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银波:封得掉博客,封不掉良心

杨银波

在网路科技越来越发达、表达欲望越来越强烈的中国,网民们是会想方设法突破封锁的。不管政府有多少禁令,网商有多少潜规则,网民始终找得到说话的地方。(Getty Images)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3日讯】这是一个有着4.2亿网民的国家,除去4,914万仅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标准意义的“网民”数量仍有3.7亿,即每四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一个网民。互联网推动着中国的发展,尤其是资讯和公共意见,甚至在改变国民的思想意识……

中国网路的“集体屠杀”

这当中,传媒的编辑和记者,民间维权者和律师,大学教授和社会学者,还有其他无法一一归类的公民,积极关注公共事件和自身权利,也纷纷报料于互联网。网站、贴吧、论坛、社区、博客、空间、微博,加上“墙”外的大批被屏蔽的网媒,这一切都在对中国产生影响,这种影响多是积极的。但政府不这样看,网路服务商不这样看。于是,网路封锁永远没完没了,最近又如“集体屠杀”般封了一批。与之相随的是,许多律师的律师证通不过年检,传媒也不被允许“异地监督”。

看着墙上悬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我不免想到如此冷飕飕的场景:一群肥头大耳的媒体老总,坐在底下乖乖地听着比他们还要肥头大耳的官员训话。同志们,这个名单上的律师一律不准通过年检,他们老喜欢跟政府作对;这个名单上的博客全部封掉,他们别有用心,错误引导,煽动网民;这些都市报太膨胀了,今后国内报导一律用新华社通稿,广东的记者只需要报导广东的事就可以了,北京跟他们没关系,不准再碰;对了,还有微博,不就是推特的翻版吗?当初推特把伊朗的革命都搞起来了,消息传得太快,太密集,后果不堪设想,微博这个阵地要严肃整顿一下。这当然是想像,但真实状况或许比这想像还要肃杀凌厉,“莫名的恐惧”常常比“降临的恐惧”更加恐怖。

一批知名的敢言者博客、微博被集体关闭,境外记者遂打电话给网站管理员询问究竟,得到的答复是:“这我们不敢说,如果泄露了就会去坐牢。”原来,事态已严重到这等程度,那足以“坐牢”的“泄露”,具体内容是什么?是国家机密吗?张祖桦的一位朋友,询问自己的博客到底是哪个部门下令封杀的,得到的答复是:“不敢告知,不能告知。”有位参与关闭博客的工作人员,私下向被封博主道歉,也算是良心发现,罕见得很。其实仔细想来,那些奉命封杀的人,无非就是看在一碗饭的面子上,不得已为之。为了每个月那点吃得起饭的工资,他们必须听主管的,主管听老总的,老总听地方政府的,地方政府听中央的,都是一群可怜虫。朋友在电话里说:“银波,我们都要同情他们。”

“手术台”上的博客

中国的博客与日本、韩国的博客不同,大多不是拿来写私人日记的。什么美食、购物、旅行,这在中国的知名博客中皆不是第一主题。娱乐界的人,无非是把博客当广告阵地,放点照片,透露行程,但这不是中国博客的主流。访问量大的博客,要么是教你如何炒股,要么是谈一些公共事件、关注社会、勇敢发声。这是一个人人都想说话且希望有听众的时代,同样一件事,譬如唐骏的学历造假问题,可以在短时间内激起全社会关注,这时的唐骏只不过是万千者的缩影和代号,人们会把目标瞄准比他更有份量的高层权势者。在这网路时代,哪里杀了个人,或者出了个贪官,就能在网上迅速成为全国热点,众人评议,谁能彻底控制?

我坚持七年独立写作,博客史却只有两年。起初想的是开一个就好,没曾想,一开就被封,遂一次性注册十个大陆博客,却在一个月内就被关闭了四家。我原本是这样想的,封杀大陆博客是常态,干脆再注册六个港台博客。结果,一个台湾博客被封,三个香港博客被封,而且封的皆是整个网站。没办法,再注册几个美国、日本、德国博客,没几日,注册在美国的论坛、博客都被封掉,一个日本博客被封。我粗略统计了一下,这两年我总共注册了三十六个博客,到现在只剩下十五个,最近被关闭的一家是和讯博客。我已谨慎再谨慎,将已发表的作品从敏感度最低的部分抽出,再精挑细选,放些到博客上,但仍被时时告之“正在审查中”、“已删除”、“已设置为私密博文”,或者“有敏感词汇,请修改”,“涉及敏感政治话题,不予通过”等。

每次打开博客前,我都在祈祷:“上帝保佑,不要被删掉!”同一篇文章,放在十五个博客里,最惨之时只有五、六个博客放了行。持续了一段博客生涯后,我干脆决定,把境外博客作为主要博客,境内博客只发“不可不发之文”。却还是没料到,有家香港博客也“自我审查”起来,规定只有注册用户登录后才能看到博客内容。长此以往,不能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到底还要不要这些博客?征求诸多朋友的意见,最后统一为:对社会有重大意义,同时又不敏感的文章,在迫不得已之时,可以放入博客。在虎口脱险的博客中,我在“1510部落”的博客,有二十余万次浏览量,这是大陆读者熟悉我的地方;至于我在《博讯》和《大纪元》的博客,管理者不是我,但浏览量极大,仅前者就有二百余万次浏览量。

