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相深入民心 世人觉醒大潮系列回顾

倾听知识界人士抒发“三退”的肺腑之声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30日讯】我在企业从事过技术开发和研究工作,我深知共产党的虚伪与腐败

我是一名退休的老知识分子,在企业从事过技术开发和研究工作。我深知共产党的虚伪与腐败。我的一个修炼法轮功的邻居告诉我“三退”这件事,并讲述了“三退”的意义。我完全赞同,并委托他替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我曾经加入的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组织。抹去共产邪教的印记,做有未来的人。请历史为我作证,感谢大纪元网站提供的退党渠道!我老伴姓朱,已经早于我退出共青团!我为免邪恶共产党迫害,用化名“无言的愤怒”退党。

无言的愤怒
中国长春市

总经理:多年生活在共产党暴政统治下,我也变得越来越麻木

我现任一个省级商业机关下属公司的总经理职务,因为在中国的大形势下,入党已经成了生存发展的一步,所以我曾经在年轻时候加入过共青团,后来又被拉入了共产党。

因为一直在政府商业管理部门工作,所以我对这个共产党的腐败也有所了解:干部贪污腐败,为了谋取个人的权力和利益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地做假、行恶、斗争;一个人要生存,做任何事情都要走后门,讲关系,请客送礼。领导者的权力意志可以代替一切章法,表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明一套、暗一套,专骗老百姓。多年来生活在共产党这样的暴政统治之下,我也变得越来越麻木,没有了好坏、善恶的标准,任从它摆布,失去了做人的最基本的善良本性。

《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才让我如梦初醒,意识到退出共产党的邪教组织才是明智的选择!在此我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以及其它一切共产党的相关组织,从今以后不再与其同流合污,还我清白之身。

吴徽
中国大陆

我身边有一些对中国佛道传统文化有所研究的同事

我是一个知识份子,原本对中国的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我身边有一些同学和同事对中国佛、道等传统文化有所研究,对中国的现状存有反感。尤其,我通过了解真相后,觉得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因此,我特声明:坚决退出邪恶的中国少先队、共青团组织,彻底消除所发的毒誓。

陈娟
广东

共产党在对教育系统特别是高等教育系列上的统治玩尽了阴谋手段,我无法忍受这样的恶劣环境

我是一名高校教师,也是一名博士生导师,在我的成长经历中感受到太多的酸甜苦辣,在取得硕士、博士的路上走得也艰辛。

早期之所以考研就是受到各级部门共产党官员的排挤打压,那些共产党的官员在长期的阶级斗争下形成的非常不好的观念和意识,不仅人品低下,而且骨子里采用的是所谓的适者生存的斗争哲学,但是又形成了两面性的分裂人格,就像厚黑学那样培养的人,当时我想怎么我碰上的各级官员都是些像历史上所讲的那样的奸臣呢?这些不学无术的官员网罗的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小人,使唤的是像我这样踏踏实实干活的人,但是又对我们这些业务能力强的人不放心。共产党一切为了稳定的幌子很对这些人的胃口,一切就为了他们自己的地位、权利及利益。这些人因为知道自己业务不行,特别害怕业务能力强的人,有好的群众基础和具有各种硬性的业绩指标超过他们,所以他们的人生准则就是讨好、巴结上级,打压下属,将一切他们以为会威胁他们利益的人和事统统都消灭在萌芽状态中,以保持他们的稳定。而他们这种歇斯底里的强迫症往往无中生有,他们的心底黑暗,要将下属统统攥在掌心中,即他们说的拿住。为此,他们经常进行政治学习,学习那些共产党党魁在历次所谓的政治斗争中的邪恶招术,造谣、分化部属,搬弄是非、挑拨离间将下属分化为对立的几派,他们从中渔利、保持稳定。

我看不惯这种卑鄙的嘴脸,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恶劣环境,我想天啊,我的一生、我孩子的一生将要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不是太悲哀了吗!所以我要走出那样的恶性循环的怪圈。但那些恶人们就是要设置重重障碍,不让我往高处走,所以难以想像我在那样胆胆突突的环境中有多么艰难。我终于冲出了那个地狱般的牢笼。我欢呼、我兴奋,我在读硕士、博士期间,我的热情和能力发挥了出来,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绩,并在国内著名的高等学府内成为了一名教师、硕士生导师和博士生导师。

