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成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标签:

【大纪元7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谢正华综合报导)据明慧网报导,四川省成都市73岁的法轮功学员缪素芳,被当地中共的610办(1999年,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中国宪法、法律、司法系统之上的特别党务机构。)及其相关部门多次迫害,遭受非法拘留、刑拘、关押洗脑、被送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等迫害,老人于2010年3~4月期间含冤离世。
一成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缪婆婆家住成都市曹家巷,大约在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她获得了健康,身心状况很好。在1999年7.20法轮大法遭到中共江氏集团控制的全国新闻媒体大量不实之词污蔑、诽谤后,她仍坚持修炼法轮功。

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她亲身受益,出于对广大民众的责任感,缪素芳老人于2001年元月,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路,去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好!”仅仅为了说这么一句真心话,缪素芳老人在北京遭到了公安警察的毒打,并被扒掉棉衣裤,仅穿一身内衣裤,强令站在雪地里挨冻。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根本不敢相信“人民警察”会如此残暴、冷酷。

缪素芳被成都警方从北京劫持回当地,被成都劳教局非法劳教一年。2001年黄历新年被关在成都市转运站期间,当时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辗转关押、折磨之后,病倒了,发高烧,很少吃东西,躺在监室的木板床上好几天,只在早晚点名的时候挣扎着站起来,硬是咬着牙关挺了过来。病刚好一点,2001年2月被成都宁夏街片警戴上手铐,劫持到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

老人刚被关进楠木寺入所队(五中队),管教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指使吸毒的劳教人员,对入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折磨,从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就开始面壁而站、一直到深夜。有时到十一、二点,有时到深夜 二、三点钟。面壁站立期间,不准动,不准说话,上马桶要向“包夹”(专门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吸毒等劳教人员)报告。警察会不定时来查房,一旦发现没站好,包夹人员便会被叫到办公室受训。挨骂后的“包夹”回监室后,便会将气出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破口大骂,然后叫法轮功学员“飞起”(双手高举伸直,贴墙面壁)。

在入所队期间,缪素芳老人的双脚被折磨肿得穿不进鞋子,一直肿到膝盖以上,由于年龄大,腿又肿得厉害,腿不停地发抖。到了后来,连行走都困难了,被叫到楼下进行所谓的“帮教”时,都需要人搀扶才能上下楼。在这种情况下,五中队的管教根本不闻不问,劳教所干事周俊辉还叫她自己到食堂提开水。

尽管如此,缪素芳老人一丝的动摇都没有过,对“帮教”们的谎言欺骗,老人家总是一口拒绝,“你离我远点,我决不会背叛‘真、善、忍’信仰。”

缪素芳老人在入所队被折磨了四个多月后,被转到了九中队。八月份又被转到了七中队。一到七中队,便被七中队的管教关到楼上严管,被强行关在房间里“坐军姿”,不准随便动,不准讲话,在楼上一关就是五个月,期间没有让她到楼下活动过一次。警察时常对她威胁,“你不转化,就休想出楠木寺的大门。”

长期的精神控制与肉体折磨,缪素芳的身体被摧残得很虚弱,血压也高。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怕出意外,承担责任,不得不将她监外执行。

走出牢笼的缪婆婆后来又向世人讲真相,被中共人员绑架到郫县看守所迫害,以至被警察迫害得吐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把缪婆婆放出了看守所。之后,缪婆婆仍然经常被当地警察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几年后,缪婆婆回到家中,但因长期遭受迫害,70多岁的缪婆婆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家人将她送往医院,最终含冤离世。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胡抵多伦多 法轮功再次呼吁停止迫害
“法制培训学校”黑幕
飞瀑:是谁将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迫害的
德媒:涉嫌刺探法轮功 中共高官面临调查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