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断粮断水断电 湘潭失业人员惨死家中

(网路图片)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2010年8月13日,湘潭市下岗工人,低保、孤寡、患病多年的老人胡多泽离开了人世。邻居到胡家,看到他死于家中的惨状,悲愤的表示,胡泽多是在已经断粮半个多月后,又被湘潭市自来水公司、电力公司强行断水电后,活活饿死、渴死、热死在家中的。

居住在湘潭市雨湖区雨湖街道风车坪社区的低保人员胡多泽老人,长年患病,失去劳动能力,没有生活来源。8月13日午饭前,胡多泽唯一的儿子去看望父亲时,发现父亲已经死亡,暴尸于家中的地板上。

他的邻居李先生表示,胡多泽是社区低保户,社区里有登记,一个月给200多元钱,社区明知道200多元钱要治病还要生活,肯定是不够用的,但从没见到过社区的人来关心过胡多泽。

大纪元记者拨打了胡泽多老人所在的湘潭雨湖街道黄书记的电话,当问到胡泽多的事情时,黄多次粗暴的打断记者并质问:“你是谁?我们有纪律,你跟我们宣传部联系。”却闭口不谈胡多泽的情况。当记者请黄提供宣传部的电话号码时,他支支唔唔的答:“我……我不知……唔……我不方便告诉你。”

邻居称:他是被活活渴死、热死的呀!

周围好心的邻居们回忆起当时看到胡惨死的情景,不禁谙然泪下。胡多泽老人家徒四壁,到处都是因为长期无水冲洗的垃圾和粪便,恶臭熏天、苍蝇横飞、蛆虫乱爬,尸体赤裸着倒在地板上。

邻居袁铁坚、肖建福和李松辉、赵雄等证实,一个多月前,湘潭市自来水公司和市电力公司强行给老人断了水、电,原因是胡多泽拖欠水电费。

袁铁坚、肖建福夫妇极富怜悯之心,他们曾流着眼泪向水电公司工作人员恳求,38度高温酷暑天气,千万别断了老人的水电,可是水电公司硬是狠心的给胡多泽断了水电。

在38度的酷署天气里,居住在五楼的病患、低保、孤寡老人胡多泽近一个月被断水断电……邻居悲愤的说,生活已基本不能自理的老人是被活活渴死、热死的呀!

袁铁坚、肖建福夫妇回忆起可怜无助的老人,忍不住落泪。半个多月以来,胡多泽就靠在肖建福夫妻开的小米粉摊免费吃米粉活命。8月9日早晨,胡多泽在他的米粉摊吃了一碗米粉后,就再也不见他的身影。好心的肖建福夫妇替胡多泽十分担忧,他们千方百计转告胡多泽的儿子和前妻。

胡多泽今年有57岁,三年前与妻子离婚后,他就沦为了半个孤寡老人。儿子17岁,据说属于不良游荡青年,己很久没与父亲住在一起。胡多泽自2008年中风无钱医治后,就变成了一个神志不太清楚,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人。在物价如此飞涨的今天,胡多泽父子二人就靠政府每月不到200元的低保费艰难度日。

知情者表示,胡多泽唯一的17岁的儿子,当天发现父亲已死与家中时,非常害怕,不敢开门,是因为他的父亲这样死了,害怕受到良心遣责。

因“买断工龄”被迫失业 生病多年无生活来源

十多年前,湘潭纺织印染厂(又称湘纺)的一万多名纺织工人被“买断工龄”,纷纷沦为失去“饭碗”、丧失尊严甚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弱势群体,胡多泽就是其中的一员。

湘潭市维权人士周志容先生向大纪元记者介绍说:“纺织厂被买断,有十多年了,当时据说一个人给了2万元。这么多年,又生了病,他(胡多泽)的钱早就花光了。”

他继续说道:“现在湘潭有好多家工厂的下岗工人生活无着落,去上访,现在都已经被抓起来了。”

据记者了解,胡多泽原所在的湘纺,原是湖南8大纺织企业中规模最大的(国家大一型企业),号称“十里纺城”,后被民营企业老板“买断”,湘纺人买断工龄的身份置换金约为人均1.8万元。

是谁夺走了他们鲜活的生命?

无独有偶,像胡多泽这样被逼惨死的绝非仅此一例。他只是当今中国亿万被迫失业者的一个缩影。

2004年4月,重庆第二针织厂曾经的“厂花”张苏玉“下岗”五年后,因病卧床、最终饿死在自己的家中。

署名江胡海的作者,在他的《张苏玉饿死家中五年无人知 刺痛谁》一文中,写道:“我也深知,有些东东是永远无法刺痛的。比如织网的蛛,逐臭的蛆,享尽俗世荣华的硕鼠与爬虫。它们当然也是杀害张苏玉的凶手。具具白骨构成它们现世浮华的背景。现在,只有饥饿出来担当了替罪羊……等一等,它们或许会有一些好看的表演。它们当然不知道,愤怒的草叶必然拔地而起,为新生而燃烧;而奔突的地火,就将冲出来,一定要烧出一个每个弱小生命都不被饿死的世界。”。

今年初,安徽省太和县李兴镇程寨村一位85岁的老人,因儿子死后无人照料他,被饿死在自己栖身的废墟里。面对村民们“不履行救助责任”的指责,村干部的回答是:“谁让他没有儿子!”

有民众担忧的表示:悲惨世界,不知道啥时候也光临到我的头上,我也没儿没女的,现在还年轻,老了就难了。

胡多泽的邻居李先生痛心的表示,没看到社区的人来了解过他,现在已经火葬了,也没有说法,就白白的死了。

周志容先生向记者表示,“现在都是当官的,搞一些不必要的融资建设投资,他们拿回扣,将以前的国有工厂,以低价卖给当官家里的亲威,比如:原本值1个亿的,他就卖100万。厂里的工人就一无所有了。”

在中国特有的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工人几十年辛辛苦苦积累下的国有资产,一眨眼、一翻手间变成了官商私产,只留下无依无靠的失业者,这种现象在全国各地已是屡见不鲜……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8-23 12: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