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维平:大连国安局内部丑闻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4日讯】在我最初的印象里,国安局是神秘的,也是高尚的,因为从童年时,共产党对我们的洗脑教育,就把反间谍的卫国战士的光辉形象,刀一样镌刻在我们的脑海里,使我们对国安特工佩服不已,直到后来梦想和盲从的破碎,来自本身的被专制统治者的诬陷迫害,从2000年底开始,我才知道了,中共国安由于缺乏监督制衡,已被野心家所利用,在大连薄熙来当政时尤甚,其已改变了工作性质,不仅贪腐成风,而且内斗激烈,已堕落成排除异己,枉法追诉的可怕的工具!

车克民,连跳三级,资产千万

车克民,在大连的80年代初,不过是旅顺海军基地的一个志愿兵,名不见经传,据熟悉他的人讲,他来自乡下农村,家庭出身贫寒,只因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当县委副书记的薄熙来,成了他的生活秘书,从此,命运发生了突变,原来,他转业后回到金县,会几手绝活,一是做饭炒菜,二是驾驶车辆,三是武术散打,于是,被刚到金县创业的薄熙来看中,当然,他还有一个更突出的特点:他无比忠于薄书记,那时薄熙来带领几个小兄弟,经常东游西逛,混吃骗喝,指手划脚,欺世盗名,老百姓无不切齿痛恨,有人对公子哥薄熙来说,要不是你有后台,我非打你“满地找牙”……。总之,薄书记与金县农民关系紧张,又动辄扰民,故怕遭到报负,车克民便派上了大用场,最初,他是县委机关小车班司机,专给薄熙来开车,不论白天黑夜,风雨不误,为了给他料理杂物,长年不回家,老婆听说他跟着薄熙来四处鬼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愤而与其离婚,但他满不在乎,他说,薄书记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这靠山我跟定了!

果然,从1988年开始,随着薄熙来,由金县书记高升大连市委宣传部长,一人得势,鸡犬升天,他也由以工带干,成了科级干部,有组织部的官员发表了不同意见,说他没有任何文凭,连小学都没毕业,不能提拔,薄熙来大怒,说,你把他送到党校补课不就行了吗?哪想,此人不仅五短身材,肥头大耳,贪吃懒睡,而且,智商十分低下,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根本无法进修,薄熙来为了拉拢他,拨专款给党校,找人考试打小抄,才勉强使他混了个大学本科中文系函授文凭,接着,薄熙来又在当大连市长后,把他提拔为正处级干部,名为“市政府薄办主任”,于是,此势利小人发迹后,连走路的动作都变得摇头晃脑,不可一世,他不仅包养情妇,索贿受贿,敲诈勒索,上窜下跳,成了薄熙来的大管家,号称“大连第一秘”!其胆大枉为,贪婪成性,罪行滔天。据大连开发区湾里乡一位领导披露,他利用国安局的监听手段,得知一外商要投资购买一大片土地,他知道有利可图,立即派特务把那个老板以嫖娼为名抓起来,再讲条件后释放,不久他以中介者招商引资为名,一次性从这个合作项目里拿走了人民币80万元,还外加高档住宅一套。湾里乡一位领导说,这种事光在一个乡,他就干了6起,他成了一个暴富的千万富翁!

1999年,薄熙来当了大连市委书记,又把他提拔为大连安全局长,由于他口碑太差,人大常委集体抵制,不通过任命,薄熙来又改任他当安全局党委书记,专门选了一个没有主心骨,见风使舵的特务万国涛作魁儡局长,实际上,还是车克民独掌大权,从此,车书记登上了正局级干部的宝座。在他的领导下,大连国安局的职能,由反间谍变成了内斗,他和薄熙来一起制定了黑名单,不仅批评他的记者,骂他的老干部,而且,与薄熙来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党内同事,都被记录在案,受到24小时卫星定位监控,大连市原纪委书记王某智说,连市委书记于某祥,公安局长王某奎,总工会主席高某等人的电话均被监听了!为了遮人耳目,车克民亲自给特工派任务,全是单人行动,连他们的直属上级,都不知道每个人整天干了些什么!尽管,大连官场人人自危,对立派干部刘某滨,高某,张某宁等人相继入狱,极大地破坏了党内工作纪律和社会风气,但薄熙来青云直上,他本人也步步高升,富得流油,民众惧怕,被人们送一个绰号:“薄熙来的戴笠!”

郑义强,强买强卖,一夜暴富

别看郑义强是国安局一处的科级干部,但攀上了车克民这棵大树后,立即摇身一变,身价百倍,他横行霸道,江湖闻名。他原为社会上的地痞流氓,与杀人犯乔立夫为师兄弟,(九十年代初,在东莞杀死台商的黑社会分子,已执行死刑)同拜大连江湖武林高手邓某立为师,后来入学辽宁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分配到大连国安局,又披上了公务员的合法外衣,其打着反间谍的旗号,假公济私,暗渡陈仓,在社会上吃卡拿要,穷奢极欲,无恶不作!

