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左一,姜维平,二,王德明,右二,李洪才。 (姜维平提供)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7月31日讯】1998年7月,辽宁省鞍山市的玉雕大师李洪才设计,由其艺徒林玉森雕刻的了一尊力作,名为“观音显圣”,它刚问世,就吸引了海内外众多收藏家的高度关注。我是1999年9月29日在鞍山市岫岩县亲眼看到它的。接受我的采访的是玉都王府宝玉总厂的厂长王德明,他既介绍了这尊力作的创作情况,又透露了江泽民薄熙来两人互相勾结,企图敲诈勒索这件稀世珍宝的经过,令我震惊和愤恨。感谢一位好朋友冒着生命危险,保留了我的一本日记,如今它的失而复得使我恢复了蒙尘的记忆。

“观音显圣”是一件精品

王老板时年74岁高龄,身体孱弱多病,行动有所不变,但讲到他收藏的这尊力作时,则双手比比划划,妙语联珠,配合着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很有感染力。他说,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如何,主要首先看材质,“观音显圣”所用的玉料,为一块乳白色的菱形河磨玉,玉石间潜散微量红玉石元素。在玉石资源逐年减少的岫岩,这样的玉料已经不多见了!再看构图:作品由观音、玉龙和祥云三部分组成,高54厘米,宽45厘米,背景是广阔蓝色的天空,云雾缭绕,瑞气升腾,观音菩萨脚踏玉龙,右手持“净瓶”,左手抱“如意”,腾空驾云,仿佛自天外而来,身后祥云朵朵,佛光灿烂。我细心地看到了,观世音好像穿云掠雾,在行进当中,它裙带飘洒,体态优雅,神态慈祥,目视人间,心向众生,端庄安详,栩栩如生。王老板讲到兴奋处,从开锁的橱柜里取出了这件轻意绝不示人的宝物,接着说,你看观音吧,它身边有一只吉祥鸟,口衔一串佛珠,脚下的白龙在层层云朵中,昂首舞爪,摆尾飞腾,真是活灵活现啊。是啊,虽然我是外行,但作品构思巧妙,优美壮观,工艺精湛,玲珑剔透,匠心独运,是公认的,我禁不住赞叹几声!王老板一边兴冲冲地打开了作品背部装有的形同作品的白炽灯,立即接通电源,云蒸霞蔚,顿生异彩;一边感叹再三说,树大招风啊,不瞒你说,江泽民薄熙来都看好了,想不花钱把它请走,没门!他还说,北京大学地质系宝石研究室主任王时麒教授观看后,赞其为“堪称绝品”。1998年7月,“观音显圣”参加了由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等四个单位联合举办的庆祝香港回归一周年“世界华人艺术大奖赛”,获得了优秀作品奖。就是这样的绝品,当官的老爷们想利用权势,巧取豪夺,你说,观世音普萨能答应吗?!王老板的脸色铁青灰暗,混浊的眼珠里亮起了怒火,我禁不住笑了!

王老板和李大师

别看王德明才是一个民企小老板,但他和岫岩玉都的美名连在一起,就非同一般了!岫岩归辽宁鞍山管,鞍山有海城,那里出了不少在北京耀武扬威的中共高官,比如李铁映就是80年代初在海城起家的,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原沈阳市长,大贪官慕绥新等赫赫有名的人物,其原籍也在此处,故王老板和许多鞍山海城的大亨一样,在京城都有大把的朋友!

