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江泽民丑闻 南京律师张赞宁遭警传讯

人气 7
标签:

【大纪元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江苏南京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因用电子邮件传送有关江泽民政治诈骗问题的文章及相关视频,6月24日,他遭到当地国保和公安人员传唤,并抄走家中两台电脑。张赞宁表示,对于当地公安的作法,他表示强烈的不服,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对他立案调查,侵犯了他的隐私权。对此,他会依据法律途径起诉有关部门。

今年66岁的张赞宁律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24日,谷楼公安分局和国保来了三辆警车来我家,并且开了传唤证,传唤我到派出所,传唤了6小时26分钟,还开出了搜查证,把我的两台正在用的电脑搜走了,到25日下午,给我出了行政警告的处罚,才把电脑还给我。”


张赞宁转发了吕加平一篇《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的文章而被国保和公安人员传唤(大纪元)


张赞宁在网上看到湖南学者、民间战略研究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一篇《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文章及相关视频,觉得说的有理,就通过Email发给了他的一些律师朋友,没想到就遭到当地公安的传讯。

张赞宁说:“其实我没有在网上发文章,我是转发了吕加平先生的一篇文章,他的文章主要是要求中央查处江泽民二奸二假的这个事情,好多年前,他已经把这封信发给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部门,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答复,后来他用公开信的方式发到了网上,我在网上看到这个信息后,就把他的信在6月4号发给了南京律师界的朋友,我是用Email一个一个发,并没有上网,也没有公开,并且发的还有关于江泽民的视频。”

传唤过程中,对于当地公安无证据的非法指控,张赞宁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不服,他质问公安:“你们是人民警察还是江泽民的警察,江泽民都没有出面控告我,你们凭什么动用公权力对我进行诉讼,来搜查我,用公权力来处罚我。”

29日, 张赞宁把行政诉讼状递交给了南京市谷楼区法院,但法院没有给予他回复。

张赞宁说:“起诉状把公安分局列为被告,同时把吕加平和江泽民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当时他们讲:‘你不应该把江泽民列为第三人。’我说:‘他跟我有关系,根据法律规定他应是第三人,如果没有他,我不应该受到处罚,同时我也是给江泽民一个机会,如果没有这个事情,他可以到法庭上澄清,这样大家都好吗!他们无言已对。’”

对于当地公安的做法,张赞宁说:“他们侵犯了我的隐私权,因为电脑是人脑的延伸,你把我的电脑搜去,意思是把我的脑袋给剥开,看看我脑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这是严重侵犯公民私权利的一个行为。我发信是发给某个人的,这等于是侵犯了我的通信自由,这完全是我的私权利,我并没有公开上网,他们处理我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吕加平的这篇文章揭露了江泽民的历史问题,他通过国安系统呈交中共中央,但都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他在公开信中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是他还是一个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第一假,他是一个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他又是一个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子弟。

张赞宁说:“这篇文章揭露了江泽民可能是日伪汉奸,在苏联留学的时候参加了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同时江泽民竟然把中国相当于40个台湾省的面积拱手让给了苏联,稍微有一点良知的中国人对此都不应该沉默。如果没有这个事当然更好,有这个事你江泽民应该出来澄清,如果你干了应当向全国人民谢罪。”

“这个公开信,我相信江泽民是知道的,而且知道的更清楚,他竟然没有站出来澄清,说明你江泽民有鬼,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作为一个公民有权知道你江泽民究竟有没有干这个坏事,所以我就把这封信发给了我的一些朋友。”

张赞宁表示,他与吕加平并不认识,这个事是吕加平写的。张律师说:“通过这封信来看,如果江泽民确实有把土地割让给苏联,那更引起我的关注。如果吕加平的信是捏造事实,我也会关注,但关注不会太强烈,因为他毕竟侵犯的是个人的利益、名誉的问题。如果江泽民的事是事实的话,那就侵犯了全中国人民的利益,那么我肯定不会保持沉默。”

据吕加平文章所述,江泽民的生父叫江世俊,在日寇侵华初期投靠日本,成为华中地区伪南京维新政府汉奸要员。江泽民17岁时在杨州高中毕业,到南京专门为日寇侵华服务的汪伪中央大学就读,并加入了汉奸反共组织。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身居要职之后,江泽民自称是革命烈士子弟,是新四军抗日烈士江上青养子。张赞宁对此提出质疑。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报导,张赞宁说:“第一,在解放前,他父亲的弟弟参加新四军,他的父亲是日伪汉奸,这是两个对立阵营。这个无论从新四军这一方也好,从日伪汉奸这一方也好,都是不容许他们交往的,如果交往就是通敌,他们根本就没有接触的机会,也不可能接触。其二,江上青家里很穷,他们几乎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而江泽民的父亲是很富有的。根据中国传统习惯,富人家子弟不可能过继给穷人家去做养子。”

对于中共一直未着手查清江泽民的这段历史,张赞宁先生表示,政府侵犯了中国人的知情权。如果它真的是个“立党为公”的政府,就该彻查。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习近平带庞大商团访澳 人权问题受关注
澳洲法轮功学员堪培拉集会促停止迫害
诉江案原告揭跨世纪大迫害 呼唤正义
华风:江泽民能逃过又一劫吗?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美国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然退缩
【远见快评】乔治亚州视频爆猛料 巴尔被警告
【思想领袖】努涅斯议员:拜登假装赢得大选
车评:玩乐工作两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战场反击“选举政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