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苏州群体事件折射拆迁问题已后患无穷

民众以集体散步的名义走上街头向政府表达诉求,要求政府根据国家政策对已强征的宅基地的不合理的补偿费做一个纠正(网络)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10多天来苏州高新区的几个镇先后爆发了持久战式的群体性抗议事件,上万民众以集体散步的名义走上街头向政府表达诉求,要求政府根据国家政策对已强征宅基地不合理的补偿费做一个纠正,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民众以集体散步的名义走上街头向政府表达诉求,要求政府根据国家政策对已强征的宅基地的不合理的补偿费做一个纠正(网络)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评论家兼作家的胡平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他总结了苏州群体事件的特点,并剖析了其深层的社会根源。他认为网络信息时代,集体散步已成为民众最好抗争策略,苏州的群体事件已表明拆迁问题引发的麻烦对当局而言已经是祸患无穷了,中共已经彻底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了,说明了历史一定要还人民一个公正。

网络信息时代 集体散步成为民众最好抗争策略

胡平首先对苏州民众的维权运动表示支持,他认为今天的中国,人民被剥夺了集会游行的权利,但是,当民众以散步啊、乘凉啊这种理由走上街头,那么当局就头痛就很难办了。他介绍这种办法他们早在90年的六四前夕就提出过,他说:“当时我们通过当时的‘中国之声’发过一份传单,提出到天安门散步。”

他认为在过去,这么做还比较困难,因为过去没有传播信息的方式,现在在互联网时代,人们通过互联网、手机等种种方式,把这个信息四处散发,那到了时候,人们自然就会走到一块儿来,事实上就构成了一种集会和抗议。因此最近这么多年来,不仅是这次苏州的民众,其他地区民众都有以这种方式来进行集体抗争的。所以我们觉得这是很好的一个策略,特别是现在。

当局应对可笑 反对民众散步技术上行不通

胡平先生认为当局针对民众的散步运动,其反应尤其显得荒谬可笑。他分析说:“因为它不能够直接去说,反对人民散步,反对人民乘凉,但是它每次遇到这种事时都如临大敌,派出重兵去把守,或者封锁街头,反映出当局的作贼心虚。”

他表示在自由的西方人们都知道,集会游行是天赋人权,是根本不可被剥夺的。而且事实上你要剥夺它,在技术上也有很多困难,就像我们刚刚说的人们以散步的名义,那你有什么办法?

他说:“在西方,你要集会游行,你事先需要做个申请,那无非就是说他有个时间、场地的问题,他不会因为你集会游行的内容拒绝,更不会因为你仅仅要集会游行就加以拒绝,他只是注个册做个安排。即便你事先没有向警方登记,他这种游行集会依然是合法的,只不过他有些地方有公共的用处,会受到某种限制。”

他表示这反过来就说明中共专制政府要限制,要禁止人们集会游行,在技术上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互联网时代,他说:“人们能够互相你告诉我,我告诉你,到时候人们就可以采取这种集体的行动。这种方式,这么多年来各地都有过很多实践,从当年的厦门,后来是成都,这次苏州民众又采取这种做法,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策略。”

拆迁问题引出的麻烦后患无穷

胡平先生表示苏州这次民众抗议是跟拆迁有很大的关系,他认为当局也意识到了非法暴力拆迁所激起民怨有多大,他说:“前几天当局也对这个拆迁问题做了一些新的规定,提高了拆迁的标准。其实我们知道,多年以来的拆迁,民众的利益都受到了很大的损害,政府利用拆迁这种方式,实际上是对民众进行掠夺。其实中南海未尝不知道发生在各地的暴力拆迁它是非法的,而且是民怨很大的,但是它迟迟不能做出有力的纠正,现在它只发新的文件,我们觉得它这些文件能不能贯彻下去,依然是个问题。”

他认为拆迁问题上中共当局的改进与不改进都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已经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他说:“因为这里面牵扯到很多很多的事情,你现在要提高拆迁的赔偿标准,那么原来那些人他们当年就吃亏了,所以当局害怕就害怕在这个地方。因为拆迁已经进行这么多年了,现在不加以适当的改进,那么激起各地的反抗会越来越多,它觉得是很头痛的事情。但另一方面,如果你加以改进,比如你提高赔偿的标准,那是不是会引起原来的,已经被拆迁过、已经得到当时政府很低的赔偿的那些民众他们的不满,他们很可能要求你政府和有关方面把原来不合理的赔偿再提高,也就是它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是很大的问题。”

胡平先生还认为拆迁的问题对当局而言将来还会有更大的问题,他说:“如果中国政治走向民主了,人民有了表达自己利益的这种权利,那我想人民势必会对这么多年来当局以拆迁的名义对人民的侵犯,要求做一个清算。因为过去你握着枪杆子,你实际上把我们的财产给抢去了,那么现在你这个共产党没有这个力量了,那当然会要求你对过去不公的事情去加以纠正,所以,以后我们还可以想像到在这方面光是一个拆迁问题引出的麻烦是后患无穷,将来还会提出正当的要求,要求对这些年来当局这种错误的做法,对人民利益的侵犯,要求给以公正的补偿。”

他认为不光是拆迁,还有很多很多对于民众利益的侵犯和剥夺问题,一定会有很多民众会提出要求清算,要求赔偿过去当局侵犯人民利益的历史性的补偿,更不用说对中共各级官员利用权力、贪污腐化这种问题去进行清算,这也是普通老百姓会支持自由民主的重要原因。

他还认为当局为何会那么顽固不化,其实他们自己都很清楚坏事做的太多了,就会对自由民主会那么敌视、那么恐惧。因为他们知道人民一旦获得自由民主的权利,那一定要算老帐了,一定要对这么多年来的罪行加以清算。

他还表示中共当局现在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正好说明了历史一定要还人民一个公正,他说:“来自民众正义的呼声是越来越大,压也压不住,这几年可以看出来,为什么要提高赔偿的标准?他知道不提高不行了嘛!实在不行了,他也知道一提高了会把原来的问题牵扯出来,所以这种进退两难,这种处境正好说明了由于你共产党长期使用专制,建筑于暴力,对人民利益的剥夺,历史一定要还你一个公正。”

拆迁是获取大量不义之财的方式 当局只会变本加厉

胡平先生还认为对拆迁这方面来说,是当局获取大量不义之财的一种方式,所以他们不会放弃,而且会变本加厉,因此他们不但欺负一般老百姓,还包括像共产党的干部、包括中科院这么重要的机构,那也不在话下。他说:“特别是像中国中科院力学所被强拆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北京,居然这种事情就发生了,那你可以想像,这件事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包括在体制内那些人的心目中会引起怎么样的强烈的反感。”他还表示从越来越多的事实暴露出中共一党专制的这种穷凶极恶以及穷途末路,同时呢,它也势必可以鼓舞起更多的人投入这种政治的抗争。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28 5: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