据报导,在全国“名牌矿业城市”命名活动中,辽宁省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曾正式被中国矿业联合会命名为“中国玉都”称号。这个活动是由国土资源部中国矿业联合会举办的,共有国内10多个城市参与评选。经考古证实,岫岩玉早在1万多年前就开始被开采利用,距今5000年至8000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岫岩玉就广为流传,距今2000年前的河北满城汉墓中就出土了大量岫岩玉制品。多年来,岫岩以玉富民,琢玉兴县,玉业已成为岫岩重要的支柱产业。全县境内拥有玉雕加工厂点3000多家,从业人员10万多人,玉雕工艺品已发展到7大系列上千品种,产品远销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全县已建立10多个玉雕专业村,八大玉雕专业市场,生产销售总量占全国同行业总量80%以上。而王德明就是其中的靠玉石生产经营先富起来的老板之一。

我1999年认识他时,他在岫岩最大的玉都市场里是大哥大。那里共有94家门市店,他独占了7家。除了他儿子王某经营的盛某宝石玉雕工艺品厂比较大之外,还有其他亲友搞的生意均相对小些,但不论如何,他们的温饱都没有问题。这一点在被称为满族贫困县的岫岩,已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或许正因为王德明出身于贫寒之家,虽然致富发财,也难改正直刚毅,嫉恶如仇的本性,故令我印象深刻。

他还给我介绍了玉雕大师李洪才,他和王老板一样纯朴善良,但对有关江泽民和薄熙来的恶行不置一词,这说明他深知祸从口出的危险。那年,他刚好58岁,身体虚胖,对人态度谦恭,言语迟缓,语调绵软,与温润朗透的岫玉相似。王老板与他合作多年,很了解他。他说,他17岁就进了岫岩玉器厂认师学徒。后来又到北京玉器厂深造,向玉雕高手刘鹤年、珊瑚花卉高手李仲三及以仕女人物玉雕见长的陈长海等大师学艺。北京归来,他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文革中,他遵照省里领导的指示,带领车间创新小组,用岫玉雕刻了毛主席的手写体诗词《满江红》与毛泽东的半浮雕头像,镶嵌装帧后送到了北京,毛泽东见了,满面笑容地收下了。据称,此后他的雕刻技艺日臻成熟。李大师并不认为这是巧取豪夺,反倒深感荣幸,但这种价值观,作为同时代人的王老板却不能接受。故当李大师讲述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往事时,王德明一言不发,略显倦意。

我知道李洪才的很多头衔,他的作品曾获“辽宁省工艺美术老艺人代表大会十佳产品奖”,其被称为一号的玉雕作品“俏色蝈蝈笼”,震动一时,比如,它高不足30厘米,重不过500克。但蝈蝈笼的上千根竹条被镂空之后,他能从小小的笼眼里,伸进雕刀刻出两朵牵牛花和画出两个伏栖取食的蝈蝈。这极具功力,令人叹服。他的另一个获得“辽宁省创新杯一等奖”的“七品芝麻官”的作品同样绝佳。王老板说,他创作的“官”头,用手一摇竟能摇上足足5分钟。其巧妙的机关在于,他的脖子伸进肚子里成为悬棰,又通过两个顶尖挤在衣领上。他利用空气压力的原理雕刻成的“双心壶”,使壶心分为两半,都能旋转着通向壶嘴,一壶能倒出两种酒;壶盖密封,一边留一个小孔,手捂则酒藏,手松则酒出,同时还伴有蜂鸣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但出神入化,精美绝伦的惊世之作,还是震怒了江泽民的鞍山玉佛。

江泽民怒斥鞍山玉佛

说来话长,1960年7月,岫岩县玉石矿的矿工们在瓦沟东场子采矿场,意外地发现了重为260.76吨的玉石王。它玉体璀璨、晶莹、色彩斑斓,是难得的稀世珍宝。地方官上报国务院,周恩来指示说:国宝不可多得,一定要保护好。但江泽民当政后,统治失控,1992年鞍山市的地方官下令由政府出资,把玉石王运到了鞍山市。并邀请中国著名玉雕大师李博生和姜文斌等专家创意,由岫岩玉器厂的高级工艺师李洪才、北京玉器厂高级工艺美术大师孙森具体实施设计,拟把玉石王雕琢成世界上最大的一尊玉佛,成为鞍山招商引资的力作,为此,他们斥巨资建造了一座气势宏伟的玉佛苑,玉石王的正面是一尊顶天坐莲的释迦牟尼大佛,背面是普度众生的大慈大悲的渡海观音,结果真的给地方旅游业带来了经济效益,每天吸引了众多南来北往的中外游客。显然这是一件好事,但问题并不简单。

