人忠厚和蔼。有一个士兵得了背疮,他亲自为其敷药,配药需用酒,而沈尚书正好要随皇帝去举行祭祀大典,怕这个小兵因贪酒而不服药,所以总要先为他配制好药,让他吃下后,才去执行公务。

有一次,沈诜的住所,被邻居小孩,偷盗得尽光,家丁将偷盗者送交官司。沈诜忙去找狱吏说:“他本是官家子弟,也是太贫了,才走上邪路,请宽恕他。”将盗者放归后,沈诜又送他许多钱米。

当地每遇歉收之年,沈诜即开仓平粜,发粮时,他亲自执斗,加倍量米给人。对待特困户,他必把钱悄悄塞在米中,以赈济他们。乡亲不认识他,但却相互传诵道:“那个穿青布衫的,真是好人,米给得多。”

四、奈何仇死者

李泌,是唐朝的大臣,位至宰相,封邺侯。

唐肃宗李亨与宰相李泌,有一次,谈起了奸臣李林甫(李林甫:唐玄宗时,官至兵部尚书兼中书令,被称为“口蜜腹剑”的奸臣),恨得要把他挖墓焚尸。李泌说:“您刚安定天下,仇恨死去的人,又能怎么样呢?他们又无法知道,更不利于德政。并且眼下起兵作乱者,都是过去我们的仇人。如果您这样做了,不利于仇人悔过自新。”

李亨听后,觉得有理,便不再提此事。

五、 “此乃真君子也!”

宋代京城樊楼旁边有一座茶馆,生意兴隆。一天,一位姓李的客人来喝茶,临走时,把一袋金子遗失在茶馆,回去后才发现丢了。他觉得茶馆里的人川流不息,这金子是肯定找不回来了,便不再过问此事。

数年后,这位姓李的人,又路过此地吃茶,无意中,对同桌的伙伴,又提起此事:“当年我在此地,丢失一袋金子,狼狈极了,差点儿回不去家。”

店主听了,过来作揖说:“你那时,是不是穿着毛衫,坐在里面呢?当时我拾到后,立即前去追赶,但你走得太快,我没能追上。只好暂时把它保管起来。只要你说的数,与我拾到的相符,即还给你。”

说罢,他们就一同上楼去,在一间小屋里,放满了失物,有伞、鞋、衣服、器皿等,上面均有标记,注明时间,何样人所丢,有僧人、妇女、官人等等。

店主拿出一个小包袱,当年所系的式样依旧,打开一看,里面的块数和斤两,与姓李的客人所说,完全一致,店主当即奉还。李取出一半金子,赠与店主,店主坚决不要,说:“我要是只重钱财的话,就不会告诉你了。那样做,我心里有愧,实为不安!”

这时,茶馆在座的五十多人,目睹了店主的这一举动,都双手抱拳,对店主表示敬意,他们情不自禁的说:“此乃真君子也,只可惜没有载入国史。”

(以上均据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世良任清河郡(治今河北清河)太守时,遇到皇帝下令赦免罪犯。可是,清河郡法制清明,百姓遵纪驯良,没有一个犯法的囚徒。宋世良只是率领众官员,礼拜诏书而已。
  • 张全义治理洛阳,能明察秋毫,没有谁可以欺蒙他。但他为政非常宽松、简约。外出时,每当遇到田地整治得好、庄稼长势喜人的地方,总是要下马,带着部属们一起观看,并召来田地的主人,用酒饭加以犒劳。
  • 史弼是东汉考城(今河南兰考县)人。在汉桓帝时,史弼任平原郡的太守,有诏令检举拉帮结派、诽谤朝廷、惑乱视听的所谓“党人”。各郡都秉承旨意,纷纷查找“党人”,受株连的有数百人之多,只有平原郡,没有上报一个所谓的“党人”。
  • 北宋时代的姚坦,是济阳(今山东定陶西)人。为人诚实正直。宋太宗时,姚坦担任益王府的翊善(翊善:官名。为王府或太子府,负责教导的官员),处处事事,认真负责。
  • 面对上司劣顽,下官该怎么办?笔者特从《昨非庵日纂》中,辑录了三篇文章,来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可以从这里,窥见到古人的气节和道德风范。
  • 有一天,宋哲宗赵煦,讲完儒家经义后,赐给大臣们座位,每人又赏给一把纸扇。潞公文彦博看见皇帝,也手拿一把纸扇子,就率众臣走下台阶叩头,表示祝贺。
  • 刘昆是东汉东昏(今河南兰考北)人。通音律,有学识,长年有五百余人,跟从他学习。先后任江陵令、弘农太守、骑都尉等官,甚为光武帝刘秀所重视。
  • 韦景骏,唐代万年县人,进士及第。曾任肥乡和贵乡的县令,后任赵州长史和房州刺史等官职。为人正直清廉,爱民护民。
  • 孙梦得说:“过去,正派人都耻于结交御史,以免有巴结高官、结党营私之嫌。现在,我怎么能推荐熟人,去任御史台官呢?”人们很钦佩他的正直。
  • 有个名叫刘兼的才士,路过洛阳县地面,在某村的旅店下榻,夜里,听到门外有个声音说:“李果县令做事,公正严明,简直到了可怕的程度。我不敢继续呆在这个县。我们还是到别的县,去享用人间的供品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