1999年,据曾旅居日本,家住大连八一路三环公寓的老华侨程先生披露,郑义强的老婆在某外贸公司做业务经理,专往日本销售轻纺产品,但由于对手林立,竞争激烈,她一度生意不佳,于是郑义强通过监听电话,得知程先生有海外客户,就找到他连唬带诈,逼迫他把大笔生意给了郑义强的老婆,使她一夜致富,而老华侨蒙受重大损失,他对我说,安全局变成了他家的了,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郑义强还威胁他说:这是“国家机密”,你如果把我真实身份透露了,就够判10年刑的!吓得程先生一边向我诉苦,一边悲伤地说,等我死了,你再报导吧!

彭东辉,吃喝嫖赌,玩遍大连

在大连繁荣“娼”盛的色情场所,均有国安局特工的忙碌身影,他们美其名曰“工作需要”,因为自从薄熙来当了大连市长,歌舞酒楼,桑拿洗浴,鸡鸭成群,遍地开花,不仅薄熙来居住的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底层公开办起了妓院,由原国安局副局长杨某东当老板,而且,几乎所有的大连妓院老板,都熟知彭东辉的光辉形象:眉清目秀,一表人材,毕业于辽宁大学,却骨子里地痞派头,他一身名牌服装,油头粉面,脖子上挂着一个价值8万元的金项链,永远是色迷迷的眼神,专门寻找漂亮的小姐,他的口头禅是:一天不打一炮,睡不着觉!但经常彻夜嫖娼却从不付账。只有开店的老板代劳,否则,他就叫来派出所民警扫黄,所以,老板们背地里骂他说:打炮不给钱,还往小姐裤裆里撒尿!

2007年,薄熙来已离开了大连,但是,秘密特务彭东辉的嫖娼恶习依然不改。据大连杏林街派出所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描述说,每当半夜,彭东辉身着便装,四处猎艳。有一次,又在大连铁路文化俱乐部附近的一家桑拿,与一个哈尔滨来的小姐上床,正巧那女子认出了她,说他在1999年也打她一炮不给钱,她就叫他这回一起结账,彭东辉拿出国安局的证件吓唬她说:妈的,我玩你,是瞧得起你!我火了,把你当日本特务抓了,送到看守所去!吓得老板和小姐都点头哈腰,赔礼道歉,事后此故事在大连传开,人们戏称他是“日本大炮!”

王富选,尔虞我诈,被同事暴打

大连国安局的部门一共7个处,但被薄熙来重用的就是一处,即刑侦处,因为车克民,万国涛之流要按照主子的眼色栽赃陷害某人,首先要靠这一关,它的处长就是自称“包公脸”的王富选,其人长得圆脸浓眉,三角眼,猪下巴,大黄牙,十分阴险狡诈,他把安全局反间谍的职能忘到脑后,千方百计地为薄熙来的内斗服务,多年来伪造证据,移花接木,徇私枉法,坑害了无数好人,为党内权斗立下汗马功劳,薄熙来没少给他发奖金,而且,他还通过敲诈勒索等卑鄙手段,从犯罪嫌疑人及其亲友手里大肆敛财,已达到惊人的不择手段的程度,不用说房产,现金,连2000年底我太太托他转给我的价值500多元的药品,也据为己有。

王富选处长不仅在社会上干尽了坏事,而且在局里也阳奉阴违,离间外挑,搞得同事之间,互相猜疑,内斗不止,原本国家安全部规定,外出调查案情,他不能暴露身份,但为了搞特权,混吃混喝,他和同事们经常用安全局当招牌,欺压它人,谋取私利,一旦被举报,就把直接责任推到某下级身上,久而久之,矛盾累积,必将暴发。

据知情者透露,2002年3月的某一天,王富选正和几个特务在一家酒店大吃二喝,胡吹乱泡,酒酣耳热,忘乎所以之时,忽然一个同事,猛然冲进包房,抓住他的领带,把他拖在地下,挥拳暴打了20多分钟,他眼歪嘴斜,鼻子流血,脑门青紫,一度休克,连围观的同事都不劝架,结果他受了重伤,不得不请假休息了半个月。最荒唐可笑的是,打他的特务和薄熙来的秘书车克民是铁哥们,他只能吃了哑巴亏!大连国安局的一个特务说,他太坏了,连局里的所有人,没有不恨他的!不过,像狗一样为主子服务,使他爬上了刑侦处长的位置,所以,等薄熙来调离大连之后不久,他被勒令提前退休了,郑义强接任处长。据说,直到今天为止,他如果出门办事,还不得不戴个大墨镜,把眼挡住,他担心过去被其整过的人认出他来,再一次挨打!他对朋友无可奈何地说,薄熙来当了政治局委员,却把仇人留给了我们!安全局不安全啊!

2010年7月17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05 6: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