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导

姜维平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1日讯】我仔细阅读了中青报有关文强死前的一篇报导,得出这样的结论:由于中共严密地操控舆论,使记者写出的文字内容真假难辨,扑朔迷离,很显然,它是想引导读者知道什么,而不是了解事实的全部,但是好在我本人坐过牢,又比较了解薄熙来,所以,我试图还原文强死前的大概情节,因为它对人们揭开中南海高层权斗的秘密,管窥中国未来政局的走向或许不无益处。

为何安排中青报独家采访?

非常明显的,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死刑,并立即执行,这一新闻的细节发布权交给谁,这是颇费思量的一件大事,不论中央媒体,还是地方报刊,都会争夺得很激烈,中共高层之所以最终商定由《中国青年报》出面,是精心策划的。中共的虚伪性决定了它最怕海内外舆论,把文强之死归结于内斗,而中青报给人的印象,它是共青团系统的媒体,而文强案是重庆市委书记,太子党薄熙来一手主抓的,外界有关他利用反贪打黑攻击政敌的报导连篇累牍,这令中南海高层十分尴尬。既然在文强一案上,中共两派已经达成了交易,统一了思想,那么,不论共青团,还是太子党,都希望他早死,因此,他们肯定要向外界展示一种秉公执法的架势,利用中青报的记者专访就是匠心独运了!

两个重要信息

中青报的记者写道,7月7日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不到10分钟,文强的死刑即执行完毕,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文强就此走到人生的终点。17时,他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文强,就此成为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整。

我认为,这段生动的文字,非常巧妙地透露了关键的两个信息:一是,文强之子文伽昊被薄熙来藏了很久,终于出现了;二是。文强案的进展速度达到了“大跃进”的水平。我们不禁要问:薄熙来为什么要抓文强的儿子?文强是判处死刑,为何要如此之快?

显然,文强惟一的儿子,是被薄熙来在幕后梳妆打扮了很久的角色,他一直在准备登场,不仅用来做筹码,使文强认罪,而且利用他,迫使文强家其它亲友忍气吞声,他现在的利用价值,在近期的报刊上读者会一再看到,他充分地说明了薄熙来作为文革联动成员,一点未改当年红卫兵的整人造反,株连九族的革命本色!

至于文强的死刑速度,违背了死刑判决慎重对待,宁慢不错的原则,那是上层政治斗争的诡异所需,不然的话,为何他刚刚判死,他的前任就高调提升了呢?这说明有些人已经深思熟虑,等待了很久!总之,文强之死,在民间是大快人心,在中南海是如释重负!

见面前的官方说辞

记者说,从7月7日清晨5时35分开始,他们在文强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并随押解车队全程见证了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的整个过程。在刑场外,可靠消息人士向记者介绍,文强被押解到事先准备好的车内,执行死刑注射。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这当然没错,但《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承认,他们是于6日晚最终获准采访文强的,此时已无北京飞往重庆的航班,只好转飞成都,披星戴月地赶往重庆,于7日凌晨4时才到达羁押文强的某看守所,他们彻夜未眠。这就是说,薄熙来在他们到来之前,为防泄密,已精心做了细致安排,以下记者转述的就是官方的说辞:

7月4日9时10分起,文强和民警,就前一晚德国与阿根廷的“世界杯”四强争夺赛,进行了半小时的交流,文强对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这样的传统足球强队,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有赌球之嫌。随后,文强认真地看了近两小时的武侠小说。“世界杯”期间,文强看过多场比赛。端午节期间,他也吃到了粽子。7月4日14时40分,文强午休后起床,和民警“神侃”世界杯,包括他以前到美国、巴西出差的见闻经历,等。

我认为,这段文字有真有假,不好做十分准确的判断,但从昨天流传到海外网络的一张文强监所内的生活照看,他是被关押在死刑犯的号子里,据我呆过的三个看守所的亲身体验,像他这样的犯人,如果不是判死,房间里有官方控制开关的电视,也完全可能,但是,薄熙来从一开始就是用文强来敲山震虎,杀一儆百的,不可能还让他看什么“世界杯”,和狱警讨论什么足球。退一步讲,一般情况下,一审被宣判死刑的犯人,必须戴上脚镣,而照片显示文强是单独关押,是没有电视的,它的空间与布局颇似狱中之狱,即所谓“小号”,那里通常空间很小,除了板铺,什么也没有,既便是特殊小号,也会不大,除了木床和小柜,根本不能再放什么电视机。我想,这时传出这张照片的人,就是想告诉读者真相,驳斥这个谎言的!

