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芳:山东女子第一劳教所见闻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6月8日讯】山东女子第一劳教所(又称浆水泉劳教所),是所谓的“部级文明单位”,装修得十分漂亮,院子里有奇花异草,松柏冬青,篮球场;院墙上有文化长廊、孔孟之道、仁义道德,古文化二十四孝;办公大楼上镶着斗大的金字,“教育、感化、挽救”,囚室不叫囚室,叫什么“春晓居”、“夏凉居”、“秋风居”、“冬趣居”……

参观视察者络绎不绝。在中共×的宣传片里,有这样一句解说词:“在这样美好的环境里,人一进来就春风化雨了。”

究竟是怎样的“春风化雨”呢?

笔者“有幸”在那里度过了两年左右。

刘玉英,六十六岁,回民。因上访被公安打断了腿后,判一年零九个月劳教,看到她时,两个人架着去车间,长长的案子边一坐十五个小时,晚十点“收工”回牢房后,大家还要接着糊袋子,贴标(粘贴药盒子的防伪标志)。她干不了,就数数,直至深夜十二点。凌晨四五点钟又开始劳作。她有糖尿病,每天近十九个小时的持续辛苦劳作,实在吃不消,经常放声大哭,有时有视察参观的来了,大喊冤枉。警察特别烦她,一再给她加期,还限制她上厕所,逼得她经常尿到裤里。

孟宪坤,七十二岁,因医疗事故上访,被打断了腰后,判一年零九个月劳教。后来她拒绝出工,恶警许华说:这里不是养老院!她也经常被加期。

进了劳教所的人都被强制学习《劳教条例》68条:必须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怎样见警察问好等。68条有明文规定“不得让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从事习艺、劳动”、“不得让劳教人员超时劳动,超时劳动要及时补休”……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薛荣,四十八岁,临沂人,是一位重度残疾人,她的腰弓的像一座小山,脸肿,吐血,坐不能坐,站不能站,经常无助的在车间角落里蜷曲成一团。就这样恶警大队长孙秀风还一次又一次训斥她,说她年富力强,什么也不干,强制把她身下的纸板抽掉,她只好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一天十九个小时的劳动,她肯定干不了,孙指使卖淫女胡珍珍撕烂了薛荣两个棉袄。一天,她无法到餐厅吃饭,副大队长刘春丽一声令下:拖!几个卖淫女积极分子,立刻拖起薛荣,一路拖到二楼餐厅,把薛荣往水泥地上一扔,吃完饭又拖回来。距车间不足一百米的路程,薛荣的衣服、鞋、连腿上缠着的一些旧布也被拖掉了。她痛苦地紧闭双眼,泪水鼻涕流了一脸,让人不忍再看。

江洪芳,五十五岁,农民,因信神被劳教。全身都是病,最厉害的是脑堵塞,晕得厉害。她发病时从凳子上摔到地上,警察视若无睹,指使班长架起她说:她是装的。她一边抹泪一边擦胶(生产手机套)。去餐厅时班长站在她后边,她往哪边歪,班长就把她往另一边拽。还吩咐说,她是装的,谁也不能扶着她。班长看警察脸色行事,逼着她在电扇下面吹。她说:我头晕,不能吹,班长说:你要适应环境,环境不能适应你,硬逼着眩晕的病人吹风扇。

更可笑的是,一次她需要外诊,花了四百多元只拿回一点药,警察说:“放队长这里吧。”到了吃药的时间,她要吃药,警察说:你吃什么药?她说:不知道。警察训斥道:自己吃什么药不知道吗?她说:队长不让我看。警察一听队长还能有错吗?于是把她训斥一顿。经常为了吃药挨骂、受气,她说:“俺吃药自己拿钱,怎么还得天天挨骂,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班长把这话汇报上去,免不了又一顿臭骂。

杜光玉,四十岁,农民。大脑炎后遗症,一只脚不能落地。因残疾证问题上访,被抓。常见到她一只脚蹦到车间、蹦到二楼餐厅,蹦到厕所。有时手里拿着大筐子蹦。班长还逼着蹦队列。她经常不分场合大哭起来,嘴里数落着,又像是在唱,细听是:苍天呵,怎么不让我去死啊,我没有那吃药的钱呵,呜呜……满脸满脖子的泪,令良知尚存的警察也潸然。

王秀美,四十七岁,访民。因告官被判一年零九个月劳教。她心肌梗塞,经常犯病,一躺四五天,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也不能说话。人们架起她来时,她只能摆摆手。常年服药,但只要能爬起来,就是十九个小时的劳动,而且十九个小时几乎一个姿势。恶警刘毅还说:你经常这样,没什么问题!

赵悦华,五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曾患类风湿手脚变型坏死。当深夜十二点向恶警大队长孙秀风申请上床时,孙说:“你有残疾证吗?”不等答话,孙秀风又说:你再说话,就让你全班都不睡觉。

残酷的劳动,恐怖的气氛,固定的姿势,很多人累弯了腰,肩膀左低右高,腰酸背痛,二十来岁的人也是又捶背又捶肩,脖子刮得红红的。最普遍的现象还有月经不调,有人一月来两三次,有人一来月经四个月不停。

孙还毫无人性的规定:不许走动,不许说话,不许喝水,不许上厕所(叫到了才能去),白天不许大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劳教所请了省立医院一位姓田的教授,开了一堂讲座,大谈特谈什么“关爱女性”,居然还有“关爱女性健康”的黑板报相应而出!

除了十九个小时超负荷劳动,还有七本厚厚的作业,还要定期写稿。无论作业还是投稿,都要写上什么热爱党、社会主义,感谢党的“挽救”。

前大队长王坤,经常狂妄的叫嚣:“累了、困了,视为落后言论,要坚决打击!要说争第一,加油!”

才36岁就遭恶报患了肝癌。

恶警王宁,35岁,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队长,经常说:就这点活,为什么惹队长生气。

警察李耘说:五大队都不让睡觉了,咱们这里还让睡觉!

恶警刘春丽说:白天的任务得完成,晚上的任务也得完成。完不成,明天早上三点就让你们起来干!

警察许华值班时,有时四点就叫起来干活。现已遭报患了皮肤癌。

出去车间,有时赶上大雨,人们统统被赶到大雨中……。

惨呵,苦呵,几乎没有人性。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春风化雨”呵。

至于那些以真善忍为宗旨,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就更惨了,不让睡觉,罚站、坐板、面壁、不让系腰带、一关一两年不见天日,指使劳教人员殴打……

记得说国民党监狱黑暗时,还提到渣滓洞经常放风,没见让法轮功学员放过风。

在那里很多人的亲人积极营救,托人花钱。一个姓李的农民因信神被抓,家里已经花了两万了,人也没有放出去。
这些只不过是冰山的一角。在这种残酷的环境里,决大多数人认识到了,共产恶党真的是个吃人肉,喝人血的邪灵。

二零壹零年六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苍天尚存,天理何在?
劳教所罪恶何时休?
武汉居民坚持信仰 六次遭关押折磨
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迫害致神志不清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微软买TikTok 扎克伯格转弯
【新闻第一现场】发源地疫情再起 武汉再爆确诊
【重播】川普总统签署“美国大户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软买抖音?纳瓦罗暗指不适合
【拍案惊奇】美欲黄岩岛开战?闫丽梦再揭内幕
【有冇搞错】李克强受辱 习近平的北戴河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