大佛建造过程历时多年,几经周折,当地有一个老红军姓杨,战争年代是个文武双全的女战士,她激愤地写信给江泽民说,鞍山的地方官搞封建迷信,不敬马列敬鬼神,江泽民看了报告,气炸了肺,怒斥鞍山地方官是败家子,要调查严办,但他不知道这些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僚,别看级别低,但口袋里有的是银子,早把李铁映等人喂得肥肥的,故李副总理亲自说情,鞍山地方官得以平安无事,他们私下商量了一个新办法,让处级干部陈某某当玉佛苑的总指挥,此人时年半百,与原鞍钢党委书记王鹤寿是好朋友,两人文革中是狱友,有生死之交,故底气十足。他立誓建成大佛,其承诺,如再出了问题,激怒了江泽民,不推不躲,全部责任一肩担,但他心里有数,对官场的腐败了如指掌,于是多次前往北京,通过李铁映等高官摆平了江泽民。贪婪成性的江泽民,只要张开了蛤蟆嘴,吞足了银子,就把党纪国法,马列主义忘得一干二净。为了遮人耳目,他暗示和操控其它中共高官去给落成伊始的玉佛苑捧场,他自己则稳坐京城装作不知情。地方官员们绞尽脑汁,大散银两,又是通过李铁映等人,把中南海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李鹏、朱镕基、姜春云等先后请到了辽宁鞍山,并带他们来到玉佛苑参观玉石大佛。

此前,鞍山专门请赵朴初给玉佛苑题了名字,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费孝通参观玉石大佛后,也欣然命笔题书了“中华国宝”。这等于说,它走进了合法化经营的第一步。赵朴初不言“寺”而叫“苑”,就是表明它不能开光,不设和尚,不烧香磕头,只作为文化旅游景点,故蒙混过关,殊不知只要江泽民没意见,谁愿扫地方大员的兴致?!据王老板和李大师透露,朱镕基看了大佛一言不发,脸色平和,李鹏看了玉佛苑连声赞叹,说:快给我和玉佛照个像吧!姜春云讲了一句话:玉石好,设计好,讲解得也好!这些等于肯定了地方官的举动,从此陈总指挥成了英雄。1997年11月,玉石大佛被评为世界吉尼斯之最,轰动了全世界。

其实,创作这尊大佛,并真正给鞍山带来效益的人是李洪才大师,王老板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那些当官的人懂个啥?重260.76吨重的玉石王,跨河越岭运抵钢都鞍山,不容易啊!将玉石王刻成大佛,并建成一座玉佛苑,工程在全国范围内招标。于是,打算对世界珍宝操刀弄笔的能工巧匠纷至沓来。经过几个回合的反复较量,当初李洪才主持设计的方案闯关夺标了。1994年4月9日,他带着50多名技工,扛着行李卷、拎着锅碗瓢盆,住进了简陋的工地。因为玉石大,品相绝,世上独此一块,故只许成功,不能失败,这事涉及50万岫岩人的脸面和荣誉,李洪才整夜不眠。李大师说,还好,玉石王由重型吊车高高提起又放下,落到玉佛苑奠基处的底座上,稳稳当当,恰是最合理的放置。它被一层层的跳板围起来,外皮慢慢地被剥去了,露出黑、绿、白、褐等六种颜色的胴体,正面是黑色的,正好与黑脸的释迦牟尼坐像相符;背面是白色的,正好适合雕刻观音菩萨的立像。他们认为是天生的材料,立即奋力打造。

不想,8月6日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搭起的跳板中有一根过朽的横杆忽然“卡嚓”一声折断了,正在聚精会神工作的李洪才与4名技工,从6米多高处的地方摔向地面,那里布满了带刺的石渣,结果,4名技工全部受伤,有的断了11根肋骨、有的严重脑震荡、有的腰椎骨折。唯有身材矮胖,体重最沉的李大师只受了一点点皮肉擦伤……他说,是观世音普萨保佑了他。所以他在完成了玉佛之后就又精心创作了“观音显圣”。