然而,我的这种“鲤鱼跳龙门”的感觉并没有保持多久,在高校接触的范围广了,涉及的阶层也高了,虽然原来那种低级恶劣的氛围少了,但是我又陷入了另一种莫大的悲哀中。在原来的小环境里,遇到那样的共产党官员我想一是偶然,不能以片盖全。二是自己的命运使然。然而以我现在所处的位置,看到的是与整个国家、民族利益相关的重大问题,不单是个人的得失。

人们天真地以为共产党的政策好,是底下的官员念歪了;共产党的高层官员是为人民服务的,许多是好的,贪官是中下层的官员。但是,我悲哀地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也许中共高层有个别的官员是普通意义上的清廉,但是处在这样位置上的人已经不能靠清廉来衡量了,他或他们必须以整个国家和民族的长远发展为首要,并为之竭尽全力。而且其安邦定国的理念一定要纯正,不能用邪的、违背人的道义、背离人性的理念来行事。如果支撑起这个民族、国家的地基是邪的,浇灌子子孙孙发展的营养液是毒的,你想越是维护这个地基、越是营造这个毒液的官员是不是越危险,其越勤政是不是对民族、对国家的危害越大!

从高校产业化、高校扩招,到现在的高校师生的学术道德的沦丧,这样的局面早已不是我原来向往的精神家园,共产党在对教育系统特别是高等教育系列上的统治玩尽了阴谋手段,使尽了卑劣的花招。这里只简单提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小事。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上海,发给博士生每月的生活费仅仅三百元左右,而那时普通本科生仅吃饭就需要三、四百元,那时的博士生是没有经济来源的,而且大都结婚生子,有的博士的家属还遭遇到下岗。现在我知道前几年招收的博士生(全脱产)所在高校每月仅仅发给二百多元的钱,我听到著名的四川大学的博士生也是这样过着非常委屈艰难的日子开展研究时,心里难过极了!也许在国内的民众看来简直不可思议,他们不相信,国家不是大力宣传教育投了多少多少吗?这几年有多么重视高等教育啊,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在中国大陆是谁故意造成这些社会的文化精英们处于窘迫的境地呢?又是谁制定政策引诱这些高智商的青年才俊为生活、为金钱、为职称、为名利去放弃社会的良知与道德呢?是谁陷这些高校的教师们不能担负起民族的公共知识份子的责任?

在高校这样一个经济站不起来、言论自由受到限制、人格得不到尊重、资讯被巧妙安排的环境里,共产党轻而易举地通过掌握的资源和利益分配做大了高校里的各级官员的权利,形成了人品低劣的技术官僚阶层,瓦解了中国的知识份子这一群体形成具有人类普遍意识的思想精英阶层。

我深刻地理解处在高校恶性竞争环境中的高级知识份子。许多人从小就是喝党文化的奶汁长大的,他们在党文化形成的思想观念里思索着中华民族的问题。许多人左冲右突感到茫然、痛苦、悲哀、绝望,我对那些通过以自杀方式来解脱的高级知识份子的内心感同身受。只有抛弃党文化,只有忍痛将侵入我们血液中的那些违反人性、违背良知的毒素从我们的生命中撕扯出来,还原我们自己作为人的良知和人的本质,才能够看清我们民族所面临的问题,才能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出路。

当一个社会在一个恶党的煽动下,将“真”当作“傻”,视“善”扭为“痴”,折“忍”等同“蛮”时,当人的魔性被恶党的“假、恶、暴”释放出来并加以放大时,这个社会就已经沦丧到不可救药了,而共产党则是陷中华民族于百年危难的彻头彻尾的祸胎。

所幸的是有近百分之十的民众还坚守着“真、善、忍”,还敢于以生命、以人世间追求的名、利、情来换取对“真、善、忍”的信念。我不禁大声呼喊:壮哉,大法弟子,你们是这个社会唯一获救赎的希望所在。

我在这里郑重声明:坚决退出共青团、少先队等一切恶党的邪恶组织,决不与这个祸害中华民族的恶灵为伍!

在法轮功创始人生日来临之际,我在这里表达我的真诚谢意,衷心祝福李洪志先生生日快乐!祝愿所有的大法弟子圆满功成!祝愿法轮大法在中国早日雪冤,并更广大地洪传世界!

厉连诚
中国大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30 3: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