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宰相与乞丐

陆真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一、 宰相与乞丐

裴晋公,即裴度,唐代闻喜(今山西)人。官至宰相,封晋国公。

唐代元和年间,有一个湖州录事(掌管文书、勾稽缺失的小官)在去上任途中,遇上强盗,将他劫洗一空,连官符文书也未幸免,只得在旅店里行乞讨饭。这一旅店,刚好与宰相裴度的住宅相邻。

此时裴度穿着便服外出私访。裴度无意中遇到这个乞丐(录事),便问他的详情,录事说:“我奋斗多年,才得到这一官职,遇上强盗,抢走了我所有公文、财物。现在我一无所有,只有一个还未拜堂的未婚妻,尚未迎娶,我已走投无路,便请郡守,将她献给宰相裴公了。”裴晋公此时,穿的是便服(紫布衫),就说:“我是晋公的部下,我愿意帮助你。”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忽然有人传告这个乞丐(录事)说:“晋公要召见你。”那个乞丐(录事)走上前去一看,正是昨天那位穿紫布衫的人,大吃一惊,连忙道谢。晋公说:“昨天听你说话后,我一夜也没睡好。看你那么难过,特来安慰你。现授你官诰,你可继续前去湖州任职,黄娥(录事走投无路时献出的未婚妻)也可与你同去。”说罢,便叫人给他准备好行装,送他们二人,上路而去。

二、甘冒死罪,焚册救人

靖康之变(注)以后,金兵推翻了北宋王朝,占领了京都,企图把宋朝宗室斩尽杀绝。

有人出主意说;“可以到宗正寺把宋朝宗室的家谱找来,照名册去抓,一个也不会漏掉。”金兵首领便命人去取来谱牒。趁来人(金兵)外出之时,户部(管理全国户口、财赋的机构)长官邵先生翻看谱牒,每翻两三张,就取下一张,扔入火中,这样随机的焚烧了许多张,其中的这些人就得救了。邵先生自语道:“可惜我不能全救你们呀。”

很快,那个金兵又转身返回,拿走了谱牒,照谱牒抓人。因未在名册(实际是抽出来烧掉了)免抓者,十人中就有四五个,他们都得力于邵先生暗中相救,而邵先生自己却不说,金兵首领们也都不知道。

注:宋靖康元年,金兵南下,俘获宋徽宗和钦宗二帝,从此结束了北宋时代

三、 阴祸

张宁,明代浙江海盐人,曾任都给事中(官职名)。

张宁直到晚年,尚未生儿子,他前去家庙祈祷祖先说:“我犯了什么阴祸,以致于不能生子,使我家后继无人,不能给先人光宗耀祖呢?”

张宁身边站着的一个妾说:“误了我们这些婢妾的青春,我想就是这件事造下的阴祸。”(注)

张宁回家后,立即将这几位婢妾,嫁了出去。

笔者注:古人讲:在人们不知道的情况下,暗自做好事,是积阴德,阴德是大德。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暗自做坏事,是造阴祸,阴祸是大祸。

四、“李日知在此,人莫觅死”

李日知任大理丞(掌判大理寺事、正刑轻重之官)时,武则天放纵佞臣肆意杀人,李日知却依法用刑,宽严适当,不滥杀人。

有一个太卿胡元礼,惨酷苛毒,伺机陷害好人,他命令李日知重判。李日知坚决不从。

胡元礼无奈,气极败坏,派人捎信给他道:“有我胡元礼在此,这人别想活!”李日知不怕威胁,也叫送信人给胡元礼传话说:“有我李日知在此,就不能让一个好人冤死。”。最终,这个人还是得免了。

五、 仁义僧人

僧人昙迁,是南朝时的宋人,他与范蔚宗(范晔)是好朋友。

后来,茫蔚宗被处以极刑,他的家族牵连被诛者达十二人,以前的亲邻朋友们,避之唯恐不远,没有一个人,敢上范家门的。

只有僧人昙迁,不忘旧友,借来衣物钱财,为他们张罗丧事。宋孝武皇帝刘骏,听说此事后,很赞赏昙迁的为人,并对奉旨撰《宋书》的徐爰说:“你写《宋书》,要为僧人昙迁写上一笔。”

(以上均据明代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张全义治理洛阳,能明察秋毫,没有谁可以欺蒙他。但他为政非常宽松、简约。外出时,每当遇到田地整治得好、庄稼长势喜人的地方,总是要下马,带着部属们一起观看,并召来田地的主人,用酒饭加以犒劳。
  • 史弼是东汉考城(今河南兰考县)人。在汉桓帝时,史弼任平原郡的太守,有诏令检举拉帮结派、诽谤朝廷、惑乱视听的所谓“党人”。各郡都秉承旨意,纷纷查找“党人”,受株连的有数百人之多,只有平原郡,没有上报一个所谓的“党人”。
  • 北宋时代的姚坦,是济阳(今山东定陶西)人。为人诚实正直。宋太宗时,姚坦担任益王府的翊善(翊善:官名。为王府或太子府,负责教导的官员),处处事事,认真负责。
  • 面对上司劣顽,下官该怎么办?笔者特从《昨非庵日纂》中,辑录了三篇文章,来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可以从这里,窥见到古人的气节和道德风范。
  • 有一天,宋哲宗赵煦,讲完儒家经义后,赐给大臣们座位,每人又赏给一把纸扇。潞公文彦博看见皇帝,也手拿一把纸扇子,就率众臣走下台阶叩头,表示祝贺。
  • 刘昆是东汉东昏(今河南兰考北)人。通音律,有学识,长年有五百余人,跟从他学习。先后任江陵令、弘农太守、骑都尉等官,甚为光武帝刘秀所重视。
  • 韦景骏,唐代万年县人,进士及第。曾任肥乡和贵乡的县令,后任赵州长史和房州刺史等官职。为人正直清廉,爱民护民。
  • 孙梦得说:“过去,正派人都耻于结交御史,以免有巴结高官、结党营私之嫌。现在,我怎么能推荐熟人,去任御史台官呢?”人们很钦佩他的正直。
  • 有个名叫刘兼的才士,路过洛阳县地面,在某村的旅店下榻,夜里,听到门外有个声音说:“李果县令做事,公正严明,简直到了可怕的程度。我不敢继续呆在这个县。我们还是到别的县,去享用人间的供品吧。”
  • 图为清 冷枚《耕织图册.耕》,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司马光说:“生和死都是命中注定的。”处理朝政,更加废寝忘食。到病危时,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司马光,还在喃喃自语.就像在梦中一样,说的都是朝廷和国家的事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