江泽民看好“观音显圣”

如果说玉佛苑里的大佛是李大师的鸿篇巨制,那么,“观音显圣”就是一首短小精悍的优美诗篇。它的原创者是李洪才,它的出资人和所有者是王德明。

他和儿子毕竟是做生意的,希望它能卖个好价钱。1998年,他们拥有的这件艺术品,先是放在他们租用的位于大连商城二楼的柜台里叫卖,后改在大连星海会展中心展出,正好江泽民访问大连,那天,他在薄熙来等地方官员的前呼后拥下,路过了王家父子设立的展位,原本,江泽民神情疲惫不堪,心不在焉,尽管薄熙来为了巴结他,命令大连友谊集团在48小时内搞了一个假的新友谊商店,座落在此处,服务小姐美丽动人,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但江泽民根本没有理会,他一眼看到了这尊佛光闪耀的“观音显圣”。

哇!江泽民长着一张酷似蛤蟆的大脸,张开大嘴,嘴巴微翘,露出黄臭的牙齿,紧紧地盯着这尊玉观音,停下了脚步。眼睛里冒出了贪婪的欲火。站柜台的王某不寒而栗。他首先冒出的念头是,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怎么能让这样丑的家伙当一把手,他好像不是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那个自称“三个代表”的领导人。像什么呢?他一时慌了……薄熙来满脸灿烂的笑容,很是生动,他马上凑过来,给江泽民讲解。他给王先生的第一印象棒极了:大眼明眸,肩宽体健,声音优雅:它叫什么名字?

另一个漂亮的服务小姐伶牙利齿地回答:观音显圣,是李洪才大师的作品!王某还要接过话茬:鞍山的玉佛就是他创作的……江泽民笑了,仿佛满身都沉浸在灿烂的佛光中,薄熙来紧盯着他的脸,察颜观色。

江泽民示意他们把观世音佛像请出来,但不等服务员动手,已有一个公安人员动作敏捷地代劳了,江泽民退了半步,低着头仔细地端量了这件作品,爱不释手的样子。原来,别看他在中共高层权斗中残酷无情,心黑手辣。但私下里,中南海里无人不知,他是一个半吊子佛教徒,还经常上山远足拜佛烧香磕头呢。这尊观世音菩萨,又好又小,还是岫玉制作的精品,名字也取得吉利,何不拿来放在案前床头?

薄熙来是惯于溜须拍马的小人,立即心领神会,忽然问道:你卖多少钱?

服务小姐是王某的雇员,她转头去看老板的脸,他是真正的生意人,不懂薄熙来的意思:78万!

像回声一样,薄熙来把价格重复了一遍:人民币78万!江泽民阴沉着脸,像挨了一记闷棍!刚才的佛光如同烟消云散。

不,美金!78万!王老板不客气地更正道。薄熙来低声说:胡闹!江泽民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扭头走了,气呼呼的!这时,一个紧跟薄熙来的脸圆个矮的中年人,狠狠地盯了王老板一眼,哼了一鼻子,匆忙离去……

后来,王某的父亲王德明解释说,他们喊得价不高,因为建国50年来,玉雕大师们创作了许多艺术水平高超的玉雕精品,如《华夏灵光塔薰》,也是李大师的得意作品,85年获得了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杯奖。还有《八仙过海》、《八骏奔腾》、《鹿鹤迎春》、《二龙戏珠》、《观音显圣》、《百鸟朝凤》、《蝈蝈篓》等都是难得的精品。这些岫玉精品,作为文化艺术的宝贵财富,在神州大地拍卖,都价格不菲,江泽民的儿子很有钱,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慷慨一些,自掏腰包把“观音显圣”请回家呢?

他百思不解地摇了摇头!这些当官的,真怪!儿子说,怪啥?哪个当官的人,不想白拿?!王德明嗤之以鼻地说,我答应了。观世音答应吗?