记者还说,16时10分,文强理发。随后,他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再看书、晚餐,并由民警带其在监室内散步。晚餐吃了蒸蛋,餐后时间,和民警交流了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武侠作家的武功写作技巧,很显然,他对这些武侠小说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和经典片断极为熟稔。当晚,文强与民警谈兴甚浓,交流的话题主要是体育和武侠。之后,收看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还不时发表对比赛的看法和见解。近23时,兴致勃勃的他才洗漱后上床睡觉。

这段道听途说的描写,也是为了欺骗读者:重庆的薄熙来,王立军之流,没有对文强使用过酷刑,对他非常人道,非常优待,他是积极认罪伏法的!他既可以读武侠小说,又可以看“世界杯”,其羁押条件和干部疗养院差不多!还优哉游哉的,这是真的吗?

实际上,以上记者的文字已经讲漏了:狱警带文强不是在走廊里,而是在监室内散步,监室多大?由其带领散步?如在监舍,应是警察不动,就可“带领”他了!我呆过的看守所,几乎每个房间都拥挤不堪,一个人大步行走都不可能,何况警察带着散步?除非文强住的是特大的监所?

最荒唐的是,明知凶多吉少的文强,面临死刑,还兴致勃勃地和警察收看“豪门盛宴”,谈论“世界杯”的得与失,谁会相信呢?至于文强喜不喜欢足球和武打小说,我不知道!但是,薄熙来是一个铁杆球迷,倒是真的,他在大连没少花钱搞足球,他又深知眼下广大球迷均在热议电视转播的“世界杯”比赛,故此,其手下死党就信手拈来,移花接木,拿文强开涮了吧!

不过,在看守所里,到处都是武打小说,这的确是事实,我曾以《告诉金庸一个惊人的秘密》一文详细谈过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记者听官方这样讲,说明文强根本没有什么特殊待遇,看守所只有金庸,古龙,梁羽生等人撰写的武打书,并非是他关押在物质条件特好的地方,正如一般犯人一样,他只能以读金庸之流名家的武打小说消磨光阴,坐吃等死,以上通过记者之口讲的高调话,不过是官方编织的美丽谎言!

王立军为何见文强?

中青报的记者又说,“091”专案组民警告诉他们,7月5日上午,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了“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的情绪比较激动,双眼有泪水。我认为,这充份说明文强感到有点冤,我不是说他没有贪腐,现在这种一党执政的制度,根本没有监督,全国哪个地方的公安局长不贪污受贿?只是贪多贪少罢了!文强深知他死于站队出错!是跟汪洋,贺国强等薄的对立派倒了霉!故他眼中才有泪光!这奇怪吗?

其实,早在此前的6月中旬,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消息称,经2010年5月13日市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通过,给予文强、陈洪刚二人行政开除处分。记者说,在收到《重庆市监察局双开决定书》后,文强表示,自己对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他妻子收受的大部分财物,自己均不知情。这等于说,这个案件的内幕还有许多见不得人的东西,可惜都将葬入坟墓了。大概只有薄熙来,胡锦涛等人心知肚明,它永远成了“国家机密”,比如:重庆高官里,只有文强贪腐吗?他的上级都是廉洁奉公的楷模吗?他被捕后究竟原汁原味地交代了什么?薄熙来得到了什么自保的武器?他给了文强什么样的承诺?他一审判决后向中纪委报告了什么?上面取舍了什么?掩盖了什么?文强最终期待着什么奇迹发生?等等。

