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京:溃败社会的一线光明

梁京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1日讯】本期《经济观察报》内容丰富,尤其是“陕西二次分配试验”的专题报导,让人在溃败社会的沉重压抑下,突然看到一线光明,产生了久违的兴奋之情。

现今的中国社会道德沦丧,腐败横行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个社会还能不能自救?还能不能重振道德,重建秩序?这是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问题。如果你首先看到的是那篇关于国土部腐败大案的报导,一定会倍感悲观。这篇报导虽然十分出色,但不过是讲了一个每天都在大量发生的故事。这个故事再次印证了所有人最坏的判断,那就是官商勾结无所不在,无孔不入,贪官越反越多,腐败越反越烈。报导还透露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在权贵庇护之下,企业大额偷税,案发后竟然都不问罪,只是补税了事。这后面的黑幕之深,也无人敢深究。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日前中办,国办发布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要求处级以上干部个人及其配偶和子女进行财产和重大事项申报。规定一发,引来的是对当局能否执行的一片置疑。《经济观察报》发表的署名评论点到了要害,那就是当局只要求官员申报却不敢公之于众。评论说,“既然申报内容保密,外人无从监督申报内容真伪虚实,通过申报预防腐败也就成了难事”。当局何尝不懂这个常识?因此,新规定与其说让人看到当权者反腐的决心,不如说让人看到他们坚持姑息腐败的决心。

反腐无望令人对中国未来悲观,而当权者改革无能更是让人近乎绝望。且不说敏感的政治改革,千呼万唤看不到动静,就是胡锦涛高调鼓吹的收入分配和社会保障改革,数年来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中国政府现在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今年的财政收入将突破八万亿人民币,加上非税和企业收入,政府支配的收入之大,占国民收入比例之高,世界上难有可匹敌者,但是,中国普通国民能够享受到的福利,却比不上许多穷国。中央主持的收入分配和社会福利改革,始终摆脱不了官僚和既得利益集团的裹挟,每一次所谓的改革,都成为权贵寻租的良机。最近的一个例证,就是本来为了降价的所谓“药改”,反而给了药商一次大幅涨价的机会。

读了本期《经济观察报》题为“陕西二次分配试验”的专题报导,不免感到意外的惊喜。没想到困扰中国多年的“以药养医”顽症,竟然收入并不多的子长县自发改革攻破。报导这一事件的文章是这样开头的:“‘过去售价46.4元的阿奇雷素针,现在在我们医院只卖7.8元,原价将近25元的头孢克肟片,现在只卖3.8元’”。为什么会发生如此神奇的变化,原来该县决定由政府财政支付所有医务人员的工资,医生再也无须开“大处方”来解决自己的工资问题。

这个方案并不神奇,因为靠常识就能想到,但别的地方为什么不行,为什么是子长县做成了?《经济观察报》的评论给出了一种解释,那就是搞了全民免费医疗的神木县,全民免费教育的吴起县和医改突破的子长县,全都位于陕北的“能源走廊”,这些县的政府既可以从能源产业中得到高收入,又“不需要插手,或者说难以插手经济事务,客观上对政府理念和行动转型是一种‘倒逼’:从经济建设型政府转向服务型政府”。

这种说法虽有道理,却否定不了一个基本事实:中国的社会改革难以进展,不是因为缺钱,而是因为政府无德无心。子长县的财力远不及许多发达县分,却改成了,而中央主导的改革却老是改不成。

子长县的奇迹来源于一位有德有心的书记薛海涛。中国的绅士传统是好官最深厚的道德资源,可惜这一资源已被中共政权消耗的差不多了,留在官场内的“绅士”已成凤毛麟角。本期《经济观察报》崔卫平的一篇对话“我来自中国绅士传统”,对此发出了感人的悲叹。

子长县的医改突破给溃败的中国社会带来一线光明,它说明逼良为娼的弊政还没有把好官灭绝。这些为数不多的好官或许还有一点机会,自下而上地推动中国的道德和秩序重建。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7-21 3: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