薄熙来想借花献佛

当天晚上,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在星海湾附近的一家部队办的宾馆里找到了王某老板,其中一个有一张大而圆的饼子脸,他毫不掩饰地说:“我们是安全局的……”还挺客气地拿出了证件。

王小老板笑了,没接证件。说:这就怪啦,我住这里,除了老婆和我爸,谁都不知道,我又不是特务,你们找我干嘛?!

那个饼子脸冷笑了三声:你忘了!今天江总书记……王小老板这才想起了那个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的人,原来就是他,他紧跟在薄熙来身后,像个幽灵,他不喜欢他那牛一样空洞的眼睛,像个枯井。做生意的老实人怕掉下去啊!

他们坐下来细谈,王小老板知道这是为“观音显圣”来的。另一个自称姓王的胖子,皮笑肉不笑地说,薄书记对你的那件玉雕很感兴趣,我们是真心喜欢,奉命行事啊!

通常情况下,在大连只要提起薄熙来的大名,没有人敢不给面子,多年来一是暴力恐吓,他的秘书是安全局党委书记,带领一批死党敲诈勒索,行贿受贿,徇私枉法,无恶不作,把大连的老百姓搞怕了;二是操控媒体,连篇累牍地制造“薄熙来神话”,把贪天之功归己有。渐渐地大家把他当成了救世主。

然而,小王老板自小成长在鞍山,虽近年在大连商场二楼租了柜台,但大部分时间太太坐摊,他执掌鞍山玉都的生意,对薄熙来太子党的淫威领教不多,反倒和李铁映家的公子及其马仔来往较频,故轻蔑地说,喜欢就买吧,78万美金!

大饼子脸听了。立即勃然大怒,他最受不了的事,就是有人敢瞧不起薄熙来,自从他由旅顺海军基地转业回金县乡下务农,是薄熙来把他调进了政府机关,先是司机,厨师,后是到各级党校学习,混了个大学文凭。最后竟当上了局级干部,他把薄熙来当成了毛泽东,容不得他人轻视。他暴跳如雷,唾液横飞地说:妈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它怎么值那么多钱,啊?

王小老板毫不示弱,一字一板地答道,我做生意,这“观音显圣”不能打折!公平交易,凭啥强买?!那个姓王的说,这是车书记啊,你别不知好赖!

王小老板说,既然是书记,我只有退一步,给个面子,打九折,怎么样?

车书记冷笑了几声,说,你别引祸上身,我现在叫你捐给大连自然博物馆,不要钱,懂吗?老王也附和说,年轻人,放聪明点吧,没有党和政府,你能发家致富吗?光税收这一块,查你还能没有问题,啊?王小老板出了一身冷汗,他是孝子,大事听父亲的,他马上拔通了父亲的电话,讲明了原由,但父亲气愤而简单地回答:“给78万美金也不卖。叫江泽民,薄熙来自己来找我吧!”

妈的!等着瞧,你不是不捐吗?我叫你滚出大连商场!由于王家父子不是大连人,薄熙来的秘书不好直接下令叫公检法整他,有点为难!但他也有一张王牌,因为薄熙来的死党牛某是大连商场总经理,这句话把小王老板吓了一跳,要知道,他的商铺位于商场二楼的交通要道,不用说挤他退铺,就是换个刁位,也会造成经济损失不少啊,但事到如今,已断了后路。开弓没有回头箭!