对于博客,我已无精力经营,无论是境内还是境外。这无疑是“自我阉割”的讽刺之举,原本想雄心勃勃地运用互联网建立作品平台,却没想到上了政府和网路服务商的“手术台”。每篇文章都像一个将死的病人,要么被抛之荒野,要么被踢打得奄奄一息。也许某篇文章被临时放行了,但时隔几个月,又遭“过期追诉”,被告知“已删除”。这无疑是网站搜索敏感词时的“批关批删”之举,一批一批地关和删。删的博文多了,嫌麻烦,他们干脆把整个博客给你关掉。如果这样的博客在同一个网站中实在太多,干脆把整个网站也屏蔽。我曾将我的几百篇政论社见文章整理出来,统一放在香港的一家网路日志站点上,还没存几天,整个网站都被屏蔽。这种事情发生过好几次,注册一个站点,居然整个网站都遭殃。如此看来,我这样的人实在害人不浅,祸及全体。为了不惹祸,干脆忍了,不再申请新的博客。

我们找得到说话的地方

从今年7月开始,有一批公共知识分子的博客陆续消失。仅我所知,就包括:刘军宁、张祖桦、温克坚、吴祚来、杨恒均、浦志强、姚小远、贺卫方、许志永、章立凡、老虎庙、滕彪、刘晓原、李天天、张建中等人。这些人,我大多熟悉,不少人还曾与我有过联系。服务商开办网站,是商业行为,按理说必须遵守商业规则,但网商们很无奈,他们又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Google,更不是牛博网捍卫言论自由的站长罗永浩,他们必须100%听政府的话。甚至,政府没要求做的,他们也要先为政府考虑到,对于所谓“敏感”的容忍度,他们连政府都不如。当Google撤离中国大陆之时,百度总裁李彦宏正在出书炫耀他“成功的人生”,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这种个人的“成功”借的是专制屠刀的东风,满城杀戮之后,只剩下胜利者的高枕无忧,以及鹰犬之辈疯狂数钱的巨响。

对比我们的邻国印度,我们自愧不如。2006年7月,孟买发生火车爆炸事件,二百多人丧生,该事件之后,印度封杀多家博客网站,引发民间抗议。最初,印度电信部要求印度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协会禁止接入十五家网站的某些博客,但是网路服务商却采用拉网方式,将封锁范围扩大至那些网站的全部内容。政府解释说,他们只下令关闭几个人的博客,但网路服务商把打击范围扩大了,封了那么多网站,全体遭殃。被封掉博客的网民极为愤怒,在网上从知情权一直讨论到立法缺失,并纷纷写信给政府和电信部,要求作出解释。而且,他们还组织了抗议活动。有位叫格立芬的官员说,一天之内,他个人就收到了三百封控诉信。这时,政府和电信部赶紧为自己开脱,把责任都推给网路服务商。随之,印度解封了大量网站,网民写博客的言论自由再次获得了保障。而且,经历这一事件之后,印度政府再也不敢动不动就搞网路封锁。

安全部门或者网管警察,固然有“国家安全”、“社会秩序”的考虑,但是不能以此为由,搞扩大化的镇压异见行动。刘军宁、张祖桦、温克坚等人的博客,既不会威胁国家安全,也不会扰乱社会秩序,相反,他们是发表公共意见的杰出者,是敢说真话的有良心的人。中国那么多专家学者,与民众之间隔着高墙,现在网路时代有一部分人公开站出来,和民众打成一片,对公共政策、国家事件、社会现象发表意见,为民众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很多时候,他们的意见比政府和传媒要诚恳得多,真实得多,也有用得多。如果真的是间谍或恐怖主义制造危机,封掉他们的网路阵地,估计美国的FBI也会这么做。但是,刘军宁、张祖桦、温克坚等人不是这种人,他们确实有社会影响,与许多人都成了共同命运体,但总不至于有影响力的人与政府稍有不同意见,就一概铲除吧?

封,是封不完的。全世界的博客服务商成千上万,一个人一天就可以注册几百家,这个封了,那个又继续。但中国人希望自己的博客产生社会效应,所以大多数人会在排名靠前的博客网站注册发文,譬如新浪、网易、百度、搜狐、腾讯、和讯、凤凰等。开个博客,只要你水准足够,圈子就会越来越大,仅需几天“好友”就能超过千人,再加入上百个“圈子”,博客、微博一起做,网友转载、推友散发,每篇博文都能做到“无远弗届”。推特、牛博网、Blogger、饭否等网站虽然被屏蔽了,但在网路科技越来越发达、表达欲望越来越强烈的中国,网民们是会想方设法突破封锁的。不管政府有多少禁令,网商有多少潜规则,网民始终找得到说话的地方。正如一位友人给我发来的短信所言:“就算某一天‘第一博主’的韩寒被封掉新浪博客,韩寒还是韩寒。制造恐惧,其实也是在制造仇恨。川壅则溃,民怒思变。”◇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86期“自由评论”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188/8385.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23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