我认为,记者披露的核心的秘密是,7月6日,文强显得心事较重,15时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16时35分离去。请读者注意:第一,他临死前,王立军为什么要单独会见文强?他们讲了什么?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谈了近一个小时,达成了什么交易?据我2000年12月被薄熙来下令拘捕后的体验,他蹲过5年大牢,整人绝对是行家里手,炉火纯青!他对待羁押人采取的心理折磨,精神打击的卑劣手法,走到天边也不会改变,我想,他一定是利用文强的儿子做筹码,与其讨价换价的,他知道文强最心疼儿子,薄熙来也最怕他儿子誓言报仇,故先违法抓捕了他儿子做人质,而且不到节骨眼不放,此时,派王立军来向文强摊牌,放掉你儿子,并让你见他一面,但你临死前必须闭嘴,把你知道的东西埋在肚子里,否则,你儿子将以“毁灭证据罪”判刑!于是,文强转变了强硬的态度,记者写道:“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还吃了梨……”

文强为何拒绝采访?

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亦善!据我所知,判了死刑的人,刑前很希望有知心人交流。因为非常显然,如果有话不讲,就永远地失去了机会,文强深知他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他死前一定变成了新闻自由的赞成者!然而,记者却说,7月7日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诚恳地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

记者用“强烈抵触”一词,说明王立军已向他宣布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核准结果,两个人达成了肮脏交易,他儿子文伽昊获释,他保持沉默,更不能对记者讲任何不利于官方的话,特别是有关党内暗斗的秘密,否则后果自负!因此,文强无奈,他很生记者的气!记者不能帮他的忙!这时,文强才知道,每个共产党官员践踏新闻自由的结果,都是自食恶果!每个共产党操控的媒体对它的奇案都无法揭示全部真相!

所以,文强穿着洗得很干净的乳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就能回答的,我马上就要出庭了,现在需要准备一下”,文强拿出已经明显被翻得很旧的判决书和自己手写的一些材料,看了起来,偶尔用左手手指,理一下头发。看上去,刚理过发的他,比庭审时更显年轻一些,精神状态也略好于二审宣判时。记者还透露,他4年前曾和文强近距离接触过,和那时相比,文强简直苍老了十岁。这更说明了问题,就文强的性格而言,是一个比较讲义气的山城人,既然与记者见过面,如果有可能,一定会吐露心声,但他对记者很反感,很不耐烦,这正是王立军,薄熙来对他施压的结果,他们搞的这种手电筒式反贪打黑运动,最怕记者曝光的,就是内斗的真相!因为这些东西假如放到了阳光下,他们尔虞我诈,欺世盗名的本质就会暴露无遗!

文强写的是什么材料?

以上记者的文字,还提到他有一些“材料”,我认为,记者用“一些”,不用“几页”这个量词,说明文强已经写出了许多检举揭发某高官的东西,这些文字是最有价值的,也是最真实的,据我所知,很多贪官在临死前,均向执行死刑的法警高喊:我要立功表现!于是,警察必须暂停执行,拉回核实,有一些人因此捡了条小命,辽宁省原“慕马大案”涉案人之一的原沈阳客运公司经理夏任凡就是如此!然而,文强不知道,共产党内的高层权斗没有千篇一律的规则可循,当两派势均力敌之时,他所提供的材料既便堆积如山,也会被束之高阁,为什么?因为共产党不是真的要反腐倡廉,而是为了内斗争权,既然胡锦涛与薄熙来达成了妥协交易,既然他们在党内的支持者平分秋色,既然共产党还想叫老百姓相信大多数干部是好的,文强等人是极少数,那么,文强就只能把苦思冥想写出来的“材料”当纸钱烧了!

记者随后写到,令记者吃惊的是,曾经养尊处优的文强,叠出的方块被子,达到了很多人都难以企及的水平。这一细节说明,文强是思维周密,做事认真的人,他为了保住儿子很严肃认真地与王立军谈判之后,最终放弃了最后一次能把真相告诉世人的机会!他或许在用整齐的被子告诉人们:由于薄熙来长于权斗,他知道的东西不得不埋在这个方方正正的“坟墓”里了!

2010年7月9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7-11 10: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