那个姓王的胖子,看了看领导青紫干瘪的脸色,说,你再考虑一下吧,把“观音显圣”捐了就没事了,在大连办事,我们会帮忙的,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你以后要后悔的啊!……

小王老板坚定地说,不必考虑啦,有钱也不卖给当官的!他们听了,气得脸红脖子粗的,骂骂咧咧地走了。

商铺由二楼搬到了四楼

第二天,果然商场领导赶来告知小王老板,由于装修改造后才能重新对外营业,他们合同还没到期,但商场单方违约,提前中止了规定的条款,幸亏以前他们在经商过程中没有违法违规行为,又经常花钱请他们吃饭,结交了商场营业部很多具体办事的工作人员,有个知心的人告诉他,薄熙来的秘书来过了。给他们施加压力,实在没办法!他们也不想赶他走,因为岫玉在大连卖得不错,但现在大家没办法摆平,商量了再三,决定让他们搬到四楼去,先躲一躲再说。

还有一个公安局的朋友给他出主意,说:记住,在电话里别讲商场搬家的事。与任何人都谎称在大连商场不干了……那时,小王老板不懂私人电话还能被特务监听,他问为什么?那人也未置可否。就这样,他们的玉石生意比过去有些滑坡,由于四楼来客少,收入也不多,很是烦恼。多亏以前有一些大客户,总买玉石产品送朋友,故整个工厂还能盈利。然而,事情还没有完结,江泽民没得到“观音显圣”很生气,薄熙来觉得王老板打了他的脸,就私下派人暗察所有与他交往的客户,于是,问题就大了。那时,大连有许多企业逢年过节,请客送礼,有一大批官员用公款突击花钱,买玉饰品,贿赂上级,一旦查处,他的老客户就遭殃了。这时,他才听懂了安全局领导讲的“后悔”是什么含义!

他们父子伤透了脑筋,估计再查下去,麻烦就来了,说不定还要坐牢。正在这时,还是上述那位公安朋友给他出了个点子救了他,他说,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办法挽回了,你的“观音显圣”该救你了!他教给他一个绝妙的法子,让他立即照做不误。

原来,那人熟知省长薄熙来和省委书记闻世震的关系,虽然表面上他们一本正经,有说有笑的,但矛盾很深,明争暗斗,互相告状。现在,薄熙来最怕最恨的就是此人,恰好闻世震是海城人,有几个亲信在鞍山工作,他的姐姐和一个姓魏的私营企业老板合作,搞了一个从辽阳到佟二堡的小巴运客生意,王老板正巧认识。那公安局的朋友说,你不必托闻家的人办事,她知道了还不好,你只需在最近这段时间频繁地与其通电话,就行了!

为啥?王小老板一头雾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人笑了,特务们监听你的电话,当知道了你与闻世震的亲戚有联系,自然要汇报薄熙来,薄书记怕他的政敌掌握他们陷害你的把柄,就会适可而止!在目前,他的实力斗不过闻世震书记的情况下,他们就知难而退了!

你太聪明了!王小老板拍着他的肩膀,热烈欢呼,但那人又说,不过,如果薄熙来当上了中共总书记,你们父子必死无疑!

到那时,他早忘记了吧?那人回答:他绝对不会忘记,因为你们不把“观音显圣”送给他,太伤了他的野心和面子!说不定江泽民收到了这份厚礼,他就早早地爬上去了!……

1999年秋天,王老板回忆这段故事时说,不是我们不送给他们,是观世音普萨不愿意陪伴他们啊!能花钱买到,不!能花钱请到它的人,该有福分才行啊!最起码的应是品行正派的贵人才行啊,江泽民和薄熙来这些老百姓恨的大贪官,能有这个福气吗?

在玉都18号店的三楼,我静静地听了王德明讲的话,心中像有一股山里的清泉流过,既便2000年以后,我遭薄熙来诬陷坐了牢,我也没有遗失那种欢快的感觉。2006年初,我出狱了,想把这种新的感受告诉他,但他儿子的店铺已从大连消失了,过去的电话号码已经变更,我们失去了联系。我时常想,那尊江泽民和薄熙来软硬兼施也没有夺走的“观音显圣”哪里去了?

啊,它和王家父子的故事一起,永远藏在我的心中,保护着我度过了艰难的5年零1个月的铁窗生涯和3年被软禁的寂寞日子。至今,我在加拿大还能看到它腾云驾雾,光辉闪耀的身影……

2010年6月14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香港《前哨》杂志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7-31 1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